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請問你是柳丁嗎(1)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他偶爾會在社群媒體上看到她的消息。不過這些消息都是來自其他人的標註,她自己倒是很少波文,一如往常。現在人們留下的電子紀錄很多,她算是這個世代比較少的。大學時期手機剛開始流行時,她說:何必綁著一個鈴鐺,隨時等人招喚呢?

他們倆人的分手,並沒有連劇般的悲傷張揚,她甚至只是深呼吸一下、雙眼閉著又張開,說聲我知道了,抱他一下後就離開。他甚至來不及解釋,不過他也不敢解釋,橫在兩人之間的,是另一個女人。

那天之後,他們就沒有任何交集。他還是從其他朋友口中知道,她在他國結婚生子,老公很疼她。他想,她一直都很努力,值得人疼。

東部鄉下長大的她,膚色偏黑,到了台北,她努力防曬、吃喝維他命C讓自己變白;為了讓自己講英文不要被笑,她周周跑教會,只為了聽外國牧師佈道;為了跟自己出席一場家族婚宴,節省的她硬是花上一周的薪水買下女孩夢想的高跟鞋,最後沒有塗上指甲油的腳趾頭露餡,家中大姨媽認出她平常應該只是穿球鞋的,登不了大雅之堂。

十多年了,她回來了,雖然不是同一個城市,但他心裡認為總歸看著是同樣的月亮,吸著是有點污濁的空氣,她終究回來了。原來孩子已經上了大學了,她決定回到家鄉,到偏鄉去教孩子們英文,同時也把她家鄉的美用這個語言介紹給更多人知道,雜誌介紹著山區偏鄉小學與它國小學文化交流,這是她居中協調的。她流利的英語與豐富的專業背景,讓她被當地市府秘書處看見,在城市國際交流會議上,翻譯與隨行。

今天這一場平板電腦捐贈記者會,知道她會出現。

在飯店裡,他照著鏡子看看自己的臉,還好,皺紋還不太明顯。側身瞧瞧自己的肚子,拜自己健身教練所賜,沒有傳說中的鮪魚肚。他記得她說過:蹲下去像痞子,站起來要像紳士。他想著這一身行頭,應該有著霸道總裁風了吧!

即使在腦海中設想多年重逢的場景,他要怎麼意氣風發的出現在她面前。孩子前陣子很喜歡的tiktok洗腦片『潘周眈,29歲』那種中二行為,他決計是做不出來的。要表現著像是意外相遇,他也沒那種心境,畢竟他指定建議市府要她出席。

他想起她喜歡的一部搞笑電影,電影裡一個男人,在舞池裡,對著許久不見女主角的母親問:請問你是柳丁嗎?

以前覺得幼稚,現在反感到有趣,或許可以試試。但在看見她在台上主持記者會時,他竟有著小學生等唱名領獎的感覺。



13會員
122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