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7. 閨蜜之夜-27

2023/11/05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20!”,她的聲音如同平靜的湖面,卻流淌著無法挽回的悲劇。又像優雅的黑雁,卻留下了無可挑剔的從容。


我心驚了一下,正當新生健康檢查的那一天,《曾倩》刻意挺胸與護士爭取那一公釐之差,四捨五入,落入12公分級距成為【仁班B群】,而卻好心地代替護士糾正我的站姿,無條件捨去,讓我免於落入17公分級距成為【仁班D群】的唯一成員。那一天是眾多我想要一死了之的其中一天。


《曾倩》就像是故意把數學的骨刺,質數17,刺進了我的腦子裡,讓我拔不出來。


“20?”,我嘆了一口氣,事實勝於雄辯。雖然只是小小的3公分,卻是無比沉重的負擔,讓人感到身心俱疲。我開始有點擔心《曾倩》去年的發育了。


我跌坐在床緣。我忍不住開始抱怨起《林女士》的怠惰與輕視,訴說起受害者的心聲。連《鄒奶奶》的識途老馬,都成了恐怖故事裡的步步驚心。我的不知所措與倉皇失措,讓《李朱》措手不及,把她逗得哈笑連連。

raw-image



“妳知道嗎?我曾經在七里堂裡問過耶穌,他不能因為自己是男性就忽視性別平等,應該要讓公海馬哺乳全球化啊!哦不,宇宙化啊!”,我抱怨著,“雌性懷孕,雄性哺乳,這不是天經地義的嗎?為什麼要對夏娃這樣壞呢?不就是蘋果嗎?”。我現在真的很想還給祂三大箱。

“看來~耶和華真的很喜歡妳,到現在還讓妳活著!”,《李朱》戲謔地說,“沒讓妳成了公~海馬!小海馬肯定很開心,存活率百分之百!”。


我又嘆了一口氣。


“啊~朱,我要怎麼辦啦?好煩哦!今年的秋高怎麼讓人感覺~很不爽呀!”,我氣餒地看著她,數落著今年的秋天來得真不是時候。“會不會爆掉呀?”,我的表情很認真,“我好怕一直大下去噢!”,我的聲音讓我的肩膀沉了下去。


我無助地看著她,她看見了我眼裡毫不掩飾的恐懼。《李朱》是唯一一個能看見我所有色彩的人。


“這樣吧,明天我和妳一起去保健室!我們問問護理師!不要擔心了,哦~”,她向我保證道。她把我的雙手握在她的手中,我的大腦在她籐蔓般緊密的智慧裡顯得那麼無知。

raw-image
raw-image


“護理師?”,這句話就像一位救生員,把我的腦子從孤獨小島上拯救了出來。

“哦~我們先向她請教看看這樣的成長速度合不合理,如果不放心的話,看要怎麼做?好嗎?”,她提了一個既不會走漏風聲,也不是空口說白話的建議。最重要的是,它是免費的,唾手可得的。這讓我稍微感到了安慰。

“再不行~我們去找胡班導!”,她盤算著。那種安慰的感覺頓時消失了。


“對了,”,她瞇縫起眼睛,“剛剛妳說的變態同學是誰呀?”,她還把尾音提高,試圖轉移我的注意力。不過,我想我看到了她眼中熊熊燃燒的好奇心。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口無遮攔地說個沒完。

raw-image


我立刻調整好自己的表情,“哞?我有說嗎?”,我吞咽了一口。她張開的嘴巴提醒了我,也許,總有一天會打雷的。

“妳不是說有個男同學超~級變態?打赤膊嗎?有看到是誰嗎?”,她聽起來有些憤怒。她的雙手抓住了我的肩膀。她的目光鎖住了我的眼睛。她的氣勢恐嚇了我的腦子。


這讓我屏住了呼吸。


我又吞咽了一口。


“我要告訴禿頭鷹,讓他全裸站在木棉樹下,讓他露個夠!這個死~~~變態!”,她強烈地表明要加入這場遊戲,並且延長它結束的時間。


忽然,我的【情感中樞】面有難色,他就像是從【牡丹國中】這團烏雲,是黑沉的,很排灣的,好不容易竄出來的陽光,是明亮的,最耀眼的,我不會想把它射下來的。


在某種相似度上,我們是同一種顏色。


它說服了我。


“讓我抓到,一定給他好看!”,她把牙咬得喀喀直響。這讓我遲疑了一下,也許當年那位掀《李朱》裙子的男孩,其實,並不是傷得太嚴重。教室裡,穿著內褲的感覺應該就像是站在泳池邊吧。


“有穿褲子嗎?”,她忽然皺起眉頭問道。我想這可能才是她想知道的。


“啊!”,我驚叫了一聲。

raw-image



4會員
133內容數
一位中學生, 八年級, 女孩的記事簿... ...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