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畫《照亮這座城市的重生之日》:不執著於命運的幸福

2023/10/05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逛書店時,我經常在尋找一種「命定感」。

所謂命定感,可能源自於封面圖樣、書名的標準字、簡介的書寫方式、甚至是書腰的風格。這在買漫畫時尤其重要,因為漫畫通常用膠膜封死,只能透過以上幾條線索,去嘗試和作者、作品心電感應。猶如通靈。

好在情感向作品因劇情簡單,只要閱讀簡介,多少能預料到故事走向,差別僅在於作者的呈現方式。以我的性格,大方向口味對了,細節也就不太計較什麼。

這本《照亮這座城市的重生之日》的購入原因也是如此:熟悉的世界觀、清爽的畫風、感興趣的人物性格、喜歡的衝突模式。非常簡單。反正也不過圖這至多一小時的娛樂,不必想多。

那時我隱隱有種感覺:這書到了手,不知怎地黏在了掌心,放不回去了。後來才知道此即命定的預示。

圖源:巴哈姆特新聞

圖源:巴哈姆特新聞

這本漫畫在講什麼?

本書建立於名為「ABO」的世界觀展開。首次接觸的讀者,也能透過漫畫內頁的整理表輕鬆理解設定。在此亦為各位稍作說明。


「ABO世界觀」是一種被廣泛使用的創作設定。根據創作者的需求,可能會有部分細節差,但大致方向不變,即將人類在男女之外,賦予其第二生理性別:

  • Alpha(α):在生理及社會階級上都具有較多優勢,被視為少數菁英。
  • Beta(β):性別階級居中,人口最多。接近普通世界觀中的一般人。
  • Omega(Ω):性別階級最低落,受孕能力高。

其中,僅有α與Ω可能結成「伴侶」關係,即僅屬於彼此的命定之人,身心理都會向對方產生特別強烈的索求與愛意。

其他設定若有興趣可再自行查閱,漫畫內的整理表也有更多說明。


結成「伴侶」關係,一生僅能有一次,一次即為一生,而專屬自己的命定對象,茫茫人海中只存在一人。相遇機率非常小,是猶如童話般的羈絆。

不過真幌確信,自己在小時候就遇見了他的命定α,卻因機遇未到而錯了身。他隻身落入大城市,存起從事性工作蓄下的薪水,希望用來委託偵探尋人,不懈地尋找記憶中曾令他悸動萬分的背影。

另一方面,身為β的東馬,曾親眼目睹暗戀之人找到伴侶的剎那,在失戀的同時成為他人童話的一部分。因此,與真幌相遇後,為了藉機使自己跨出情傷,東馬決定幫助他尋找那位真命天子。

從飄著細雪的聖誕夜,到遼闊晚雲的春季海邊,一年又三個月的緊密相處,讓兩人原先追尋者與幫助者、守望與被守望的關係,漸漸掀起變化……


這其實是很常見的主旨:「對抗命運」

長久以來我們著迷於這道開放式問題,無論是封閉的既定迴圈,或逃離桎梏的自由選擇,端看創作者如何給予合理的因果和筆觸,共鳴觀眾心弦。

偶然的命運和綿長的相伴,誰才是真正的愛情?要依從,還是違抗?──曾以為這道題大約就只能這麼解了。但《照亮這座城市的重生之日》,給出了一種更深刻、更現實的可能。

比起長年的執著,我更需要你

「有好幾次我都要放棄了。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也是……因為有你,讓我可以無話不談,還願意幫助我,所以我現在才能撐下去。」

本書最令人著迷之處,莫過於真幌如何面對日漸生變的情意。

自從小學高年級的偶遇,到獨自漂泊的二十歲,十多年間,僅憑著臨別前對方所贈的一本素描冊,以及當時心口莫名湧現的熱意,真幌便對那一個夏日下午的相伴念念不忘十多年。

因為是近乎奇蹟的邂逅,童話般的存在,即便將這股執著努力說出口,聽者多半也就當成一齣無可奈何的螢幕故事。真幌嘗試過向周邊的人傳達需求,發出徬徨的信號,但最終他能依靠的還是只有自己,以及那份日漸模糊的記憶。

在最容易被寒冷動搖意志的時日之中,他遇上了一個特別的人。

初見時對自己身上穿的薄絲長裙不為所動,一心在意他失足扭踝的傷勢如何;成為客人後,東馬仍絲毫不願利用性別優勢,在性事上對他佔任何便宜;無論在店內或店外,從店裡離職前或離職後,都一樣積極協助真幌找尋命定對象,甚至比他還要仔細、鍥而不捨。

一步步接近那個人的過程中,真幌一面感受著夢想可能即將成真的踏實鼓動,卻也開始體會到潛藏於那份心情之下的異樣洶湧。甜蜜又酸澀,渴盼又不安,他隱約發覺了在這趟尋人之旅中,逐漸變質的動機與心思,卻又不確定自己想從東馬口中問出什麼答案──或者說,不敢面對自己的答案。

「你說過,『命運的情誼,力量真厲害呢』……但你明明不是我的命運伴侶,為什麼願意為我做這麼多呢?」
圖源:東立出版社宣傳網站

圖源:東立出版社宣傳網站

這句話其實也是他說給自己聽的:你明明不是我的命運之人,為什麼我卻會對你如此依賴、依戀、日夜想念呢?真幌既悸動又恐懼。

幼時所體會到的相遇的喜悅,一日比一日濃重,卻一天比一天模糊。以致經過了十多年,幾乎成為了一種執念。一旦放棄尋找,不只需要面對接踵而來的問題,更難受的是,光是停下尋找的腳步,便宛如背叛了十多年以來的意志,及遠在他方、不知面容的命定伴侶。


不管透過封底簡介,以及觀察故事進展,都能明確知道這兩人終究會走到一起,期望Happy Ending的讀者不必擔心。然而,享受這股糾結的思緒,去體會他們因互相著想而更加躊躇難受的心境,是閱讀本作的重要樂趣,或者說閱讀戀愛作品的一大重點。

也正因好好共感了兩人的心意,在最終迎來結局時,才更令人心疼,卻也祝福滿溢──原來,即使不違抗命運,不放棄命定伴侶,還是可以擁有屬於彼此的幸福。

「到目前為止,蓮先生是我人生的一切,如今似乎要把他拋棄,我好害怕。」
「不過,我愛上的人,是東馬你啊。」

就讓長年的念想,從此淡淡地記著,繼續念想就好。

一如所有人都幻想著星星上的故事,而鮮有人真正希望去抵達一顆星辰。人們愛著的,是星光所照耀的可能性,和想像中那僅有指尖大的形影。神話令人沉迷,在於它給予一個迷幻離奇、流連忘返的故事,供人們暫時逃離現實中的苦痛盡情沉浸。

但現在,對真幌而言,去實現這道神話的代價,已經遠遠大過放棄執念的痛楚。當他終於認清這項事實,才真正擁抱了自己的命運。

亮點:具有季節感和場景感的光影

為了寫這篇而回去翻閱本書,才發現在短短一本內,兩人居然相處了一年多,這讓我非常訝異。

雖說單行本的篇幅與節奏因故事而異,但閱讀時完全不會有時間流速過快的感受,卻又能隨著內容進展,確實而自然地感受到四季流變,以及每個時節對他們的意義。

最重要的季節無非是冬季:

  1. 這是東馬與真幌初遇的季節。
  2. 對比了真幌與命定對象相遇的盛夏,以及東馬結識初戀的暑假。
  3. 一年前,走在雪中的是東馬,呼應著他對人生的茫然,以及尚未走出的情傷。
  4. 一年後,走在雪中的變成真幌,呼應著他對如今迷惘於情感,卻又處處深陷思念的苦境。
  5. 冬極返春的寓意。兩人在春天重修舊好,並真正結為戀人

我很喜歡本鄉老師表達季節的方式。他繪製的景色並不華麗,但很會透過小地方展現每一次的時節推移,諸如服裝設計、對話細節等等,但個人最屬意這本漫畫打光的方式。

陽光、燈管光、燈泡光、雨滴的折射光、海面的反射光……每一種光的質感都有所不同,在老師的筆下,淺淡的墨線與網點精準地傳達了當下的環境光,同時顧及角色的主客敘述位置和心境狀態。

即使都在封閉的室內,愛意瀰漫的氛圍和緊繃欲裂的對話,光影表現必定不同;反之,就算都是料峭寒春,在心無芥蒂的尋人旅途中,以及已有割痕、欲待修合的狀態下,透過敞亮或霧感的光展現風的流速,暗示心思的急迫程度。

種種細節低調、不刻意,卻絕非簡易。


冬晨呢喃般的光影,和在不現實的世界中最溫柔而決絕的抉擇,令我一再翻開它,遲遲不捨得放下。

如果是執著使我遇見這本命運,那麼我今後大概仍會繼續這份固執,為了守候下一次的美好相遇。

圖源:東立出版社宣傳網站

圖源:東立出版社宣傳網站

書摘:對話節錄

以下節錄依篇幅及呈現需要經過部分編輯。

「安徒生是個感情豐富的人,但卻一輩子單身。他失戀過很多次,每次失戀後,都把心情昇華成作品。我覺得他這一生過得很有熱情又愉快。也就是說……冬馬的戀愛,大概也不是毫無意義。」
選擇這個工作,我從來不覺得丟臉。可是,我對自己今天的行為,覺得有點慚愧。大概是……因為適應了這種場所,久而久之,就不小心遺落了某種情緒吧。
「命運伴侶不是那種超級神力啦。在談命運之前,人與人之間,想法本來就不同。」
「真幌先生會離我而去,我不要。」那是我遲來的……自私的掙扎。
「邂逅你的那天,天空是那麼地明亮耀眼……希望你容許我將它忘記。」

書籍資訊

raw-image

書名:照亮這座城市的重生之日(全)

作者:本鄉地下

分類:漫畫

出版社:東立

【注意事項】

  • 這是一本以BL(Boys' Love)為主題的漫畫。
  • 書中有部分性愛場景,未滿18歲者請勿購買。
1.1K會員
44內容數
觀賞動畫、漫畫的心得隨筆。只是想推廣愛作,一起沉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