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嚴選
白色薔薇1-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第一章:兩個同名同姓的女孩
她說,我們之間的事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最好,在她離開之後,我能把關於她的事情通通都忘掉。
但是,即使我能忘掉她的長相,她的聲音,她的模樣,但我怎麼能夠連自己的名字也一併忘掉。
我們之間,最無法割捨掉的,就是一字不差、同名同姓的「林妍均」三個字,她難道會忘掉?
*  *  *  *  *  *
遇見林妍均,那是上中學的第一天。
新生報到日,我忍住想要大步踩在校園裡探索學校環境的好奇心,想著還是先到班級報到會比較好,所以往公佈欄的方向走去。
公佈欄的位置挺好找的,跟著人多的地方去準沒錯。
從公布班級的佈告欄上,我得知自己被分發到四班。
我很快的找到四班的教室,那是一間看起來頗有年紀的教室,對於我而言,這一切都是新鮮的;新鮮的校門,新鮮的校服,新鮮的桌椅,新鮮的課本,當然還有新鮮的同學。
四班的教室位在一棟三層建築的一樓,而那一整排共有四間教室,這棟樓剛好座落在操場邊,在教室與操場中間的部份種著許多大王椰子樹,炎熱的夏天裡,走過樹下的感覺真好。
我喜歡很多樹,青翠又顯得朝氣滿滿,單單這一整排的大王椰子樹已然引起我的好感。
我快步走到教室前門,門口同樣貼著一張跟公佈欄上一模一樣的名條,上面寫著全班同學的名字和座號;我望都沒望就直接走進教室裡,教室內擺著跟小學比起來大了一號的連體式桌椅,白色塑膠材質的,和我習慣了的木桌木椅很不一樣。
白色塑膠材質的連體式桌椅一字在教室內排開,一眼望去很冰涼,感覺上好像我們被強迫長大了一樣;視線所及,突然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在我心裡蔓延開來。
看著已經入內的同學在椅子上坐定,身後又有新進的同學搶著進來,我只好隨意的坐在最後面的椅子上。
這間有著強迫住宿制度的私立女校,因為多元化的教學和居高不下的升學率在這個城巿裡小有名氣,服裝是統一的白上衣,黑短裙,運動服是有著紅邊線條的棉質上衣和紅色短褲,書包是米白色肩揹帆布包。
當然我今天的穿著不是這樣,因為制服和書包還沒發,所以大家還是各自穿著自己的衣服,其中不乏想要趁機漂亮一下的女孩,同學們爭奇鬥豔,以至放眼望去,眼花瞭亂;不過當中最讓我有印象的,還是那個坐我斜對面的女生,她的頭髮是很帥氣的短髮;雖然我覺得很好看,但如果要我剪那樣,我鐡定要傷心死的。
「各位同學,老師還在開會。我是妳們的直系學姐,現在開始幫忙點名!叫到名字的請舉手。」
待空位都幾乎被坐滿後,突然就有一名穿著標準白上衣黑短裙的女孩走進教室,她手裡拿著一個本子,腳步輕快的走到講台上站定,不急不徐地開口說話。
教室內的吵嘈頓時停止了,大家通通乖乖的坐在座位上等候點名。
「很好,我們開始點名了!一號……二號……」
直系學姐似乎很滿意我們自動自發的表現,她笑了笑,逐一照著手中本子裡的名單開始唱名。
「十三號,林妍均。」
剛剛在進教室之前,我已經知道自己的座號是十三號,所以我很仔細的聽著直系學姐的唱名,從一號一直到十二號,喊到第十三號時,我快速的舉了手,證明自己沒有缺席。
但奇怪的是,怎麼坐我斜對面的男生頭女孩也舉手了……
「咦?怎麼有兩個人?」
直系學姐也發現到異狀,她停下唱名的動作,而坐我斜對面的男生頭女孩則回頭看著我。
「妳們兩個都叫林妍均?」
直系學姐又問,我跟男生頭女孩則像說好似的一起點頭。
「同名同姓?真難得,看來只好麻煩妳們兩個去教務處報到,問清楚誰才是四班的同學。」
直系學姐微笑地提議,然後把點名本交給座號一號的女生,請她代替點名下去,並帶著我跟另外一個「林妍均」往教務處走去。
教務處沒有很遠,直系學姐在前頭領路,我跟理著男生頭的「林妍均」則在學姐身邊並肩走著,彼此都對彼此很有興趣,我看著她,她看著我,我們看著對方,笑了一下,一句話也沒說,我想她想的應該跟我差不多,就是一個同名同姓的巧合。
我自認自己的名字並不熱門,應該很難和別人撞名,但是國中開學典禮的第一天,我就碰上了和我同名同姓的女孩,她也叫「林妍均」,不同的是,我們兩個看起來天差地遠的不相像。
等到從教務處出來,我發現原來是自己跑錯了班級,我應該是一班的,沒想到自己卻進錯了教室,這讓我有點尷尬,於是回程的路上,我只能傻笑不敢說話。
匆匆回到教室,匆匆收拾好包包,我趕著去一班報到,也忘了跟另一個「林妍均」打聲招呼,就這樣離開了我本來以為會待上一年的班級。
是的,這所私立女校每年都會依成績重新分排班級。
一個學年只有四個班級,不包含舞蹈班和美術班,一班其實就是所謂的升學班;雖說是升學名校,但因應教育部的方針"有教無類",所以也會加收一些成績比較平平的學生,而那些成績平平的學生就會被分編到四班。
也就是說,除了四班,舞蹈班和美術班之外,當每個人踏進這所女校的那一刻,就註定未來三年都要跟分數拉距戰,跟同窗相互廝殺;所以我不意外當我走進一班時,那嚴肅的氛圍,凝重的空氣;這是早已可以預見的事,而我只能接受。
本以為我跟「林妍均」的巧合到此為止,但事實上除了點名之外,我發現自己的名字也同樣被寫在宿舍的寢室名單上,而這一次,我害怕自己又走錯了房間,於是在找到宿舍房間後,只敢站在門口向裡面看,遲遲不敢進去。
仔細看,這間寢室很普通,門口正對窗口,中間有一排書桌,左邊牆面貼著兩架擁有上下舖的木床,右邊牆只有一架,緊鄰一個六人的大型置物箱,是可以上鎖的那種。
牆面是很單調的白色粉刷,帶著一點陳舊的痕跡,光線還不錯,起碼整個房間看上去很明亮,這裡的衛浴是共用的,每個寢室都要輪流清潔衛浴跟公共空間。
我看著最裡頭靠近窗戶的那張床已經有人選了下舖的位置,正在整理東西,她對面那張床的下舖則早已經有個人躺在那休息,我正在想自己能不能要到靠近窗口上舖的位置,是不是要先走進去先佔位子再說。
「嘿,幹嘛不進去?」
還在思考的同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問候。
「是妳!我就在想,自己會不會又跑錯寢室,還好沒進去。」
我回頭,赫然發現我身後是那個男生頭女孩,另一個「林妍均」。
這麼說來,剛剛沒走進去是對的。
「什麼跑錯?我住妳對面的房間。這是妳的寢室,快點進去吧!不然好位置要被搶光啦!」
林妍均指了指另外一邊的房間,順手提起我放在地上的行李,走進了我的寢室。
「原來每間寢室長得都一樣嘛!喂,妳想睡哪?」
她看了看四周,不一會就下了定論,然後問我的意見。
「那裡。」
我被她一問,急急地指了指剛才心裡想的那個位置,她便幫我把行李拿到那床邊放下。
「睡上舖嗎?要小心!」
她叮嚀了一下,轉身就要離開。
「謝謝。」
看著她要離開的背影,我脫口而出一聲謝謝。
「不客氣!林、妍、均,我也是幫自己。」
她回頭看著我,意有所指的回話,然而聽見自己的名字從自己口中說出來,這使她不由得笑了出來。
「叫別人自己的名字,真的很奇怪!」
我也覺得莫名的好笑;「林妍均」幫「林妍均」,「林妍均」跟「林妍均」說謝謝,「林妍均」又跟「林妍均」說不客氣,這是一個什麼奇怪的緣份。
「妳可以叫我林妍均,雖然別人可能會分不清誰是誰。」
她半倚著門框,很認真的看著我說。
「我家人都叫我『小妍』,妳也這樣叫我吧!」
這個「林妍均」看起來是很好相處的人,我放下心頭大石的笑了。
而她也回報我一個親切的微笑,襯著她的男生頭,我心底對她的好感油然而升。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9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