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相親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相親

相親

每次在小說裡寫到相親的橋段時,總以為這跟我毫無關係,直到母親捎來訊息,這才發現,我被她出賣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她跟某個附近的鄰居攀上,竟把自己的兒子給賣了,說我三十幾歲未婚,總是窩在電腦前,不知道在搞什麼鬼,也許交個女孩子會穩定一點。

這話聽來是頗酸的,壓根就不是在跟對方真心推薦,倒比較像是在發牢騷。

總感覺對方是礙於給我母親面子,只好把自己的小女兒給推了出來,好堵住我媽那碎念的嘴。

想當然,對方的想法都只是我個人單方面的推測。

或許鄰居是真的同情我,才將自己最後還未嫁娶的小女兒奉上,看看能不能成就一段好姻緣。

原先我是處於被動的狀態,沒有特地回應相親的時間與意願。

直到有個名叫「貓哥」的人竟在我的社交軟體上私訊道:「喂!你是我相親的對象嗎?」

我對於她開門見山的問候方式,真心替她捏了把冷汗。

既然對方都親臨詢問了,這下我就不能視而不見,便回應道:「是的,我確實是妳媽推薦的相親對象。」

「像個男人,約個時間出來見個面吧!我們速戰速決!」

看到她宛若下戰書的宣言,反倒沒讓我生氣,而是捧腹大笑。

從這脅迫的語氣,大概是被她母親逼急了,想當面做個了斷。

我看了一下行事曆,認真回覆她:「不然這禮拜六,可以嗎?」

「可以!約在哪裡見面?」

貓哥在我打出訊息後,秒回。看來她是直接在線等,倘若是想把這件事情趕緊處理好,又或者⋯⋯她正被母親盯場?

不管如何,看來場地是要由我來決定。

這實在是一個非常容易踩到「地雷」的相親開頭。

要怎麼給相親對象留下好印象,是關鍵。

等等⋯⋯我瞬間恍然大悟,現在的我是很認真在面對這場相親,對吧?

可是,從貓哥的訊息來看,這傢伙根本沒打算認真對待這場相親活動,我又何必如此在意呢?

既然這樣,就選一個很雷的地方相見好了。

我回她,「我蠻想吃大腸麵線的,不如我們一起去吃大腸麵線,如何?」

正當我坐等她吐槽時,沒想到⋯⋯

「好!就照你說的,我們去吃大腸麵線。只不過,你要先來接我。」

我不禁莞爾一笑,看來見面地點不是大腸麵線,是她家。

為了不讓貓哥難堪,我用了一個OK的表情符號給她。

她將地點傳給了我,沒想到,貓哥就真的住在我家隔壁而已。

我滿是困惑,她是真不知道我們彼此就住在附近?

為了尊重她,我並沒有說出實情,打算等明天早上見面後再說。

她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爽快地對我說:「那就這樣,禮拜六見,拜拜!」

我在關掉訊息後,將身子攤在椅背上,閉上眼,心中思索著,不知道這是不是她所期望的結果。

現在的相親算是愈來愈多元化,從交友軟體APP,到社群組團辦聯誼,都算是相親的一種。

說來,這種傳統式父母介紹,大概真的只有把父母逼急了,才會出現的橋段之一吧。

不過,既然都與貓哥約好了,這個相親我也不可以漏氣,望著擺在桌上的全罩式安全帽,在這時我萌生一個有趣的想法。

禮拜六當天⋯⋯

我依照約定的時間,來到了她家樓下,說實話,我是直接牽著我的檔車來到她家門口,這說法可能比較正確一點。

我一到貓哥樓下,便私訊給她,「呃⋯⋯那個貓哥,我到了。」

幾分鐘後,貓哥回我,「等我一下,我馬上下樓。」

正當我推測她的外表有可能是個女漢子時,沒想到,下樓的竟是一個超級可愛的女生。

貓哥綁著兩條長辮子,穿著一件稍微寬鬆的圓領白T,外加一條丹寧長褲,似乎知道要外出,打扮上則以輕鬆為主,看來是有做過一些功課的。

哪像我,配上短T和短褲就直接出門了⋯⋯

我這外表,第一印象應該會被她扣分吧。

不過,這就是我的目的呀!

好讓她有理由向她母親說我的不是,令她早點脫離這場傻眼的鬧劇。

我原本真的是這麼想的,沒想到⋯⋯

「真看不出來,你騎檔車呢,很帥唷!」貓哥竟然對我比了個讚,這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我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對她說:「真是抱歉,騎機車載妳去旗山吃大腸麵線⋯⋯」

「不會啊,我覺得還挺熱血的。」貓哥仔細端詳我的街車,似乎不怎麼討厭騎乘機車的感覺。

我趕緊將這幾日加緊趕工的全罩式安全帽拿給她,並說:「這是我帶來的安全帽,妳試戴看看會不會太緊或是太鬆,如果不OK,看妳要不要拿自己的安全帽來戴。」

我特地在這幾日將這頂全罩式安全帽改裝上貓耳,看能不能讓她覺得有些羞辱,而拒絕這次相親。

結果⋯⋯

「哇!沒想到你這麼有心,還替我帶了貓耳式的全罩式安全帽,值得加分唷!」

誒?不是吧!我心裡抱怨著,「要妳扣分,怎麼反倒加分,原來叫貓哥,是真的喜歡貓咪啊!我還以為只是單純暱稱,這下可失策了。」

在她戴好安全帽,跨上我的檔車後,直呼,「沒想到檔車的後座視野還蠻高的嘛!」

完全都在我預料之外,原先我所期待的劇本是她會覺得坐檔車很麻煩,然後憤而離開,如果沒有離開也會對於我所做的貓耳安全帽,感到侮辱,然後,摔下安全帽,再度憤而離開。

說真的,我最初的期待是在我約她去吃大腸麵線時,她就應該要已讀不回了。

發展至今,我都搞不清楚我在她心裡,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了。

我載著她從182縣道直奔內門往旗山的方向,由於我的檔車不是重型機車,完全無法走快速道路,因此,我選擇走平面道路前進。

所幸,我騎的是街車,不是仿賽,這讓我們彼此間可以保持著一定的距離。

請放心,我不是那種刻意頓挫換檔的卑鄙小人。

沿路上風和日麗,雖然每到這周末,就會有一群年輕人上山,個個像是無視區監測速般,想給站在路邊的追焦手或是女車手們,看看他們精湛的車技。

我則是帶著貓哥放閃他們,雖然,我們之間還不是男女朋友就是了,卻也足以讓周圍的單身狗們,羨煞不已。

所以,我按照標準的限速,緩慢的經過那些圍觀路段。

就在此刻,當我經過一處彎道時,一名攝影師正朝我這裡拍攝。

我打算舉起右手向他豎起大拇指,卻在霎時之間,貓哥竟將身子貼在我的背上。

由於我剛過彎,需要穩住車身,無法及時察看後照鏡。

直到經過彎道後,我打算回頭看貓哥剛做了什麼事時,她卻又再度與我保持距離。

我覺得,這大概是貓哥刻意要在這半道的路上給我心裡留下一個疙瘩吧。

當我們到達旗山知名的天后宮廟口時,剛好是中午時分,老闆也正好在翻煮鍋內那熱騰騰的大腸麵線,我將機車停妥後,便請貓哥先行就坐。

貓哥外表看似文靜,但是人還蠻隨和的,並沒有因為坐在路邊攤而擺出臭臉。

為了彌補我提出離譜的條件,我決定請她喝杯香蕉紅茶冰作為補償。

因此,我請她在原地稍等片刻,隨後快步穿過廟口,到對面的飲料店買了兩杯香蕉紅茶冰。

待我買完回來後,大腸麵線也已經端上桌。

我回到位置時,竟看見貓哥嘟起她的朱唇,試圖吹涼我的麵線,這實在讓我感到有些意外。

我故作鎮定,將飲料放到她面前,她見狀後,帶著溫柔的語氣對我說:「你還真貼心。我已經幫你吹涼了,吃吧!」

我坐下後,感覺這一切太不對勁了,這女孩該不會壓根就不討厭我。

既然來到目的地了,我認為是該進入重頭戲了。

我先行向貓哥自我介紹:「剛剛一路上我都沒自我介紹,我的本名叫呂文堯,很高興能認識妳。」

貓哥沒避嫌,也是直接報出她的本名:「我也很高興能認識你,我叫楚思潔,剛大學畢業,這幾天才找到工作,結果我媽就叫我來相親了。」

「誒?那妳不就才二十幾歲!」她雖然長的可愛,但,外表沒我想的年輕。

「怎麼?不行嗎?我知道你的年紀啊!你很在意嗎?」思潔露出一臉困惑的表情,似乎對於我提出的問題很可笑。

確實,對方都不在意了,我還在意這些做什麼。

但我仍有疑惑,所以接著問她:「所以,妳接受了這場相親?」

「不!我沒有接受,」思潔話鋒一轉,「所以,妳要去把那個二十幾歲的我,追回來。」

「什麼!我不懂?」她的話讓我不知所云。

「那則私訊是我傳給你的,不是現在的貓哥,現在的貓哥正被一個渣男帶往相當糟糕的地方,你要去拯救她,你救了她,也就等於救了我。」思潔帶著懇求的眼神看著我說。

「救誰?妳不就在這裡嗎?」我仍舊搞不懂她的意思。

「我是你未來的老婆,來自另一個平行時空的老婆。時空旅人給了我機會,讓我來到這裡,拯救過去的我。」此時的思潔緊抓住我的雙肩,眼眶泛淚,言語裡充滿了哽咽。

她的神情完全不像是在開玩笑,我便迅速問她:「那現在的思潔在哪裡?」

「我可以借用她的帳號來告訴你她的位置,拜託你了,快去救她,並阻止那個渣男對她亂來!」她焦急地說道。

我見思潔快速滑著手機,知道她在傳達訊息給我後,我決定起身騎車去找真正的貓哥。

就在通知響起的瞬間,我打算向思潔表達謝意時,她卻在我和老闆面前,毫不留情地消失不見。

這一幕把一旁正在整理碗盤的老闆嚇得整個人往後彈,嘴裡大喊著:「大白天的,見鬼了!」

我沒時間跟老闆解釋,拎起安全帽,開啟導航,前往貓哥目前真正所在的位置前進。

在前往的路上,心中還是有過一絲懷疑的,只不過眼前發生的事,實在過於真實,這讓我稍微篤信了剛剛那名思潔的說詞。

我順著導航指引的便道前進,心裡不禁感到困惑,難以想像未來的思潔怎麼會知道這條偏僻的山路。

就在此時,我在不遠處看見一台純白色的轎車停在草叢旁,正當我要靠近時,後門突然被打開,有個人從車上逃了出來。

那人正是年輕的貓哥,她衣衫不整地對著我大喊。

在貓哥呼救的過程裡,我發現車內有隻手緊抓住她的手臂不放,硬是想要把貓哥拉回到車裡。

我一個急煞,丟下檔車,踉蹌的奔跑到貓哥面前,毫不猶豫地將那隻手拉開,然後狠狠衝進車內痛毆那名渣男。

由於我帶著防摔手套和安全帽,渣男的攻擊完全對我無效。

我趕緊對著貓哥大喊:「快!快報警!」

原先還一臉失魂落魄的思潔,一聽到我的呼喊,立刻清醒過來,急忙用顫抖的手指撥打警局電話替我報警。

直到警方抵達現場後,我才將原本壓制在車上的渣男放開,然後整個人直接癱坐在地上,不停喘著大氣。

說真的,要壓制一個人,真心不容易。

看著思潔被前來到場的女警安撫與協助後,我才真正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我的手機又收到了一則新的訊息通知。

我趕緊點開訊息查看,只見上頭寫道:

「謝謝你,文堯,你改變了未來,也拯救了我。十幾年前,我選擇了這個男人,爽約了你,然後我就被這個男人給侵犯了。在被他拋棄後的一年,我約了你,沒告訴你真相,整整十年欺騙了你,而你卻仍舊如此愛我,令我非常愧疚。偶然間,我遇到了一名自稱時空旅人的男子,他說他可以改變時空與歷史。他在聽完我訴說的故事後,認為我的改變並不會對未來造成太大的影響,因此他決定出手幫我,就有了現在的結局。如今,我的記憶裡逐漸不再有被侵犯的畫面,有的就只剩下與你美好的回憶,謝謝你,相信我,文堯,讓我們在未來裡相見,愛你的老婆。」

5.1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EP5《轉念》短篇小說(完) 一名懷著畫家夢想,但離家出走的孩子,遇上落魄的作家,會引發怎麼樣的故事?一名懷著畫畫夢想,但離家出走的孩子,遇上落魄的作家,會引發怎麼樣的故事? 短篇小說《轉念》(已完結)
Thumbnail
avatar
流浪者
2023-01-07
稱不上優秀,但就想一看再看──《東雲侑子熱愛短篇小說》 閱讀心得作品名稱:《東雲侑子熱愛短篇小說》 作者:森橋賓果 出版社:尖端 售價:120(電子書)
Thumbnail
avatar
懵夢
2021-11-14
短篇小說 《安身》-完在海灘上看著漁船的燈火在遠方閃爍,與燈塔彷彿彼此對話。漆黑的海平面,只有零散的紅光畫出邊界。是否笑過之後,依舊徬徨。無從想像未來的輪廓,像是遠方的海岸隱沒在黑暗之中變得遼闊,昏暗而未知。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8
短篇小說 《安身》-3輪子在磁磚的地板上摩擦著,偶爾聽見火車行駛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太陽慢慢地下墜,影子被拉得細長,幾個小孩相互踩著對方的影子。老伯從口袋掏出糖果,分給小孩們。不一會兒,我們停在最後一棟大樓的門前。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7
短篇小說 《安身》-2每當從床上醒來,身體總感覺疲憊。不僅是身體的細胞需要被喚醒,更是修補著夢裡所消耗的腦力。浮游在潛意識中,不小心下沉太深,被他人破碎的思緒包圍。睡眠並未真正讓心裡放鬆,反倒是逼著自己面對。平日刻意忽略掉的情緒。曾試圖從混亂的夢中尋找答案,卻只是比自慰更加空虛罷了。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5
短篇小說 《安身》-1大腿為枕讓我想起隱藏的寂寞,潛藏在每個看不見的角落,提醒著自己弱小而孤獨,脆弱又不堪一擊。將兩人放在一起,彼此都會變得軟弱。為了接受對方的情感,不得不將通道打開,放任各種情緒流竄,怎樣都過濾不了,趁虛而入。寂寞並非產物,而是從出生就帶著來到這世上。
Thumbnail
avatar
席綸
2021-11-05
小說短篇《救》潛伏的危機|高雄氣爆事件改編54屆國軍文藝金像獎社會組文字類優選 氣爆下,我們是如此脆弱。 但愛,卻讓我們如此堅強。
Thumbnail
avatar
莊凱仲 Ivan
2021-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