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則以制衡,制衡生失衡:漫畫《黃泉使者》(1~4集)

2024/01/0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各位好,這裡是擅長賣藍色窗簾的依肆。本次要介紹的是荒川弘《黃泉使者》的單行本前四集。

應該滿多人衝著荒川弘的名氣看過這本了,但我一直在思考,個人對這部雖然一直不到熱愛,但卻沒辦法不追續集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黃泉使者》到單行本第四集為止共收錄了16話,依作者荒川弘(暱稱牛媽)主線劇情推進偏慢的步調來看,若等到主旨浮上水面,大概還需要好一段時間。但另一方面,故事的節奏非常快,比過往的作品都快多了,戰鬥場面酣暢淋漓,讀起來非常過癮!

那為何我決定下這個好像話說太早了的標題?一部分原因來自她的原創舊作《鋼之鍊金術師》和《銀之匙》中,名聞遐邇的「等價交換」──所獲得的結果,與我們所付出的辛勞、研讀、溝通、理解、栽植、耕耘等,具有一定的等價關係。

出身北海道酪農家庭、又就讀農專的牛媽,深深體悟此一道理,我想或許已成為其人生價值觀之一,因而在《黃泉使者》的種種設定中,總隱約窺見類似的未言之理。

raw-image

這本漫畫在說什麼?

少年尤爾出生在一個清淨的深山村莊裡。從小到大都一直沒有離開這個村莊。而他的雙胞胎妹妹阿薩,則是一直被關在村子深處的牢獄裡「工作」,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只有一部分的村民能夠見到阿薩。

某一天,這個村莊突然遭到神祕人士的入侵,村民一一遭到殺害,帶頭的其中一個女性,居然自稱為阿薩,而且稱呼尤爾為兄長,甚至還說牢裡的阿薩是假的,前來攻擊村莊的目的,就是要把尤爾帶走。

在情急之下,尤爾喚醒了大家一直視為村莊守護神的左右大人應戰,而左右大人卻稱呼尤爾為「主人」……
(引自博客來.黃泉使者1.簡介)

深山村落「東村」的開場敘事,即以上所提及的部分,僅以短短兩話便交代完全。剩餘的故事都在「下界」展開,是真正的故事舞台。然而僅此兩話的篇幅,卻已足夠令人心懸。尤爾在下界待得愈久,讀者愈難不去推想:那個未能交代完全的東村,究竟還藏了什麼秘密?

「日夜雙子掌控世界,東村掌握雙子」的世界觀描繪漸深,來自深山的神祕呼喚就更加魅人。直到第16話,早已不再能與世隔絕的東村,在被下界侵蝕、經歷屠殺之後,彷彿即將應證這個預感,脫逃的村民是否成為東村往下界反噬的象徵?一切都還拭目以待。

raw-image

「成對」的使者:不落俗套的新時代式神

熟悉日系作品的讀者,對來自日本傳統職業陰中使役靈體、符咒以治鬼的陰陽師,應同樣耳熟。從早年便主打此題材的《少年陰陽師》,到近年熱門的《咒術迴戰》都依然可見身影。

以創作角色而言,式神在外型與招式上的可塑性極高,通常是動作場面的看點元素之一。而本作的創意之處,同樣在於對式神形象的改寫。

  • 從一個升為「一對」
  • 彼此性質互補
  • 與主人不一定存在關聯
  • 有自主意識,契約可解

透過角色的外型設計、技能安排、甚至是使者的性格,都恰如其分地呈現了何謂「成對」──荒川弘作為經驗老道的漫畫家,其說故事功力於此可見一斑。

例如上顎怪與下顎怪拼成的雙排牙齒,以咬合的手勢發動攻擊;大小鮟鱇魚活用了彈性胃囊的特點,一收納無數刀械,一以幻象燈籠誘捕吞敵;黑白墨球被漫畫家主人一塗一抹,成為最便捷的空間再造利器……既是塑造配角的重要元素,本身也是角色的特點,不僅鮮明了每一對使者的形象,隨之也讓讀者記住了其所跟隨的主人,非常相輔相成。

相形之下,跟隨尤爾的左右護村石像,純力量、刀槍不入的屬性單調許多,不過也反映出他們或許強到不必加諸太多技能保身。

關於使者的誕生與死亡,劇情發展至今已知的是使者可殺,也附加說明了,只要主人一死亡使者將野生化,若幾十、幾百年未訂契約便會消散,然而尚未解釋使者從何而來,世人又如何看待。一切尚為謎團。

題外話,從商業上來說,這真的是很適合作動畫的設定欸。不打算動畫化也沒關係,可以出一下使者們的周邊嗎,好可愛好想要……!(大偏題


「雙子」的詛咒:解封災難的鑰匙

故事的另一重要設定,便是尤爾與阿薩這對「出生於白天和夜晚的雙胞胎」。每當東村有這樣一對孩子出生,世間必有大災。

他們的外型和姓名也很直白地訴說著這點,尤爾在日文中音同夜晚(よる),阿薩則音同早上(あさ)。不過,以夜為名的尤爾為白金色頭髮,性格果決,有著獵人般的狠辣;以晝為名的阿薩則一頭黑髮,儘管外貌冷冽,面對親近之人時卻顯得溫暖可愛。這麼來看,此番命名或許相當貼近他們各自的本質。

raw-image

「雙胞胎」在各種文學與藝術作品中,經常帶有神祕、不祥形象,且經常有宗教因素牽涉其中。《黃泉使者》沿用了這份慣習,又添之新的能力──分別帶有「解」與「封」一切事物的能力,條件是必須死過一遍。

一物降一物,若雙胞胎選擇聯手毀滅世界,誰也擋不了。立在東村村口的左右石像,便是造來鎮壓雙子的使者──然而,這股力量現在掌握在尤爾手中,他成為了他們的主人。

「本來該由『解』與『封』的第三者,擁有的使者『左右大人』,結果卻是由行使『封』這個力量的雙胞胎之一得到。如果尤爾有個萬一,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了。」
(第11話)

──至此,尚未浮上檯面的伏線,終於露出一絲蹤跡。

在這幾話內,以尤爾為主要的敘事角度。他先是歷經東村遭屠,面對危機(被陌生人追殺)及產生目標(找出敵人),趁此機會,故事展開了下界的存在與意義;接著找到並釐清了敵人身分(進入影森家),得知自身身世與父母輩的糾葛有關,產生新目標(找到父母)同時面對危機(被想要力量的人監視與追殺),而此時,握有父母蹤跡的新角色出現了,沉息已久的東村線也重新動了起來。

一事推一事,一環扣一環,從小目標到大目標,小障礙到大阻礙,很穩固的敘事方式,且動機、目的、難關和克服的方式全都能彼此銜接,就是這點使故事能夠繼續釣著人往下讀。然而牛媽一直沒有明說,整個故事的最終意義是什麼。

在《鋼之鍊金術師》,這部長篇故事自始不移的主旨,是每個喜愛它的觀眾都能朗朗上口的那句「一為全,全為一」和「等價交換」;在《銀之匙》,從農高開始的忙碌荒蕪到白手起家的成就,極貼近社會現實的背景和人文關懷,不必明言也能體會何謂「生存與傳承」,「活下去」其實是一道充滿艱辛的祝福。

raw-image

但是在《黃泉使者》之中,沒有一個明確的開宗明義,主旨也顯然不是建立在我們熟知的世界之中,甚至隨著故事推進,還在不斷產生更多相關謎團,為數不多可稱上線索的,就只有「雙生」的設定──誕生即災禍,制衡的力量卻被火種之一所掌握,加之阿薩對尤爾近乎情感依賴的模樣,隱隱透露了失衡的天平,這次可能會選擇倒向繼續崩壞的一方。

這樣反過來一看,使者的存在或許是雙胞胎的衍生之一,或者是對這個世界觀的佐證。任何力量都以一黑一白、一正一反、一大一小、一長一短等成對的樣貌呈現,但使役它的靈魂──可能是簽下契約的主人,或使者本身──最終將決定力量的去向,會令結果破雲見日,或覆上更深沉的陰霾。

「既然擁有力量,如果用來做好事的話,他們應該就能成為著名的神了吧?」
(第14話)

如果手長腳長、也就是這對手骨及腿骨生成的靈怪,經誠心供奉或祈禱,或許也能擁有和煦的性格,讓溫潤的土壤和人民所豢養;然而沒有。他們最終走上惡道,遭同族打散,只能回歸無靈的、或許反而可說是最純粹的物體狀態。

他們的境遇,居然像極了某種微小的預示──所有的「因」已成不變往事,故「果」也彷彿沉默的注定。

一如那名來自下界的母親,意外踏破複雜的咒途入了迷境,落腳東村;雙胞胎也本不必分隔於晝夜,只因產婆一線貪念,推遲了產時。最根本的,是在得知雙子小小身軀中,藏著足以與世界匹敵的力量時,牽動歹念的每一縷心絲。那些都來自某時某刻某分,當事人或許也記不清的、被遙遠追溯的往事……

天平已擺上檯面,誰覬覦著碟中的籌碼?成對存在,才能守護的世界秩序,最終打破的又會是誰、在何時何地、為了什麼?

一切尚待分曉,觀者只消待以聆賞。

raw-image



彩蛋:搞笑四格花絮

牛媽通常會在單行本後附贈幾條四格漫畫,有的和繪製、出版過程相關,有的和故事劇情相關。

例如尤爾去體驗下界的祭典逛攤,在射擊攤前面躍躍欲試,身為弓箭好手的他必能中紅圈,但獎品太豐富令他猶豫不決。獵人般率直且招招致命的思考方式,讓他最後問了這麼一句:

「如果射中老闆,能不能拿到所有獎品?」
「別想直接幹掉主帥啦。」

欸不過,為了順利得到答案……解決產生問題的人……好像,很有道理……(什麼社畜感想


或是日系作品最常被戲弄的一點「全世界都說日語」,即不論國籍、出身,在寫台詞與配音時無視人物差異設定,全部都講同一種語言的荒謬情景。為了避免這種狀況,牛媽其實一開始有打算加入背景參考地群島縣的方言,於是到當地農村取材,並向農人詢問。

沒想到,一個字都聽~不~懂~~~

「我在這一瞬間,決定完全不管方言,讓所有人都說標準語。」

能在國內體驗一番異世界語言探險也很不錯呢!(誤)


也談了第一話入侵東村的場景,東村構造參考了三大山城之一的高取城,為了尋找攻略路徑,牛媽親自從山腳爬到城堡。但是實在太陡了,結果直接變成純登山。想想也對,本來這裡就是因為太陡而難以建造,還得懸賞求工人搬石頭的高處之城啊。

牛媽一邊幫死去的腿部肌肉默哀,一邊在疲憊的大腦中爆炸小宇宙,汗水和思路無限交織的結果就是──

「不想再爬上來了,乾脆從上面進攻就好!!」──這就是決定用直升機突襲本丸的瞬間。

看到這裡簡直快笑瘋。多麼真實的作者血淚語錄!!帥氣程度什麼的都擺後面,累翻了才是最大的原因啦!!



以上!

我是依肆,本次也感謝你閱讀到這裡。歡迎留言推薦我更多其他有趣的作品~

1.1K會員
44內容數
觀賞動畫、漫畫的心得隨筆。只是想推廣愛作,一起沉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