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原之戰

2023/10/2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如果說以動員兵力來說,關原應該是日本內戰史上規模最大的戰役,這包括了其他地方大大小小的戰役在內,在實際意義上不僅終結豐臣秀吉打造的短暫天下,一百多年來日本紛爭不斷局面的中世紀也就此終結,15年之後的大阪雙陣後打造長達265年、日本有史以來最長無戰亂時代。


過去對於這場戰事、不管是日本的影視作品、文學作品都聚焦在美濃關原戰場,筆者認為想要徹底了解,非得從原因開始看起,了解人物間的錯綜複雜關係後,才能有更宏觀的角度去認識。這場戰役不僅僅是各自捍衛利益、立場的石田三成、德川家康而已,其間的人物派系鬥爭、謀略與人情義理,還有性格、心理、謀略與作為、家族的起源與興衰等,無不牽動著局勢發展。


筆者想藉由小說筆法,利用現有的史料去推敲人物間的心境變化以及決定,這些人和我們一樣都曾經是活生生的人,他們的思維與決定,都能夠成為借鑑。擺脫史料堆積,藉由時間線的推進讓您更可以了解事件之間的關係與相互影響,更可以說明沒有一件事情是獨立存在,不受任何影響的,在像是讀故事書的過程中,輕鬆的了解這個帶日本走向近世的戰役。


自序

如果說到影響日本近代最關鍵的事件,關原之戰絕對是其中之一,不僅僅是決定豐臣、德川兩家誰擁有天下大權、更是標誌著一百多年來從室町時代中期紛爭不斷的局勢能否終結,當然結局我們都很瞭解是開啟265年的德川幕府時代,也因為鎖國政策讓日本能夠綻放出與當時西方歐洲截然不同的文化。


這場戰役通常被人記憶,只有主戰場關原,但是前因卻是複雜許多,豐臣秀吉登上關白、掌握天下大權後,他的行徑卻與之前截然不同,拋棄善接受建議的優點,走向許多專制者的道路,或許是在仿效他的前主君織田信長?


兩次發動的征伐朝鮮的戰役,甚至被標記為豐臣衰敗的遠因,筆者認為部分是對的,這時候文治派與武功派產生不可轉圜的情況,秀吉沒有或是忽視這個情況,卻讓家康掌握住,成為日後拉攏的籌碼之一。這些微妙的人際關係,向來就是戰國時代的生存法則之一,當時勢有所變化的時候,能夠認清並辨別像是吉川廣家這類的人,往往在時代洪流中生存下來。


以利作為動力的人絕對是大多數、也符合戰國時代生存法則,像是大谷吉繼因為過往交情而捨棄這個準則、甚至失敗也在所不惜的,可說是鳳毛麟角,也正因為如此,打從秀吉過世後就浮上檯面的這場戰役,更顯出人性的方方面面。


關原其實是許多戰役的總稱,甚至主戰場不到一天結束的情況下,還有許多地方仍持續戰事,筆者想透過小說筆法試圖還原當時的情況,盡可能忠實呈現當事人的心境變化,畢竟人才是最大的變因,尤其是關鍵中的關鍵:小早川秀秋,如果他不叛變,就不會引發西軍的陣勢崩壞、內部交戰,讓東軍能夠突破防線;還有在大阪的毛利輝元,如果帶著豐臣秀賴來到前線,福島、加藤等豐臣大將恐怕會直接從戰場撤退,這一切的種種正是歷史的有趣之處。


這是筆者第二本歷史還原小說,嘗試從史料與傳記中找出線索,加上自己的想像加以構成,希望能夠擺脫讀史料的枯燥感,給大家一種純粹閱讀的樂趣,如果能夠在其中得到什麼就太好了!

試閱


慶長三年二月的大坂城內,奧御殿內小書院內擺放鋪有「猩猩紅」之稱,由南蠻傳教士進口純紅羊毛毯的南蠻床架,曾經最喜愛在這裡就寢的主人已經很久沒有在此出現,更早已經轉往伏見城,這是為什麼呢?自從今年四月在京都醍醐寺舉辦規模前所未有的賞花會之後,掌握天下大權的秀吉不久身染重病,無法長時間起身,除了有重要政務才會現身在接見、發佈政令的表御殿之外,大多時間待在城內深處靜養,隨侍在旁的是寵愛的淀夫人與唯一的子嗣秀賴。


這天殿外小姓進來報告:「殿外治部少輔求見」,原來是最信任的近江派文官,也是自己一手提拔起來的石田治部少輔三成求見,所有領地是十九萬石四千石的近江佐和山。嚴格說起來他並不是傳統武家出身,更與織田家、秀吉都沒有任何親族關係,怎麼會有今日地位呢?自從在天正元年滅亡淺井家後,獲信長賞賜北近江的秀吉,著手建築長濱城,第二年在招攬當地武士出仕時,三成的父兄都加入成為與力(足輕大將委派給上層武士管理時稱為寄騎和與力)家臣,三年後以小姓身分服侍受命征討中國地方的秀吉,前往小寺家的御著城就是後來姬路城,之後也參與和毛利家對決的備中高松城之戰。


天正九年二月廿八日奉命成功舉行京都軍馬演練、似乎有超越遠在北陸家老之首柴田勝家的明智光秀,雖然只直轄擁有丹波一國,不過因為長岡(細川)藤孝、大和的筒井順慶等人都是他的寄騎,也就是直屬部下,所管控的領地達二百四十萬石,甚至被稱為「近畿管領」,當然這是個稱謂,並沒有這個官名,可以想見地位之高。


沒想到隔年六月二日發生了震撼全國的大事件,原本被命令前往備中支援秀吉的明智光秀,當天清晨襲擊位在京都的本能寺,為的就是奪取主君織田信長的性命,雖然說在下剋上一點也不稀奇的戰國時代,發生這樣的事情還是很震撼,可能也因為當時本能寺存放大量火繩槍的火藥,導致火勢更加猛烈,連屍體都找不到。同時在京都還有信長嫡長子信忠,同樣在妙覺寺遭到討死,織田家的支柱與家督一天之內就灰飛湮滅。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11會員
    42內容數
    在「時事說歷史」,你可以每月看到: 兩篇以時事歷史、歷史上的今天與隨機主題組成的圖文, 內容適合想用輕鬆方式快速瀏覽、一目瞭然補充知識的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