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市 (七)

2023/10/0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這天趁著實習課,我拿著筆電填寫解詩協會的入會申請表格和首席達觀者的報名文件。這些資料之繁複,令我還不到中午就煩躁的灌了三杯咖啡。

首席達觀者是協會選核,要參加選核,就得先加入協會。

鑒於我曾經離開過協會,和班策爾又有恩怨,入會和報名鐵定有困難。如果照一般方式申請,百分之百會被否決。

對此張教授要我以「雲之絲」的資料為誘餌,在申請表寫上「能夠充分掌握雲之絲形成」,讓協會先對我感興趣。

一旦成為協會成員,按規定便不能拒絕協會成員參加徵選。

張教授打算讓協會認為我握有資料和技術,引誘對方通過我的入會申請。

按照協會作風,他們為了掌握資料,確實有機會讓我重新入會。但這麼做不能說萬無一失。

以班策爾的個性,他不屑從我這裡得知也是有可能的。

說實話,我不認為張教授的計畫會那麼順利。但具體還能用什麼方法,我暫時也沒想到。

我抱住後腦,盯著填了三分之一的螢幕,左右旋轉椅子發愁。

從剛才就不時發出聲音的收銀機,這時又傳來叮叮聲。

鞠之晴已經跟不聽話的收銀機奮戰了許久。她皺著眉頭操作旁邊的電腦,似乎她的體質又讓機器故障了。

「這次是收銀機啊?」我起身問道。

「……對。真傷腦筋。」她尷尬的笑。

我走過去查看收銀機,左看右看,朝虹線纏最多的地方用手刀敲下去。

收銀機的電腦螢幕化成多道灰線閃爍了一下,接著螢幕一黑,自己重新開了機。

「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她操作滑鼠,檢查看來恢復運作的電腦,睜大眼不可思議的看向我。

「每次看都還是覺得很神奇……藍助教你要不要改當修理電器的人?」

我不禁失笑。

「也是會有不靈的時候。用好就先去吃飯吧,這邊我顧就可以了。」

說完我又坐回位子填表格。餘光見到鞠之晴面向我站著不動,我又看向她。

她一臉不安,後來總算像是下定決心般,鄭重的看著我問:「助教你吃什麼?」

我歪起嘴巴思考。

「呃……待會去便利商店隨便買吧?」

鞠之晴一聽,看著我慢慢深呼吸,接著蹲下到腳邊的置物櫃,左右張望後,小心翼翼的從手提包拿出一個保鮮盒。

「這個……」

她正要交給我時,莊同學從辦公區走進店裡。

她不知為何把盒子藏到身後。

莊同學一臉狐疑的盯著我們,在原地猶豫了一下,僵硬的朝我們走來。

「妳可以去休息了。」他對鞠之晴囁嚅。

鞠之晴瞬間恢復營業時的笑容,說:「好,謝謝。」

莊同學看了看我們,拿起平板電腦,到商品架開始工作。

鞠之晴壓低音量和身子湊近我說:「都沒有看過莊同學跟人吃飯,在倉庫遇到他也都是一個人,他是不是沒有朋友一起選這門課啊?」

我盯著莊同學的背影,思緒回到小湯上禮拜問我要怎麼處理發生在大學的排擠霸凌。

「你也知道我沒有教書經驗,這種狀況你會怎麼處置?」

和小湯在休息室時,他曾大口吃著自助餐便當這麼問我。

我當時他建議多介入分組活動不要讓他落單,多增加互動機會,或是在旁監督,但似乎收效甚微。每次見到他仍形影單隻。就算和其他人在一起也是被冷嘲熱諷,用手肘推來推去。

這種情況很棘手,直接介入只會讓當事人更沒有面子。如果當事人不能自己做出反擊,這類事情仍會繼續發生。

鞠之晴簡單收拾一下東西,走出櫃檯前湊到我耳邊有些臉紅小聲的說:「東西我放在休息室,請吃飯前過去拿。」

這時我注意到莊同學偷看到她這個舉動,鞠之晴和他之間的虹線頓時發出刺眼的光芒,令我不禁瞇細眼。

鞠之情關上門後,莊同學在商品架前站立不安,不耐的嘆氣,沒拿平板的一手不時握拳,看來似乎很焦躁。

我突然冒出一個想法。決定後,我闔上電腦螢幕向他走去。

「還好嗎?有沒有什麼問題?」

莊同學維持一樣的姿勢,像剛才的鞠之晴一樣深呼吸後才說:「我有事想麻煩助教。」

「請說。」

他總算面向我。

「你可以請湯助教不要再特意接近我嗎?」

「怎麼了嗎?」

他用舌頭潤濕乾燥的嘴唇。

「他常常在我附近打轉……總是插手我的工作,還一直邀我一起去吃午餐,這樣我很困擾。」

我摸摸下巴。

「我想,他是觀察到你跟其他同學互動比較不足,想透過這樣的方式幫助你融入其他團體,團隊合作也是這門課很重要的學習目標。」

他看向我,突然提高音量。

「如果他是替我著想,就不要把我安排跟其他人一起!我不管選哪門課參加什麼社團,那群人都窮追不捨,他們就是想看我笑話。」

我被他身上伸出的發光虹線纏繞住。

「如果你不希望旁人介入,對此我有個提案,你願不願意試試?」

他疑惑的皺起眉。

「你知道『睫冀』吧?」

「……是那個睫毛掉落後有機會發生的詩?」

「沒錯,如果成功,當事人的運氣和心境堆會改變,尤其能獲得蜜獾般以小博大的無畏勇氣。如果你不願人旁人插手,那就要靠自己改變。這種詩並不會持續很久,對心智的危害也很低。從今天的天氣和周遭狀況來看,我認為今天可行的機率很高。」

他猶豫了一下,謹慎的問:「行得通嗎?『造詩』不是違法行為嗎?」

「並不是所有詩都有危害,少數是特例。『造詩』大部分是違法,但幾種能夠特別通過審核,用來幫助人,但是需要很專業的技術,如果解詩等級不夠也是不會被允許的。」

我的盤算是,將我能操控詩的風聲傳到協會,提高信服力。藉此讓班策爾更相信我不僅有情報還有技術。

為此我必須要有個目擊者,也就是小湯。

我要讓他見到我造詩,並留下紀錄帶回給協會。

我讓莊同學慢慢考慮,要他下班前給我回覆。大概過了十五分鐘,他過來同意我的提議。事不宜遲,我趕緊叫小湯過來。

小湯收到訊息後急沖沖跑來,嘴角還有餅乾屑。

「你到底想幹嘛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這樣莊同學和你就不用煩惱了,不是正好?」

「就算是這樣,要在今天得到許可也是不可能的,造詩的審核比解詩更久,你不知道這點嗎?」

「當然知道。但事後補件的案例也不是沒有,這點就要麻煩你幫忙了。」

小湯看看我,又看看莊同學,過來一手攬住我的脖子帶到旁邊說話。

「喂,不會有問題吧?」

「沒問題,這我有經驗。你如果表現得不安,會影響當事人的情緒,總之先放開我吧。」

好說歹說之下,總算讓小湯勉為其難的答應。

我把莊同學叫過來,開始準備造詩。

「在這裡進行嗎?」小湯不敢置信的問。

「這很快也很簡單,而且現在這裡虹線狀況正合適。」

說完我讓莊同學把眼鏡交給我。

「請閉上眼睛。」我說。

莊同學閉上眼後,我靠近他的臉,輕輕拉扯他右眼不明顯的一根上睫毛。

他痛得流下眼淚,眼周開始發紅。

「好了,現在揉揉眼睛。」

在他揉眼睛時,我拿出兩枚硬幣將他四周最亮的虹線像纏綿花糖絲般繞在硬幣上。硬幣彷彿冒著濃濃的光煙,散發詭異的光芒。

確認莊同學的睫毛落在臉頰上後,我將兩枚硬幣輕點在他的眼瞼和兩側鼻翼,畫出一個倒三角形,最後分開兩枚硬幣,貼到他眼瞼上。

大約二十秒後,我拿下硬幣,要莊同學緩緩睜開眼睛。

莊同學的眼睛這時冒著明亮的光氣,這是詩人特有的現象,稱作「著相」。鞠之晴也有這個現象,但她是半詩人,因此光亮比較淡。

「你現在可以說出一個願望。」我說。

莊同學有些搖搖晃晃,眼神迷濛,在完全睜開眼後,他的眼神變得不同以往,不僅充滿自信,甚至看來有些驕傲。

「我要讓他們消失。」莊同學聲音低沉的說。

我和小湯愣住。見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我繼續問他:「什麼意思?」

「我要正面跟他們講清楚,揍他們一頓。」

「揍他們就不必了。有需要幫忙的告訴我,我也可以幫你一起講。」小湯說。

莊同學聞言看向小湯,表情猙獰,似乎有什麼話想說。

這時休息完畢的鞠之晴走進來。在她碰到附近一條連著莊同學的虹線時,那條黃色虹線突然像點著的導火線般,發出光亮朝莊同學迅速燒去,緊接發出爆炸般的亮光。

我被光線照得睜不開眼,瞬間低頭遮著眼睛。

腦袋頓時一陣耳鳴和暈眩,肩膀和手臂傳來觸碰。鞠之晴的聲音有如忽遠忽近,她著急的問我:「藍助教!還好嗎?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眼睛刺痛得令我泛淚,我掐著自己的眼窩,痛得恨不得想自己挖出雙眼。

我忍著疼痛和淚水看向莊同學,只見小湯也蹲著扶著莊同學。

莊同學單膝跪在地上,一手按著頭,當他抬起頭時,眼上的光成了「錫患」著相普遍出現的綠光。

他的眼神變得兇惡,狠狠瞪著小湯。

「幫什麼幫,我不需要你幫!」

他推開小湯,瞪著我和鞠之晴。

「狗男女,我早就看你們不爽了,成天膩在一起,怕別人不知道啊?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們偷偷在說我什麼嗎?」

他朝鞠之晴伸手過來,我立刻拍掉他的手,把鞠之晴推給小湯。

我壓著一眼對他伸手保持距離。

「你站著別動,我現在幫你解詩。」

莊同學露出邪笑,後退到商品架拿起一把展示用錫製長劍,將劍尖對著我。

「有本事試試看啊?」

5會員
92內容數
目前正在閱讀:《長日將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