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米娜克絲見過基奧里恩後,心情感到一些舒緩,因為她明白接下來的戰事充滿不確定性,未來可能會讓她無法再度與基奧里恩見面。


銀蛇騎士團啟程前往維斯帕城之前,米娜克絲已經制定好兩項重要的策略。這兩項策略的目的是確保米娜克絲在即將到來的戰事中有更多的優勢,同時最大限度地減少風險。


其一是對於特林希克城的掌控,米娜克絲決定趁著銀蛇騎士團離開特林希克城後,由她的追隨者布萊克索恩為首,和親近於她的城市守備隊來奪取特林希克城的控制權。這個舉動有助於確保萬一美琴西亞的不死大軍不幸落敗後,讓她有另一個可靠的後方基地,以供日後作戰之用。


其二是米娜克絲計劃將她的不死大軍分成兩部分。一部分停留在維斯帕城海外的游擊部隊,由她信任的兩位骸骨將領帶領,他們將負責繼續執行夜間襲擊的任務,打擊不列顛王的其它軍隊,並牽制他們不要與銀蛇騎士團合流成為更強大的騎士團。另一部份是她的主力部隊,這支部隊將返回美琴西亞根據地,並在那裡作好充分的準備,以迎接即將到來與銀蛇騎士團的決戰。


在特林希克城東方的海面上,有一座島嶼名為歐克羅。這座島嶼形狀好像是一個環狀的甜甜圈。相傳是神明初次踏足這個世界的聖地,也是萬物的起源之地。歐克羅唯一的建築是一座供奉光之女神的神殿,僅住著數十名虔誠的僧侶,除此之外,島上就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米娜克絲深知銀蛇騎士團的信仰,每當面臨重大戰事時,他們都會前往歐克羅祈求光之女神的庇佑。


米娜克絲決戰的地點就選在歐克羅,並與她的惡魔盟友取得了聯繫,向他們透露了她的計畫。米娜克絲計畫讓惡魔們摧毀海面上騎士團的船艦,然後剩下上岸的騎士團團員,由她的不死大軍負責殲滅。但當她抵達歐克羅,佔領了神殿,俘虜了僧侶之後,卻發現惡魔們遲遲未現身。


在等待的過程中,五艘巨大的船艦出現在遠方的海面上,主帆上飄揚著一面優雅的銀色蛇旗幟。銀蛇騎士團提早抵達了歐克羅,這出乎了米娜克絲的預料。


米娜克絲不得已只好命令艾克德斯先行迎戰,前往海面上向著騎士團的船艦進行攻擊。她明白騎士團一旦平安上岸後,她的不死大軍優勢就不復存在了。


「艾克德斯,惡魔們來之前,敵人就先交給你了。」米娜克絲有點擔心地向艾克德斯吩咐。


站在甲板上的騎士團團員看著遠方逐漸逼近一顆形狀似球的物體,不禁疑惑問道。


「疑?這像不像後來米娜克絲回來時常常抱著的那顆球?」


「你這小子,想太多,米娜克絲在特林希克城。我知道你偷偷愛慕著她,但也不要這樣子。這應該是小朋友玩的氣球,不小心飛了過來。」


正當團員們仰望著天空那顆神秘的圓球,圓球卻從中慢慢張開了一隻明亮的眼睛,一場突如其來的攻擊開始,強烈的光束迅速射向騎士團的船艦,如同流星一般貫穿木板,引發火花在船帆上綻放,瞬間燃起大量火災。


「該死。這不是汽球,應該是傳說中的眼魔,大家快準備戰鬥。」銀蛇騎士團的代理團長杜普雷忿怒地看著遠方的光點說道。


團長杜普雷不斷地指揮騎士團團員進行滅火,並命令他們作好開始炮擊的準備。這位來自於不列顛王城的軍官,原本是負責銀蛇騎士團的指導教官,他與前任團長傑佛瑞是好朋友,這次受到不列顛王的親自拜託。前來特林希克城擔任銀蛇騎士團的代理團長,除了預防銀蛇騎士團失去團長後的分裂,另一方面是來調查好友傑佛瑞失蹤的事件。


艾克德斯的力量驚人,他的激光武器能夠毫不費力地貫穿敵人的船體,無情地摧毀了二艘船艦,並沉沒於大海之中,騎士團眾人驚恐不已,引發了混亂。但此時,銀蛇騎士團的代理團長杜普雷大聲信心喊話並安撫人心,他返回船艙裏取出一本神秘的書,站在甲板上迅速將其打開,當那本書開啟時,無數書頁同時飛出,佈滿了天空,創造了一道強大的屏障,將艾克德斯的激光攻擊擋住。艾克德斯不斷地射擊那道屏障,但始終無法將其貫穿。


剩下的三艘船艦也因這道屏障,獲得了喘息的機會,船艦們紛紛展開了反擊,對著艾克德斯展開了猛烈的炮擊。而就在這輪炮擊中,艾克德斯受到了巨大的聲波影響,導致飛行功能運行不正常,急忙地飛回米娜克絲的方向,但最終還是不幸朝向地面墜落。


米娜克絲快速地奔向由空中掉落的艾克德斯,奮力將其接著並擁入懷中,手上的弟弟雖然沒有大礙,但米娜克絲也因此難過不已。突然間她憤怒不已,考慮要施放她的必殺絕技-衝擊波,但瞬間明白這不是明智之舉,因為她手上還未尋回「末日之吻」。


就在米娜克絲奔向海岸接住艾克德斯的時候,忠誠的不死大軍就像是為了保護主人似的,紛紛從隱藏處湧現,一同衝向海岸。然而大量的不死大軍被銀蛇騎士團察覺到,他們的炮擊目標開始逐漸轉向不死大軍。無數的炮彈向著不死大軍飛來。面對如雨般的炮火,米娜克絲站在戰場上,感受到無助與無奈,只能目睹她的不死大軍無法抵擋敵人的猛烈炮擊,在炮火中不斷潰敗。她感到自己陷入了絕境,心頭一片茫然。


就在此時,一支由惡魔組成的大軍趕到戰場。在天上展開著巨大翅膀的炎魔,看到空中飄浮著書頁,很快就明白這是不列顛王的三神器之一「真理之書」。


「哎呀,偉大的米娜克絲大人,妳看起來可怎麼了,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在炮擊聲中,炎魔冷嘲熱諷地對著地面的米娜克絲說道。


「炎魔,我只是太過大意了。」米那克絲極盡不甘心回答著。


「米娜克絲,妳就在地面上心懷感激地接受的我的幫助吧!」


炎魔解下腰上繫著的「火焰之鞭」,灌入強大的魔力,使鞭子上燃起熊熊的紅色火焰,然後使用這鞭子不斷地抽打在天空上的書頁,雖然這個攻擊無法破壞書頁所形成的屏障,但卻引起些許書頁開始冒出黑煙,這嚇得團長杜普雷趕緊闔上書本收回了書頁。團長杜普雷見到炎魔與惡魔大軍趕到後,決定暫時性撤退。


看到銀蛇騎士團在撤退,米娜克絲不斷地向空中叫喊著,命令惡魔們趕緊追擊銀蛇騎士團,不要給他們任何喘息的機會。


「快跟上,殲滅他們,別讓他們有任何機會再度捲土重來。」米娜克絲急切地向惡魔們呼喊。


炎魔立即下令惡魔們追趕著其中一艘航速較慢的船艦,齊心協力地將其從海面上抬升,然後使用火焰之鞭狠狠抽打,這艘船艦最終被催毀,成員和碎片均落入海中。惡魔們得意洋洋,嘲笑著人類的失敗。


「快殺光他們,不要讓任何人逃脫。」米娜克絲在後方呼喊,命令惡魔們繼續追擊。


但此舉卻引起炎魔的不滿,因為他認為已經足夠,也對米娜克絲的命令感到厭煩,他不願再繼續追擊剩下的兩艘船艦。炎魔認為嚇跑人類,看著他們逃跑的樣子反而讓他心中愉悅。


然而米娜克絲明白,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可以一口氣殲滅銀蛇騎士團,卻被炎魔給錯過了,現在她必須再重新考慮她的下一步行動了。

80會員
108內容數
有時候,我會害怕寫下那些遙不可及的夢想,擔心自己是否能夠達到。然而,正是這些不切實際的幻想,在過程中讓我找到了深藏在裏面的 長頸鹿。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阿修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七)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八)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九)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十)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十一)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十二)次事記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碎花隱喻海而我隱喻自己:二月十三日早晨隨機播放《我最討厭搖滾樂》「我不想往上爬/我怕被他們丟下樓/沒有盡頭的谷底/走吧,也是一場壯遊」
Thumbnail
avatar
Ciiicaada
2023-02-15
《十三》(七) 刺蝟只有用心才能看清楚; 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見的。
Thumbnail
avatar
我的平行世界
2022-12-27
第九十三章 賜婚孟筑將段清從椅子上扶起,道[我扶您回房休息。] [討論好了?] [好了。]邊扶著段清往門口的方向走,邊說道。 走到了門口,她直接開門扶著段清走出房間,段楓和段羽也紛紛告別雲陌辰跟著出去,只留下雲陌辰三人,雲陌辰看向阿凱[楞著做什麼?還不快去辦事?]然後也離開了。 小草拍了拍阿凱的肩膀,便坐回桌旁的位
Thumbnail
avatar
祈月琳
2022-11-01
又是清蒸石斑魚,這次還直接川燙青菜  大家好,我是喜歡下廚的小說作者紫色竹子,今天老竹很懶,所以一個鍋子加上一鍋水就煮了三道菜。既然標題都寫魚了,首先就來說說這個清蒸魚的過程。   既然今天立志要用最輕鬆的方式煮飯,整個過程當然能越簡潔越好啦,清蒸魚需要時間,這個清蒸的時間就可以拿來洗菜備料。   拿出大鍋子,加入清蒸用的白開水,
Thumbnail
avatar
紫色竹子(寫小說的)
2022-09-29
三月十三日 關於寂寞《寂寞是一種清福》-梁實秋 在禮拜堂里我也有過同樣的經驗。在偉大莊嚴的教堂里,從彩色玻璃窗透進一股不很明亮的光線,沉重的琴聲好像是把人的心都洗淘了一番似的,我感到了我自己的渺小。這渺小的感覺便是我意識到我自己存在的明證。因為平常連這一點點渺小之感都不會有的! 這裡總有一篇屬於你的文章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3-13
二月十三日 關於路過《身價》-歐亨利 傍晚,一位身穿灰色衣服的女孩,又來到了小公園安靜的角落裡,坐在一張長椅子上開始讀書。她的臉看起來很秀氣,衣服卻很普通。小伙子知道,這一段日子,她每天都是如此。 女孩看了一眼小伙子,一身儉樸的衣著,一張並不引人注目的臉。 小伙子一下糊塗了,不知道自己究竟應該扮演一個什麼樣的角色。
Thumbnail
avatar
日課
2022-02-13
九月十三日後記  從國小開始讀到輕小說起,後記就一直是我很嚮往的一個東西。可是總覺得篇幅過短的文章也沒什麼好交代的,篇幅過長的文章總是面臨腰斬的命運。   《九月十三日》是一個特別的嘗試,如同過去我給自己的限制一樣,這次除了連續七天日更外,我也額外給了自己一個限制,那就是全部的角色都是男性。為此還跟朋友討論,甚至
avatar
Yack 葉可
2021-10-17
二O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死亡的輪廓。 佐野洋子得了乳癌,後來轉移到骨頭,她在硬腦膜和頭顱骨上動了刀,在主治醫師宣布她只能再活兩年之後又活了很久。她說她不怕死只怕痛,到了七十歲還(不得不)繼續工作,留下安寧照護的預備金後就在等待死亡的來臨。
Thumbnail
avatar
謝美萱
2019-02-13
四月十三日4/13 買票的時候她說 到你的城市 車就沒位置了 需要幫妳切票嗎 我說不用了 就像我在你的心裡也沒有位置
avatar
何貞儀
2018-0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