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薔薇4-3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第一次感覺,原來這世界上存在著像這樣揉合了憐惜和哀傷的親密擁抱,原來得到並不是真的得到。
是哪種失控的情緒,讓我們走到了這種禁忌的地步?
和老師之間是禁忌,和林妍均之間又何嚐不是?
我已經不像三年前那樣天真,以為愛情能克服一切,為了愛情可以不顧一切。
即使是躲在林妍均的懷裡,我雖然溫暖卻也感到恐懼;我心裡明白,這一夜的親密擁抱是不被允許的越矩;我們靠得越近,只會越傷了彼此。
在那之後,林妍均跟我說,她不打算繼續升學,她要去找工作。
其實我一直知道她很想快點長大,快點獨立,所以我也沒有阻止她;她問我要不要跟她一起工作,那麼即使畢業了我們還是可以繼續在一起,我們可以一起租房子,而房子裡只有我們,沒有人會來打擾,那是屬於我們的家;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想要的未來,我有的只是迷惘,甚至不知道下一步要怎麼做,更不知道我和林妍均之間會變成如何。
「我畢業後我想先回家看看,再決定要做什麼。妳畢業之後就要立刻開始工作了嗎?妳家人怎麼說?」
最後我決定這麼說。
也因為這樣,我對林妍均的家庭起了興趣,認識六年多,我從來也沒聽她提起過她家裡的事情,她會那麼想快點長大獨立,一定是有某些原因的吧。
「我家人都去世了,我是孤兒。」
卻不料,林妍均是如此令人措手不及的回答。
「對不起。」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答案給嚇到,沒想到林妍均的身世是這樣。
「不用說對不起,又不關妳的事。他們在我小時候就出意外死了,我是大伯養大的。他們對我不錯,但那始終是別人的家,所以我很想快點長大,快點建造一個真正屬於我的地方。」
林妍均神態若然地說著自己充滿傷感的過去,彷彿早已習慣這種孤身一人的感覺了。
「妳好勇敢!」
這一刻我打心底對林妍均感到尊敬,原來這就是她一直想快點長大的真相,而那卻是被現實所逼迫。
「以前的我的確很勇敢,但自從遇上妳,我就開始不勇敢了。」
林妍均一改方才對於無緣家人的淡然態度,望我的眼神深情異常。
「……」
聽著她的話,不知怎麼的,我的心竟然又開始微微痛了起來。
「妳拒絕那些男生的求愛我很高興,但另一方面我又在想,妳拒絕他們是不是因為老師的關係。我很害怕!我害怕妳會離開我,然後我為了說服自己,就會胡亂猜測妳的心情……」
林妍均毫無保留的說出她的害怕。
她的眼神好熟悉,曾經那也在我眼裡出現過,當我愛上老師,但老師卻說不愛我的時候,那眼神是如何的落寞,我能體會她此刻的憂傷。
「對不起……」
她臉上的憂傷,讓我突然感覺自己很自私;現在的我,到底是為了什麼捨不得放手?依賴?愛情?我分不清了。
「小妍,妳知道嗎?六年來,妳一次也沒對我說過妳喜歡我。妳真的喜歡我嗎?」
林妍均說話時的語氣沒有太大的起伏,像是在發問一個普通問題一樣。我沒想到林妍均會問得如此直接,一時間只能沈默,不知如何回答。
「對不起!我真的嚐試過。」
最終我低下頭,把心裡的感受給說出來了。
我感覺老師的離去,似乎已經帶走我身上的某一個部份;我想,我這輩子可能沒勇氣再去愛人了吧!既然不可能再愛人,那總要讓林妍均知道,不能讓她再深陷下去。
「我不是說過,不用說對不起,這不是妳的錯。」
林妍均淒涼的笑了一聲,好似她早猜到我的答案。
「因為老師,我不敢再愛了。我真的好怕,害怕去愛……」
我忍不住也向她說出我心裡的害怕,告訴她我這輩子可能不敢再去愛人了。
「妳害怕愛,所以不敢再愛。這麼說來,我愛妳反而是害了妳,也害了我自己。」
沒想林妍均聽了我的話,又是一陣淒慘的笑語。
「什麼意思?」
這下換我聽不懂林妍均話裡的意思了。
「沒什麼。」
林妍均再度苦笑,她乾澀的嘴唇,拉出一弦苦悶的彎道;我好難過,曾經我不想讓她和我一樣為了愛情遍體鱗傷,所以接受她的喜歡,但是最後我卻好像還是傷害了她。
「明天妳會去看藍天守的攝影展吧!」
我不知道為什麼林妍均會突然提起攝影展的事情,她明明一向就不關心藍天守的事情;我以為她不會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但是攝影展明明還沒開始,妳怎麼會……」
雖然我有收到藍天守預先寄給我的邀請函,讓我可以提前到現場看看已經擺設好的展覽,順便做最後的確認,但是我還沒決定什麼時候去參觀。
「不要問為什麼?妳去看了就知道了。」
像是透析了我的疑惑,林妍均搶先一步回答了我。
「然後……看完之後再回來,我有話跟妳說。」
欲言又止,語帶雙關,這一向都不是林妍均的風格,我直覺的認為,一定有什麼事要發生了。
藍天守、攝影展、林妍均,這三者之間有什麼關係?
也正因為如此,隔天一早我就到了展場,然而自踏進展區的那一刻起,我彷彿又在不知不覺間讓自己回到昨晚的對話裡,思索著他們三者之間的關聯。
「小妍!今天妳一直怪怪的,發生什麼事?還是妳有事,不方便來看展?」
當我還在回想,藍天守的聲音卻突然竄入耳裡,提醒了我自己現在身處的地方。
「沒什麼,我們繼續吧!」
被藍天守一叫,我才回過神來,並把注意力拉回到對面的這個男孩和他身後的攝影作品。
整個展區很大,因為還沒正式開展的緣故,所以展區裡只有我和藍天守二個人,整個空間異常的安靜。
除了展出的照片是黑白照片外,會場的佈置也是以黑白二色為設計,最鮮明的應該是屬於處處可見的白色薔薇花,講白一點,如果不點明這是攝影展,恐怕會有讓人誤認為追思會之類。
但藍天守顯然不以為意,他說他這次的展覽算是比較正式的一次,展出作品的時間跨越有六年之久,所以其中會有一些初期的作品也會跟著一起展出,但清一色都是屬於黑白照片,而擺放的順序則是依近年再推回過往;也因為這樣,在一開始我就看見了他為我拍攝的作品,也是被他取名為「白色薔薇」的系列。
再一次的巧合!
我不知道藍天守取這個名字是有特別的意思,還是單純只是因為我手中抱著的就是白色薔薇。
我往前走,因為我不想讓自己想那麼多。
相片裡那個有著黑色長髮,穿著校服的女生,在藍天守的鏡頭下,她走在一間富有古意的校園裡,她走在兩側種滿大王椰子樹的林道間……
她探頭望向空無一人的教室裡,她爬上校舍頂樓仰望天空……
她不微笑,她的側臉看起來很落寞……
她的頭髮很長很黑,她的背影被夕陽拉出另一道長長的黑影……
她離開富有古意的校園,她手裡抱著一束白色薔薇……
她看著遠方那條白色條紋斑馬線,她把白色薔薇放到白色條紋斑馬線上……
她安靜的蹲在白色條紋斑馬線旁,然後她抬起頭,神情有了變化……
眼睛裡像是充滿了悲傷的故事一樣,令人感到窒息的悲傷……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被拍攝中的自己,我只能說藍天守真的很厲害,他捉住了那一瞬間,我想表達的心情。
「上次你說的那個學長最後怎麼了?」
我停下腳步,突然想起藍天守說過這個白色薔薇的想法是來自他很尊敬的一位學長的親身故事,但上回他沒說完,在今天我看到這些照片後,終於忍不住追問。
「妳真的想知道?」
藍天守也跟著我停下腳步,眼神複雜的看著我,彷彿我問了一件很悲傷的事情。
那天我問他的時候也是這樣,多話熱情的他突然沈默了,就像被問到不願回憶的事情。
「嗯!」
我充滿期待的看著他,期待從他口中聽到一些關於這個學長的快樂消息。例如忘記對那個女孩的愛戀,重新出發等等的……那些我想做,但怎麼也做不到的事。
「其實,那個人是我哥哥。」
停頓了一下,藍天守似乎是下定了決心才把這件事說出口。
「哥哥?」
我心裡不明白為什麼藍天守不一開始就說明那個學長就是他哥哥,也不明白為什麼到了現在又要跟我說事情的真相;難道只是因為我隨口問了他一句而已嗎?
「我很尊敬我哥,我會走上攝影這條路,也是因為他的關係。他常說,我們兩兄弟很幸運,都能用自己的長才去記錄這世界的美。這個展覽,他也出了一份力!」
藍天守看著滿室的黑白,真切的神情,表露出他尊敬哥哥並不是空話。
「你哥也很愛攝影?」
我也跟著看這滿室的黑白,猜想著這裡面到底哪些是屬於他哥哥的作品。
「不是!因為我哥很愛畫畫,他是一個老師。」
未料,藍天守卻說出一個讓人震驚的答案;他的哥哥愛畫畫,他的哥哥是一個老師。
我又想起我深深愛過的老師……
那個愛畫畫的老師,那個愛白色薔薇的老師;那這個和老師名字只差一個字的藍天守,他們的關係是兄弟?如果是,老師此刻也在這裡嗎?
我著急的往四面八方看去,然而偌大的會場內除了黑白還是黑白。
驀地,場內突然開始播放起音樂來,是我熟悉的音樂,是老師手機裡的音樂,是我們在圖書館裡用耳機共聽的音樂。
那麼,藍天守說的「哥哥」,真的是老師沒錯嗎?
老師,我好想你,你知道嗎?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8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白色薔薇 2-4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白色薔薇 3-1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白色薔薇 3-2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白色薔薇 3-3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白色薔薇 4-1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白色薔薇4-2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