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薔薇 1-2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之前提到這所私立女校的升學率很高,而一班其實就是所謂的升學班。
我們的班導師教英文,她姓孫,年紀約莫在35-37歲間,每天穿著制式的套裝,燙著短捲髮,戴一副眼鏡,最常的表情是不苟言笑,是那種看一眼就覺得很有威嚴的人,沒有人敢在她面前做一些小動作;聽說她是全校升學率最高的老師,換句話說,她很嚴格。
不過,升學班的目的就是無止盡的唸書、無止盡的小考、無止盡的模擬考、無止盡的一切一切,嚴厲的導師本來就是必要性的存在。
我們班有很多聰明的同學,畢竟大家都是從不同學校聚集而來的精英,在這裡大家都拚命的往腦子裡塞東西,是那種塞到腦細胞都被撐得緊緊的狀態。
一開始我也是狠狠的當個啃書蟲,但是當第一個學年後,我突然發現這一切很沒有意義,我在這個班級拿到第一名,或是在整個學年拿到第一名那又如何呢?
我不可能會是人生永遠的第一名,體認到這個真理後,我開始對成績不那麼在意了。
和我同寢室的人幾乎都是一班的同學,可能是因為這樣方便晚自習,誰也不用怕吵到誰。
但既然我都接受自己用不著爭奪第一,又何苦讓自己藏身在一個充滿沈悶的空間呢?
於是在剛開學沒多久,我就決定換寢室,可惜無法如願,我只能繼續在我那充滿競爭意味的小房間裡,被逼著成為彼此的隱形對手。
當然,該唸的書我還是會唸,只是會抽出一些時間改唸其他書,一些比較有趣的書,我發現學校的圖書館裡,有著我在小學時看不見的豐富藏書,只要沒課的時候,我很樂意在這裡待上整個下午,這裡算是我在學校裡最喜歡的地方。
我最常看村上春樹寫的書,一開始是在報紙上看到關於他的介紹,所以開始對這個作家有了印象,之後有機會就會去找他的舊作新書來看。
很奇妙的一個作家,思維好像跟我們都不一樣。
記得他在【圖書館奇談】裡有寫到:每個應考生的腦漿都像一道美食,因為被迫塞滿了各式各樣的知識。書裡的男主角在圖書館念書時被老人騙到了地下室,老人要求他讀滿滿的書讓腦漿變得好吃,男主角不懂為什麼要一直讀書,但老人只是說:不用想那麼多,只要讀書,最後讓你的腦漿被我吸乾就行了。
自從看完這故事後,我就常常忍不住想,會不會有一天我在圖書館唸書時,也會被老人騙去吸乾腦漿呢?
我的腦漿是什麼味道呢?會跟麥當勞的薯條一樣好吃嗎?
噢,對了,故事最後男主角沒有被吸乾腦漿,因為有一個羊男和漂亮的女孩幫助他脫逃了。
我和我的室友們其實沒有太大的交集,不知道是因為生活背景的差異還是大家對未來的認知不同,總而言之,和她們是話不投機半句多,相信她們也不會想跟我聊什麼應考生的腦漿好不好吃的問題之類的吧!
所以我也極少和她們說話,頂多就是說說:明天要考什麼小考或交什麼作業。
反正,我也還沒天真到只要上了中學就會交到一二個知心朋友;所以我在我的上舖床位,架起一個屬於我的小地球。
「小妍,聽說妳想換寢室?妳不喜歡妳室友嗎?」
有一天傍晚,當我拿著新借的書回到宿舍,還未進自己的寢室前,對面的寢室門就突然大開,並且探出一張熟悉的面孔。
男生頭的林妍均似乎一點也沒有改變,連說話的方式都一樣直接。
「可以的話,連班級也想換。但是這樣一來,我爸媽可能會放下手邊的工作,跑來把我殺死吧!」
我湊到她身邊,向她吐了吐舌,並用手做出一個被刀子吻脖的姿勢,苦笑著。
「沒那麼嚴重吧!」
林妍均笑笑的臉,頗不以為然。
「當然有啊!而且如果讓他們知道我看這些閒書,那才有得鬧。」
我晃了晃手上的兩本書,兩本都是村上春樹的著作。
「哇!果然是一班的,跟我們就是有差。」
她擺出一副像見到新大陸的表情,但語氣倒是沒有酸溜溜。我就是欣賞她這份爽快勁。
「妳想太多了……咦,妳們在慶祝什麼?」
此時我才看見她頭上有著一些碎花和彩帶,而她寢室裡正傳來一股硝煙的味道。
「我今天生日,我室友幫我慶生。噓!不要讓別人知道。」
她一邊說,一邊身手矯健的把我拉進她們寢室內。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她們的寢室,雖說是同樣的格局,同樣的白色粉刷牆,同樣的雙層木床,但是視覺上卻意外的繽紛燦爛。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要幫林妍均慶生的關係,所以床邊都掛滿了五顏六色的紙彩帶、金蔥彩帶、地面上隱約有拉炮的遺骸,原來如此,難怪林妍均頭上會有碎彩帶。
因為我家沒有慶生的傳統,所以這一切對我而言新鮮極了。
「哇,有客人到。給我們介紹一下吧!」
才踏進她們寢室,就有人立刻出聲歡迎了。
「不用介紹啊,我們都很熟!她叫『林妍均』。」
林妍均大笑著介紹我的名字。
「不會吧!妳就是另一個林妍均。小林是有提起過妳,我們還以為她開玩笑。」
林妍均的室友們一個個對我好奇極了。
「小林?」
我看了看林妍均,原來私底下她們管她叫「小林」。
「我不喜歡人家把我當女生看,所以她們都把我當哥兒們看,妳也可以這麼叫我。」
林妍均一派爽快的回答;短髮加上大氣的微笑,是有那麼一點帥男孩的模樣。
「所以妳是小林,我是小妍。」
我也笑起來,總算找到一個可以分辨我們的地方。
不過那其實也不算困難,因為「小林」的招牌男生頭是我永遠也不會剪的。
我一直夢想留著長長的頭髮,風吹來還會隨風飄的那種;雖然我一直沒辦法留到那麼久,總是會被爸媽要求剪掉。
「那麼我錯過最精采的時刻了嗎?」
我瞧見橫過寢室中央的那張書桌上有一個小小的蛋糕,上面的蠟蠋不知道是熄滅了還是還沒點。
「沒有,妳來的剛剛好。我們來吹蠟蠋許願吧!恭喜小林又比我們大家老了一歲。」
林妍均的室友們很迅速的處理起蛋糕和蠟蠋,氣氛歡樂非比一般。
待一切就緒,大家就都很有默契的圍在書桌邊,把林妍均團團包在其中。
有人關了燈,有人唱起生日快樂歌,林妍均神情很專注的守在蛋糕前許著願,然後把蠟蠋吹熄。
「依照慣例要說出前兩個心願,說吧!」
寢室裡頓時瀰漫著蛋糕的甜香和蠟蠋滅了的味道,混合在一起之後,變成了一種奇異的氣味。
「第一個心願,我希望我快點長大。第二個心願,我希望長大後的我什麼事都不怕!」
林妍均許的願讓我感到好奇;世上有沒有這麼務實的心願?我記得我的心願都是可以快快樂樂,什麼煩惱都沒有或是想要什麼都能得到之類的。
「嚇到了?」
林妍均看到在場的人都一臉錯愕,忍不住大笑起來。
「小林就是這麼愛嚇人!」
看到當事人大笑,大家於是也跟著她笑了起來。
氣氛很歡樂,跟著的是,切蛋糕、吃蛋糕。
在這間寢室裡似乎沒有無止盡的唸書,大家也不把制式的晚自習當作一回事;沒有人覺得玩樂是錯誤的,沒有人覺得不唸書是錯誤的,沒有人覺得慶生是浪費時間,沒有人覺得睡妳上舖或下舖的同學是妳的競爭對手,也沒有人覺得拿真心去跟她們交往是笨蛋的行徑,我想連這裡的空氣也是自由、無壓力的。
「我能不能跟妳們一起住?」
看著滿室的熟洛氣氛,我突然想待在這裡,不想離開了。
「這樣好嗎?我們這裡幾乎都是四班的耶!妳住這裡可能沒辦法專心唸書噢!」
室友一突然開口要我打消念頭。
在這裡我想先說明一下,如果一班是升學班,那四班無疑就是放牛班。雖然得到的資源一樣,但學校並不會太管這個班級裡的事,即使是所屬的班導師也一樣。
「對啊!我們有一個室友都說快忍受不了我們這群瘋女人了,剛剛才去圖書館唸書。」
室友二跟著幫腔。我這才發現房間裡除了我之外,只有五個人,一般都是六個人住一間。
「那正好,我跟她換!明天我就跟舍監問問看。」
我心想這真是天大的好機會,隨即打定了主意要換寢室。
結果隔天我就如願的換了寢室,幸運得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林妍均的生日運氣有分了一些給我,所以才能心想事成,連搬東西的時候也沒遇到什麼阻礙,誰讓我們原來就住對面房呢?不過林妍均的室友倒是幫很多忙就是了。
後來我一一知道了室友們的名字,和我互換寢室的女生叫劉敏娜,雖然她不是聰明型,但很努力唸書;世上就是有這麼不公平的事,有人聰明,有人愚笨,有人只需花一分鐘就能記住的事,有人卻需要花上一小時,劉敏娜就是這樣的人;所以她很樂意和我換寢室,去了一個沒人會去打擾她唸書的空間。
我也很開心,來到這間寢室後的每一刻都是開心;林妍均把她上舖的床位讓了給我,於是我們就睡在同一張床上了,只是她睡的是下舖。
跟著認識的,是幫林妍均準備慶生的幕後黑手劉雨潔,她個性鮮明活躍,跟林妍均一樣剪了男生頭就算了,還違反校規染了一頭偏紫的黑髮;而皮膚白晳,兩頰有著點點雀班的女生是孟庭,她是個愛愛寫作的小說家。
另一對愛鬥嘴的美女雙胞胎姊妹是舞蹈班的學生,她們美麗的長髮讓我羨慕極了,姊姊叫沈若薇,妹妹叫沈若馨,兩個幾乎是一個模子印出的像,不論是長相、身高和身材都一樣,以至於我剛搬進去時常常認錯,後來我索性編了條幸運手環,給她們戴上一人一條好分辨這對姊妹,結果其他人見了也吵著要一條,之後戴幸運手環的行為在學校裡起了一股風潮,大家手上都要戴著一條才叫跟得上潮流。
小女生們的迷信很多,相信戴上幸運手環就可以許願,而願望實現的那天手環就會脫落;很美的迷信,雖然不見得會成真;但這才是屬於我們的世界,不是嗎?
單純的相信,那些不可思議和不切實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6會員
259內容數
寫作時間很久,網路文章不管是看見”村上槿兒”或”小槿”的作品(我以前的筆名和暱稱),都是出自我的創作!唯一寫過的同人誌是東邦系列!我喜歡一邊聽歌一邊寫作!如果你(妳)喜歡我的文章的話請幫我按愛心或留言!謝謝到訪也歡迎贊助打賞!另外也歡迎到我的個人痞客邦(海月狂想)看看其他文章創作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漂浮海月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白色薔薇1-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