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在你心底的名字] 找你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本文為電影《刻在你心底的名字》院線(Netfilx)版衍生,CP是張家漢&王柏德,但設定時代為2022年的平行世界,以張家漢為視角,為〈少女班班的煩惱〉、〈好朋友不要為了感情吵架〉、〈早安〉、〈超前部署〉、〈有借有還〉、〈颱風夜〉、〈釘子〉番外、〈雨傘與金魚〉的後續,〈留下那些時刻〉、〈狗和鳥,與貓〉、〈小王子〉的相關作,有意者建議按此順序閱讀。可能有OOC(OUT OF CHARACTER,脫離角色性格),還請斟酌慎入。
〈找你〉
  張家漢偶然一次的回家路上,被一隻貓吸引了注意力。
  那隻貓困在屋簷上,徘徊舉步,似乎只是在閒逛,但張家漢注意到牠一直向下俯視,似乎在確認跳下去的狀況,卻又曲身數次,始終不跳。那倔強又謹慎的模樣讓張家漢感到有趣,倨傲優雅的身姿又吸引著他──還有一股不知來源的熟悉感。
  是不是不小心跳太高,又不敢下來的關係?
  他試著走到屋簷下,仰頭望著牠,貓注意到他的存在,卻隔著距離睇著,像是確定他是否值得信任。他也想不到該怎麼溝通,只好輕聲地說:
  「嘿,」
  貓後退一步,炯炯大眼正對著他,彷彿在問:「要幹麼?」那充滿靈性的神情令他不自禁說下去:
  「你跳,我會接住你。」
  一人一貓就這樣對望著,直到貓往他的方向舉步,他張開手臂,牠就跳了下來,直接落在他的胸口,被他穩穩抱住。
  也就那一瞬間的接觸,貓一確認安全,立刻躍向別處,張家漢轉頭,就只看見牠離開的背影。
  他在路上常被叫喚幫忙,也常照顧受傷的貓狗,但這是第一次和一個生命這麼親近,張家漢有點依依不捨的感覺。
  回到家後,他才想起那股熟悉感從何而來。
  是社團裡那個剛轉來的同學,這禮拜跟他借過肥皂──當時倔強又謹慎的表情如出一轍。
  那個轉學生──他要求同學都叫他「Birdy」這個怪名字──後來他們成了好朋友,有一次淋了雨來他家住過一晚。夏日雷陣雨倏來倏往,晚上一起躺在床上時,他看著Birdy的側臉閉著眼睛深深呼吸說:「誒,什麼花啊?好香。」
  他也聞了聞,「喔」了一聲,「我媽種的,就是我家門口的小白花啊。這種樹叫夜香木,很好照顧,花開得很長,而且晚上才會香喔。」
  「好懷念喔。」
  「懷念什麼?」
  Birdy沒有回答他的問題,仍舊閉著眼,自顧自地說:
  「你覺不覺得,這種香味很像……某種生命來過……像是證據之類的?」
  「……啥?你相信鬼喔?」信仰基督教的張家漢並不相信。
  「也有可能是外星人啊,貓啊,或者……回憶之類的。除了開始或結束,呼吸都是成雙成對的,而且沒辦法決定會聞到什麼、想到什麼──不然你深吸一口氣看看。」
  張家漢試著照做:夜香木的幽香一如細小的花朵,在黑暗裡鏇出星星的潔白,只要細辨就強烈得難以忽視,原本他早已習慣,此刻卻像是在另一個嗅覺自成的世界漫遊。「嗯。」他轉頭回應,卻發現那個帶領他的人已經放鬆地、均勻地呼吸了。床並不很大,Birdy的左臂貼著他的右臂,由於用的是相同的沐浴乳,對方身上的氣味隨著下一個呼吸引入嗅覺,像柔軟、蕩漾的波紋,彰顯著彼此親密的存在,讓他莫名心跳起來。
  就像那個敲破核桃的夜晚。
  最近想到他都這樣。試題卡到一半寫不出來,回憶帶來的心煩意亂讓張家漢起身,走向窗邊想要換幾口新鮮空氣。
  然後他看見那個隱約的、熟悉的身影。
  「你在這裡幹麼?」
  Birdy的身影靠著路燈,拿著書就著光看。看到他出現在眼前,一臉的驚訝,像是出乎預料。但他很快就站直,恢復平常懶洋洋、漫不經心的樣子,「嗨。」
  「來了幹麼不叫我?」
  Birdy上下打量他,笑嘻嘻地說:「你要睡囉?」
  「嗯,對啊。」他想了想,「我餓了,要不要進來吃麵?」
  高中男生哪有不餓的。
  爸媽已經熄燈睡了。他讓Birdy跟從廚房後門進來後自己進浴室。不用特別查看,爐上有一大鍋滷好的牛肉,邊鍋觸手還是燙的,想必是明天的早餐。他用另一個瓦斯爐裝水開火,燙熟一大把麵,抓一把媽媽洗好放水槽邊的青菜,再從冰箱拿一顆蛋洗乾淨了燙三分鐘撈起來丟進冷水裡,牛肉舀好舀滿敲蛋進去,重新鎖好鐵門,挾走了筷子就一大碗放在盤子上溜回房間遞給他。
  「我剛煮的時候吃過了。」
  看著Birdy接過麵,大口地吃將起來,張家漢把窗簾放下偷偷觀察──Birdy除了書包什麼也沒帶,細微的動作不太靈活,但吃得很快,晚餐……不,說不定這半天都沒吃東西,等一下還要幫他搽藥……他有點懊惱,只放一把麵大概不夠──所以當Birdy把碗遞給他的時候,他只吃了一筷青菜幾根麵條就遞了回去:「……你明天沒想去哪嗎?」
  Birdy抽空丟給他一記白眼,「啊你不是在準備考試。」
  升高三的暑假,除了補習班、唸書和學校輔導,待在家還能有什麼選擇,「一起唸啊。」
  「可以加牛肉麵套餐嗎?」
  「……我只會煮麵誒。」
  「那就算了。」
  「牛肉……我也會煮啦。」學就好了。
  「你這麼想簽喔?」
  他意會到Birdy笑容裡的意思,只能傻笑。
  有一就有二,後來張家漢週末回家待在房間裡讀書或聽音樂時,聞到香氣總會想向窗外探頭,發現Birdy的頻率逐漸增加,甚至連媽媽都會多準備半份的宵夜,早上還會來確認要不要多準備一份早餐。他自小就跟哥哥不太親近,跟大巴那群朋友雖好,卻總有種說不出來的隔閡。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跟Birdy這麼要好──可能是因為,就算有不懂得的時候,Birdy也自顧自的,從不強迫他認同,就算看起來瘋瘋顛顛的也毫不在意,那種不知會往何方的好奇心讓他愈來愈眷戀,Birdy對他逐漸卸下防備、幾無距離的親密也讓他心安。
  這是從未有過的感覺。他想,或許這就是「最要好的朋友」吧。會有愈來愈親近的願望,也是很自然的。
  無預期的夜訪從暑假延續了下來,就算開學後繼續住校,假日也從偶爾變成常態。所以在立冬那天,媽媽早已預告會煮大鍋的薑母鴨,傍晚還隨口問了句:「阿德今仔日咁會來?」他正想著這件事,猛然被問嚇了一跳,「我傳LINE問問。」訊息一丟過去馬上已讀,然後就回:「今天我爸有事,我二姐請我們吃火鍋。」還傳了一張滿桌肉品蔬菜的照片,看裝潢便知所費不貲,他只能回:
(那太好了)已讀 下午5:01
(二姐說可以+1 來不來?)
(不了 我答應了要在家吃)已讀 下午5:03
  收到「好啦」的怪鳥貼圖,放下手機的時候,他不知怎的總覺得失落。
  吃了薑母鴨還喝了不少碗湯酒,張家漢覺得有點茫,母親叫他刷個牙,累了就去睡,他便乖乖照做,然後回到房間,一躺上床就昏昏沉沉地睡著了。
  倒在床上前,他還到窗口往外看。上床後很快就失去意識,沒有發現門外漸近的腳步聲。
  再次睜眼的時候,他的床上已經躺了另一個人。Birdy的臉跟他相距不到十公分,由於睡意與酒精驅使,他腦子裡昏昏沉沉的,只微微嗅到Birdy帶有相同酒氣的呼息,和身上隱約的氣味,如柔軟湧動的波紋,浸潤了他的感官與知覺。
  騎腳踏車來的嗎?
  不太可能,他都說不會來了。是自己在做夢吧。
  做夢就……沒關係了。
  這個念頭一起,他就湊了過去,本能地貼上那個微張的、帶點濕潤的嘴唇,相似的味道讓他一時捨不得離開,醉意在身體裡流轉,彷彿這是他一直最想做的事──直到呼吸的需求凌駕其上,他才退開,再次闔上眼睛。
  「誒,張家漢,要睡多久?要吃薑母鴨了沒?」
  被戳上臉頰的手指喚醒,張家漢睜開眼睛,看著Birdy近距離俯視著他,明亮的眼睛帶著不懷好意的笑。由於夢境,他本能地看著Birdy的嘴唇,然後抿了抿自己的。
  「你先吃了喔?」
  「對啊,我餓了,就先吃了一塊。我還有買冰,等一下一起吃。」
  明治的香草冰淇淋和綠豆冰沙……這個人口味的差異他永遠想不透。交往到現在,Birdy還是一個善變的、勘不透的謎團。不過他都喜歡,所以沒差。過去重現的既視感讓他有點恍惚,不過再次被親吻的時候,本能和習慣還是讓他閉上眼睛回應。
  後來證實了那不是夢。
  無法證實的是,你是不是……
  那時候隱約的疑惑,在剛才的夢境裡從記憶浮現,但此刻又沉落了下去。
  下次想起來的時候再算吧。
(完)
給自己的生日賀文。
謝謝你們讀到這裡。
93會員
190內容數
此沙龍記錄觀影後情節分析與感受想像的筆記,內文全雷,建議觀影後再行閱讀,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