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舞/九五95】《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SCENERY.

被這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他一如往常地拿起他的相機出去閒晃。

在夜色中漫無目的遊走著,隨意拍照。他漫遊到一處沒有受到光害,滿天星辰之處。

他醉於星斗之中。草坪被踩踏的聲響傳入耳,他隨著聲音望去--一道人影映入眼簾。

優美的動作、身形,舉手投足間彷彿有音樂流出。淡淡的月光撒下,描繪出他的輪廓。

金泰亨情不自禁拿起胸前的相機,快門喀嚓按下,留住這美的瞬間。

他一連拍了好幾張,照片中的主角彷彿在訴說著什麼故事。

他停下來,專注於那人的舞蹈,想知道他在訴說著什麼。

一滴溫熱從眼角滑下。

金泰亨不知怎麼的,看著看著就落淚了。輕快的舞步似乎夾雜著什麼急促憤怒的情緒;抬手之間滑出的感傷旋律;表情時而柔和,時而悲傷。

舞畢,少年跳躍收尾,瞥了金泰亨一眼,收回,轉身離去。

很奇怪的,金泰亨回到家後,躺在床上,腦中回放著那位跳舞的少年,困擾他許久的失眠問題居然不藥而癒了,原先今日在煩惱的事都被少年的舞帶走,他睡了個難得的好覺。

他把昨日的相片帶在身上,拿起相機。他想著,今夜,是否會在遇見少年呢?

昨日的身影在草坪上舞動著,那份悲傷憤怒的情緒隨著那人輕快的舞步流出。他照了幾張,對比發現每張給他的感覺皆不同。他盤腿坐下,欣賞少年的舞姿,在這當下世界彷彿只剩他們兩人。

少年舞畢,金泰亨發話:「那個……這給你,不好意思拍了你,你跳舞很美。」並將照片給少年。

「謝謝。」少年接過並淡淡道謝,抿出一抹笑。

少年轉過身,只留下草坪上的淺淺腳印離去。

明天……還會見到他嗎?

金泰亨開始期待夜晚的到來。過去無聊且一成不變的生活,在遇見少年之後似乎有所改變。儘管仍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但至少在夜晚,那片充滿星星的草地上,有一位如天使般,跳舞的少年。

他不想打破這平衡。他拍自己的,少年跳他的,有時金泰亨先離開,他會在草地上放幾張自己拍的照片--少年的舞姿、滿是星河的夜空、或者他覺得不錯的景物、行走的人們等等。

即便他不知道少年是不是真的會拿,至少隔日原先放那些照片之處的相片們皆不在,而那位少年依舊在那微微月光之下跳著舞。

STARRY SKY.

啊,時間過得真快。怎麼覺得才剛跨年沒多久,而今天又是新的月份了呢?

二月了啊。

時間一如往常地飛逝,而這生活仍舊一成不變。

金泰亨背起他的公事包準備去上班。到門口瞥到相機,想了想,還是將其拿起掛在頸上。

「這麼漂亮的藍天,我居然還要上班。」仰頭一片湛藍,金泰亨感嘆,拿起相機朝自己家拍一張。

一棟歐式風的小別墅呈現在逐漸顯像的底片上。

眼前一陣糊。

嗯?

怎麼頭有點暈啊?

用力眨眨眼,金泰亨在看眼前,景物已不同。

「嘿嘿,智旻我們來玩吧。」

他往聲音方向望去,一個四五歲的小男孩往他的方向跑來。

男孩朝他撞來,並無意想中的痛感,而是直接穿過他的身體。

金泰亨看著穿過他身體的男孩撲向一位少年。

「呀泰泰,別跑那麼快,會跌倒的。」少年貌似十五六歲左右,接住飛奔撲向他的小孩,寵溺地揉揉他的頭髮。

那名少年,不就是在那一片星空下跳舞的人嗎?

那個小孩……他…是小時候的我?

金泰亨看到男孩笑呵呵地抱著少年,而容貌正是兒時的他。

我…在做夢……?還是幻像?

金泰亨依剛才小孩穿過自己身體,判斷這不是現實。如果這是過去的記憶,那他應該會知道,可是他對這名少年完全沒印象。

「智旻智旻,智旻哥哥為什麼你的頭髮是白色的啊?好像天使喔嘿嘿。」男孩開心地問著,眼睛睜得大大的,伸手想去摸少年的頭髮;少年坐下,與男孩同高,讓男孩能摸到他的頭髮。

「哥哥我是星星派來的小天使來陪泰泰的喔。」少年笑著,摸摸小泰亨的頭。

「真的嗎?星星上面好玩嗎?」小泰亨一眨一眨著眼睛,興奮好奇地問著少年。

少年點點頭,又講了一些話;金泰亨沒聽清楚,場景便轉到下一幕。

少年站在熟睡的男孩床邊。

「金泰亨,謝謝你。」說完,少年伸出手輕輕地將男孩額前的碎髮往上撥,在額上覆下一吻後離開;被吻之處,一顆淺金色的光球浮出,少年接下,望著光球,眼睛反射著其光芒。

「再見了。」少年依舊帶著笑容,望向熟睡中的男孩,身軀化成點點微光,朝窗戶的細縫飄至天際。

金泰亨清楚地看到那顆光球是男孩和少年相處的點滴時光。

場景又再度轉換。

這地方他不認得,甚至不像地球。金泰亨環顧四周。

「金泰亨!」

反射性,聽到自己的名字,金泰亨朝聲音方向望去。

接下來,如故事般,他知道了所有角色在故事中的情緒、想法,還有他們的名字、生活的世界。他變成一位觀眾,觀賞著電影,而大把資訊量灌進腦內。

一位少年穿著一身白衣追著另一名白衣人。

「ㄌㄨㄝˉ--等你抓到我在說吧哈哈。」金泰亨對少年做鬼臉跑著給身後的少年追,等少年抓到人時,他看著那與自己容貌相差無幾的臉,不過頭髮是和少年一樣的白。

「智旻吶。」白髮金泰亨開口。

「我們認識多久啦?」躺下,閉上眼感受風的吹拂。綠色的草原因風沙沙作響。

被稱作智旻的少年聳聳肩,不在意到底過了多久,他也數不來,太久了。

「不重要。」回覆,天使畢竟是永恆的,朴智旻認為他們會一直在一起到永遠。

兩天使在一次的出遊,朴智旻不幸被突然出現的黑洞捲入。

黑洞是不定時、隨機、不分地點出現。金泰亨連忙抓住全身即將被吸入黑洞的朴智旻,但僅憑一人之力是無法抵抗黑洞的。於是他使出他所有的天使之力,光芒罩住朴智旻將他拉離黑洞;而金泰亨則因用盡力量倒在一旁。

「泰亨!」拯救自己的友人倒在身旁,朴智旻慌張地將沒意識的人扶起。

趕緊張開翅膀,背後一陣痛,轉頭發現一隻翅膀斷了。不能飛,他收起翅膀,背起金泰亨,奔跑尋求幫助。

「他體質特殊,沒有甦醒跡象,而且正失去著身為天使的特徵。簡單來說,就是消失。」醫生說。

「消…消失會怎樣?」朴智旻顫抖的聲音問著。

「不是天使,沒有永恆的生命,然後成為人類。但天使轉為人類不會輪迴。所以如果想見到他最後一面,你只能到地球。然後有件事,轉為人的天使與天使相見的話,其記憶會在人類年齡八歲時抹掉,別問我為什麼,我也不知道。」醫生如rap般快速講完,又在補一句:「如果你真的要到地球的話,真到他八歲,他忘了你,別來跟我說我沒跟你講過。」

朴智旻點頭,他聽說過這位醫生也有過類似經驗,而那時不知道,於是便成了遺憾。

金泰亨轉生第一天,朴智旻便跑到地球。

他開心地哭了起來,抱住小嬰兒。

儘管變為人的金泰亨沒有身為天使的記憶。

人類短暫的時間與天使的永恆根本無法比擬,很快就到金泰亨即將到八歲的時候。

他記得有一種能收回他人記憶的魔法,便決定賭賭看。

如果醫生講的是真的,那至少還能留存他倆的回憶--地球上的回憶。

看著金泰亨熟睡的臉頰,撩起他額上的碎髮,準備施術時,他說出那未能說出口的話。

「金泰亨,謝謝你。」

接著完成施法,他起身道別,然後化成點點微光--人類世界,天使無法飛翔(雖然他也不能飛)而是化成一點一點的光。

坐在樹冠上,他久違地展翅,翅膀因那時的意外而斷開,只剩下一隻翅膀,憑一半是無法飛翔的。

仰頭望向天上的星星,星星是天使們的家。人類的星際旅行可能可以抵達這些星星,但他們看不到天使。除非是天使轉生之人。

沒有說不能看他長大,那我應該能繼續待在他身邊吧。看著他。

朴智旻決定在地球待到金泰亨死亡。

看著他從男孩到少年,少年轉青年。

在草地上跳舞是他的興趣,過往在星星上的時候,金泰亨總說他跳舞很好看,然後拿起相機拍他,有時還給一些自己的鬼臉照片給朴智旻,然後朴智旻就會翻白眼笑說誰要這鬼照片啊。

最近在地球上找到一處不錯的草坪,夜風很舒服,這塊地區沒有光害,滿天繁星,也不至於到看不見。

想著過去與金泰亨的時光,兩人愉快地飛翔,各種酸甜苦辣至今回顧皆很是美好。

只不過有些蒼藍。

閉上眼,舞蹈轉為急促、宣洩著。事已過,無可倒流;他清楚,所以應該要感恩還能見到他。

睜開眼,曲畢,一個人影吸引住他。視線望去,他趕緊撤回,舉步離開。

金泰亨。

他止不住心中的悸動,金泰亨看見他了。

隔天,他在同個時間開始跳舞,期待青年也會來。

果不其然,如他的冀望,那人也來了。

舞畢,他正要離去,青年叫住他,給他幾張照片。

主角是他的相片。

朴智旻淡淡向金泰亨道謝,轉頭就走。他怕在不走,心中滿溢的情感將無法控制。

轉生後還是一樣啊。

朴智旻看著照片,忍不住掉淚了。

其實他可以將記憶還給金泰亨,可是他認為這是人類金泰亨的一生,而非天使金泰亨,所以照理說現生為人類的他不應認識天使朴智旻。

但他可以是"在星空下跳舞的少年"。

每天在這星空下跳舞,能見到金泰亨他就很滿足了--即便交流只有他留下的照片。

他似乎也習慣了這個平衡,這樣的模式。

這應該也是最好的方法了,不管是對他還是我。
朴智旻舞動,夜晚星辰灑落在自身上想著,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TIMELESS.

到中間似乎是以那名少年為主角來呈現,不,是一定。金泰亨肯定。

「朴智旻。」緩緩道出三個字,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顫抖。

淚水早已溼了臉頰。

拾起掉落的相機,公司什麼的早就不是重點了,雙腳並用,他飛奔到那星空下的草原,即便現在太陽還高高在上。

風吹過綠草,連帶金泰亨的微卷頭髮和大衣也輕輕飄動。他喘著氣,四處張望,渴望找出什麼身影;徒勞,身體放鬆,落下在柔軟的草地,伸出一隻手遮擋有些刺眼的陽光,青天白雲。手放下,閉上雙眼,感受四周萬物的動靜。

最後他滾到旁邊的樹蔭底下,起身坐起背靠上樹幹,望著草地發呆以及時不時地拿起相機拍照。

夜幕降臨,星星和月亮來打卡上班了。

「智旻吶,今天,你會來吧?」映入眼的星辰,金泰亨唇起道。

沒多久,少年踏入草地。朴智旻看到人先是頓了下,點頭示意,金泰亨也回以點頭微笑,少年便開始他的舞。

靜靜欣賞著,金泰亨不自覺地哼出一段旋律。朴智旻隨之舞著。

曲畢,朴智旻這才驚覺,這不是過去在星星上金泰亨常演奏的曲子嗎?

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他聽見那人開口:「智旻吶。」

熟悉的叫法;同樣溫柔的語氣。

「泰…泰亨?」不是啊,他不是沒記憶了嗎?

那人點點頭開口:「幸好你沒事。」

多麼的溫柔啊。朴智旻想。

衝上前抱住樹下的人,金泰亨受到衝擊悶哼了下,朴智旻慌張地道歉;被那人的模樣給逗笑了,接著故意裝疼哀嚎很痛,被發現是裝的,兩人打打鬧鬧,好不快樂。

「翅膀在這裡看得到嗎?」兩人躺在草皮,仰望一點一點的小星星。

朴智旻坐起身,將雙翅展開。

金泰亨撫著那片斷翼,輕輕落下一吻。

「對不起,沒能守護好你。」

「你別這麼說!!!我……」朴智旻話還沒說完,金泰亨就用力抱住了他。

這動作來得有點突然,但又不。朴智旻緩緩地將雙手覆上他的背。

人類的壽命短暫,剩餘時間不多,朴智旻陪著金泰亨度過他生命所剩的時光。

他們讓每一天都不留下遺憾,在這不知道明天會有什麼事發生,未來太多變數了。所以與其擔心著未來,不如現在盡情地過著,在消失在這世上之前。

金泰亨斷氣那天,是在朴智旻懷裡。

一如往常同床就寢,朴智旻側身抱住身旁已白髮蒼蒼的金泰亨,兩人一起入睡--雖然朴智旻總是閉目養神,天使是不用太多睡眠的。

夜半,即將清晨時,天使的能力告訴他身旁人生命跡象逐漸減弱。他起身,輕撫那人的臉;金泰亨的表情溫柔且安詳。

或許是夢境很幸福,他才露出如此幸福寧靜的笑容吧。朴智旻想著,柔柔地傾下身,在他額上落下最後一吻。

他還是會在這,有星星和地球的世界。儘管其他人、或甚至整個世界忘記了,他依然會記得。

會將他存放在心中,永遠的。

 

END.

🚫勿抄改🚫

♤♡◇♧☆
by.K
♤♡◇♧☆

6會員
20內容數
關於特海小可愛之現背隨筆 致特海一些或許不算禮物的小禮物們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K(光)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南旻南】In The Soop 2 腦洞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花開】無題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1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ope/花開】《To Die For 》2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霧茫茫的九五峯正式告別待滿七年公司的第一個平日,興起了「不如去爬個九五峯」的念頭。 天氣預報顯示為陰天,也好,這樣健行就不怕被太陽曬,可以涼快走走。
Thumbnail
avatar
李旋
2023-02-08
九五:亡血家,不可發汗,發汗則寒栗而振。「亡血家」的出血比「衄家」嚴重,有咳血、大便帶血、貧血或是內出血的情況都比較緊急,不可以發汗。外證可以看到病人臉色蒼白、怕冷、嘴唇血色不足、手腳冰冷、手掌沒有血色,整個人都很虛弱,脈也很微弱。「發汗則寒栗而振」,一但誤發汗會造成陽虛掉了,人就會全身發抖戰慄,因為身體血熱不夠,身體自救的方式就是用發抖
avatar
鮪魚肚
2022-11-12
九五加兩佰!!平常騎車到加油站時,工作人員問你們說要加甚麼油,我相信絕大多數人都會說加滿或者加個100 當然我也是有看過只要加50的! 我的經驗就比較特別, 每當我牽著我的摩托車緩步走向加油站時,加油站的工作人員總是對著我邊笑邊 說著歡迎光臨! 而我也也投以相對熱情並大聲的告訴對方:「九五加兩佰!」 有時候還必須
Thumbnail
avatar
渾二洒
2022-10-12
[台北美食]天津街上班族午餐的熱門店玖伍牛肉麵,菜單選擇多樣性、現切滷味小菜,值得你要來一試麵館如果你跟小編愛吃美食,大家應該都有聽過玖伍牛肉麵吧!玖伍牛肉麵創始店在台北市東豐街,在台北市各地有好多家店,其實這些店彼此都沒有關聯,卻因為玖伍名稱太響亮而大家相繼稱為同 一個店名稱。這篇要介紹位於台北市中山區天津街玖伍牛肉麵。 玖伍川味牛肉麵相關資訊:: 地址: 台北市中山區天津街51號 電話:
Thumbnail
avatar
bravejim
2022-09-02
"九五茅棚"近況 九五茅棚(心律寺)(台北市信義區福德街221巷246號)/常願法師/智慧城--the.bodhicitta 埔里正覺精舍出家 ●埔里圓通寺分院霧峰慧緣禪寺[1]當家/九五禪寺住持
Thumbnail
avatar
象山慶(淨慶,張火慶: 博士/教授)
2022-06-22
《武俠故事》第一九五期如同《火影忍者》、《鬼滅之刃》之類的漫畫,總要在慘無天日的狀態裡還要信誓旦旦熱烈無比說世界與未來是有希望的,有時候難免矯情了。無所謂一點不是更酷更冷異嗎?何必讓自己還要那麼痛苦呢?不過,我總要想起波赫士提點過的,每天都勇敢地懷抱希望。但我們這樣的年代或已經到了必須痛苦地懷抱希望的階段了。
Thumbnail
avatar
《武俠故事》
2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