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局,不再見薯國

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薯民的雲彩。
戶頭裡的數字閃閃的在眼前招搖:
河的柔波裏,我甘心配合一場詐騙!(and 洗錢)


同步推薦好文:曲終人不見


真正的最後一夜

2024/2/2凌晨1:30,昔日人聲鼎沸的薯國(Potato Media)終於像亞特蘭提斯一樣沒入大海。用一貫的薯國風格「說的永遠和做的不一樣」,在薯友還歡樂(?) 的發表「第二夜守靈悼文」時,電腦版網頁畫面突然變成「404」,就像重症病人床旁的生命監視器所發出的一聲長聲「嗶~~~」,於是我們知道,終於,結束了。

紅塵多少奇才

會當凌絕頂,一譙眾「三小?」

「苦中作樂」是薯民非常獨特的性格。由這次的薯國告別式就可以看出。

因為我們太習慣經歷薯國內一切「誇張、不合理」的說法和作法,於是,有一群人練就了「高級酸」的能力,不要小看那些「酸文」,「酸文」在薯國可謂是一股清流、一盞明燈,照亮那些坑坑疤疤,讓它們顯明出來,使眾薯民有充份資訊得以「自由」判斷,因為:

若你沒有掌握所有的資訊,那麼你所做的決定就是不出於你的自由意志。

我告訴你「冰箱有芭樂跟甘蔗,你要吃哪個?」,你說你要芭樂,我給你吃了芭樂之後,我自己吃葡萄、櫻桃、芒果、釋迦和草莓。你跟我抗議為何你是吃芭樂,然後我說「這是你的自由意志選擇的。」,你不會想揍我嗎?明明是我一開始就限制了你的選擇。

這樣荒謬的事情,在很多地方都看得到,尤其是資訊戰如火如荼的現在,我很清楚的感覺到「我是不自由的」,因為我的資訊受限,太多假新聞和話術了,更多人企圖叫我閉嘴,用「正能量」為包裝,實則是號召群眾用情緒勒索對我進行思想打壓。但,神說我是「約書亞」是有道理的,一場又一場的爭鬥,我早已預測在這些類似的場景,每個人說話和行事背後可能的考量,我也知道我承受的。所以我在任何地方都一樣,包括職場,你要不要聽是一回事,但我一定會說我想說的,這明明是不同的二題,但很多人喜歡混為一談。尤其是那些喜歡散佈「幻覺式的正能量」的人最喜歡叫我閉嘴了。

敢說出真相,絕對是本世紀最高尚的人格,不是什麼虛假的溫良恭儉讓。


八卦在此,眾卿聽令

在薯國(Potato Media),有另一群人則屬於「八卦游牧民族」,哪裡有八卦就哪裡去。我們在面對八卦游牧民族時,一定要注意的一點,就是「他順著你的話而做出的評論,千萬不要當真」,因為他只是閒嗑牙而已,他並沒有認真的思考過這些事件所代表的價值觀。一旦有天必須要選邊站時,你才發現這些人根本不是和你站在同一圈,你會大失所望

還好我邏輯不錯,我並不會因此覺得他是站在另一邊。他純粹站在自己的圈圈中而已。

比如D事件中,當我說到有人「謊稱自己讀四書五經長大,其講作文技巧的那篇長文是抄襲,用AI生圖謊稱是自己畫的,不斷宣稱自己是無辜又一直偷偷回頭刪文改文」,很多人聽到這些事、看到證據,都是大加撻伐的。

但一旦揭露主角,正是某位看起來正能量滿滿,經常呼籲大家一起來玩,經常施小惠給薯友的人,有些人突然保守起來了,開始說她也很可憐,難免的,人誰沒幾個謊言在身上,「我沒有支持她,我只是覺得你不用打這麼大力」,哇哩咧~~~她都揚言要告我了,不是嗎?

在我遭到薯國無理停權一事也一樣,有不少人覺得是我的問題,不要一直挑戰官方就好了,這是不是很眼熟?對!就是著名的「不要挑戰維尼論」!!你順著維尼的毛摸,維尼就不會打你了,你沒有跪好跪滿,這就是你的問題啊!

還好我向來都對人性有點概念。

我知道我所選擇的,也知道我要承受的。(所以陸小小因此誕生)我藉由整理文章,釐清思緒,確定我沒有看錯,同步科技公司的重點確實並不在寫作平台,也因此他們不重視使用者的體驗和意見,所有那些列出來洋洋灑灑的「成就」,經常被工程師出身的薯友打臉,都是一些「不是重點」的項目。這種風格就是我之前提到柯文哲的性格,「能做的先做」,為了要唬爛,所以都花時間去做那些無關痛癢的事真正的重點就都放乎爛

所以,之後同步科技真的有可能再重啟「Potato Media」嗎?機率太低了。

但「八卦游牧民族」其實不再乎這個的,真的,相信我,「八卦游牧民族」的特色就是「適應力高」,感動是真的,眼淚是真的,但是,明天太陽升起後,他們又會去追逐其它八卦了。


不問紅塵世事,自歌自舞自開懷

薯國還有一群人是「自得其樂派」,亦稱「天蹋下來也不關我的事派」,從頭到尾都不知道發生什麼,不想去了解,即使知道了,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不會那麼嚴重」,我這一項不是指「幻覺式的正能量派」哦~~~因為「幻覺式正能量派」有點像「紅衛兵」,會去叫別人「不要講話」、「不要散佈恐懼」,我對這樣的人「向來沒好感」,叫我閉嘴的,我只會想回他「憑什麼?」、「你哪根蔥?」。

這個「自得其樂派」比「幻覺式正能量派」好太多了,他不見得認同我的說法和判斷,但他【尊重】我發言的權力。所以到最後一刻還持續發文的,大有人在,我不是指發「告別文」、「悼文」或「守靈文」哦,就是一般的文章。


想想,有多少紅衛兵人在聊天室表達「會陪Potato Media到封存的那一刻」,結果早幾天就不見蹤影的,你們自己數,我就不數給你們聽了。其中是不是有些人是企圖用「宣講正能量」來掩飾某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呢?事實如何,我不好說,但這點絕對是一個很好的小說題材。


最後,我至少備完了我自己的文章,還能在2/1發一篇悼文。但因為2/1晚上公司有尾牙,我回家就躺床睡了,所以沒有陪到最後真正的封存時間點:2024/2/2 1:30。

原本說好的封存日是2/1,最後既不是1/31 00:00那刻,也不是2/1 00:00那刻,而是 2/2 的凌晨 1:30。薯國官方做起事來就是這麼的有趣。


那河畔的金柳,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裏的豔影,在我的心頭蕩漾。
那榆蔭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
碎在浮藻間,沈澱有彩虹似的夢。

我還有夢

雖然連到我的個人主頁是404畫面,但連到薯國的主頁,則是一段「I'll be back」的宣告,及一連串早已被工程師背景薯友經常打臉的「里程碑」。

但,了解薯國官方「話唬爛」本事的人,應該還記得2023/11月初官方推出「廣告分潤制」那時,號稱是「會令人興奮的改變」,結果呢?誰真正興奮了。會不會就是我所說的,只有咩塔會興奮吧,因為咩塔的獲利方式本來就跟大家不一樣,這也是為何即使涉及詐騙,仍有咩塔要出面為官方說話,並且高調表達「有拿到錢的不能講話」。

(還好我沒有拿過官方的錢 XDDD)

我那時就說過這是「話術」,徵才廣告上寫說「薪資有望達到月薪50萬」,結果你進去後才發現只有總經理才拿得到50萬月薪,而他是董事長的兒子。我如果用這個例子,你馬上可以意識到這是「騙人」、是「話術」,那那個時候為何看不出來呢?

人類就是這麼的有趣。換一個場景,你就看不出那是詐騙了。

這次是不是也是話術呢?97%是的。

因為他當然要不斷強調自己是正派經營啊!

但我就說了,同步科技公司的營運範圍「不只」寫作平台,還有SEO操作,甚至那個賣藝術NFT的Chaebol,我尚還查不到背後公司是哪間,有可能也是同步科技公司,因為某森曾經作為Chaebol的代言人(?),是有新聞的哦~~~~所以該森在這些環節扮演什麼角色呢?這是不是為何某森總是要替同步科技護航說話的原因呢?

但就如前面所說的,真相如何,其實我不知道,不過倒真的是非常好的小說題材。


尋夢?架幾處機房虛擬之境漫溯,滿載數億虛幣,星輝斑斕裏放歌。


Potato Media會回歸嗎?

我猜是不會。因為首先同步科技公司的本業本來就不是「寫作平台」,這也是為何他們沒有意識到「滿版廣告,非常令人厭惡」的原因,另外詐騙事件,加上大股東個人行為,品牌形象早就爛掉了,而PM一直以來每天固定就是那一百人左右啦!什麼流量報表都嘛假的。騙別人是一回事,但如果項目要重啟,就要面對流量和資金的問題。

我不相信在「宅論壇」時代是有獲利的,因為如果有自己的獲利能力,Potato Media為何需要直接關站?ACE都還在運作,PM關個鬼啊!!我前幾篇文章就說了,只要公司有獨自獲利的能力,股東全部被抓去關都沒有營運問題,公司運作就交給專業經理人就好了啊!公司是法人,是獨立個體哦!

所以PM為何要關?請問?配合調查?警方要調查、要查扣,還給時間通知的哦?哇生目睭第一敗跨丟J款代誌咧~~~

所以我才會一直說,即使不涉犯罪,PM也會因為「資金」問題而必須關閉,「幻覺自己有情有義」的人,請捐錢給PM讓他能運作下去。


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詐騙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沈默,默是今晚的薯國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

揮一揮衣袖,我帶走許多證據

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其實,把相關人等過去的新聞全部拿出來一一剖析,會感嘆「金錢」的誘惑真的很大,可以使幾位前途明亮的高知識份子鋌而走險。

  • 王晨桓:擁有台大法學碩士學歷,曾任台大法律系助教的他還擁有斐陶斐榮譽會員資格,2022年升任建業法律事務所所長,並於2023年成為ACE王牌交易所總裁,並於年底成為公司負責人。(我查公司登記資料並不是100%持股)
  • 潘奕彰:台大畢業,積極創建台灣金融科技、區塊鏈等生態,曾任職 ACE 法幣數位貨幣交易所及 ABA 亞洲區塊鏈加速器執行長、KPMG 安侯建業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新創企業服務團隊營運長等,擁有相當豐富的創業輔導、跨領域資源整合與財務規劃經驗,專長領域橫跨物聯網、互聯網、消費性產業、文創、農業科技、生物科技等。創新新零售股份有限公司 (3085) 宣布,委任潘奕彰 David 擔任董事長,於2020/9/18起生效。
  • 張爾杰:在傳統金融及創新科技領域擁有多年實戰經驗的張爾杰Allan,過去曾擔任過投資顧問公司負責人、跨國上市櫃房產專案經理、銀行及壽險顧問、傳統金融及數位貨幣投資講師等職。

那詐騙集那一攤,就是惡名昭彰的千蕎團隊(林耿宏,林若蕎),而PotatoMedia大股東林耿漢則是林耿宏的弟弟。

二派人馬相遇,譜出了這場震撼「律師界、虛擬幣界、詐騙界、黑道」的精彩戲碼。


再加上薯國有位原本令人尊敬的插畫家,居然說出「因為他有拿錢,所以相信平台,並且要我們這些酸民不要落井下石」(大意),還有不少人附和,這真的令人覺得荒謬。我終於理解為何台灣的「少年及青年犯罪人數」會創新高,因為「價值觀根本有問題」啊!!!

因為你曾經「寫文換CFO」並獲利,所以你就失去了「撻伐犯罪」的資格??欸,當初「寫文換CFO」的人並不知道這整個模式是詐騙集團建立的獲利模式耶, 簡直是不可思議,所以我才大膽假設他確實是有拿官方的報酬的,不是我們一般人的「發文換CFO」的這種程度。我個人是覺得檢警可以順便查一下他啦~~~因為確實有不少人是衝著他的名氣加入的。


那之後呢?當你已經知道這整個模式只是為了要讓他們以「正派經營」掩飾「非法勾當」的作法呢?

你還要支持並參與其中嗎?

確實有不少薯友表示「會」。@@


那時我想起聖經「詩篇第一篇」所說的,神又再次「保守我的心思意念」。

不從惡人的計謀,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褻慢人的座位,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晝夜思想,
這人便為有福!


亞特蘭提斯的榮光

我承認Potato Media有一個最強的優點,就是「互動社交」的功能,這也是為何會有不少人,在PM臨終之際,仍涕泣落淚表達思念的原因,可惜PM還沒有建立完整的獲利模式,整個發幣的環節是經由人工操縱幣價(我夢到的),假使有天,有人想出可以執行的獲利模式,或許就能吃下整個社交+寫作平台。

只是,誰能出線呢?


惆悵孤帆連夜發,送行淡月微雲。
尊前不用翠眉顰。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
~臨江仙、送錢穆父~
Bing和新新的魔法指令

Bing和新新的魔法指令




102會員
344內容數
讓我想想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