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02:願望APP(26)

2023/04/0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這種話自然是不能隨便對老闆說的。
  丁小魚回到十一樓的辦公室後,左思右想了一下,便拿著電費單走到了老闆的辦公桌前。跟往常一樣,老闆仍然埋首在電腦前,頭也不抬。
  她先是將電費單放到老闆的手邊,說了需要繳付電費的事情之後,便把保安大叔所說的話、以及自己在十樓看見的狀況和盤托出。
  老闆點了點頭,「我會處理。」
  他的聲線非常低啞,甚至是有些像是用磨砂紙在什麼東西上用力磨擦的聲音。不過,聽在丁小魚的耳裡,竟然莫名的讓人有一種安心感,她的嘴角不自覺地勾起一個微笑,剛才的煩惱頓時消散不見。
  在離開之前,丁小魚不經意地看見了老闆的手。他的雙手非常的白皙,手指纖細修長,跟純黑色的辦公桌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她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了一句:這雙手真好看啊。
  沒有多想,丁小魚便抱著淡淡的羨慕返回了座位。在處理完信件之後,她接下來需要做的只是一些維持辦公室正常運作的行政事務,也包括處理電話查詢、收發電郵、擔任一下客戶服務員。
  只是,現時公司開發的程序都還未加入客服這一個選項,加上暫時也沒有緊急的文書工作,一些要採購的東西她也早就向供應商訂下來了。總括來說,在老闆讓她去便利店交電費之前,她是沒什麼事情好做的了。
  她打開了電腦之後,看著空空如也的文檔,也不好意思明目張膽地發呆,只好不時輸入幾行文字,假裝自己有在忙。
  過了一陣,丁小魚按捺不住無聊,悄悄往旁邊的辦公桌瞄了幾眼。
  她的鄰座是公司的程序設計員,印象中,名字好像是叫青哥。雖然共事了不短的時間,但老實說丁小魚和他並不熟悉——他就跟辦公室裡的其他人一樣寡言少語,兩人之間一星期也說不上一兩句話。
  此時青哥的電腦屏幕上只有一個黑色背景的窗口,在窗口裡一串串代碼正在不斷自動彈出。丁小魚完全看不出個究竟,但幸好當中夾雜著一些中文字,這她倒是能看懂。
  丁小魚看了一會,就摸索出了代碼的規律:每一行夾在代碼中間的數字,大概是程式給用戶設定的編號,在編號下方的中文字則是用戶在遊戲中輸入的文字。
  代碼出現的速度很快,幾乎是幾秒就彈出一條新的。丁小魚有稍為了解過公司近期研發的遊戲,可是她本來就不能理解這遊戲的意義,更沒想到現在居然有這麼多人在玩。
  「我想要林凡陽演唱會的票!」
  「這次英語考試能及格就好了。」
  「今年我要減肥成功!」
  那些文字顯然都是一些願望,普遍都透露著青春的氣息。
  也對,也就只有孩子才有興趣去玩這種遊戲吧。況且年歲一長,根本就不會相信許願這種唯心論的東西了。
  丁小魚心想。
  更吸引她注意的是青哥的動作。每次有新的代碼出現時,他都會按下鍵盤上的「Enter」鍵。由於代碼刷新的速度飛快,因此他的手指在鍵盤上的活動也就維持在固定的頻率上。
  再仔細一看,丁小魚便發現青哥的手長得跟老闆的一樣好看。她不禁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指,雖然在女生之中也算秀氣,但在對比之下,似乎顯得又粗又黑。
  她正想著,卻察覺到從青哥那邊傳來的敲打鍵盤聲突然停頓了。
  但若僅此而已,丁小魚是絕不會這麼在意的。她之所以留意到這一點,還有別的原因:
  整個辦公室的聲音,也在這一刻同時消失了。
  丁小魚看了看青哥,他木訥的臉正對著電腦屏幕,看上去跟平時並無二致,只是他的雙手此時停在半空,彷彿是被誰按了一下暫停鍵。
  明明看上去並不算特別奇怪,丁小魚卻驀的打了一個哆嗦,背上更是冷汗直冒,某種不祥的直覺,正在她的心底騷動著。
  她顫顫巍巍,逐寸逐寸地轉過頭。
  眼角餘光首先掃過的,是美術負責人清姐的辦公桌。那個年紀跟自己相約的女性目視前方,視線甚至是越過了她桌上的電腦,看上去有些呆滯,但絕不能稱得上不正常。
  丁小魚正要鬆一口氣。
  可是,當她的目光繼續往後方移動時,卻發現辦公室裡的另外的四、五個人,竟也同時放下了手上的工作,目光直挺挺地凝視著正前方!
  她心下立時慌亂不已,手指一抖,便差點要撞翻桌邊的筆筒。不過,丁小魚的預感告訴她,若是隨便打斷這種平靜,自己絕對是會後悔的!
  於是她幾乎是反射性地抓住了筆筒,不讓它就此倒下。
  正因為她把握住了時機,這幾秒鐘的寂靜最終不致於被打破。
  不過,它也沒有持續多久。
  青哥按下了鍵盤上的「Enter」鍵,發出一聲輕響。
  這一下彷彿是解除了某種東西在辦公室裡所下的魔咒,平時丁小魚早已習慣的各種動靜逐漸恢復了過來。
  彷彿時鐘上的指針又重新開始轉動。
  丁小魚嚥了嚥口水,小心地把筆筒放回桌上。她下意識地看了看青哥的電腦,只是,那些代碼似乎不曾停止過,她只來得及捕捉到幾乎要從屏幕上消褪的寥寥幾字:「下……殺死。」
  殺死?
  她的眼睛因為困惑而睜得大大的,隨即她便想通了。大概剛才青哥的停頓,是因為看見了這條願望而被嚇了一跳?
  而當時辦公室沒有任何聲音,很可能只是巧合嘛!
  丁小魚這樣安慰著自己,慢慢地心情也就變得平常。
  時間往後推動了半個小時,丁小魚電腦上的文檔也豐富起來。更多的時候,她在發呆。
  直到辦公室後方響起窸窸窣窣的聲音,她才有些遲緩地向後看去。
  聲響是從老闆辦公桌後的空間傳出來的,那是一個鎖著的房間。
  丁小魚從沒有進去過,也不了解那房間的格局或是大小,但她知道,那個房間裡應該是擺放著伺服器和一些網路連接用的器材——反正,都是一些與她無緣的東西。
  會不會是……進了老鼠?
  想到這裡,她決定不主動詢問這事情。
  老闆卻是霍地一下站起了身,丁小魚看著他走進了房間,直到身影完全沒入。房間裡顯然是沒開燈,漆黑一片,從丁小魚的位置完全看不清裡面的情況。
  窸窸窣窣的聲音沒有了。
  老闆步出房間,鎖好了房門。
  沒過多久,他叫了丁小魚的名字。
  她連忙收拾好東西,準備到附近的便利店裡交電費。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季節
季節
專注奇幻和耽美。Show, Don't Tel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