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姜小姐0

2023/05/25閱讀時間約 28 分鐘
前男友和當紅小花傳出緋聞。
我連忙跑去喫瓜,激動之下忘記切號,在營銷號底下評論:
「真的嗎真的嗎?」
第二天,前男友追到公司:
「假的,姜晚華,我只喜歡你。」
1
我和林彥分手了,起因是因爲林彥作爲一個超一線男星實在是太忙了,留給我的時間屈指可數。
而我,作爲一個混喫等死的富二代,最不缺的就是時間。
我可以在林彥拍戲的時候因爲一句想我了,當晚就飛過去找他。也可以因爲林彥一時的頭疼腦熱盡心盡力的陪在他身邊。
但是林彥不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林彥有三百天都在各種各樣的劇組拍戲,剩下的要出席各種各樣的品牌活動。
我委屈難過的時候他不能出現在我身邊,甚至我生病的時候,他也不能陪着我。
於是在我又一次因爲姨媽疼給林彥發信息林彥隔了一天才回後,我提了分手。
林彥立馬打了視頻過來,臉上的戰損妝還沒有卸,眼尾處是掩不住的疲憊,一邊捏着眉心一邊問我:
「爲什麼要分手。」
「因爲你太忙,因爲你沒空陪我!我需要的是一個活生生的男朋友!而不是只能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
林彥愣了一下,然後軟着聲音哄我:
「不要生氣了好不好?等老公這部戲拍完了給你買包好不好?」
我當初喜歡上林彥就是因爲林彥的聲音,這聲音一軟下來,多大的脾氣都消了。
我和林彥五年了,這五年裏,林彥每拍完一部戲就會給我買個包,這已經算是我們之間特有的儀式感了。
要放以前,林彥軟着聲音哄兩句,我肯定就不生氣了,但是這五年裏積攢的委屈實在太多了。
我直接給林彥甩了一句;
「誰要你的包啊!林彥!我是富二代你懂不懂!我喜歡什麼包我難道不會自己買嘛!分手!」
說完,直接掛了電話,然後拉黑了林彥所有的聯繫方式。
很委屈的給閨蜜夏然發了微信——
「我和林彥分手了。他實在是太忙了,讓我覺得就算和他結婚了,以後婚禮上也只會有我一個人。」
夏然給我回了條——
「不至於哈寶貝。這樣吧,我去你家接你去喫飯。」
2
夏然過來的時候,我正在整理這些年有關於林彥的東西。
我和林彥剛在一起的時候,林彥還是個二線。
因爲在一個民國劇裏演一個少帥一炮而紅。
尤其是其中有一張劇照,是那種穿着墨綠色軍裝披着黑披風騎着駿馬向前方伸手的劇照,這張劇照在當家簡直是殺瘋了。一晚上漲粉十四萬。
而我,則是更沉迷於林彥在劇裏的原聲臺詞,尤其是那句:
「相信我。曙光就在前方。」
一下子讓我成了林彥的腦殘粉。
像我們這種富二代,遇到喜歡的明星都是直接上,各種約飯什麼的。
但是當時我們家在影視行業還沒有什麼水花,我拜託到了夏然身上。
於是,成爲林彥粉絲的第二天晚上,我就與林彥坐在一起喫飯了。
那天下雨,我開車到的時候,林彥已經坐在包廂裏了,穿着個白襯衫黑褲子坐在那兒打遊戲,見我推門進去了,低聲說了一句:
「不打了,人來了。」
然後極具紳士風度的替我拉開了椅子,朝我伸出了手:
「姜小姐您好,我是林彥。」
林彥是大學時參加海選出道的,在此民國劇之前,林彥跑了整整三年龍套,這也就導致了林彥看人極其具有眼色。
整頓飯喫的很開心,喫完飯後下起了暴雨,林彥還要趕着去劇組拍戲,我剛從衛生間出來就發現林彥付了錢。
戴着個口罩墨鏡等在牆角聯繫助理過來接人。
我看了看,然後拍了一下林彥:
「走吧,我送你去片場。」
到了片場後,我同林彥交換了聯繫方式。
林彥下車的時候,我喊住了他:
「林彥。下次我來找你。」
林彥頓了頓,然後說了一句好。
我和林彥在一起五年,關於他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最後收拾出來兩個大箱子打算帶出去扔,夏然看着這些東西,嘖嘖兩聲:
「晚華,這些你確定都要扔?」
「確定。」
3
喫飯的時候正好是林彥電影首映,我和夏然眼見着餐廳前一刻還都是小姑娘,十分鐘後那羣小姑娘便紛紛衝上了樓上的影城。
夏然還想拿出手機看看今天到底有什麼大製作電影上映,我打斷了她:
「不用看了。今天是她們老公新電影首映。聽說裏面有脫衣服露腹肌的情節。」
對面餐桌有個戴墨鏡的男人突然噗的一聲笑了出來,我看了看他,越看越眼熟。
那男人速度極快的摘了一下眼鏡,然後衝我眨了眨眼。
只一眼我就認出來了。
封渠,算是林彥的同門師弟。
出道比林彥晚,年紀也比林彥小,愛豆出身,偏偏要死要活的轉型去做演員。結果意外的演技還不錯,也拿了幾個最佳男主獎什麼的。
封渠是認識我的。他之前和林彥同劇組拍過戲,我去探過班。
見我要走,也急急忙忙的跟上。
封渠雖然目前人氣沒有林彥大,但是畢竟愛豆出身,擁有一羣狂熱粉。
本着怕麻煩的心理,我本想立刻跑。
但是封渠偏偏在身後喊了一聲「嫂子。」
我反駁他:
「別瞎喊。早分了。」
正常人聽到這話就知道這話題聊不下去了,偏偏封渠不是正常人。
他很認真的問了一句:
「有多早?」
「今天下午。」
「……」
眼見封渠還要貼上來,我連忙拽着夏然就跑,到車上的時候,一打開手機就看見了微博推送。
是我關注的林彥的一個站姐,她發了一張和林彥的合照,讓大家去多多支持林彥的新電影。
我盯着那合照看了半天,然後切了小號點了個贊。
我和林彥在一起五年,從來沒有在網上和林彥發過和林彥的合照。
林彥是靠廣大女友粉捧起的男星,不能有嫂子。這五年來,林彥的各大站姐幾乎都發過林彥的合照,更甚至於有些和林彥微博互動過。
而我,作爲一個正牌女友,在看到他每條微博下都在喊老公的評論時,我不能生氣,我得笑着告訴林彥:
「老公好棒呀,粉絲又多了哦~」
甚至,因爲林彥的身份特殊性,我身邊的朋友中也只有夏然知道我和林彥在一起。
這五年,我不是沒和林彥說過我可以給他資源,我可以捧他,但前幾年林彥都會極其溫柔的看着我,然後告訴我:
「晚華,這不行。如果我這樣做的話,我和你幾乎不可能有以後的。」
我沉思了一下,的確,我家那老頭子古板的很,十分講究什麼門當戶對。
當初知道我和林彥在一起,老頭子沒直接讓分手已經是萬幸。如果讓老頭子知道我拿家裏的資源捧林彥,老頭子估計得氣死。
剛切小號點完贊,微信就收到了林彥經紀人的消息,說是林彥要飛過來A市找我,順帶還把航班號發給我了,是晚上十一點的航班。
我和林彥在一起這麼久,和他的經紀人也處成了朋友,和林彥分手也沒想着把林彥經紀人拉黑刪除。
我盯着航班號看了半天,最後從包裏摸出一盤眼影,一邊數着眼影的格子一邊唸叨:
「去接,不去接,去接……」
數到最後,夏然聽不下去了,直接一腳油門踩了出去,直接把我送回家,然後把我往外推:
「姐妹!放不下就去接!別給我磨磨唧唧!就算分手也當面說!不然這以後肯定釋懷不了!」
4
我等到凌晨三點也沒有等到林彥。
我看着副駕駛上的一大束花看了看,然後抱着花下了車,一下車就看見了封渠,也不知道他這會兒怎麼會出現在機場,穿着黑衣黑褲臉上還帶着口罩墨鏡,頭上還壓着一個鴨舌帽。
我本來沒認出他的,是封渠直直的向我跑過去,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拉開了車門坐了進去,還衝我招手:
「姐姐!快走!」
我一看,封渠來的方向已經有追過來的人影了,也來不及扔花了,直接點火走人。
上了機場高速纔有空和封渠說話:
「你怎麼在這兒?」
「嗨,公司說林彥今天回來,讓我過來和林彥炒一下同門情深。我本來不想過來的,經紀人非拉着我。」
我握着方向盤的手緊了緊,然後儘可能很平靜的問他:
「那,林彥呢?」
封渠早已摘下了口罩墨鏡,看了看後座的花,轉頭看向我:
「姐姐,我知道你應該是過來接林彥的。我不知道林彥是怎麼跟你說的,但是他這次回來主要是爲了籤續約合同,以及,他明天和某個大導有個飯局。」
「姐姐,人不是一成不變的。時至今日,有些人,已經配不上姐姐送的花了。」
封渠剛說完這句話,我手機就響了,正好下了高速,直接把車停在路邊接了電話。
是林彥的經紀人。
「姜小姐,是這樣的。林彥說他臨時有事。他後天這樣去找您可以嗎?」
我打開了微信,明明晚上八點多給我發的信息是——
「晚華,林彥飛回去找你了。說惹你生氣了,特意去哄你。」
「不用了,大家都挺忙的。既然分手了,那以後就都不要見了吧。」
說完,我把林彥經紀人的號也全部拉黑,去他個處成朋友,這個朋友我不樂意交!
類似的事情不是第一次了。
林彥和封渠同劇組拍戲那會兒,林彥前一天晚上給我發信息說想我了,問我有沒有空去看看他。
我當天晚上在老頭子的公司加班到十二點處理完所有事,然後第二天的航班直接飛去找林彥。
我去之前,林彥和我說好的會來接我,可是我在機場等了整整五個小時也沒看見林彥人,給他打了三十多個電話一個沒接,滿屏的信息一條沒回,最後是我自己打車過去的。
到片場的時候林彥的經紀人過來接我,帶着笑臉的跟我說:
「實在不好意思。今天陳影后臨時過來救場,林彥去學習去了。」
我點點頭說沒關係。
那天晚上林彥很晚纔回酒店,我又一次問他:
「老公,你天天好辛苦啊。我幫你爭取資源好不好?」
林彥抱着我說:
「老婆,你明白的,對一個好從來不是說說而已的。」
於是當晚,我給了林彥一個爆款IP的男主。
林彥抱着我說謝謝。
那次探班走的時候碰到了封渠,我是認識封渠的。
封家,出了名的納稅大戶嘛,就這一個寶貝孩子,我爸每每說起封渠都要嘆氣:
「也不知道封家那小子到底要幹嘛,好好的家業不繼承非要去娛樂圈看看。」
「你管人家呢,可能是夢想呢?」
每每把我爸說的吹鬍子瞪眼。
封渠看見了我就想過來打招呼,我朝他笑笑:
「你也在?」
「是啊。姐姐這是過來看林彥?」
封渠是怎麼知道我和林彥在一起的這件事我不管,我只開玩笑的提了一句:
「按照現在你和林彥的關係,你應該喊我一聲嫂子。」
5
我把封渠直接送去了封家,封渠下車的時候我喊住他:
「你家這麼有錢,你還要聽經紀人的話?」
封渠重新戴上了口罩墨鏡,就算到了自家門口也還是把自己打扮的媽都不認識。
「對啊沒辦法,我畢竟跟我爸撂下話來能闖出一片天的。」
到家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打開手機一看,發現林彥又和一個當紅小花許惜上了熱搜。
許惜我也知道,和林彥一起拍過一個現代小甜劇,憑藉着親親抱抱舉高高成功出圈。
那部劇在播期間cp舞到了唯粉的廣場,當時好一片腥風血雨。
但不得不說,林彥和許惜也靠着這個收割了不少cp粉的紅利。
如今那部劇已經過去了兩年,可是每當許惜有什麼新劇的時候,粉絲還是會把林彥拖出來炒一波。
當然,林彥也是如此。
但這次這個熱搜不太對,許惜最近在轉型,林彥最近的劇都是那種無cp的硬漢劇,這哪有需要什麼炒cp的地方。
果然,點開微博熱搜一看,狗仔拍到林彥今天凌晨在機場上了許惜的車,然後倆人一同前往許惜家小區,並且,林彥沒有再從許惜家小區出來。
我看了看時間,這會是早上八點,原來,我等了林彥那麼久,林彥是上了別人的車啊。
我點開評論區,在評論區評論了一句:
「真的嗎真的嗎?」
然後就去睡覺了。
直到晚上的時候,我爸給我打電話:
「姜晚華!你拿着公司的微博評論的什麼東西!?」
我打開微博,瑪德,喫瓜忘記切小號了,用的是姜氏的官博。
微信收到了N條的好友申請,打開一看全部都是林彥和他經紀人。
剛想當看不見處理,就收到了封渠的信息,很短的一條——
「姐姐,你不要難過。」
6
我和林彥在一起的這件事是林彥選的。
我是喜歡林彥沒錯,但對林彥也就是粉絲的那種,說的再難聽一點,就是看他長得好聲音好聽,再加上林彥這個人情商很高,和他相處的很愉快。
於是,交換聯繫方式後,和林彥也出來喫過幾頓飯。
當然,大部分都是林彥喊得我。
當時的林彥在那部民國劇播出後已經積累了不少的粉絲,於是林彥的公司趁熱打鐵一連串的給林彥接了很多綜藝和劇本。
但是林彥總會忙裏偷閒的約我出去喫飯,微信給我發一句——
「今天有空嗎?一起去喫個飯?聽說xx新開了一家粵菜館。去試試?」
我看到了就會說一句好。
直到林彥向我表白。
那是林彥剛剛結束一場綜藝的錄製,我順路去接他和幾個朋友一起喫飯,林彥一連疲憊的上了車,手裏還捧着不知道從哪兒順來的花,把花往我手上遞,然後很認真的問我:
「姜晚華,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好嗎?」
我愣了愣,然後問他:
「你現在處於上升期。你這麼做,你經紀人知道嗎?」
「知道。」
「好,那我們在一起吧。」
當時的我也才二十二歲,大學剛畢業進姜氏學習的年紀,根本不知道和一個男明星談戀愛有多辛苦。
剛在一起的時候,林彥對我真的特別好。拍戲的時候忙裏偷閒的給我發消息,去哪個城市了一定會給我帶禮物,出去喫飯什麼的也事無鉅細的向我報備。每次我鬧小脾氣了,林彥發現了就立馬哄我,把除了工作外的所有精力都給了我。
當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很愛林彥了。
當時的林彥忙着和各種小花炒cp,我一開始會難過會委屈,林彥一開始會哄着我:
「老婆,我這是工作呀。老公只喜歡你一個呀。」
後來林彥只會告訴我:
「姜晚華,你能不能收起你的大小姐脾氣?能不能不要再無理取鬧了?」
呵,我這個大小姐因爲和他吵架連夜飛過去找他,我這個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因爲林彥學會了做飯,我這個大小姐也曾哭着給他林彥打過電話,最後換來林彥一句:
「我很累。聽你哭着更心煩。你哭吧,掛了。等你整理好情緒再打給我。」
想到這兒,我給封渠回了信息——
「難過什麼?難過我終於看清了林彥然後離開他了?」
7
林彥的臉皮屬實是有點厚的。
前一天還和許惜傳着緋聞呢,第二天就到公司門口堵我了。
穿着個一身黑坐在公司大廳,口罩墨鏡鴨舌帽一個沒少,縮在大廳一顆綠植的後面,見了我連忙追了上來。
如今的林彥太紅了,我也不想和林彥傳出什麼緋聞,看了看他,然後帶着林彥去了我的辦公室。
剛進了辦公室,林彥就拉住了我,摘下了墨鏡看着我。
「姜晚華,我和許惜是假的。我只喜歡你。晚華,我們在一起五年了,將近兩千個日日夜夜,我是什麼人你還不懂嗎?」
我一把把林彥的手薅了下去,看了看林彥就笑了。
「這些重要嗎?林彥,我們已經分手了。」
「林彥,你也不需要向我解釋這些的。對我而言真的不重要了。」
……
送林彥出去的時候在走廊上看見了封渠。
姜氏大廈位於市中心,我的辦公室在二十二樓,和我同一層樓的只有我家老頭子。
林彥一看見封渠就炸了:
「姜晚華,你同封渠什麼關係?爲什麼封渠會出現在這裏?」
「這就是你不答應和我複合的原因嗎?」
林彥的聲音太大,一下子就把我爸驚動出來了。
老頭子看見了林彥,先是瞅了我一眼,然後撂下一句:「晚華,你自己處理好。」就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封渠也不搭理林彥,只衝我說了一句:
「姐姐。我過來替我爸辦點事。」
封氏和姜氏是有合作的,甚至,合作的地方還很多。
林彥還要再鬧,封渠直接拽着林彥進了電梯,電梯門合上之前,封渠衝我笑了笑還揮了揮手機:
「不用送了姐姐。下次有空請姐姐喫飯。」
有一說一,封渠畢竟愛豆出身,那張臉長的的確是要比林彥好看的,光是那麼一笑,就足以讓人花了眼。
回到辦公室後,看見了封渠剛剛給我發的微信——
「姐姐,林彥在恆美苑是沒有房子的。」
恆美苑就是許惜所在的那個小區,呵。
其實不用封渠說我也知道。
直到今天之前,我依舊是願意聽林彥說兩句的,但是他林彥一嘴謊話,早已不是那個讓我心動的林彥了。
突然之間,就死心了。
哪怕他解釋幾句,多說幾句,我都不會覺得林彥變化如此之大。
其實仔細一想,從林彥第一次拐彎抹角的找我要資源開始,他就變了。只是我當時真的很喜歡林彥,喜歡到恨不得把一顆心剖給他。那時候林彥無論做什麼事我都能替林彥找到理由,然後騙自己——沒關係,林彥是愛我的。
8
近一個月實在是太忙了,等到有空和封渠一起喫飯的時候,許惜已經在媒體面前委婉的承認了自己和林彥的情侶關係。
封渠在片場拍戲,我看了看時間又看了看高德,問封渠要不要我過去接他。
封渠回了我一個——
「好!謝謝姐姐!」
這一個月倒是和封渠一直有聯繫,封渠一口一個姐姐的叫的我覺得有個帥弟弟倒也不錯。
到片場的時候,發現林彥也在。
封渠看見了我,急匆匆跑過來接我。
「我不知道林彥今天會過來。今天沒有他戲的。」
「沒事。」
我一邊站在一旁玩手機一邊等着封渠卸妝,抬頭的時候發現林彥站在面前,目光陰沉沉的看着我。
我琢磨了一下,然後試探性的說了一句:
「祝你和許惜好好的。」
「我和許惜沒有在一起。那是許惜公司那邊安排的炒作。」
我不想在和林彥多說,當初我和林彥在一起的時候,林彥也經常這樣炒cp,不僅會告訴我這是工作還會來一句:
「老婆,你知道的。我只想好好演戲,但是不這樣我根本走不遠,根本接不到太多的劇本。如果老婆不喜歡的話,那我下次直接讓公司那邊拒掉。」
我問他這對他沒影響嗎?林彥總是會看着我說:
「沒關係的。看老婆心情。老婆開心我就開心。」
可惜我當初沒看出來,這林彥倒是有當綠茶的天賦。
封渠畢竟是愛豆出身,就算和封渠喫飯小心小心再小心也還是上了熱搜。
封渠的經紀人風風火火的打來電話商量處理方法的手,封渠正坐在副駕低着頭給我剝松子。這是剛剛在餐廳拿的,我說了一句味道還不錯就是麻煩。封渠就拿了過來仔仔細細的剝。
封渠經紀人的聲音實在是太大,就算封渠沒開免提我也還是聽見了。
這種事我和林彥在一起的時候也發生過。
當時我和林彥還處於熱戀期,前一天晚上和林彥因爲林彥這部戲拍完去哪兒玩吵了一架,第二天我飛過去找林彥道歉。
熱戀期嘛,就算吵架也是見一面就好了。
林彥見了我立馬開開心心的帶我去喫飯了,等喫完的時候,已經上了熱搜。
文娛熱搜榜明晃晃的掛着——「當紅男星女友曝光!」
在林彥經紀人打電話過來之前,我問林彥怎麼辦,林彥牽着我說:
「晚華,我喜歡你。我想告訴所有人,你是我女朋友。」
把我感動的哭的跟什麼似的,然後告訴林彥:
「算了吧。先地下談着吧。」
林彥還在堅持,直到經紀人打來了電話,林彥一臉歉意的告訴我:
「對不起晚華,公司那邊不同意。」
我一直堅信着那會兒的林彥應該是真的喜歡我的,直到某一次無意中聽到林彥和他經紀人的話。
經紀人問他:
「林彥,你和姜晚華是認真的?也行,那你要把姜晚華抓好了,好處少不了。」
林彥告訴他:
「哥,再說吧。」
因爲這件事我和林彥鬧了幾天,林彥象徵性的哄了幾句就飛去別的城市拍戲了,走之前告訴我:
「晚華,別鬧了。那只是我和經紀人順口說了一句。你別放在心上行嗎?」
我告訴他不行必須給我一個解釋,林彥沒說話直接離開了。
拍戲過程中,沒有主動聯繫過我一次,最後還是我低頭,主動遞了一個臺階,告訴他我姨媽痛。
可是林彥隔了整整一天才回我!
他那部戲我知道,大導演大製作,用來衝獎的電影。
林彥在裏面演一個男三號,男主男二都是影帝,林彥算是去鍍金。
他的戲份根本沒有那麼多,根本沒有多到一整天不看手機!
9
我一邊開着車一邊給封渠出着主意:
「你就說我是你粉絲唄。那種從你一出道就喜歡你的粉絲。你感動於我的這份執着,所以纔會一起喫飯。這樣還能賣一波寵粉人設。」
當初我和林彥喫飯被拍的事,林彥那邊就是這麼處理的。
我聲音不算小,足夠讓封渠經紀人聽到。
「對對對!封渠,的確可以這樣。」
封渠經紀人後面應該還有話,但是直接被封渠打斷了:
「不行。她不是我粉絲。是我主動約的她喫飯。」
「哥,等等再說吧。我等下聯繫你。」
掛了電話,封渠依舊低着頭認認真真的剝着松子,我還在想着怎麼調節氣氛,封渠就把剝好的松子裝進了小盒子裏。
「姐姐,你的方法是很好。但我不同意。因爲我是姐姐的粉絲。」
我一臉懵逼的靠邊停了車。
「啊?我又不是什麼明星。哪門子的粉絲。」
封渠一臉認真的看着我,然後笑開:
「姐姐可能不記得了。我高中和姐姐在一個學校的。姐姐高三的時候救過一個小胖墩,那是我。」
封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主要是我高中時候實在是過於能折騰了,做過的事太多,沒有個具體的事件點,我實在也是想不起來。
我媽去世的早,我爸又只有我一個孩子。
和一般的企業家不同,我爸不想送我出國,他只想我留在他身邊,留在他看得見的地方。
於是,我高中就在A市有名的私立高中。
那會兒我天天忙着和夏然兩個人到處玩,叛逆的厲害,再加上青春期時候難免有點兒中二,一來二去就在高中出了名。
高三那年某次考完試後我和夏然兩個人出去買奶茶,回來的時候在巷子裏遇見了幾個人在欺負一個小胖墩。
看樣子是在收保護費,那小胖子被逼到了巷子角,我把奶茶遞給了夏然,然後上前,放倒了一堆人。
走的時候那小胖墩問我叫什麼,我把奶茶給了他,然後告訴他我叫姜晚華。
嘶,萬萬沒想到,那居然是封渠。
我盯着封渠的臉看了看,笑起來的時候溫暖和煦,不笑的時候卻又棱角分明,看起來哪還有當年的影子?
封渠見我盯着他看,咳嗽了一聲,然後沒話找話的來了一句:
「姐姐挺能打的哈。」
「那當然,從小我家老頭子怕我以後被拐,讓我把跆拳道什麼的都學了一遍。不過這個不重要。」
封渠嗯了一句,然後問我:
「那什麼重要?」
我問他:
「爲什麼你家那麼有錢,你還會被欺負?」
重新發動了車,順手拿了一顆松子,等紅綠燈的時候,封渠告訴我:
「因爲當時很不自信。」
10
我最近很有熱搜體質,剛把封渠送去了公司,就發現自己又上了熱搜。
剛剛去找封渠的時候,在片場和林彥說話的時候被狗仔拍了,許惜前幾天剛剛承認和林彥是男女朋友,我如今就和林彥被拍。
而且,通過狗仔偷拍的那個角度看起來,我和林彥看起來很親密的樣子。
立馬有聞風而動的娛記去採訪許惜,很巧的就是,許惜今天出現在了機場,這剛下了飛機就被攔住了。
只看視頻中的許惜眉頭皺了一下,然後舒展開;
「沒辦法,姜小姐畢竟是姜氏的公主。」
那堵人的娛記似乎嗅到了什麼驚天大瓜,問道:
「惜惜這個意思是說姜小姐逼迫你們嗎?」
「我沒有這個意思。」
然後許惜周圍的保安一哄而上,護着許惜出了機場,如此一來,我倒是真的想個用資本逼迫人的蠻橫大小姐了。
夏然打電話過來的時候我正在把一些聊天截圖從網盤上下載下來,我和林彥在一起五年,林彥跟我說過的甜言蜜語無數,什麼一定會娶我的這種話林彥更是跟我說我無數次,在一起時候的山盟海誓全部被我截了圖,原意是以後拿出來回憶,但是想着嘛,也用不着回憶了。
還好,最近事情很多,倒是讓我忘了去網盤刪截圖。
哦,還有。
在片場的時候,發覺林彥站在我眼前的時候,我就打開了手機錄音。
我雖然不在圈子裏混,但是因爲林彥的事對娛樂圈也比較瞭解,任何時候都得謹慎。
我直接把這些東西發給了姜氏公關部,然後聽夏然說:
「那個許惜,是真的喜歡林彥。我找人打聽過,許惜進圈就是因爲林彥。」
這個我知道,我無數次的在林彥手機上看見過許惜,但是兩個人一直很知禮,從來沒有做出什麼越界的事,畢竟和林彥合作過,我總不能因爲這個讓林彥把許惜刪了。
微博上已經一片罵聲,事情到現在,林彥也只是登微博說了一句自己現在是單身。
如果沒有發生這件事,那麼,林彥這麼說,捱罵的就只能是許惜。
可是事到如今,倒像是坐實了我靠資本壓人。
事情發展到最高潮的時候,姜氏公關部甩出了我的截圖和錄音。
與此同時,封渠發了一條微博——
「我追晚華追到了現在她也沒有鬆口。林彥你憑什麼覺得你比我厲害?」
封渠愛豆出道,當初就是靠着這股子狂傲攬了一衆粉絲。
但是很明顯!這事情壓根就不一樣啊!
我連忙給封渠打電話:
「你瘋了?你一個愛豆出道的,女友粉佔半壁江山的,你不想混了?而且,你什麼時候追的我?」
「姐姐,你是有多大心纔沒看出來?」
11
聽封渠這麼一講,我連忙打了電話給夏然。
現在微博上的風向已經變了,剩下的事公關部那邊肯定可以處理好。
夏然這麼一聽,就開始給我分析:
「我懷疑封渠那小子是很久以前就喜歡你了。」
「你仔細想想,你是不是很容易碰見封渠?」
聽夏然這麼一說,我仔細想了想,嘶,的確,各種方面的容易碰見。
尤其是和林彥分手後,我和封渠那個緣分簡直了。
就拿上次林彥來公司找我的那件事來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封渠第一次來姜氏?
姜氏和封氏的合作何其之多,怎麼平時沒見封渠來過?
我又仔細想了想,封渠這個月各種給我送包各種纏着我聊天的,把這件事對着夏然一講,夏然沉默了一下,然後問我:
「你多大心啊,這都沒看出來?」
「不是,主要是封渠也沒說啊。送包什麼的他說安慰我分手啊!」
「大姐!你和封渠啥關係啊!他爲什麼安慰你啊!?」
夏然這麼一說,我就沉默了,主要是最近實在是太忙了,我爸有種想盡快把姜氏交到我手裏的感覺,學習的東西實在是太多,忙着忙着就忘了思考了這些事。
到了晚上的時候,林彥和許惜的事還是微博上掛着,兩家粉絲炒做一團,弄得廣場上烏煙瘴氣。
封渠過來找我的時候我正在處理事情,封渠坐在休息室裏等了我得有三四個小時。
處理完事情一看到封渠就知道封渠今天用心打扮過,穿的一絲不苟,架着金絲眼鏡,見我過來了,很認真的看着我說:
「經過提醒,我才知道得長嘴。對不起,之前不知道。」
「姜晚華,我喜歡你。很久之前就喜歡了。你要不要試着和我在一起?」
見我沉默,封渠着急的開口:
「我和林彥不一樣。只要在一起了,我就可以立馬公開。我不在乎那些女友粉。」
說完了,好像又意識到了自己這樣說不好,又補了一句:
「我不是說林彥不好。只是我選擇的層面比林彥大。」
封渠這小心翼翼的樣子一下子就讓我笑開了:
「所以,你是在爲林彥說話?」
「不是。因爲姐姐之前喜歡林彥。姐姐的眼光不會差。最起碼,林彥肯定是愛過姐姐的。」
封渠的話一下子就讓我愣住了,沉默了很久,我搖了搖手上的車鑰匙:
「先去喫飯吧。」
林彥和許惜的那件事最終以兩家都討不着好結束。就在我以爲真的結束的時候,許惜放出了她和林彥的各種截圖。
截圖裏面的聊天記錄曖昧不清,再一看時間,當時我和林彥還沒有分手。
許惜不知道從哪兒弄來的我的電話號碼,哭着給我打電話:
「姜小姐,我也喜歡了林彥很多年。當初是林彥跟我說,跟我說他不喜歡你。你強勢冷靜。林彥說有時候感覺不到你愛他。」
「姜小姐,我也不想的。可是我真的很喜歡林彥。喜歡到就算我知道我這個行爲是不對的,我還是這麼做了。」
……
我聽許惜哭了半天,然後告訴她:
「沒事,放心。你和林彥兩個誰也跑不掉。」
然後告訴姜氏的公關部,讓他們務必把許惜和林彥扒下一層皮。
這件事情,站在法律角度無法解決,那就用道德好了。
許惜和林彥的最終結局我沒去關心,聽夏然說,林彥有種被他經紀公司拋棄的意味在裏面。而許惜,圈內的女明星何其之多?各種小花層出不窮,卷的跟個什麼似的。不過就是一段時間沒有出現在觀衆面前,再出面的時候,已經被新生代小花比了下去。
林彥後來找過我,啞着聲音告訴我:
「姜晚華,你真的喜歡過我嗎?」
我告訴他:
「林彥,這不重要了。」
12
自從上次在姜氏的休息室說開了後,封渠是真的開始追我了。
封渠是在他二十七歲那年退的圈回家開始學習公司管理事務。
剛上手的時候很忙,可是就算那樣,封渠也還是會各種找我一起喫飯,各種照顧我的情緒。句句有回應,事事有着落。
我二十八歲生日那天封渠訂了地方替我慶生,到了地方纔發現封渠擺滿了一地的花,他站在中間問我:
「姜晚華。我喜歡你,做我女朋友好嗎?」
年少之時總想着以後談戀愛一定要找個比自己大的,後來在林彥那裏撞了南牆栽了跟頭,所有人都告訴我林彥不值得。只有封渠說我眼光不會差,告訴我林彥一定愛過我。
其實我早就放下了林彥,林彥愛沒愛過我早就不重要了,但是封渠那麼一說,總有種被珍重的感覺。
說不清什麼時候對封渠動的心,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封渠還一直在那裏。
我看着封渠,笑着說:
「好啊。」
——正文完
番外——林彥
林彥第一次見到姜晚華的時候是剛成名的時候。
那會兒的林彥剛剛成名,夏氏的大小姐過來找他,說朋友喜歡他,問問有沒有空一起約着喫頓飯。
林彥自己還沒有說話,身邊公司剛剛配下來的經紀人就連忙說:
「有空有空。」
於是,雙方約好了地點,約好了時間。
於是,姜晚華出現在了林彥面前。
見到姜晚華的那天下着暴雨,林彥被經紀人早早的從片場送了過來,經紀人委婉的提醒着提醒那是姜氏的大小姐,家裏有錢有資源的,讓林彥哄好了。
但是當林彥見到姜晚華的時候,林彥只覺得那就是剛剛大學畢業的學生,很純淨,看人是帶着笑的,後來林彥才知道,的確,當時的姜晚華剛剛大學畢業。
那天喫飯是林彥買的單,這是經紀人一早就交代好的,說什麼只有這樣接下來纔會有聯繫。
林彥在圈子裏已經三年了,各種人情往來已經很懂了。
林彥當初之所以進圈,也是因爲對演員身份的熱愛。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32會員
    906內容數
    所見所聞,皆是感悟,人來人往,萬物生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