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釦子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文為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院線(Netfilx)版衍生,CP是張家漢&王柏德,但設定為平行世界的「if」,以張家漢為視角,可能有OOC(OUT OF CHARACTER,脫離角色性格),還請斟酌慎入。

  〈釦子〉

  「張家漢,」
  「嗯?」
  「你要出去約會嗎?」
  「……」張家漢在專心回同學問報告的訊息,一時腦子轉不過來,「這麼晚了,你還想要出去喔?」
  「……你的釦子掉了。」
  一時跟不上Birdy轉移話題的速度,加上因為在忙,張家漢的動作比聽與說要慢上一拍,等到他關掉手機放到一邊,那個行動力向來很強的Birdy,已經側頭過來倒在他的膝上,像貓的眼睛從下往上仰視著他,彎彎地笑著說:
  「這件襯衫還很新誒,是誰把它扯掉的?」
  「對啊,是誰?」他低頭瞄了眼襯衫的缺口──這是Birdy送他的禮物,「像黎明前天空的顏色」,他也很喜歡,只是上週末他們一起喝酒,Birdy醉了,釦子就找不到了──轉而瞥視罪魁禍首,但對著那雙眼睛,他只覺無奈又好笑:「所以我在家穿啊。」
  「那太可惜了,找顆釦子縫起來就好了。」
  「顏色又不一樣。」
  張家漢隨口說,兩人方向相反地望著對方,各自在想自己的事,然後不約而同發現對方笑了出來,Birdy先開口,一臉的不懷好意:「你笑什麼?一定在想什麼色色的事。」
  「我哪有?」張家漢辯駁,伸手揉亂Birdy的濃眉和額髮,臉卻發熱了起來,「我只是想到上次聚會有團康活動,我抽中當椅子,但不能笑或臉紅,所以有好幾個學長姐都坐在我腿上來……」
  「喔?」
   張家漢沒有注意到Birdy的音調變化,自顧自地繼續說:「因為很重又很尷尬,總不能碰到或推開他們,只能忍耐想別的事,然後……我就輸了。」
  「輸了?這麼兇的椅子,有人敢坐喔。」一隻手從缺口縫隙爬進去亂畫著起伏的胸口,令他顫抖了一下,大剌剌躺著的人卻笑著說:「所以你是想到什麼?」
  張家漢聳肩,為了掩飾,他想裝作「沒什麼」的樣子,但沒有成功,「你先告訴我,」
  「哼?」
  「你剛剛在想什麼。」
  「……」
  「……」
  「跟上次一樣,我不說你就不說?」
  「……對。」其實沒差。Birdy想說或不想說,向來由他自己決定,包括上次想喝酒的原因(「怎麼突然想喝酒?」「就想喝啊。」),但他真的說不出口,那些醉言醉語光用聽的都會害羞,何況還在陽台……如今當事人就在眼前,現在的表情又讓他沒有第二個回答。果然,Birdy瞇著眼,笑著說:「好啊,沒關係啊。」一邊說:「這件真的很好看」,一邊用指尖把釦子往下解開。
  那件襯衫第二天就找不到了。因為Birdy很早出門,他又被弄得很累,一時沒有空找,回來時在洗衣籃裡看到,就沒放在心上。週末,張家漢在找要穿的衣服,心裡想著可惜那件不能穿出門,卻發現它不知何時已經燙好折在一角,掀開來,第二顆釦子正在原位,端端整整。他正納罕,細看卻發現釦子稍有不同,那顏色似曾相識……
  「張家漢──要來不及了──」
  要去趕電影,張家漢沒時間多想,直接把襯衫拿出來穿在身上,釦子一顆一顆扣好,對著鏡子檢查一下就走出房間。Birdy正在玄關等他,身上穿的正好是他送的襯衫,他直覺向胸口看去──
  「……走了啦。」
  注意到他的目光,Birdy拖著他的手,想掩飾什麼似的把他拉出門。他則是忍不住笑,又忍不住道:「為什麼──」
  「……後來才想到,在吸塵器裡找到的,」Birdy嘀咕著說,「都縫好了……沒有差很多吧?不仔細看的話看不出來。」
  「夜幕降落前、有星星閃爍、短暫得像幻影」,他一眼看中的顏色,現在正穿在Birdy身上,掉的那顆釦子則在第二個位置──留心去看的話還是看得出來啊。
  「笑什麼,笨蛋。」
  對啊。張家漢心裡想,胸口脹到滿溢,在走到樓下開門前,趁隙往Birdy臉頰上親了一下。
(完)
用不完的糖(?)全倒進去了。
Happy Valentine’s Day。
93會員
189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