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國志卷二:緣戲山南_019

賴仕涵
發佈於賴仕涵的思考王國 個房間
2024/01/30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無名所謂的「那首詩」,是肖日在七夕宴上所「寫出」的唐寅的作品〈把酒對月歌〉:


李白前時原有月,惟有李白詩能説。
李白如今已仙去,月在青天幾圓缺?
今人猶歌李白詩,明月還如李白時。
我學李白對明月,月與李白安能知?

李白能詩復能酒,我今百杯復千首。
我愧雖無李白才,料應月不嫌我醜。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長安眠。
姑蘇城外一茅屋,萬樹桃花月滿天。



當初他是為了回應木櫻寫出的另一首唐寅作品才選了這首詩,藉此向她表明自己並非如同一般男子熱愛追求功名利祿,而是寧可安居陋宅、平靜度過一生。更深一層的含意則是,他希望身旁有一個自己在乎、也在乎自己的人。


由於小強身處西元1357年的琉球王國,而唐寅則是100多年後1470才出生,是以那首作品當然還沒面世。也因此,肖日糊里糊塗被當成「創作」出這首詩的人,更被全琉球的文人才子視為新一代的詩詞大家。

沒想到才剛抵達此處一天,就被問起這個問題,還是無名問的!小強一時間還真是有些慌張,還好之前曾「模擬」過這個「考題」,可以依照當初「套好」的回答:「可惜北山國陷入戰亂,肖日公子身處戰事第一線,因此無緣得見一面。」

無名似乎真的只是隨口找個話題,點頭表示理解就迎著眾人進屋就座。


或許因為這原本就是供兩名房客入住的木屋,所以廳中只有一張不算大的圓桌。再加上今天客棧已經住滿,連附設食堂也高朋滿座,根本挪不出多餘的大桌出借。無名於是遣人從隔壁木屋中搬來另一張同樣小的圓桌,兩張並排在一起應急。

他邊致歉邊解釋,隔壁棟木屋住的就是和他一同前來的貴客,只是他們碰巧到共管區中心看花燈,再加上也還未正式介紹彼此認識,所以並未邀請一起用膳。

雖然小強對他們的身份感到好奇,但身為客人不好開口探問,也只好等待無名主動開口告知。


行事謹慎的無名已經事先安排好座位。

肖日假扮的文人「藍自強」當然坐在他旁邊,畢竟兩人要接著聊小說、文學。另一邊坐的是肖風假扮的北山商賈「趙虎」,因為他的身份不但和肖日不相上下,甚至可以算是這個「南山旅行團」的團長。

至於長守扮演的「張守宏」與戀花扮演的「花戀」,由於身份分別是藍自強的書僮和婢女,所以被安排坐在另一桌,正好面對著無名。


如此一來,戀花整個晚膳過程會一直面對著無名,這讓她既欣喜又害羞,舉止變得有些笨手笨腳。

個性敏感且善於觀察的無名很快就留意到這個轉變,雖然他不太知道原因,但是看在眼裡卻是既新奇又心動 — 平日和他「互動」的女子,都是從小進行各方面「訓練」,各個都很善於面對、應付男人,而眼前的她卻是如此不同。


小強當然也察覺到,無名在用膳過程中雖然熱絡的和自己對話,但是有好幾次眼神與思緒都飄走片刻才又拉回來。

他的內心其實很掙扎,因為看來只要自己輕輕推一把,就能把戀花和無名送做堆。這麼一來,後續前往南山國的計畫必然會順利許多。

然而,這樣對戀花真的好嗎?


一方面他並不了解無名,尤其是昨天第一次見到他時,他正從禍水樓裡走出來,而且巧遇的殷里還調侃的向他提到「捧場」這個詞。

雖然小強從未踏足聲色場所,但是男人到青樓捧場指的是什麼,應該是不用懷疑、不言自明。

小強並不確定這是不是此時代男人的「常態」,但是全島也就只有恩納自治區和此地有青樓,所以他很懷疑。


另一方面則是他還沒有機會向戀花確認,她是否在潛意識裡把無名當成無恨的「替代」。

不過說實在的,在他20多年的精神科醫師執業生涯中,有幾次遇到類似的狀況,卻從來沒辦法真正釐清。所以即使戀花願意談,他也不確定會不會判斷錯誤、弄巧成拙。

況且,若是出於特定目的而當一回月老,即使並未心存傷害之意,也已經足夠讓小強感到不安、歉疚了。


整頓晚膳就在各懷心思的微妙氣氛中度過,連肖風也在思考著接下來與諜報團成員的聯絡事宜,根本沒有專心用餐。唯一吃得很認真、很投入、很享受的,就只有神經向來很大條的長守。

不過對於晚膳沒有「酒」這件事,無名倒是有特別解釋:因為他向來滴酒不沾,所以只好委屈幾位貴客和他一同飲茶。這讓小強對他增添了幾分好感。


席間長守看似無意間問起無名,有關那霸共管區中兩家客棧的競爭。

這是下午肖風打探消息時,附帶注意到的一件小事。小強事先並沒有要長守找機會問這件事,因為他並不覺得有什麼重要性。就不知長守是單純突發奇想,或者為了什麼原因才主動這麼做。

他原本有點擔心會不會太過唐突、甚至冒犯,不過想想這個話題正好符合自己「收集材料創作小說」的人設,所以也就沒有制止長守。


「敢問無名公子是否曾聽說過繪玉客棧和爾吉客棧的傳聞?」長守還算聰明,沒有直接明說他聽到的是什麼。

「你指的是﹍外送和鬧鬼嗎?」沒想到無名自己直接說白了。「其實這些傳聞存在已久,很多人都聽過。」

原來如此,難怪他一點也不介意。

談到八卦大家興趣都來了,聚精會神的等著無名說下去。


「爾吉客棧的『外送』確實存在,只不過非常罕見,據說只有某些特定權貴才有這個資格。」或許是因為在座有一名女性,無名不方便說得太露骨。

所謂的外送,是指「外送青樓女子到爾吉客棧」,至於是為了做什麼?只要是男人都懂。


之所以能「外送」,是因為爾吉客棧和禍水樓只有一牆之隔,為了「服務」權貴,兩者間甚至開了一扇隱密的小門。

不過禍水樓畢竟有它的規矩,姑娘們也有她們的原則,所以只有極少數人擁有這樣的特權。


「至於繪玉客棧的鬧鬼傳聞,相較之下就不值一提了。」

小強對於這個回答其實有些懷疑,因為其中帶著明顯的「袒護」意味,他直覺無名是基於某些理由才這麼說。


亥時初刻肖日等人告辭離開之際,無名送他們出門並一一致意,最後輪到戀花時他終於忍不住說出口:「腳鍊很好看。」

「謝謝!」戀花低著頭,不敢正眼看無名。

小強實在很想對兩人翻白眼:「你到底是真的在誇獎腳鍊?或者是別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他在誇獎你什麼?」


行經隔壁棟木屋時,小強發現裡頭已經點亮油燈,應該是無名口中「一同前來的貴客」已經回來了。

屋裡隱約傳來兩名女子的對話聲,怎麼聽起來好像有點熟悉?難不成真有這麼巧?

小強不敢多做停留,更不敢加以確認,逃命似的加快腳步躲回自己的住屋。



〈作者碎碎念〉


鋪墊告一段落,準備進入「那霸共管區」這個場景最重要的劇情了!

192會員
822內容數
從小我就是個怪咖,想讀哲學系、文學系,結果當上醫師。27歲工作一年後離職當SOHO,不到3個月就投降回醫院。33歲自行開設診所,2021決定開始人生下半場。醫師生涯19年半以來,聽過無數故事,看遍無數人性。加上廣泛涉獵眾多雜學,創作內容遍及身心靈、感情、婚姻、教養、人生、旅遊、財經、小說等領域。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