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青春期的叛逆(四)

2023/09/1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順利找到工作前,我在伯斯市區住了大概快兩週的時間,那兩週的我,除了偶爾跟朋友去不用門票的風景區之外,其餘時間就是用來拚了命的找工作,當然也有差點掉進工作陷阱中。

 

我沒有電腦,所以只能每天抱著手機一直刷,刷論壇刷臉書,刷各種工作職缺網站,有時候看到適合的職缺,想不到廣告釋出才五分鐘,我打過去詢問時對方已經找到人了,工作機會競爭之激烈,我差點以為自己是在搶演唱會門票。

 

到澳洲第三天的時候問到了一個收銀員工作,老闆說店面位置就在某住宅區購物中心裡,但是開車比較方便,所以他特別到市區載我,帶我到店裡參觀,一道現場還先讓我吃了一頓免錢午餐,那是幾天來第一次有飽足感,一邊吃一邊跟我說工作的相關規定,當時是午餐時間,但是店裡卻沒有什麼客人,表面上沒說什麼,但我心裡嘀咕著這裡沒什麼生意,這間店真的有辦法活下去嗎?趁老闆進後場廚房的時候我問櫃台的員工在這裡工作還好嗎,對方回頭看一眼,確定老闆不在背後,給了我一個尷尬的微笑和心照不宣的眼神,我似乎懂了一點甚麼。

 

飽餐一頓後,老闆說:「這裡交通不方便,但是可以住我們的share house,上下班就讓同事開車載,你只要付點油錢就好」接著就說要帶我去看看住宿的地方。

進到房子裡,採光很差,明明是白天,卻看不太到光線,每個房間都流露出滿滿的工寮感,環境不是很好,又考量到我上下班採買都需要別人的協助,等於是沒有自由,所以即使很需要一份工作,我心裡也已經決定要拒絕這個機會,但是我不敢現場說,因為當時我完全不知道我人在什麼地方,所以要講也得等我平安回到市區後再提。

 

回程路上,老闆自顧自聊著店面的經營和工作上的細節,接著就說:「等等回到背包客棧你就把東西收一收,我今天就直接帶你去住公司的房子。」

 

當下的我表情微笑著,但是我的小宇宙早就爆炸,腦袋想的都是:我現在說不,他是不是會殺掉我?天啊在這裡被殺掉我的屍體應該永遠都沒人找得到,我要怎樣才能不被軟禁起來,到底要怎麼脫身。

就在那段路程中,我的腦子轉速破表,只要我能順利在市區下車,我一定拔腿就跑。

 

車子停在背包客棧門口,不方便停車,所以他叫我收好東西打給他,他再過來接我。

 

下車後我有一種死裡逃生的感覺,趕快衝進房間,在自己熟悉的環境中比較有安全感後,我才慢慢冷靜下來,於是我打了電話跟老闆說我的背包客棧已經付了這幾天的錢,現在離開就浪費了,加上我覺得那個工作不太適合我,所以只能拒絕他的好意,謝謝他還特地來帶我去參觀,很抱歉浪費了他的時間。

 

一開始他還堅持,他可以幫我支付浪費的那幾天客棧費用,但是我一再說真的不需要了,他才無奈地說:「那好吧,我是很想幫你,但是不勉強,希望你找工作順利。」

 

電話結束,我坐在客棧房裡深深的喘了一口氣,風從窗戶吹進來,我終於放鬆了下來。

 

那個老闆究竟是好人還是另有所圖,那個工作到底是不是個好選擇,我永遠無從得知,但是我沒有後悔過當時果斷地拒絕對方,這是新的一個課題,隻身一人的時候,能依靠的就是自己的直覺和判斷力,模擬兩可的回覆,倒不如果斷直接地拒絕。

 

 

待續…

Stella
Stella
三十啷噹不熟女,不想長大的女漢子,腳在路上,家在心裡,一個人旅行的時候最自在 喜歡鄉村大於城市,喜歡獨處多於熱鬧,意外從在澳洲意外開啟人生的多種可能性,一個人的旅程依然持續著,用文字記錄沿途風景 P.S 想要養一隻黃金獵犬跟一隻長頸鹿! 部落格: https://holdsoul.co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