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我要成為海賊王!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廢話不多說,三個人把紙條翻開一看,幾個大字映入眼簾 ────
「我要成為海 ‧ 賊 ‧ 王!」
我們狂笑,還拿給別人看。
難怪會沉下來,太重了,真的。
就在一夥人嘲笑別人願望的同時,我沒有想到,將來自己祈禱的心願會更加可笑,所行走的路,會更加崎嶇難行。
對了,我的畢冊還安分地躺在教室抽屜裡,反正該簽的都簽了,以前有過節的也大方的請他簽繪。
「我還以為你忘了我了。」汪同學說。
我是很不想給他簽,想到以前繳午餐費不夠錢,跟人到處借錢,他大爺二話不說借我整整五百塊錢,只是 ─── 他丟在地上。
我很少記仇,只是這一幕我永遠不會忘記。
只不過,既然都要畢業了,一切就放水流吧!我真的很大方耶!
對了,我想到了。
我們班的畢冊做的超‧詭‧異,大概是大考壓力大,美術人員楊禮啾先生(就是第一名的那位仁兄)收集大家的照片,仔細地將頭部與頸子分離、剪開,錯置在卡通人物的身體,一翻開我真的嚇到了,而且我知道有人也嚇到了,眼睛瞪的大大地,還硬要讚美。
「……好特殊喔。」
就算是第一名也不能這樣胡搞瞎搞吧?
我們班的部份就是一直翻頁翻頁翻頁,因為實在沒什麼好看的。不過呢,不知是無意還是有心,詭異的構圖中站在我旁邊的人是李昀修,很好很好,這樣就不跟你計較了。
記得日菎一看到便忍不住大吼,「這是什麼東西呀?」
「畢冊。」我說。
「我當然知道,只是跟別班比起來……差好多。」
妳就直接說很難看不就好了?
而且從以前我就注意到只要是我們班的部份,校刊三十幾張照片,我們班只有一張,還是「手震照」,模糊一片,勉強認出是緯哥,有沒有搞錯?那明明是在報導排球比賽,我們班還是冠軍耶!
是跟青年社有什麼仇嗎?
典禮進行的差不多了,也該是哭的時候了。
我很想流淚但我哭不出來。
班上的人氣美女香香湊近我們三人說,「要記得打電話給我哦!」
「喔……」
她的電話是幾號呀?
在這樣的氣氛下,一群不熟的人開始講些噁心……我是說感性的話。完了,我看到有人臉上爬滿淚水,媽呀,怎麼不去考演員訓練班呀?
日菎表情嚴肅,
「水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會員
60內容數
為了一股傲氣,三個正值青春年華的男人辦了一份彩色刊物。 為了一份打工,他闖入了一間同志雜誌的攝影棚擔任模特兒。 為了一段記憶,即使把愛人緊緊擁在懷中也觸碰不到他的心。 呿, 什麼愛啦、天長地久,都是狗屁, 對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