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賓and伊蓮思 探戈曲

2023/06/0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伊蓮思一開始是叫賓聞她的頭髮──「我的頭髮香不香?」

「香啊!」賓不假思索。
「那我今天不洗頭了。」

後來伊蓮思每次開口詢問,賓總是要用智慧記憶回溯法來判斷這顆頭顱上的髮絲,到底風吹日曬過幾天?

除非真的太油或是去牛排館、火鍋店,吃壽喜燒,基本上伊蓮司的頭髮可以維持長時間的洗髮香氣。
「不洗澡至少要洗腳吧妳?!」
「我睡著了。」既然都已經那麼熟了,伊順理成章展現懶懶的那面──交往的時候為了約會可是天天洗澡,但是沒有出門,完全不流汗可就不一定要洗吧!

「這是什麼理由?」
伊常常不洗腳上床卻說只是睡午覺,但是明明從昨天就沒有洗澡,伊卻常常照踩不誤。初期還會交代「我腳洗得很乾淨!要上床了。」等到有一天偷渡成功,就時常違法偷渡。

玄賓喝「純喫茶」。

伊蓮思喝「咖啡」。
有一天玄賓開始喝「咖啡」;伊蓮思喝起「純喫茶無糖綠」。

伊從未下廚,跟賓戀愛之中開始練習做早餐,現在早餐菜單已經從無到有,分別有:吐司披薩、蔥抓餅加蛋、九層塔蛋餅、鮪魚玉米漢堡,當然菜單持續增加,但最常見的還是蒸包子跟蒸饅頭。
    56會員
    192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