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自上個世紀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我成長於上個世紀末期,當時的通信技術還不甚發達。因此,資訊傳輸費用昂貴,人們惜字如金。如今生活在本世紀的前葉,資訊科技已經是爆炸性的發展,資訊的使用就在彈指間。是故,資訊的傳輸費用低廉,人們習以為常,甚至有當訊息內涵如糞土之嫌

90年代剛進職場不久,當時個人電腦還不太普及,網際網路的使用也剛剛開始。只是電腦硬體還在Intel的286或是稍後的386CPU等級掙扎,一時還看不出它會有多巨大的跳躍。不過,通訊技術已經快速的推陳出新,新產品不斷面世。

記得,辦公室裡面涉及國際貿易的行政人員,稍有點年紀的;會經常分享當年如何練就繕打電傳打字的技巧,就是Telex。它作業的方式是;訊息內容通過特殊打字機;製成一個長條無數孔洞的紙條。再拿去可撥號的電傳機傳送。國外那一頭的電傳機;就會出現一篇有頭有尾的訊息短文。

raw-image

重點是,英文全部都是短寫;或縮寫到沒有一點程度是沒法看懂的。另一特點是;發訊息的人,通常是老闆信任的秘書,必須得英文好,又要能夠將每個單字壓到最少的字母數量,又必須確定對方看得懂,又不可以被對方錯誤解讀。

資訊傳輸昂貴時,人們惜字如金

有人會說,要不乾脆把字彙全拼出來,省事多了。要是秘書膽敢這麼做,那第二天就不必再上班了。當時,那樣的通信費用是非常昂貴的,但也比航空郵件快好幾天,又不必跑到電信局發電報,那已經是革命性的便捷了。

我進入職場時,那種Telex基本已經“作古”多年,取而代之的是今天還在使用的“圖文傳真”,也是俗稱的“FAX”。在當時傳真作為商業上聯絡的工具已經很普遍了,它和稍早的BB Call 機和稍後的大哥大手機的大量使用是齊頭並進的。聽著前輩回想往日使用telex有趣記憶片段, 就像在聽人瑞分享清朝時坐轎子的經驗一樣。聽得懂,但沒法了解個中滋味。

FAX的原字叫做Facsimile (英文字彙原意是“複製本‘’), 後來的短寫FAX ,就沿用到今天了。傳真的科技基礎是傳統的電話傳輸訊號從“類比”的轉變為“數位”的,那也奠定了後來網際網路的通行,在基礎建設上面打下了穩固的基礎。

當然,其他周邊的交換機系統,和傳統電纜升級為光纖, 還有今後還會不斷提升的更高科技材料的引用。一切都朝向更快,更方便,更大的數據量。譬如,Email 電郵的廣泛使用,大哥大行動電話轉型升級為智慧型手機,大量數據資料的傳輸,視訊科技的不斷提升,還有每天新增的智能化廣泛用途,直到科學家開始擔心;是否將來人工智能會取代人類智慧?

那樣的擔憂,是宏觀的視角。本文切入的;主要是一個極其狹窄的微觀視角。也就是訊息的傳輸變得更快更大量,更方便的今日,大眾很容易群起傳送一個極其細微的訊息,然後藉由網路和無遠弗屆的社群媒體予以無限放大,直到極度扭曲;甚至完全失真的地步。

資訊傳輸低廉時,人們習以為常;有當訊息內涵如糞土之嫌

先不說訊息本身的真偽,就說某人;特別是公眾人物;的一個影像動作,說的一句話,一小段文字訊息,相片的一角,只要有心人刻意或某網紅覺得有梗,就會被複製和新創,然後轉傳。那被放大的幅度,被扭曲的變形度,被擴大傳送的速度,說它類音速,應該不會太誇張吧!

有沒想過,多少有名望的人,或不慎犯下錯誤的某社會人士;不明究裡,名譽或社會地位就被這樣的時代浪潮;一夜之間摧毀?多少名不見經傳的人物,一夜爆紅,短時間暴富?更別說詐騙集團藉着日新月異的智能科技,犯下無數更大的罪惡。這種對一切秩序的顛覆,有朝一日會完全失控嗎?

上個世紀的一百年,從前清走進了民主,自由,共和,其發展軌跡不就是民主,科學,救國。那當然是上一個世紀的前塵舊事了。

這個世紀的百年,能不能救國,先不說。民主會不會毀了人類的自由?這個有待時間去印證科學會不會在充份“利用”,“厚生”之後,把人類也給毀了?來自上個世紀的人如果仔細觀察新世紀的現況,難免會有一些憂慮。此外,相信有識的社會學家也已經開始關注這類的議題。然後,應該是哲學家和宗教學家會逐漸扮演重要的角色,為普羅大眾指點迷津。


141會員
168內容數
候鳥歸來,歷盡滄桑,也豐富了閱歷,一幕一幕化為文字,分享有緣的朋友: [職海浮沉--雲層裡的風暴]早期職場點滴實錄。 [陪伴孩子的童年]放棄職涯升遷,陪伴孩子童年。 [隱形經營者]澳洲經商實錄。 [異樣思維的激盪]冷眼旁觀評論,針貶時弊。 [安立格散文集錦]天馬星空,文藝創作。 [短歌天涯路]心理,感知,哲學薈萃。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