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鹿的房間(下)

2024/01/1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她想起了她的前世:一尾八目鰻。


像一隻與眾不同的八目鰻,牠不想從頭頂經過的魚身上吸取養分,慢慢挖空其他魚的身體。


牠將吸盤一樣的嘴巴固定在河床上的一塊石頭上面,什麼也不想,隨著浪搖擺,直到越來越消瘦,像河草那樣。


牠不記得怎麼死去。「是餓死的嗎?被其他的魚吃掉了嗎?」牠只記得在河裡搖擺。


在山鹿的房間,她突然意識到,她在這裡所做的事情一樣,離不開他的房間,就像她緊緊黏住一塊石頭一樣。


她打開山鹿的衣櫥,將散落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一件又一件的穿上,再鑽進衣櫥裡面,將衣櫥的門輕輕帶上,留一點隙縫向外看。


房間裡比平常時刻都還安靜,跟在水底無比相似,時間靜止,過去和當下逐漸模糊。


她再度變成了八目鰻。


恍惚之中,她感到一種憂傷而無法自我,眼淚沾濕了身上的衣服,她覺得那些眼淚,就是她今天留下的東西。


就這時刻,她發現窗外已經變暗,樓下似乎有人在走動。


是山鹿嗎?還是他的父親?她的母親嗎?她彷彿聽到有人上了樓梯。


結束了,現在她終於停止了難過的情緒。


結束了,她最終逃離前世的命運,並將從此成為一個全新的人。


四周再度寂靜無聲,只剩外頭貓咪的叫聲。


在那十二天後,再次造訪的時候,門鎖已經換新,盆栽下面不再藏有鑰匙。


高中畢業後,她不知不覺就忘記他。那麼輕易,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對他的強烈憧憬逐漸淡化,就像平淺的海岸潮水逐漸退潮。


事情並沒有結束,大概在四年後吧,她上護士學校二年級時,又再遇見他。


下次說吧,如果你們的想知道的話。




本文出自濱口龍介、大江崇允劇本,改編自村上村樹作品〈雪哈沙拉德〉、〈Drive my car〉的小說,我將作品串連在一起(大部分擷取自電影《在車上》的台詞),將其中高槻在電影中自己陳述隱喻罪行的段子刪除,改送上村上村樹的文字來收尾。原版別有風情,電影《在車上》改編則是大鳴大放,這是自然。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92會員
    313內容數
    主要更新極短篇小說欄位,但不定期更新個人影評、電視電影編劇寫作技巧、提案技巧、其他電影知識......希望有需要的人可以參考、分享或收藏。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