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青春期的叛逆(三)

2023/08/1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西澳州立圖書館門口外有著一大片的階梯,每天下午,總是有許多人會坐在階梯上野餐或看書,階梯連接著廣場,廣場旁邊有小劇場,常會有劇目演出,連接著圖書館的,是一片活動空間,不定期更換裝置藝術,假日的時候會有露天電影院。

 

都說圖書館是背包客一開始最好的朋友,除了吹冷氣,還可以使用無線網路上網,找工作或申請稅號,沒錢沒資源的時候,圖書館成了每天的固定行程,我已經連續好幾天都來到這裡了,有時候在室內,更多時候我坐在門口的階梯上曬太陽,為了輕裝所以我沒有帶電腦來澳洲,就這樣用著手機,一下子開網頁找工作,一下又轉換視窗到翻譯軟體,一下又換到檔案夾修改我的履歷,前前後後寄了大概有一百封以上的履歷,但是還沒收到過回音,抵達澳洲已經兩三天了,對於新環境的亢奮還沒褪去,但現實的壓力已經開始湧入,本來所帶的錢就不多,找工作沒有下文,內心有著無限的恐懼。

 

沒有收入的情況下,為了節省開銷,買了一條$99 Cent的吐司,配著背包客棧裡免費的茶包和果醬,一天吃一片,其他時間如果肚子餓,就去廚房用水瓶裝水喝,沒吃飯又加上水土不服的情況越來越嚴重,白天的時候我會流鼻血,然後開始拉肚子,晚上則是因為炎熱無法入睡,我在大半夜跑到整個客棧唯一有冷氣的交誼廳,看著我看不懂的英文頻道,等到開始有睡意,才趕快跑回房間睡覺,幾天下來,心裡開始懷疑地問自己:放著台灣舒服的日子不過,到底跑來這裡幹嘛?

 

當時的我常常有這樣的自我對話,一方面覺得自己做了一個愚蠢的決定才來到澳洲,但是轉念一想,又覺得,老天爺既然都讓我來到這裡了,自然會幫我找到出路的,我只能繼續嘗試,等到真的撐不下去,就算是一小時只有幾塊錢的現金工,也能先賺點住宿費回來。

 

有天晚上客棧的其他台灣背包客約我一起出去看夜景,我們搭車又走路來到了Kings Park,往下望去,那是明信片裡會出現的美景,向上抬頭,是滿天星光,那群認識沒幾天的朋友,坐在草地上休息聊天,討論這幾天找工作的狀況,以及接下來的計畫,我在他們背後看著,想到,也許這就是這一趟旅行的意義吧,我不知道未來會帶我走到哪裡,我甚至不知道能夠在這裡撐多久,可是沿途上的景色和善良的人,早就已經超越了目的地對我的意義。

 

後來的很多日子裡,生活中出現我過不去的關卡時,我總會想起那一夜的滿天星斗,和那一段不長不短的時間,我曾經那麼努力,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拚盡一切力氣活著,如果當時的我都沒怕過,那麼現在的我,更該勇敢前進。

 

待續...

Stella
Stella
三十啷噹不熟女,不想長大的女漢子,腳在路上,家在心裡,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最自在 喜歡鄉村大於城市,喜歡獨處多於熱鬧,意外從在澳洲意外開啟人生的多種可能性,一個人的旅程依然持續著,用文字記錄沿途風景 P.S 想要養一隻黃金獵犬跟一隻長頸鹿! 部落格: https://holdsoul.co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