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J全員]都是鑽石惹的禍12

2023/08/3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曺圭賢邊跑邊打電話給崔始源,告知金鐘雲已經進入全慈羽的別墅。

「鐘雲哥跟全慈羽什麼關係?為什麼好像對她家很熟悉。」

「這不是你需要擔心的,你現在該擔心的是鐘雲想殺你的心。」

「這也是你該擔心的吧。」

與其說是害怕,其實更多的是傷心,曺圭賢愛了金鐘雲那麼多年,卻只能藏在心底,好不容易發現靈擺的催眠功能,沒料到東窗事發的時點這麼早。

曺圭賢原本打的如意算盤是:等崔始源販毒的事實被金鐘雲發現,兩人必定決裂,到時他再趁虛而入,如今看來,他跟崔始源得了個兩敗俱傷。

跑了幾條街總算緩和了驚恐的情緒,曺圭賢想起剛才李赫宰對金鐘雲的肢體語言似乎太過親密,而金鐘雲看他的眼神也過份寵溺,諷刺的是那曾經是崔始源的專屬眼神。

「所以被李赫宰撿了便宜?」

曺圭賢搖頭苦笑。

金希澈帶著李東海來到全慈羽的別墅,車上還多了一個死纏爛打的金厲旭,崔始源則是開著自己的車一同前往。

一進門,崔始源立馬拿出針劑喊著金鐘雲。

「為什麼在全慈羽家找金鐘雲?」

金厲旭納悶的看著崔始源手上的針劑。

金鐘雲從房間走出來時,崔始源一臉納悶。

「不用驚訝,我有解藥。」

他指著廚房裡正在煮咖啡的李赫宰。

「什麼⋯意思?」

崔始源垂墜著雙手,針劑隨即從手中滑落,望著金鐘雲的眼神充滿著諸多疑問。

「就是他們兩個互相有意思,我們家赫宰是他身心靈的解藥。」

金希澈不知道為什麼有點驕傲。

身為八掛記者的金厲旭,嗅出了多角戀的氣息,他迅速在腦海裡編織了一齣狗血劇,元配總裁崔始源被綠,小王警察李赫宰橫刀奪愛,全慈羽則是甘願犧牲的地下情人。

「好你個金鐘雲,男女通吃。」

他忍不住抖了抖身體,也忍不住將目光直盯在金鐘雲姣好的面容上。


「咦,突然這麽多人?」

李赫宰端著兩杯咖啡從廚房走出來。

「老大?你怎麼知道我在這?」

李赫宰將一杯咖啡杯放在靠近金鐘雲的桌面上,另一杯則給了金希澈。

「你喝吧,這對杯。」

金希澈指指同樣以淡藍色為基底、但各自畫著半顆心的咖啡杯。

崔始源見狀立即上前將咖啡杯搶了過去,才剛腦補完一齣狗血劇的金厲旭亂了,照理來說那應該是金鐘雲跟全慈羽的對杯,崔始源的神情卻像是自己的東西差點被李赫宰佔據,難道全慈羽愛金鐘雲愛到連別墅都讓出來,而自己卑微的藏好藏滿?

想不到在商場上呼風喚雨的崔氏企業總裁愛上一個到處留情的渣男黑道大哥,金厲旭忍不住笑出聲。

「找死是吧?沒事在那笑什麼?」

金鐘雲舉槍衝到金厲旭面前,將槍管抵在他太陽穴上。

「救命!」

金厲旭嚇得高舉雙手,李赫宰第一時間摸了摸腰間空空如也的槍套,嚇得敢緊拉住金鐘雲手臂;金希澈雙手交叉在胸前,站在一旁看好戲;崔始源冷笑一聲,坐在沙發上喝起李赫宰泡的咖啡。


「好了,都給我坐下,警察在場也敢吵吵吵,李赫宰幫我煎顆蛋,我快餓死了。」

李東海突然大吼,李赫宰趁機奪回配槍;崔始源起身摟住金鐘雲的腰,順勢將他安置在沙發上;金厲旭嚇得腿軟,倒趴在地板上,順勢把沙發下的針劑撈進口袋裡。


李赫宰不但幫大家煎蛋還烤了土司,連夜奔波、筋疲力竭的眾人在吃飽喝足後,被攝入人體的碳水化合物分解為葡萄糖進入血液,接著胰腺釋放的胰島素造成的睡意,全都安靜下來,灌了二杯咖啡下肚的金希澈總算可以好好說話。

「崔總,等搜索令下來,我一定帶著大批人馬搜查W酒店及崔氏企業,」他再轉向金鐘雲:「先說聲抱歉啊,鐘雲,金氏企業為合作夥伴,我也是會一併清查的。」

他再移動到李東海面前:「剛在車上,非非報社的記者金厲旭提出將對兩位老闆提告傷害訴訟一事,東海啊,吃飽了心情好了吧,帶金記者去醫院驗傷,再帶回警局做筆錄吧。」

金厲旭爽快跟著李東海前往醫院驗傷,但卻沒有回警局做筆錄。

「上諸法律的事我再想想。」他跟李東海道別後,立馬拿著針劑前往熟悉的藥物檢驗中心。



別墅裡,剪不斷理還亂的三角戀搞得崔始源ㄧ肚子氣,想質問金鐘雲又怕他拿販毒的事指責他,幾次欲言又止的神情被金鐘雲看出來,他忽然滑向坐在沙發另一側的李赫宰身邊。

「鐘雲哥,別玩了。」

李赫宰這次學乖了,雙手第一時間死死壓在右腰間的槍袋上。

「你不借我槍又沒收我的槍,這樣我怎麼殺他?」

「鐘雲哥,你要把他交給法律制裁。」

「法律是被金錢制裁的,而他就是財富的代表,誰制裁誰啊,你說?」

金鐘雲抬頭望向站得老遠的金希澈。

「我制裁他⋯⋯⋯的毒品。」

聽到金希澈喉嚨卡了一下才說完整句,金鐘雲捧著肚子笑個不停。

「金希澈我真的服了你,從以前認識你到現在,視錢如命的個性從未動搖過。好,我不管你怎麼處置他,只要把毒品都銷毀就好。」

崔始源對著金鐘雲伸手欲解釋,還沒開口,電話剛好響起,來電者是地產公司的代書,告知崔始源想買的那座小島產權移轉完成。

「好的,謝謝。」

此時的崔始源五味雜成,那是他為了金鐘雲買下的夢幻島,島上建造了一座金鐘雲絕對會愛死的樂高樂園,但尾款將以他此生最恨的販毒所得支付,本來的計劃是:支付購買島嶼尾款之後就將冰毒的生意移轉給Mark的朋友,銷毀所有相關的金流紀錄,在金鐘雲生日當天帶著他到夢幻島上完成求婚儀式,現在卻東窗事發。

崔始源雙手抱頭、絞盡腦汁回想,到底是哪個環節出錯?到底為什麼金鐘雲會發現他跟Mark的販毒事實?一抬頭,金希澈歪著一邊嘴角的壞笑勾斷崔始源的理智線,他從沙發上一躍而起,衝上前一把拽上金希澈衣領。

「你這雙邊拿錢的狗官,警察應該是人民保母,你根本是人渣。」

「崔始源你放開喔,小心我告你襲警。」

李赫宰拉住他雙手。

「你明知道我有多恨毒品,你還販毒,你他媽也是人渣。」

金鐘雲又想搶走李赫宰的佩槍,李赫宰一個閃身將他抱在懷裏。

「放開我,我一定要殺了他。」

金鐘雲拿起咖啡杯朝崔始源丟了過去,眼看被閃開,他用力掙脫李赫宰縱身一躍將崔始源撲倒在地,舉起拳頭往他臉上猛揮。

「鐘雲、鐘雲,我知道錯了,別打了。」

崔始源架著雙臂擋駕,正在氣頭上的金鐘雲越打越重,無奈的他只好釋放出Alpha的信息素壓制,但他忘了現場還有另兩個Alpha,而其中一個還愛上了金鐘雲這個Omega,於是被激發本能的李赫宰加入了戰局,怕金主被打死的另一個Alpha金希澈試圖勸架,被三股信息素包圍的金鐘雲全身冷汗直流、四肢僵硬,趴倒在崔始源身上大口喘氣,崔始源忍不住吻上他的唇,突然暴跳如雷的李赫宰張口咬住Omega後頸腺體,金鐘雲一聲慘叫,頭往前傾時磕破了崔始源的嘴唇,鮮血從嘴角滴落的同時,被咬破的後項腺體也流下豔紅的血液。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40會員
381內容數
寫文是忙碌工作之餘的抒發管道。最近愛上super junior的藝聲,就猛寫同人文🤣。 我也寫了不少原創小說。 追劇、電影、看書都是我的興趣,煮食也頗有天份 (自我感覺良好)。 對所有能用手機搞定的新興活動都很有興趣。 沒定性的我最近迷上Line貼圖製作,之後還會迷上什麼不知道。 歡迎來我的小窩逛逛解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