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市集:自由路上藝術節

2023/02/2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這次我拿了一些二手的衣物及包包,最受歡迎的是十元區的紙膠帶。「舊物利用,舊物再生」也是我的品牌的口號,不過基於衛生,襪子都是用新的襪子。
這些娃娃是為了這次市集做的,當然,「22之8號」就是「愛與和平」之意,所以「蛋蛋鳥」表示「不缺蛋」,「小豬豬」叫做遠離口蹄疫,兔子是今年的生肖主角,還有一些今天沒有擺出來。
今天我的左右兩側,左側是推廣台語的年輕團體,右側是共生藝術節的工作人員,很厲害,一夫當關,十幾個人圍著他聽他講二二八及白色恐怖的故事。他後來送我有關二二八不義遺址的展覽手冊(感謝你~),不過,這裡面把很多日治時代的技師設計的建築(比方說北門郵局、鐵道部)寫進去了。這些建築機關在戰後初期被國民黨佔領沒錯,但是其實這些日治時期所興建的官衙,這些技師也是拼了命來台灣,很認真的做設計的。
如果大家去讀我寫的 #跟著日本時代建築師一起走 就會知道,他們來台灣時雖然因為台灣衛生不好而恐懼,但是他們把他們的一生精華留給台灣,於是,台灣的街頭有這麼多美麗的日式建築和住宅。就像今天辦的 #自由路共生藝術節 ,他是在 #白倉好夫 設計下的 #彰化銀行 的正後方舉辦。也 許聽到彰化銀行,會聯想到台北的彰化銀行,正是二二八發生點台北公賣局。日治時代在台中的彰化銀行本行,霧峰林家也有持股,是官民合作的銀行,而其請負業者(營造廠)和天外天也有關係。
台灣史有如一環扣著一環,前後都有因果關係。保存 #場域 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為 #有現場才會有感動 (你喜歡去聽現場演唱會或看棒球吧!), #有現場才能有更多的省思。而現在保存古蹟的最大問題是,到底要留什麼?去什麼?就像台北郵局的車寄門口,黑黑的在那邊那麼久了,已經容成一體,需要改回來嗎?新文化運動紀念館(台北警察署北署)的增建四樓拆掉了。我們修古蹟通常會把戰後的增建修掉,原因是因爲那不是真的古蹟(不符合 #真實性),但是也有人說,那是不義遺址,有刑求過人。不過,因為戰後政權的佔領而把一些機關例如台北郵局、台北放送台、台灣鐵路局等目前指定為古蹟的建築當作不義遺址,我會覺得放太寬。畢竟,這個脈絡是從日治時代的建築、技術、材料,還有他們日本技師真的很認真的想要去克服台灣很多不利的條件,去建造一個很好的房子,這就跟戰後政權所把持的態度就差很多了。
二樓有行史室 內容豐富(Wu YuYing拍攝)
鐵道部中心留下台鐵的徽章作為歷史的見證(Wu YuYing拍攝)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918會員
    235內容數
    在我們的生活裡面,處處受到日本文化的影響。現在去日本旅遊的人眾多,也有許多漫畫及日劇受到大家的喜愛。 本專欄作者是日語老師,也是文化研究者。從輕鬆有趣的角度,解析日本文化及日語,並且教大家一些日語中的文化內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