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超銀河外傳),《冷火、黑血劍、九重天崖》(中)

2023/09/24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從爹爹的懷抱逐漸清澈覺醒,司徒滐宛如複習一場劫數與釋放的互動七感故事。掃描過一回,最不解的是「發作」當下追憶起的銀色霜翼人馬。這是自己壓抑在念場封印的惦記?或是,有一股不讓他立即辨識的龐然力量,擔任制衡與隔離?

沈吟許久,舒服的疲憊感急驟竄升。他親愛安心地蜷縮在爹爹的冷香氛圍,啜飲白葡萄與硝石的液態味道,一邊接收從背後攬抱自己的極地烈火化身。

他任由拜爾輕咬後頸,溫柔環抱,流連沉湎不去。野性勃勃的冷火入侵探索,確認契合度的完滿,強硬文雅地佔據自身的竅口,滐兒舒暢到不曉得自己的唇角勾起。

「到底該詢問拜爾兄,何以斷然劫走我?或是,該抱歉於發作狀態的我,無法收回永久的印記?」

背後的嗓音如盡興焚城後、注入耳內的烈酒。冷火射手好整以暇地拾起他精緻又隨時致命的手背,低沈朗笑,烙下禮數與深情的吻。

「都不用。為兄要感謝滐弟弟縱容我,願意接納我——我的永世劍皇」

窸窣的紫藤花雨從爹爹身上大量溢出,將自己圈入六雙羽翼之內,帶著輕笑將拜爾兄從三者的纏繞局勢扯開——並無挑剔與究責,甚至頗為滿意。爹爹這回的反應好生難得啊!

「超神界的首席騎士如此對待吾兒,該償付的可不止是感謝與侍奉。你且駐守,好生護衛,滐兒需要不受任何擾動的深層歇息。況且,拜你先前這等放肆舉動,本座還得抽空料理乾坤袋內的三個妒意熊熊小傢伙。」

紫凰魔尊將愛兒安置於以太絨質床褥,捧出採集自磁浮大陸的鐘乳石洞窟寶物——用上疼愛照拂與魅力破表大哥哥的手段、哄回自家領域的兩枚獨角獸娃娃。祂們是最爛漫純真的化身,最適合讓獨一無二Alpha Premium 感到身心安穩的助眠小玩伴。

他以眼神示意拜爾,可得輕手輕腳。即使在滐兒的神髓添加他精心調配的花草迷夢、持國天特製的舒緩劑、迷諜辛這位Primal Omega的星火信息素精華,第一回發作的遺澤還要花上不少精氣,方能消融歸位。

拜爾移動的時空流態迅捷如靜止不動,分隔線幾乎不存在。在他示意的當下,就見著對方將自己擺置成滐兒的抱枕,愛兒的俏麗虎牙輕咬對方散射冷烈火焰的頸部。

「身為騎士,唯一法則就是讓吾的永恆之王卸下負擔。魔尊殿下,不,太初因果主神的伴侶,紫凰神尊,請您務必將取悅安撫滐弟弟的任務交給我,永久地交給我。在您必須遠行時,切勿讓嬰幼兒與黑血雙子與滐兒獨處。不穩定的Alpha-plus最不適任,可能促發大量的哀傷或暴戾。」

{這個傢伙⋯⋯仗著滐兒喜歡,如此自信啊。好吧,本座再不想也得偶爾出差,Lux的制肘頗多,最能全方位共時隨行還能討滐兒歡心的,真只有這隻野馬。

{那段表白是想排除三個不肖無用小鬼的意思?罷了,先丟出來教訓一頓再說!}

對付不爭氣的小輩,司徒天渆遠比悠遠寂靜的雙生姊接來得興致盎然,戳到要害又不致死,更是樂勝毫無手段的殘陽與容易厭煩的Lux。將艾韃與髑孤兄弟從乾坤袋倒出來,把他們疊摺在十一維度的三合一組模拆解分化,界線重塑,趁三個小笨蛋還迷惘著,迅速以高階隔離場分別套牢,開始調訓。

他將姊接親呢撫摸、疼愛地讚美的「洪荒闇金魔眼」的隔膜拆除。破天Delta的無敵魅惑力打開,召喚絕對的誠實與自我揭露,朝向渾渾噩噩的紅孩兒。

「告訴叔叔,一個從三皇五帝世就保持永遠幼兒模式的你,如何知曉*發作*?你對滐兒隱藏了什麼?」

艾韃矇住頭臉,倏忽間化型為成年的雪白鷹神模式,回到西王母塑造他的初始形貌。

「我⋯吾希冀永世伴隨所愛。成體之吾造就愚昧的騷亂,至今未能贖罪⋯⋯幼體之吾可為滐弟弟的好兄長、帝王代理騎士、形影不離的玩伴,不會讓艾韃掌握的原欲「發作」。」

司徒天渆的每一根羽毛瞬間堅挺,沒想到紅孩兒從未封印那場災厄的憶念,牢記成體艾韃闖禍搞出的太初神界浩劫。

「頗有自知,的確無法彌補至今受創的混沌與殘陽。然而,你擅自對滐兒討索重要位置,耍賴撒潑,讓他處處受制又不忍峻拒,卻未曾坦承你犯下的巨大過錯。

「艾韃,身為兒童不等於弭平思念與情動,亦不是攫取特權。如此愚妄,本座要如何信賴你能全心全力守護滐兒?」

他不再訓斥。從艾韃垂下翅膀、沈默到讓眾神的Overmind訝異不已的態勢,紫凰魔尊知道這回的暴走已經給足了紅孩兒教訓。

他斜睨從小就配給給司徒王朝當作伴遊與護衛的「黑血雙劍」。髑孤涅的招數層出不窮,但至少做到將激情衷心所向的陛下視為首要,不敢製造過度的麻煩。

自從髑孤峴在七維以上的領域打磨鍛鍊,司徒天渆對這狂熱信徒範本的孩子已經戒心重重——陰鶩深刻的眉目道盡噬殺,一言不合就拿非武系的神族試劍(尤其是話題關涉滐兒)。至今他宰殺的五象限新生代已經造就宿業領域的壓力,迷諜辛隱忍至今、尚未開啟因果仲裁,緣由是血色黑火業數的根源都是獨佔年幼劍皇的驅動。

「魔尊大人⋯⋯髑孤峴有罪。我無法克制心念之魅,但凡思念滐弟弟的存有,都成為我的「血之火」所欲斬除者。」

「喂喂,阿峴你這是增加滐⋯⋯增加皇上的因緣牽累欸!在前往劍域之前,不就是你一直囉嗦,要我連殺意都得設法抹除?」

髑孤峴避開雙生弟弟飽含錯愕與痛心的金色眼眸,緊闔起自己的碧血邪眼。流竄周遭、特製隔離場也壓制不住的瘋魔慾念大開大闔,控制不住的肉桂辛香信息素爆射開來。

要糟!得趕緊把持國天與小諜辛一起請來。這種位格的psychosomatic trauma磅礴洶湧,一個不好就燒毀所有次級神,非得藉由三醫尊共奏的永久靜滯場纔能讓他無時限冬眠⋯⋯

{爹爹稍待片刻,讓滐兒來吧!}

一叢銀白鮮沁的松針融入口袋宇宙的無數節點,瞬間化解了髑孤峴無可壓制回收的暴動信息素,淨空整個宇宙的傾軋騷亂。司徒天渆握緊掌心內的乾坤袋,向來嫵媚慵懶的六雙凰翼異常緊繃。

滐兒湧入他懷裡,如太古音色流入秋夜雨勢。雙手的尾指光流分別射向髑孤峴與髑孤涅,暫時標記了雙股黑血之火。雙子加成且彼此激化的肉桂與巧克力信息素沒入他修長的指尖刃端,歸於美幻空寂、眼底湧出潮水的深紅瞳孔。

「兩位愛卿自小與朕親近,侍奉無微不至。即便如此失控,朕不忍遣返髑孤本家。若欲永久追隨,切莫再讓朕如此憂慮,唯恐力道無法拿捏。」

他朝白色神鷹型態的艾韃伸出挺拔纖長的手臂,示意召喚。鷹爪不露尖端,穩穩停在司徒滐的肩頭。

「艾韃兄長,該是離開漫長童年的時候了。贖償之道長遠無邊,若要癒合洪荒的傷口,得先覺悟。」

司徒天渆摟緊從容自若、傷懷瀰漫的愛兒,不能更心疼。他的視線座落於醫療艙入口的拜爾:背掛迦南雙劍,謹守騎士禮儀,將警醒與灑脫調配得完美無瑕。

注意到紫凰魔尊的凝視,拜爾爽快聳肩,毫無遲疑。

「魔尊且安心,拜爾都在。既然滐兒立意清晰,顧念這三個,除非情勢不佳,我自不會擅自干涉。對於吾永恆摯愛之王,隨時悉心照料,必要時以一切為代價來守護,纔是首席騎士之道。」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會員
74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