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 8. 放晴了嗎-3

2023/12/15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我輕吐了一口,僅管我是這麼的深愛著我的母親,但現在不是翻舊賬的時候。


我瞇縫起眼睛。我之前聽過這樣的話, “好熟悉的感覺~奇怪?好像在那聽過?” 。


我花了一點時間,找到了某個知名品牌的【貼身衣物洗滌劑】,玫瑰花口味。它的深藏不露顯示了它的珍稀可貴。我破例擠出了三滴藥劑進水盆裡,再用雙手輕輕壓下,讓這件新內衣,靜靜的,沉浸在泡泡裡,粉紅色的世界。


然後,我心滿意足地換上了一件粉紅色細肩的連身短裙,把頭髮捲成了慵懶丸子頭。利用這個空檔,我走到了一樓的緊連著餐廳的衛生間。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林女士,妳可真厲害!唉喲喂~” ,我的聲音有些酸澀。我撥開了像是門簾的幾件正掛在伸縮桿上的長褲,保全了紮好的丸子頭。她找到了最適合不容易乾燥的衣物的最佳風口位置。

raw-image



這裡有三支伸縮桿,分別頂在東、西牆上,用來風乾衣物,除了內在美。關於這一點,我慶幸著我們的看法一致。而位在東面牆邊的洗衣機和脫水機,與西面牆邊的座式馬桶和長條型洗滌槽占據了大部份的空間,甚至,連曬衣架都放上了原本靠北面的淋浴地板上。《林女士》可說是完全施展了家庭主婦的特殊技,毫無保留。

raw-image
raw-image
raw-image



我看見了《陳弘梓》的黑色上衣正放在洗滌槽上,它扭曲的形狀與深沉的顏色,和堆積的舊衣與灰黑的牆壁,相得益彰,相處融洽。這讓我感到了一陣遭受無事找碴的委屈。


我不悅地拿起了這件已然灰頭土臉的,舊衣服。


“噢?” ,一陣柔軟且綿密的觸感,洩露了它貴族世家的隱匿身份。我對此甚感驚訝,尤其是在一個小鄉鎮裡,連個像樣的服裝店都找不到的時候。當然,我對《陳叔》販售的衣服瞭若指掌,這並不代表他賣的品質不好,只是消費族群的不同。

raw-image
raw-image


“真對不住你喔,是我有眼不識荊山玉,以色識人,你厲害,真是~了不起!” ,剛剛的土芒果絲太酸了,影響了我說話的味道,讓我放低了聲量。我對於以貌取人的失禮,向它道歉。在某種意義來說,我們遭受了相同錯覺的對待。


我不假思索地拿高了這件上衣,嗅了一下。

raw-image


“淡雅而清新的芳香,淡淡的甜味,淺淺的的香氣,真像~嗯~~~啊~啊!想不起來!” ,我對於這個味道很是滿意,它讓我想起了更小的時候,只是,我不記得在那聞過它了。 “嗯~這件衣服不適合他!嗯~嗯!” ,我飛快地做出了結論。


我眉頭緊蹙,嘴角微微撇起,對於雞蛋裡找不到骨頭,不是很高興,那怕是一小片的蛋殼。我感到一陣隱密的無事找碴的挫敗帶來的刺痛。

raw-image


我深吸了一口。


看樣子,『佛要金裝,人要衣裝』,就算是《史瑞克》也能成人。難怪,他脫下上衣後,就像《史瑞克》一樣的野蠻無理。


我舀了一匙【橙紅紫鮮豔護色洗衣粉】,不情願地開始刷洗著這件衣服上灰白色的髒污。


“橙~紅紫?~這什麼牌子啊?取這什麼名字呀?不能紅橙黃,或,或,或藍靛紫嗎?黑漆漆的也行呀!緊價系!便宜的東西連取個名字都隨隨便便的!” ,我皺起眉頭,對著長久以來使用的洗衣粉包裝上的名字抱怨道,這會兒,它的名字格外的清晰明顯。看來,便宜商品的名稱永遠是跟不上時代,自以為親民。


我拉起了上衣的一處,將它扔到了《橙紅紫》的頭上,氣憤地將它壓扁。 “咚!” ,它發出了一聲,像是嚇了一跳。呃,好吧,是我心驚了。


“便宜沒好貨!” ,我留下了一句評語,讓它靜靜的反省。

raw-image


“噢?” ,我的聲音上揚,忽然想到了些什麼,《橙紅紫》是落伍的名字,便宜的貨物!


一絲成就感搔了我的刺痛之處,我微微一笑。


我哼起了一首我很喜歡的舒情歌曲,那是一部偶像劇《深情密碼》的片頭曲,《庾澄慶》【靜靜的】。這首曲子特別適合心浮氣躁的時候。它前面的四句是我最喜歡的部份。


‘噠噠噠噠噠~噠!噠啦噠啦噠~

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

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

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啦噠~


空氣裡躲著什麼 有點浪漫的心動

我偷偷看你 你也偷偷看我

世界上多了什麼 好像變得很不同

站在你身邊 這一切都好寬闊

我還在等著你 靜靜的愛我

只要有你陪我 靜靜的就足夠

你也在等著我 靜靜的溫柔

就這樣手牽手 靜靜的看著天空

心裡面藏著什麼 你只想要讓我懂

原來我的夢 也就是你的夢 Oh

紙條上寫了什麼 我好想要聽你說

讓字字句句 充滿我們的笑容

。。。’



“靜靜的手牽手,是最簡單的夢~~~” ,我的全身一陣發麻,眼淚已經沁到了眼眶。是這首歌,是它的詞曲釋放了我的賀爾蒙。好歌猶如一本動人的小說,同樣能感動人心。


“呼~乾淨多了!” ,我就像是拔出來一根骨刺,舒坦多了。 “這樣高興了吧!” ,我廣播道,自豪做了一件以德報怨的善事。

raw-image


我將它丢進脫水機裡,轉動了計時器。這台脫水機有點舊了,原本用來刹住不鏽鋼內槽的上蓋已經壞了,被丢棄了,所以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整個內部。


我的目光渙散的看著像是一團黑色的影子,被脫水機的自轉世界拖著繞圈圈。就像是在規律的生活裡,它靜靜的跟著,完全不知道自己就快要被榨乾了。

raw-image
raw-image


“暈了吧?頭暈了吧!知道我那時候被你蓋住的時候有多暈了吧!大壞蛋!” ,我眨了眨眼睛,抬起頭來, “呃!真的暈~” 。

raw-image


“吼~都怪張伯啦,為什麼要講鬼故事呢?為什麼要講七里村的鬼故事呢?為什麼要讓奧麗芙留下來呢?為什麼要讓她抓交替呢?為什麼要把事情鬧大呢?靜靜的不是挺好的嗎?真是討厭死了!” ,我甩了甩頭,試圖將《張伯》留下來的《奧麗芙》的冤魂不散拋到九霄雲外。


脫水機發出了 ‘鏗鏗鏘鏘’ 的聲音助了我一臂之力。我飛快地讓雙手忙碌了起來,將上衣晾在第二根的伸縮桿上。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阿門!” ,我還順口唸上了一段護身咒。


“嗯~依照剛剛戶外的手感,溫度,濕度剛剛好,明天就會乾了!” ,我像是位傍晚7點50分的氣象主播報告了這個好消息。

raw-image


“你~你~你不要驕傲喔!” ,它乾淨整齊的模樣,瀟灑中透露出英俊挺拔的風采。深邃的黑色質感凸顯出線條流暢,肩部雕塑般有力,散發著一種典雅而引人注目的氛圍,尤其是在這個簡陋的衛生間,顯得特別格格不入。


忽然,我的脈搏躍動了起來。我想起了在書店的時候,他靜靜的,靜靜的黑色優雅延伸至他的臉龐,凸顯出他獨特的魅力。衣服的線條與他的輪廓相得益彰,呈現出一種引人注目的協調感,讓他英俊得不可思議。


我的耳朵燃燒了起來。

我吞咽了一口。

raw-image


我飛快地舉起雙手捧住了我的臉頰。


“哇~瘋了,瘋了!妳瘋了嗎?這種情況?妳~妳是在臉紅嗎?哇~不是,妳~是在對一個變態臉紅嗎?緊價系~哇~” ,我自問道,聲音裡透著不可思議的驚訝。 “不對!一定是我還在暈,對,沒錯,Ma Ja,一定是這樣沒錯的!實在太暈了~” ,經過詳細的推論之後,我找到了原因。

raw-image


我嚴厲地對自己說,我什麼也不要想,只想讓這件事情趕快結束。


“咳~看看,看看,靜靜的,不是也挺好的嗎?” ,我盯著它安靜的模樣,原來,【靜靜的】人事物也能帶來心靈上的平安。


“噢!噢哞!嚇了我一跳!” ,一陣風來,讓它耀武揚威了一下,像是在警告我,讓我的嘴巴也能【靜靜的】。我後退了一步。


“你哦,怎麼不找好一點的主人呢?看看你,長得衣模衣樣的,竟然這麼沒有眼力!” ,我用力拍了它幾下,絕對不是因為復仇心態作祟,單純只是習慣性動作而已。我成功地說服了自己。


我的目光停留在它的身上。靜靜的,靜靜的空間撩動了我的虛榮心。


“摸起來真是柔順!材質真是不錯!” ,我像是位貧戶,想要透過觸摸與揉搓來感受那份奢華與遙不可及的美好。 “不知道他媽媽是存了多久才買的?” ,我無法想像花這多錢買一件衣服的愛要有多堅定, “真是辛苦我了!” ,我讚揚了自己,保護了一位辛勞的母親的愛。


“希望你不要再落在我的手裡呀!不然就不是這麼簡單了?A La Seo?” ,我很嚴肅地警告了它(他),女孩們都很記仇的。


我輕撥了一下我的鬢髮,瀟灑地離開了這個,【靜靜的】,有點冷的,衛生間。

raw-image
raw-image


“呃~好像穿太少了!” ,我巧妙地避開了《奧麗芙》留下來的風蕭蕭兮, “慘了,好像還有點暈~” ,我的手掌背面為我做了確認。

raw-image
raw-image




4會員
141內容數
我喜歡使用譬喻的小說寫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