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一個陌生的名詞(下)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為了逃離這個家,選了間必須住宿的學校,這又讓信宏氣了跳腳,他對著月子提高音量說:你說..你會想辦法,這就是你說的辦法?
月子低聲微語:這..已經很好了,巧縈..這成績..難不成..你要他重考?
信宏更是幾乎用吼的:重考?你知道重考又浪費一年,這一年花錢就算了,難不成你有把握這一年過去了,他還會想讀書,還會考得比這次好嗎?
月子用著幾乎只有自己聽得見的聲音說著:重考,也是一種方法嘛..
信宏又舊事重提,說:到底...你顧的這幾年都沒有了解這孩子到底有沒有在讀書嗎?有人讀書會有這種成績嗎?你到底有沒有用心?
月子又用一如往常的委屈,哭訴道:有啊..我都讓他上最好的補習班,找好老師,用好的..
信宏阻斷他要往下說:別跟我說這些,孩子有沒有讀書,有沒有認真,跟好補習班有何干係?孩子..到底想什麼?會什麼?懂不懂,你有去跟老師了解過嗎?
月子更是委屈的哭訴道:我..我就不懂嘛..我書讀得又不多,老師說的我哪懂..
信宏罵了罵也是心理有數的,月子書讀得不多,不是他的錯,想當初他的家境也不好,但信宏就是氣,為了好好教育巧縈,信宏努力賺錢,就是希望有天巧縈也能像他那些朋友一樣,學成歸國,光要家門,怎會想~世事難料...
最後,巧縈如願以償,因為讀書的關係,搬出了這個家。但卻沒料到後面的事,會更令她無法接受。

突然其來的噩耗,來自一通電話~巧縈,你...快回來,你爸...恐怕是不行了..
電話那頭的月子泣不成聲,巧縈想買車票,因為深夜無車,是學長開車載他回家的。見了爸爸最後一面,爸爸已經什麼話都說不出口了,爸爸看到巧縈,便閉眼離去。
巧縈太年輕,還不懂生離死別之痛,對乾媽是,對爸爸,也是。只是在巧縈人生中,疼愛她的人一一的離去。在她還來不及處理悲傷的時候,月子很是專業的處理著後事,只花了7天,就是7天,送走了爸爸。巧縈什麼都不懂,當然都是月子一手包辦,巧縈只是照著媽媽的話,跟著做。月子還帶了巧縈去法院,要巧縈簽了放棄繼承財產,說是爸爸在外面欠了很多錢,為了保住巧縈,巧縈什麼也不懂,也沒有去了解,就簽了。
卻不知道,她的媽媽繼承了爸爸所有的財產。
當巧縈反應過來時,是他去政府機關打工,無意間得知,媽媽,他繼承了所有財產,卻騙巧縈,爸爸在外欠了很多錢。更沒想到的是,爸爸這些財產,也在她大學畢業的那天,一毛錢也不剩了。
為何巧縈會知道,因為她沒有家了..
那從小到大的家,那間房子,也不知月子是怎麼失去他的。單純的巧縈居然沒想到大學時期還有房可以住,雖然沒回來幾次。沒想到媽媽說的欠錢,是媽媽自己欠錢,爸爸,從來都沒有欠錢,這件事..也是很多年後的事了。
沒有那個她從小到大的家的牽絆,巧縈再也沒有回去的必要,她,已經可以賺錢,已經可以獨立賺錢,以及養活自己。
剛開始,巧縈賺了錢,還會寄給月子,後來交了一個男朋友,柏諭。月子像發了瘋似的,開始情緒勒索...
電話響,是月子。巧縈接了起來,說:媽,怎麼了?
月子痛苦的說:縈縈,我可能快死了,你還不回來看我..
巧縈十分冷靜的回:媽,我在上班,晚點說..
又是電話響,還是月子。巧縈接了起來:我剛下班,還沒回到家...
月子信誓旦旦的說:你不要再騙我了,我告訴你,那個男人是要騙你的人,你不要跟她在一起,男人,都只是想睡你而已...
巧縈十分冷淡的回:好,我知道了。(便掛了他電話)
月子總是很規律地打電話,她自以為聰明,這樣循序漸進地打,相信女兒終有一天會回來的,會回到他身邊...
但巧縈總是簡單的回個兩三句,就掛斷電話。這天,深夜,月子又打來,但巧縈睡死了,沒接到,一早起來看到未接來電,便回撥,電話響了好一陣子,沒人接。巧縈趕著上班,就沒再打了。怎知,不到5分鐘,月子打來了...
月子劈頭就大罵:你不管我死活了..我打給你都不接,嗚嗚嗚...
巧縈在電話那頭,一句話也沒說,從小到大就是這樣,她看膩了,也聽煩了..
月子又在電話大叫:你說話啊,我說的不對嗎?你說話啊?
巧縈冷淡地緩緩說:說什麼?
月子歇斯底里地叫道:你不管我死活了,我去死好了,我去死...嗚嗚嗚...
對於這種威脅,無法打動巧縈,他為何會逃離那個家,不是沒有原因的,她繼續維持冷淡的語氣說:我要去上班了。
月子見巧縈無動於衷,發狠的說:你就那麼喜歡被男人幹,你去好了,不用管我了,我死了你也不用回來..嗚嗚嗚..
巧縈這次狠狠地掛了電話,這種話他聽了不下百遍,這次,她,真的受夠了...
已經不在乎到底是不是月子親生的,也不在乎誰怎麼想的了,從小到大,她沒有感到一絲絲所謂 母愛 , 甚至沒有任何記憶記錄她是被愛的,完全沒有。而在這種環境下,還有一種深深感到被自己親生母親算計的感覺..
母親,這個名詞,對他而言,是一種傷害,是一種負面紀錄,既然...你不愛我,又何必生下我?巧縈不懂,也不會想去懂,她只會在心裡深深..深深的發誓,若有天..她也有孩子,一定不會讓孩子過成像自己一樣可悲。

不知過了多久的某一天,有通陌生電話打來,電話一接起來,對方說道:縈縈,我是吳媽媽,小的時候,你媽媽都在吳媽媽家打牌,有印象嗎?
巧縈十分冷淡的應道:喔..
話筒的另一方,吳太太聽聞巧縈這樣的反應,便說了:縈縈,你媽媽生病了,他說你一直不接他電話,說你誤會他了,她一直哭..
話筒這邊的巧縈一樣沒有反應,只是靜靜地聽著。
吳太太見話筒對方只有空氣聲,只得繼續說下去:我們...送他去養老院住了,你媽,還有勞退,可以每個月支付養老院的錢,我們有空的人,會去看你媽媽,順便給他帶一點營養品..巧縈,你有空...可以去看看你媽媽嗎?她很想你..
巧縈這方依舊沒有回應,巧縈只是靜靜地聽著。
吳太太又說了:縈縈,我雖然不知道你和你媽有什麼誤會,但再大的誤會,你們是母女,可以當面講,講開了就好了,你媽媽她...老了不少,人也很憔悴,自你爸走後,她很孤單。
巧縈仍...只是這樣聽著。雖然有一絲絲揪心,但,畢竟還是沒有回話。
吳太太:縈縈,我是從小看你長大的,小時候的你,眼睛圓圓大大又可愛,你媽媽常帶你來炫耀,說他生了一個漂亮的女兒,我想...縱使,你對你媽媽有什麼誤會,可能是她太愛你,太怕失去你了,我待會傳地址給你,你有空去看他好嗎?
吳太太一直在唱獨角戲,也唱不下去了,只得說:那...就先這樣囉,再見。
巧縈這才硬生生的回了一句:再見。
不一會手機又噹了一聲,吳媽媽傳了地址過來,那個簡訊,巧縈連打開都沒有,只是瞄了一下。
對於巧縈,在目前的生活中,已經沒有這號人物。若不是今天這個吳媽媽打來,她也已經遺忘,她總想忘記過去,忘記不快樂。
她,失去爸爸的屏障,孤身一人在社會中打滾,混得也很是辛苦,因為學歷普通,所以也只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苦撐著賺著基本薪。踏入社會才發現,以前為何不好好讀書,沒珍惜有人付學費的時光,現在為了應付工作上的點點滴滴,應是又擠了一些錢給自己補習,就怕,被這社會淘汰,因為,她沒有本錢。
談了幾場戀愛,卻因自身的問題,總跟婚姻擦肩而過。當對方家長問起家人,她總說她只有一個人,很多看家世的家庭,到最後都放棄她,她,有沒時間怪任何人,因為她得不斷向前走,向前走...
在某幾個深夜,她,總是莫名的哭到醒來。醒來後發現枕頭是濕的,就又放聲大哭。
人生,總是不如意十之八九,但,她卻是百分百。
白天,她必須為工作奮戰,因為她沒有後盾。就算很努力,她還是很吃力。工作了8年,才攢到的一桶金。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做,但,她想要有一個自己的房子,從他畢業的那一刻起,她莫名其妙的就沒了家,她相信媽媽,但媽媽說他們家欠了人家很多錢,多年後,發現一個又一個的騙局,她不知道他還能相信誰?因為連生她的媽媽,也騙了她,她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也沒有可以相信的人。

所以,她只相信錢。

也只有錢會乖乖地任由她支配,任由她處置,而且,無人可以干涉。
也許是這8年經歷了太多,她不再是過去那單純的徐巧縈,在工作上十分低調沈靜的她,在與同事交際上十分低調鮮少與人過多往來的她,一,不願交心。二,不相信感情。
她,一個人孤單得很習慣了。
然,有次出國旅行,遇上了異國戀情。對方為了追求她,從新加坡追到了台灣,還為了她,就在台灣落地生根。閃電般的戀情,閃電般的婚姻,夫婿為愛願意調到台灣工作,除了工作能力強外,還買了一間公寓送給巧縈,對於這一下子把幸福享盡的感覺,巧縈十分滿足,連續3年,生了一對兒女。
示意圖,如有侵權請告知立刻刪除
故事完了嗎?還沒吶...~未完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81會員
835內容數
以青春為由,寫出不成熟感情的喜怒哀樂微小說故事。故事內容純屬虛構,歡迎對號入座。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