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說│秋風孤月思姮娥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秋風孤月思姮娥

改編自嫦娥奔月
天帝飭令,夷羿下界,為民除害,令羲和弭節兮,望崦嵫而勿迫。

夷羿接令,帶著姮娥來到人間。他們來到一處陌生的山林間,架了一間竹屋,看似簡陋,兩人卻不因粗茶淡飯而有失夫妻之情,反倒更加濃烈。

夷羿院子練功、射箭;姮娥屋內沏茶、寫詩。竹葉聲,伴隨夷羿拉緊弓弦時,放出的颼颼聲,如狂風般,震耳欲聾,遍地禽獸,無不離此處方圓百里。

姮娥走出屋內,在陽光柔和的照映下,玉貌花容、齒白脣紅,未上抹任何粉妝,皮膚白裡透紅,可謂仙女下凡。

她輕柔地呼喊著:「良人,現已日正當頭,何不進屋歇息;小可為您沏茶,進屋品茶。」

夷羿那深邃地雙眼,直勾姮娥。使得姮娥面紅耳赤,一溜煙地掩面躲回屋內。

多年天界習武,讓夷羿身形壯碩,肌肉線條可說是相當完美。汗如雨下,麥色的肌膚透出一陣光亮,輝映之中,乃為英雄好漢。

他走進屋內,姮娥已為他沏好了涼茶,並備上熱餅。

夷羿將長弓掛於牆邊一角,雖貴為習武之人,卻不見他有武人的粗野,惟端正而坐,雙手捧杯,一飲而盡。

他一抹嘴唇,大喊:「好茶!」

姮娥不吝嗇地再度添上涼茶,夷羿一連狂飲九杯,這才心滿意足的吃起熱餅。

日夜星辰,循於時斗,羲和金烏。金烏有十,日御輪流,一日天照,萬物更新。

夷羿看著天帝諭旨,要他下凡為民除害。如今,身未動,周圍群獸聞聲避之,也算是一種另類除害。

對此,夷羿跟妻子姮娥說:「既然天帝下達我來此地助人,想想,我們修行至今,也未必有這機會來人間一遭,何不邊出遊邊協助附近村民,您覺得如何?」

姮娥明白他的意思,為預防丈夫過於盡興,而忘卻天帝要他看照金烏一事,便提醒他:「您莫忘天帝另有交代,要您照顧十金烏,天帝的兒子們。」

夷羿明白妻子的意思,輕點了點頭,回她:「明白了。」

他們步出竹房,陽光徐徐,夷羿抬頭仰望,只見羲和領著其中一隻金烏,照映大地。

可惜,這看似祥和的背後,卻有飛禽猛獸四處作亂。夷羿帶著姮娥開始了降服之旅。

不愧是擁有「神射手」的稱號,人未現身,箭即飛逝而過,精準命中猛獸,就連北邊山上的諸懷也被夷羿馴服,不敢造肆。

他的事蹟開始被遍地的城鎮所傳頌。夷羿所到之處,受人景仰、鑼鼓喧天,無不熱鬧。

位在天上的其中一隻金烏見狀,也跟著湊起熱鬧,隨著人間百姓歡興起舞,並將這事告訴其他九個弟兄,他們便開始相繼爭先恐後,想一睹這熱鬧非凡的盛事。

鬼靈精怪的老么提供了一計策略,「我們不如趁著母親休息時,一同前去湊個熱鬧如何?」

老大怕滋事,警告著,「母親已明確告知我們,我們不可同日而出,否則會引起災難,我認為這主意並不太好。」

其中一隻金烏不服地說:「大哥,我們是相當敬重你的。但是每次只要有好康的事你都是佔第一位,爾後才是我們,你這麼說是要怎麼讓我們信服。」

兄弟們開始喋喋不休的爭吵著,誰也不願讓誰,一同飛離東方海上的扶桑樹,相繼東昇。

這一下可把人間搞得生靈塗炭。

大地直冒熱氣,莊稼當場被曬枯,牲畜無一被熱死,河水滾沸,魚兒被熱水燙熟,成了一條條鮮魚湯。人們更是被烈陽灼傷、中暑,甚至休竭死亡,人間災禍無一倖免。

夷羿聽聞此事,勃然大怒。他帶著姮娥前去找羲和理論,誰知,未到東昇之時,羲和娘娘還在安然就寢,完全不知此事。

在得知兒子們闖禍後,趕緊向夷羿求情,願夷羿高抬貴手,給予他們警告。

夷羿念在她是天帝的妻子,原先的怒氣也漸平息,答應了此事,便留下姮娥於東方,獨自前去阻止金烏們。

金烏見自己闖下大禍,心生畏懼,誰也不敢回到扶桑樹去,深怕受到處罰,集結在崑崙山附近,討論如何是好。

此時的夷羿經過金烏所走過的路線,眼下所見,慘不忍睹,金烏所到之處,焦黑荒蕪,夷羿邊騎著馬邊落下了男兒淚來。

每走一千里,心中油恨,直到位於崑崙山附近,他已走了九千公里。

夷羿看見金烏們都集結於崑崙山附近的山頭上,歷歷在目的景象,使他失去理智。

他奔向崑崙山頭,將身子浸泡於崑崙泉內,大口飲盡泉水,寒氣直逼身軀、長弓、箭矢。

夷羿帶著這股寒凜,緊抓住比身形還大的長弓,緩緩遞上箭矢,緊拉弓弦!

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勿可造孽。天帝之子,雖,怒不可遏,夙箭制裁,必,觸犯天帝,切勿不可啊!

「禍害人間,畜生!」

靜默天地,發出巨大哀號聲,不知是箭矢射出時所發出的聲音,還是金烏一箭斃命時的慘叫聲。

金烏在中箭後,四分五裂,如同流星般,屍骨墜入人間。

任誰也不能相信,夷羿沒有聽從內心的勸阻,一箭射下金烏。他也不再有任何猶豫,不管金烏如何閃躲、逃竄,精準地射下剩餘的八隻金烏,只留下了老么,警告著他:「從今以後,你每天必須按時升起,按時落下,為民造福。」

語畢,他不禁悲從中來,心中怨道:「救了疾苦的人間百姓又如何,如今,天地蒼蒼,哀聲不斷,何以雀之......何以雀之......」

上蒼眾神憐憫,下起了一場好幾個月的大雨,悲嘆夷羿與姮娥被天帝判罪,不可再回到天界,只能在人世間度過生老病死的輪迴。

兩人相依,望著天際,姮娥躺臥在夷羿的胸膛上,問道:「良人,比起生死輪迴跟牛郎織女兩人相隔銀河,哪種更讓人不捨?」

「為愛而分別,才是最讓人不捨與痛心的。我能與妳在這共度人間生活,不足以掛齒。」

「同是仙女,命運大有不同,我是該惜福。夫君不會嫌我面容蒼老,就棄我於不顧吧?」姮娥試問。

「不會,我也會老,體力更會大不如前,大概連這把長弓必在歲月中無法舉起,那時,我們共赴黃泉吧。」夷羿放下長弓,第一次認真地親吻姮娥。

兩人在無月之日,享受了第一次於人間裡凡人的交歡,使得彼此心中得到了一些慰藉。

這段日子裡,姮娥展現了仙女的特質,經常接濟貧苦的村民,甚至盡自己在天界所學的醫術,微薄之力中,醫治生病的患者,廣受鄉親愛戴。

位於崑崙山的西王母得知此消息後,知道夷羿與姮娥已成凡人,令下人開啟青銅大門,親自下山會見姮娥。

她來到崑崙山下的某處村莊,聽聞了當地居民們個個稱讚姮娥是個善良又有愛心的人。

西王母來到姮娥的住所,眼見四周,沒有石灰土砌成的房牆,簡單的竹藤編織,如同將山林裡的住所搬至此處安居。

她禮貌地敲了敲房門,裡頭只有姮娥一人坐在茶桌上,認真揮灑墨筆,寫下對世間萬物的情懷。

崑崙山鑾現金光,萬物豐饒溪山水。來世如能共相陪,願化雲鶴同翼飛。

「好詩。」西王母不禁感慨地說道。

姮娥抬頭一見是西王母,立即放下手中的毛筆,畢恭畢敬的向西王母做出叉手禮。

「免禮,我的好仙女,看看您那憔悴的面容,可真是苦了妳,」西王母用著身上的綢緞,為姮娥擦拭臉上的污漬,「我來不為別的,我想賜與給你們兩粒仙丹,這仙丹可讓你們兩人長命百歲,甚至還可以升天成仙。」

西王母將包裹仙丹的藥包塞到姮娥手裡,並囑咐她:「切記,這仙丹只能吃一顆,如果吃下兩顆,必有難以挽回的後果,待你們決定好在服用。」

說完,西王母隨即化成一陣風,消失在姮娥面前。

傍晚,姮娥將這事告訴了夷羿,夷羿心中有所疑竇,「會有這等好事?」

姮娥不懂夫君的意思,問道:「良人有何見解?」

「西王母乃出了名的掌管生死,今日化身成人前來賜藥,可讓人有所顧忌,此藥真為仙丹?」夷羿不解,請姮娥代為保管,等確認此事,再來決定是否服用。

姮娥將仙丹放進百寶匣,預防有心之人竊取。殊不知,在夷羿收留的徒弟中,有個名叫逢蒙的小夥子,也專於射箭,程度可說是不遜於夷羿。

可惜,品行不端、奸詐貪婪,甚至覬覦師父的妻子姮娥。善於掩飾心中的薰心利益。

某日,逢蒙抓準了時機,趁著師父外出練武,假借身體不適,而留在師父家中。

懂點醫術的姮娥看出逢蒙裝病,質問他:「為何要欺騙為師,不加勤以練功,造福百姓。」

逢蒙臉色一變,色慾薰心,搓搓手,訕笑道:「師父可真不會疼惜娘子,放任妻子於屋內,何不讓我代勞一番。」

姮娥聽懂了逢蒙的企圖,亟欲抵抗,甚至將能用以抵禦的物品都用上,仍然無法阻止逢蒙的犯進。

無奈之下,姮娥想起了百寶匣內的仙丹,連滾帶爬地一把抓過百寶匣,取出盒中的兩粒仙丹,不顧三七二十一,直接吞嚥。

逢蒙正當一把抓住姮娥的袂袖時,姮娥感覺到身子飄飄悠悠地飛了起來。

這可讓逢蒙氣急敗壞了,想將姮娥拉回到地面。誰知,再大的力氣,仍舊無法揪住飛出窗外的姮娥,只能見她直奔一輪明月而去。

夷羿回到了家中,怎麼也遍尋不著妻子,直到看見翻倒在地的百寶匣,這才驚覺事態嚴重。

他奔出屋外,只見高掛的明月上樹影婆娑,姮娥正站在一棵桂樹旁,抬頭仰望著遠方,不發一語。

夷羿悲慟哭喊著:「姮娥!不!姮娥!」

不管夷羿再怎麼奔跑、呼求,姮娥如同聽不見般,直盯遠處。

高掛的月亮,任憑夷羿再怎麼追也追不上,只能不停搥胸頓足,傷痛欲絕。

莫要分離又死別,何須服丹上明月。不解姮娥真心意,如今分別難相會。
5.0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短篇小說│替死鬼 中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穹頂方舟|前言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鬼暮合宿BL《07. 醋罈子》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人生之路上,總有天父相伴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