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局 神力被封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回到城西郊區的宅子。

主院。

川茴自月見手中掙脫出,她環視周圍一圈,隨後怒道:『妳帶我來什麼地方?』

『我家。』

『什麼!妳家?』

川茴再次試著使用神力收回水太,卻連一絲都使不出來。

神力真的被封了?!

一旁的伏惑倒是很有興致的到處走走逛逛。

『妳在周國有宅子啊,還以為只有嵐山一處呢。』

當月見要開口時,川茴以水太指著月見:『妳憑什麼封住我的神力!』

月見看向川茴:『妳的脾氣實在太差了,若不暫時封住妳的神力,怎麼馴化妳。』

『哈。』伏惑突然笑了一聲。

川茴瞪了伏惑一眼,這次,她終於冷靜下來,細想剛才的種種,川茴才發現一件事,月見不過一個凡人,怎有如此大的力量可以封印王神的神力。

『妳是拿什麼封印我的神力?』

『妳知道殞星石,卻不知道殞星石的力量有多強大嗎?』

『妳現在不是殞星石,只是個凡人。』

『沒錯,現在是凡人,但我的本質是殞星石,也就是說,即便我以人的姿態降生於世,我的力量仍舊同殞星石強大。』月見說到這,還笑了笑,『不然,妳以為區區一個神侍是怎麼殺掉王神的,甚至還能掌控他的神識。』

伏惑看了看川茴與月見,他接著說:『月見雖是凡人之軀,但力量卻同當初在神界一樣,封印妳的神力只是小意思。』

伏惑說完,還朝月見眨了眨眼。

『妳是要報復我,對吧?若非我向雲沃說妳與傲雙的事,他不會死,母神也不會死,而妳依然能在天界待著。』

川茴抓著水太,有些頹然地倚靠在水太上。

『不,妳想錯了,我將妳拘在這,並不是要報復妳,而是需要妳。』

川茴冷笑道:『需要我?是利用我吧。』

『傲雙不會乖乖回去天界,而妳又被我拘在這,妳想啊,天界與水界無主,會發生什麼事?』

『有神侍暫管,能有什麼事?』

月見笑著搖搖頭:『妳忘了規制嗎?王神若待在人界,且長時間不回去,會被規制懲罰的。』

一聽這話,川茴立刻放下水太,她一步走到月見面前,抓住她的衣襟,冷聲道:『妳究竟想做什麼!』

『妳得改改妳的脾氣,我才好告訴妳呀。』

川茴放開手,睜著雙大眼瞪著月見,她的神力被封,什麼也做不了,這種事事不如自己心意又受制於人的滋味非常難受,川茴忍下心中的惡氣,她告訴自己要忍,在還沒搞清楚對方的意圖之前,她必須忍。

『不過,也別太擔心,讓妳待在人界的時間不會太久的,我會在妳受到懲罰前送妳回水界的。』

『我想不明白,我留在人界於妳有何好處,別忘了,我可是很想殺妳。』

『我知道,想要我死的人何止妳一個,別急,時間還未到。』

聽到月見落下的最後一句話,伏惑看向月見,眼底映著不明意味。

這時,靠近房間那頭的方向傳來聲音。

『外頭在吵什麼啊?』

煙縷隨著聲音出現,而首先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名相貌極其美艷的女子,再來,是有著一雙蛇眼的男子。

煙縷的目光先是停留在川茴身上,一會後,才看向月見,此時,煙縷在心中說道,他們是月見上次說要帶來的人?

最後,煙縷將視線移到伏惑身上,她的眉頭不禁越皺越深。

琥珀色的蛇眼,暗紫色的長髮,習慣隨意取一部份頭髮向上盤起,見到漂亮的女人會露出輕浮的笑臉,不對,是本身就長得輕浮。

咦?!凸坺氏?他怎麼會在這!

煙縷快速走向他們,她指著伏惑問月見:『這傢伙是妳帶來的?』

伏惑一見到煙縷,雙眼立馬放亮驚豔道:『這不是三千年前被封印的九尾狐妖嗎!』伏惑停頓一會,他看了看月見,當即了然,『喔~是月見放妳出來的啊。』

『九尾狐妖?』

久居水界的川茴自詡自己的容貌舉世無雙,天底下沒有第二個女子可以比她漂亮,如今一見到煙縷,讓驕矜高傲的川茴瞬間落下陣。

一隻狐妖憑什麼比我漂亮。

注意到川茴投射來的兇狠目光,煙縷才意識到這名陌生女子。

『這姑娘哪位?為什麼這樣看著我?』

月見捏了捏川茴的臉頰,笑道:『她是水界王神,水龍王,名字叫川茴。』

川茴立即打掉月見的手,狠瞪月見:『妳很想死是吧。』

煙縷驚詫道:『水界王神?!』

煙縷認真地盯著川茴,從上到下,仔細地盯著,然後,她對月見說:『妳唬人的吧?水界豈是妳輕易就能到的地方。』

『我是不能,可他能。』月見說著,看向伏惑。

煙縷跟著看向伏惑,接著轉回來問:『妳還沒回答我凸坺氏怎會在這?』

『妳知道他是神獸吧。』

『所以呢?』

『所有神獸都是我的寵…』

早已意識到月見要說什麼,伏惑一個瞬步到月見身邊,立即拍了她的後腦門一下。

『好好說話。』

月見轉頭看了一眼伏惑,旋即轉回來笑道:『總之,就是我認識那些神獸啦。』

『.…啥?』

水界王神?上古神獸?一個凡人如何能接觸這些神,即便是長生不老也不可能有這樣的際遇。

煙縷看向月見,臉上充滿懷疑:『妳在騙人,妳怎麼可能遇得到神,我雖是上古九尾狐妖,但我能遇到的神也就只有凸坺氏,妳不過活了六百多年,又是凡人,怎可能有這樣的際遇。』

『哼,連上古九尾狐妖都有…』川茴冷聲道,接著看向煙縷,『妳說的沒錯,凡人怎可能遇得到神,可倘若月見不是凡人呢?』

煙縷看向川茴:『妳這話什麼意思?』

『月見啊…』川茴帶著惡意的目光看了月見一會,接下說,『不是凡人,她本體是天外來的殞星石,是十萬多年前,與天地一同開闢世界的殞星石,是三千年前於天界殞滅,而又耗盡幾千年重合神識的“凡人”。』

『什麼…?』煙縷霎時愣然。

殞星石?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個名字。

一縷淡金色的頭髮掠過煙縷的記憶,一名帶著似正似邪氣質的俊美男子緩緩浮現。

『有顆石頭,我想它了。』

『什麼石頭?』

『殞星石。』

煙縷在回憶裡怔了片刻,猛然回過神,他說過的殞星石,是里月見?!

月見輕輕抓起川茴的一束頭髮,笑道:『川茴啊,我這裡還有幾個人,要不要一次向他們洩漏我的底呢?』

『還有人?你這裡還有誰?』

月見轉了轉川茴的頭髮:『待會你就知道了。』

川茴從月見手中奪回自己的頭髮,她越來越搞不懂月見在想什麼了,以為她這樣的人一直都是孤身生活的,沒想到身邊居然還有九尾狐妖,甚至不介意自己戳穿她的底,簡直就像是毫無弱點一樣。

『其他人該不會也是妖吧?』川茴說著,還看了眼煙縷。

『不全是,也有凡人。』

這時換伏惑驚訝:『還有凡人?妳不是只喜歡妖獸類的嗎?什麼時候換口味了。』

煙縷:『……』

月見不帶情緒地呵呵兩聲:『人在江湖飄,總會沾上人。』

『什麼樣的人啊?』

聽到有凡人,倒是勾起了伏惑的好奇心。

『就人嘛,待會便能看到了。』

煙縷並未完全相信川茴是水界王神,在她的認知裡,王神是不可能輕易離開神界的,就算上古神獸親自去請,王神出神界的機率也不高,再看看月見與伏惑的互動,感覺他們似乎認識很久,想到這裡,最令煙縷懷疑的便是川茴方才說的,月見本體是殞星石這件事。

假如月見是殞星石,那她與上古神獸熟識也不奇怪……。

當煙縷往下細想時,一件打破她認知的事也漸漸浮上。

若真的是呢?

煙縷神色忽然變得惶然。

而令煙縷惶然的不是月見的本體是殞星石,而是那位曾救過她的人。

難怪…難怪月見知道自己的真實身分,卻不覺得奇怪。

當煙縷下意識地看向月見時,卻見到月見對她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笑容。

3會員
63內容數
以古風奇幻當故事背景。 她串起了許多事件,卻是因執念而起。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