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輯簡評|後頑Howan《後頑》:海的盡頭是家鄉還是異地?

2024/01/1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raw-image

來自中國廈門、成都與吉林的後頑樂隊,在去年(2023)發行了他們熬了四年的首張同名專輯,看似正常一組令樂迷等待良久終於產出新作品的音樂團體,為何引起注意?緣由是他們在文案上引了這麼一句宋詞:「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來自蘇軾的《臨江仙.夜飲東坡醒復醉》,是一首寫於被貶謫黃州的憤懣之作,透過此句反映作者領悟人生哲理的過程。相比古人被迫離鄉背井,現代人「主動離散」的成分居多,如同他們目前也正落腳舊金山灣區,正經由這張專輯思考離鄉的意義。


「離家鄉隔著一片海。」

這張專輯就從這樣的視角展開故事,於是專輯前半段與海有關,後半段進到了都市巷弄,開頭〈航海家〉那宛若啟航的海浪聲與昂揚的電子聲響為其揭開了序幕。「去航海呀 這是一個嶄新的自己」不就是嚮往未來與未知的具體寫照嗎?接著帶著成為「未來主人翁」的期望,從位於廈門的〈沙坡尾〉出發,最後跨海來到陌生城市,在〈貝恩大街〉上卻似乎弄丟了原先出海時的期待與衝勁,成為另一個囚牢,替結尾曲〈最後的夜晚〉埋下再次出發的伏筆。這是從家鄉轉移到異地時發生的事情,「海」是這張專輯其中一項重要元素。


世代對話,帶出回鄉及再出發的抉擇

如果只是簡單以「從出發到懷念故土而回家」做為主軸,那麼這張專輯只能說是個少年輕狂、回首是岸的故事罷了。作品當中放了兩個關鍵角色,分別是老人「歐德海」和青年人「海海」,透過與二人接觸對話,開展出對回鄉與再出發的抉擇。


〈歐德海〉是這張專輯中詞曲都相當有趣的作品,開頭吉他點弦搭配拍手與鈴鼓錯落,鮮明節奏感不禁錯認為即將發生好事,但給的卻是一記棒喝。歌詞開頭便形容歐德海這位長者的外貌與滄桑,第二段主歌才明白經歷滄桑的原因在於將不切實際的夢想當作現實,副歌唱著「當他打出東南西北風 年輕的世界握在他手中」。身在他鄉最後沉湎於酒賭,觥籌數載最終年輕世界只能永遠待在自己眼中。想必給了初次出海的人一次駭然的教育。

raw-image

接著帶出「海海」青年角色的故事,雖然一樣充滿百無聊賴與失意,但給出的正向意義卻相當大。而名字和提及歌曲還得從他們去年(2023)初發行的首張EP《海海》來說起,就後頑所說,名稱來自於台語「人生海海」,是對生活的總和,取名「海海」是為了創造一種可愛的感覺,可以代表孩子,說明這張作品是「只看到自己和身邊環境的童年階段」,而收錄歌曲〈沙坡尾〉、〈到燈塔去〉和〈海上焰火〉三首正好印證了自負與自憐等以自我中心的視角。

三首歌當中以〈海上焰火〉這首充滿畫面的情感故事最令筆者喜愛。也正巧能帶出作品中另一個文本主題,也是這張專輯成功吸引到自己的原因之一。

「走了那麼久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出自現代詩人顧城《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燈」是「家」的象徵,純演奏的〈到燈塔去〉充滿星夜之下的寧靜,電子聲響搭配吉他聲,是想家的時刻。再到〈海上焰火〉時則進一步凸顯「鬧中取靜」的意象,時間彷彿停滯般,記錄著美好,也充實著身心。另外顧城也認為「所有人都應該有孤獨時刻。」透過放逐自己一陣子,來恢復疲憊的身心。忽然明白,遠走他鄉除了追求自我實現,更多的該是留時間獨處,於是有了再出發他鄉的選擇。


原來不過是寓言,是躺在床上發著夢

〈困在床上的人〉與〈一點鐘〉兩首是清醒的鬧鈴,前者開頭打著哈欠和難以忽視的器樂聲;後者則讓這幾樣樂器繼續叫醒著人們,最後墊著和聲,唱著「跳起舞 人生不好不壞」明白前面僅是寓言,清醒之時才正是抉擇時刻。

raw-image

整張專輯聽下來indie成分濃厚,但筆者一直相信「越在地,越國際。」放在各個獨立做著自己喜歡音樂的創作者來講,如今受制於空間距離的問題減少了,基礎技術平穩提升了,有些時候聽眾反而愛聽與生活息息相關,同時流淌真實情緒的作品。後頑樂隊這張同名專輯做出了很好的示範,值得推薦的是,歸鄉與再出發的寓意讓這張專輯有了不太一樣的視野廣度,它讓每個選項都有了充足的原因,你只要擇你所愛,愛你所擇而已。


14會員
65內容數
每首歌,都訴說著千百篇故事。只要入座,你也能成為一篇雋永的故事。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