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的床簾

2023/03/28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圖: 自拍攝 )
(一)
在客廳,桂英抬頭看了左上角牆上的壁鐘, 十二點半,再二十分鐘就要出門去搭車了。
她心裏猶疑著要不要把母親的床簾拆下來,隨身帶去台中。
母親望向門外,催促著:「趕快去搭車,車子一點的。」
她想跟母親說要拆下她的床簾帶走,但是怕她生氣拒絕。
那副床簾已掛在床前四十多年,那是大哥娶大嫂時購買的,那布上有很多粉紅色的花朵。
後來大哥為了工作,帶著妻小搬出去。桂英的父母就住進這間房。
桂英每次看到這兩片床簾,它們都被攏起來,掛在床的兩邊。
那床簾在屋子的中間,沒有受到日曬,一直都看得到色彩,還透著喜氣。
(二)
她鼓起勇氣說: 「阿娘,你的床簾破了,我把它拆下來好嗎?我去我們那裏的市場,買一副一樣大小的,我要帶去比大小。」
母親揮著手說: 「沒關係啦! 床簾沒怎樣 ! 你要來不及了,趕快去搭車。」
桂英上次回來探望父母,母親坐骨神經痛,她要幫母親洗床簾,當她把攏著的床簾放開來,發現右邊那片,中間破了一個洞。這副破洞的床簾已不堪洗滌, 她想該為母親換副新的。
回到台中後,她找遍住家附近傳统市場的街道和大賣場,沒看到那樣大小的床簾。她想母親那床簾應已是過時的產物了。
她必須拆下母親的床簾, 拿回去讓城裏的裁縫師做一副一樣大小的,她的母親以前學過裁縫,無法忍受尺寸不合適的衣物。
但她必須得到母親的同意,不能強行拆下,她無法忍受母親痛心疾首的樣子。
(三)
桂英又瞧了一眼牆上的鐘,她的心情緊張起來了,她快要來不及了。
「阿娘,我把你的床簾拆下來,我要拿到我們那裏的市場去比大小,市場旁邊馬路上很多攤子都有在賣,都市的人很多,什麼東西都有在賣!」
桂英使出哄騙的法子。
「會很貴嗎?」
「很便宜,一副大概兩三百元而已。」
桂英繼續哄著。
「阿娘,保証一個禮拜,我就把新買的床簾和你的舊床簾寄回來給你。如果你不喜歡我新買的,你可以繼續用舊的,好不好?」
「好! 」母親說。
沒想到母親竟然答應了。
「趕快去拆床簾 ! 你要來不及了。快去!」母親催著。
桂英拆下床簾,放入塑膠袋,塞入行李箱,和母親道了再見,半走半跑的往車站奔去。
(四)
下了客運車, 桂英把行李箱橫放在摩托車座前的踏板上,就騎著去找她熟識的裁縫師。
「請你幫我做床簾,和這副一樣大小。」桂英說。
她要拿出塑膠袋裏的床簾給那位裁縫師。
「我沒有辦法幫你做。」裁縫師搖著頭說。
「多少錢都沒關係。」桂英說。
「我這裏沒有空間做,你去買布,布行會幫你做。」裁縫師說。
「真的嗎? 他們會幫人家做床簾嗎?」桂英懷疑地問。
「會! 他們會! 」裁縫師說。
天色暗下來了,桂英趕緊騎了她的摩托車,往她熟悉的布行去。
「阿美,你們有在幫人家做床簾嗎?」桂英問著。
阿美在這家不二價的布行待了二十多年了,每次桂英來買布,都指定她服務。
「有啊!」阿美說。
桂英高興極了。從塑膠袋拿出床簾,放在前面的木板桌上。
「像這副一樣大小的,要給我母親用的,不要太花和太暗。床簾上面要縫上很多的掛勾,可以直接掛在鉄釘上。可以縫掛勾嗎?」桂英問。
「可以的,縫十二個掛勾,好嗎?」阿美問。
「太感謝了! 」桂英高興地叫出來。
阿美拿著桌上的尺,量了舊床簾的長度和寬度,在桌上的紙上寫著數字。
阿美到地下室找來一塊布,說:「這塊布顏色很藝術。」
那布料的顏色和質地很合桂英的意,阿美早已摸清她的好惡。
「好。請你算一下總共多少。」
「布料七百元,工錢伍佰元。總共一千兩百元,三天後來取貨。」
價錢比她想像中便宜甚多,其實她早已打算不惜成本,一定要買副合適的床簾給母親。
桂英終於放下心中的大石頭,拿了收據,在燈火通明中回到了家。
(五)
一個月後,桂英回娘家。
母親坐在床沿,右手抓著新的床簾,把頭靠在上面,如釋重負地對桂英說著:「我為這事煩惱很久了。」
桂英很驚訝母親也哄騙了她,她把她的煩惱都隱藏起來,不讓兒女知曉。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