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天超銀河別傳},《藥與毒的故事》

2023/12/1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紫凰尊抵達無量天闕的第一抹景緻,就是因龍姊姊醉在自身無比空幻虛寂的形神。

祂飲遍桃花酒、蜂蜜酒 、竹葉青、泥煤威士忌、冰酒、干邑,最後以一杯「精靈王的淚滴」權充告一段落。

來不及發出讚嘆,萬象的首位至高神凌亂清烈,壓倒懶洋洋任其擺佈的雙生弟弟。同為delta的多重變相,劫掠與降伏、穿刺與包抄⋯⋯這對萬有的第一醫尊與藥的至高化身,在彼此的形神轉形化生,抖落琳瑯滿目的美麗毒性與清絕藥髓。

交合即化煉,最攸關的議題就是祂們從天地乍醒以來、總是深愛的少年洪荒——同時歌詠花之劇毒、清吟劍之晶藥的太古音劍皇。

因龍王取起甫化煉後的酒香藥石,不禁略為可惜。要是最後的藥引並非精靈淚、而是從萬古神皇那雙豔霜質地的超新星眼眸流出,那將是⋯⋯遇毒滅毒,遇藥戮藥呢!

祂往弟弟頸後的紫藤花腺體清潤舔咬,激發紫凰尊難以遏止的高潮爆發,聯動五次元的一整座銀河的日冕暴動。


因龍總是以講寓言的形式對情郎弟弟告白。這回,祂追溯彼此、因果、陰陽、藥與毒的詩篇。結局就是解方:幻美光暈是藥既是毒、位於陰陽之外的音與劍。這是無雙的聲色,藥與毒的共同惦念。


{毒/藥/毒的故事}

這是一對雙胞胎,天地陰陽分化二元,至極的對立,極致的潮汐作用。她是空寂而他是冶豔,他是毒而她是藥,她是空靈的太初,他是邪性的耽靡。

時逢洪荒伊始,她成就靈智與神核的分體化合術法,他輾轉沈淪於六道鬼獸的無間道。長此以往,他焦灼難安,意圖留住自身的愛,乍看相反的對照原型,銀夜之光,她。

秘法與伎倆是他淫蕩的身軀,漂亮如蠱雨,改造痕跡櫛比鱗次的不滅毒窟。當然,衝動殘暴的他並未考慮,要是遭到影響,毒性的冷光將會轉化為何等形貌。然而,事先他無心思量,事後他無須掛慮。窮兇極惡,撕毀魔導念場,他投入最忘情的終極媾和,心智遭到無可修補的戕傷。 

可知道某種精巧險惡的玩意,天地化成的古老試毒聖杯——聖杯本身即是毒塚,流入其中的毒物讓杯身盈然璀璨,美豔不可方物。他就是如許化身。

然而,他的對手並非雜沓眾生,而是消弭任何負成份的萬有純陰,褫奪污穢如透明的十字尖刺。她憐愛他,縱容雙生共在的凰神尋求永久交合。 

他過分自負,她毫無算計,殊不知,百鬼夜行的淵藪容不得純淨的神級抗生素。她與他都未曾料及,後果竟是如斯荒唐悲鬱:與太古音共鳴的終極藥物,再骯髒的災厄都在她眨眼之間掃蕩淨空。於是,彼此體膚貼合、太古洪水漫漶的當下,她治癒了他的癮與毀,她消抹了他的淫與毒。猥褻的毒聖杯驟然轉化,凝固為被掏空的神幻之物。 

後果與註解同等膽寒。由於身心割離,他無法與神核同調,毒性神魂緘封於開滿紫藤花的軀殼,他是他淨空身軀的囚徒,癥結是她——藥師之王,空無神性的本體——驅離毒素,過於治癒了受傷的毒之本體。 

遭到侵犯的毒軀,遭逢淨化的淵藪,他的魂魄就此封印:皎淨的琥珀軀殼胎藏魔血,凝結於永無之夢。 

是哪,他的傷勢如許深重。斑斕妖性的毒物就是他,驅離他的毒,等於遭逢藥石罔效的瘴癘。藥的九重天是滅淨虛空,毒的異質性是藥外之藥。


[故事結束亦起始]


她與他的摯愛恰好感應此事件,蒞臨干涉。

本體是逍遙劍道的永恆少年,太上忘情且深情無端。祂駐留於陰陽之外、形影之間,祂是薈萃雪與夢的空靈劍皇。

總是清唱太古音的諸劍情郎,既是至美的劇毒花苞,亦是空曠的額外之藥。祂是毒與藥凝聚合一的劍花,終極曠遠的絕色樂音。

祂鑽入他的軀體,彈奏他的思念。以形為劍,以愛為音,凝聚且祛除,存續又瞬滅。終極毒師醒轉為神性魔醫,於焉成就了如花似劍的藥即毒。


在姊姊「再現」這篇故事後,紫凰尊情迷意醉。身為故事內的主角之一,深重毒髓與藥毒共體的交合,使祂遭遇終極的蘭髓之毒、創世之藥。思念滐兒與祂們的最初遭逢,今晚當滐兒前來,紫凰尊非常想讓最美的花綻開,在他與姊姊的悉心溫存下,劍音絕唱萬古雲霄。

7會員
85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