東邦BL文~最初也是最後的嚐試 -16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十六章:早春之祭。紅燈籠
每個人都在想辦法阻止讓這兩個已經失去記憶的人相遇,但偏偏老天就是想讓他們再續前緣……
早春的夜來得特別浪漫,這場祭典為了迎接春天的來臨,通往神社的漫漫階梯,掛滿一個個的紅燈籠,階梯的盡頭是空闊的道場,道場邊是一株株的櫻花樹,泛著粉紅、桃紅的櫻花花瓣迎著風,吹落滿地的春愁。
蜜糖到達的時候,祭典已散,喧嘩之後是一片的寧靜夜景,今夜的他恢復普通的打扮,不想引人注目只想沈默地欣賞片刻浪漫。突然,他發現有個意外訪客來臨了!那是自願取走對展令揚記憶、逐漸為「夜剎」身份感到迷惑的伊藤忍。
伊藤忍究竟為何會走上階梯,踏進平生第一回進入的神社,這個迷思他也不懂。只不過稍稍厭倦了雙龍會內部的陰險惡鬥,出門透氣便透到這裡來了!彷彿是被那紅色燈籠的光芒牽引來的,這般的宿命論解釋他聽來倒覺得有些好笑。
「怎麼吸血鬼先生也需要向日本的神禱告嗎?呵,我忘了!吸血鬼是不信神的……那麼,請問你來這裡做什麼?」
蜜糖好開心在這裡遇見那晚的吸血鬼,不帶心機地迎上前打聲招呼,調皮地開起他玩笑來。
「你是誰?」
巧合的相逢也許是命運特地安排的,可惜的是伊藤忍卻已經不記得任何關於展令揚的事,連蜜糖也一併忘掉了。
「你忘了我?要不要給你看看脖子,也許你就會想起來噢!」
蜜糖一副好訝異的臉,為防他有撒謊嫌疑便迸出這個特別提議。說著說著就自動自發的把粉嫩白皙的脖子湊到伊藤忍眼前,還是那可口得像吸血鬼會選擇吸血的頸項。
「怪人……」
伊藤忍有些被蜜糖的舉動嚇住了,怎麼才第一回到神社裡就碰見這種怪人。
「怎麼,還是想不起來嗎?我是蜜糖。」
蜜糖覺得伊藤忍不太對勁,真的是想不起來的表情耶。
「現在人流行失憶嗎?怎麼別人說我失憶,就連吸血鬼先生也失憶了?」
蜜糖收回脖子的鑑賞權,大口吐氣以證明自己的無可奈何。
「什麼吸血鬼!我叫伊藤忍。」
伊藤忍此話方出立即後悔,他怎麼會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一個萍水相逢的怪人。
「原來吸血鬼先生的名字叫伊藤忍啊!」
蜜糖沒料到有這樣的意外收穫,得知了他的名字,快樂的哼起歌來。
「你在幹嘛?」
伊藤忍也沒料想他竟會哼起歌,破天荒的問了不關己身的事。
「唱歌囉!你要不要也試試?唱歌可以讓人快樂噢。」
蜜糖據實以答,啦啦聲地繼續哼著自編的弦律。
「不唱。你剛剛說我忘了你?我們認識?你也失憶了?」
伊藤忍是何等鐵漢,怎麼會唱歌呢?他倒是對他的記憶比較有興趣。也許真有那段失落的記憶,而那失落的記憶可以回答他這些天來的不對勁。
「以前認不認識重要嗎?我們現在就認識了啊。記不記得重要嗎?不想記的事就把它忘了吧。」
蜜糖想得還挺開的,「記憶」哲學還解析得蠻有道理、令人信服。是否,他的記憶就是如此被他掃地出門?!
「你叫什麼名字?」
為了蜜糖,伊藤忍又格外破例的問了一個不相干的人的名字。
「蜜糖。」
蜜糖揚揚故裝清純的笑顏,眼眸底有股神采飛揚、令人震攝的魔力。
*   *   * *   *
紅燈籠搖曳的光芒,美豔的櫻花一片二片地的飄落在衣服上,蜜糖和伊藤忍不自覺地仰頭望月,月亮在紅燈籠的包圍之中也回映著紅色的光輝,籠罩著彼此彷彿世界只剩他們。
剎那間倆人有種錯覺,彷彿某一段的時間點裡他們也曾經這樣深深凝視對方,那時的天空掛著好圓好圓的月亮,身邊閃著銀色的光芒,有種奇蹟降臨的美妙。
「你剛剛叫我什麼?」
伊藤忍拉回奔放的思緒,隨口一問。
「吸血鬼先生囉!」
蜜糖亦促使自己回到現實,照樣甜蜜蜜地回答。
「吸血鬼……」
伊藤忍琢磨著這個新綽號,其實「夜剎」和「吸血鬼」也差不了多少。
「是啊!但我的脖子可不供應了噢!」
蜜糖自認已經給過伊藤忍一次機會,所以脖子的鑑賞期已經過了。
「小子,你真有趣!」
伊藤忍聞言,開始覺得蜜糖的玩笑話起了作用,他居然有笑的衝動。
「請稱呼我蜜糖!不是小子。」
蜜糖孩子氣地嘟著嘴,一派正經的糾正道。
「蜜糖……好,我記住了。」
伊藤忍真的覺得蜜糖好特殊,腦中難得出現想去記住一個人的念頭。
「你都記住我了!那吸血鬼先要不要再自我介紹一下呢?我也想好好記住你。」
蜜糖自覺伊藤忍已被自己吸引,故而有侍無恐的大膽要求。
「伊藤忍。」
伊藤忍的自介永遠都是這麼簡潔愕要。
「你就是夜剎?」
蜜糖驚呼一聲,難道剛剛聽見他的名字會覺得耳熟,原來他就是雙龍會的「夜剎」?
「你知道我,怕了嗎?」
伊藤忍很能體會他的驚愕,大部份的人都會被這代表血腥的外號給嚇走。
「彌勒呢?」
蜜糖搖頭回覆他的問題,第二聲的驚呼竟是詢問展令揚的下落。
「彌勒?」
伊藤忍不懂蜜糖口中的「彌勒」為何和自己有關。雙龍會向來獨往獨來,只照自己步調辦事,「聯盟」與「彌勒」那一套與他們無交集之處。
「你連他也忘了?那個在北海道的雪夜裡,與你互訂終生的展令揚啊。他到哪裡去了?」
不可否認伊藤忍在聽見展令揚三字時內心突然有股悸動,然而他是什麼都想不起來了,沒有人能勝過曲希瑞的催眠術。
「你說這段愛情是不是很淒美,雖然途中有這麼多波折…」
倒是蜜糖,明明自己就是展令揚卻還能像個局外人般說著這段故事。
這實在是一件奇妙的事情!原本是發生於兩人之間私密的愛情,到最後兩人都失了憶,由他人口中得知了這段愛情後又經由自己親口說出來……
「彌勒」和「夜剎」的愛情結束在白雪皓皓的冬季,屬於蜜糖和伊藤忍的緣份又被早春的櫻花祭所牽繫……
原以為這段戀曲已經到了最後,沒想到卻成為最初的開端……有些事果真要嚐試過了才知這是最初還是最後的結果……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