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小說-荊棘-第五章VOICE(七)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感應燈在夜裡亮起,夜色冷清。

陳揚朝著警衛招聲招呼後,進了大廳,嗶嗶的聲音傳來,門鎖解開眼前映入了千惠的身影。

「不用特別跑來這邊找我。」看了看面色不好的陳揚,徐千惠皺了皺鼻子,「你又沒好好休息了。」肯定的說著。

陳揚訕訕的笑了笑,表示知道。

旁邊陸續下班走出來的護士們,好奇的看著兩人。

「小帥哥接人嗎?捎帶我們一程?」

陳揚連忙揮揮手,拉著徐千惠就跑,一陣喇叭聲傳來,兩人眼前一輛計程車迎面而來,停在兩人身邊,司機還是熟人。


陳金榮年紀並不大,才30歲,不過出社會的早,再加上職業的關係,載客見識的人也多了,為人老成,不像其他同年齡人,接人待物的方式總該人覺得舒服。他搖下車窗,招呼兩人上車。


上車後徐千惠臉上仍帶著笑,「原來你會害羞呀?我還以為你的臉皮厚得跟城牆一樣呢?」


「就妳多話。」

見兩人在車上鬥嘴,陳金榮笑笑的說,「小陳呀!你家那房子我們考慮過了,就不用看了,過幾天我們就搬過去。」


「陳叔,雖然是我爸介紹你來看房子的,你要不要先來看看再做決定?」

「不用了,趕快搬走也好,換個地方重新開始。」

空曠無人的馬路,車一路順暢的開到了目的地,兩人下車後,陳金榮摁了兩聲喇叭算是告別。

擦身而過的計程車後坐著一個穿校服的年輕學生,皮膚白晰,臉上有數條被縫合的疤痕,那人在車窗裡朝著徐千惠點了點頭,計程車揚長而去。


徐千惠呆呆的看著車尾煙,問著陳揚。「剛才那車後面有個學生你看到沒?」

陳揚表情有些無語,我們倆才剛從車上下來,那有那麼快就可以載到客人,你見鬼囉!

「可能是我看錯了。」徐千惠揉了揉眼睛,「最近工作可能太累了。」

「走吧!」

揉了揉徐千惠的頭,白日的枯燥疲憊結束,兩人收拾完早早入睡。

raw-image



一早送陳揚上學後,徐千惠繞到早餐店再去買二份早餐,今天放假剛好可以四處走走,順便看看陳揚的媽媽,聽說她跑去幫忙顧孩子,應該累到沒時間煮早餐吧?

徐千惠買完早餐後開車到羅良妹說的住宅旁,提起手中的塑膠袋伸手按了按門鈴,和她猜想的一樣,果然兩人都還沒有吃早餐。


隨著羅良妹走到屋內,順手將早餐放到餐桌上,看到阮氏香妹下樓之後,嘴角的笑意愈深,「快點來吃飯!」


「好,謝謝…」阮氏香妹咽了咽口水,臉有些漲紅,連忙把大圓桌旁的木椅拉開,有些手足無措的說著。


阮氏香妹有些不熟悉眼前的女人,頭低低的點了點頭,默默地吃著早餐。


「不用謝!是陳揚叫我順便過來看看你們的。」徐千惠笑了笑,「對了!聽說你們前陣子買了張漂亮的紅眠床,我可以看看嗎?我還沒看過古早的這種床,有點好奇耶。」


「可以呀,等一下帶你上樓看看。」

「好呀好呀!」


「不過阿姨你們家那個租客怎麼有點怪怪的?」正巧看到獨自一人站在樓梯不遠處,他在察覺到視線的瞬間回頭,正巧和徐千惠來了個對視。


「那個穿藍色衣服往樓梯上走的那個老先生呀?」

「…」


阮氏香妹表情複雜的閉了閉眼,再睜眼時,鼓起勇氣說著,「那張床是不是有問題?」當下三個女人汗毛直立,下意識地就上樓往房間走去,推開了門,房間內當然什麼也沒看到。然而她們卻在床旁邊的大落地鏡旁,看到鏡中一飄而去的模糊身影。


中午,羅良妹拿著紅包給附近幾位壯丁,一起把紅眠床和大落地鏡從二樓拆解搬了下來,拆之前還請了人來淨化房子。

老師傅說,古早紅眠床這類老嫁妝,如果當初老屋正廳還有神龕祖先牌位在,在要搬走紅眠床前,要先博杯跟神龕祖先牌位告知原委,如果有徵得祖先同意允杯後才能搬走。(而她們就是買到了沒處理好的老嫁妝。)

紅眠床拆解完畢也淨化處理完成,屋子裡再也沒有發出怪聲音,從此紅眠床就被放置在三合院的老宅倉庫,落了鎖。


阮氏香妹還是搞不清楚,如果夢裡的事情是真的,她怎麼覺得扛她起來狂奔而去的有點像他呢?


羅良妹和徐千惠回到了屋內,累癱到沙發上久久不發一語。許久後,羅良妹悶聲說,「我看待會我去外面看看有沒有招工的工作來做好了?」


「有事情忙也好,等一下我也要出門走走。」徐千惠回應著。


「你們忙,沒關係。」阮氏香妹沒有太多其他的想法,心裡一片寧靜,她覺得有人在護著自己,並沒有多害怕的意思。反而還希望能再見到萝裡的他,來確認自己的猜測到底對不對。


三個女人各懷心事。

圖文版權為作者全部所有,請勿任意轉載。

43會員
64內容數
寧靜愛創造,手作深度重毒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