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玫露與鮮紅色的心》07 讓迷途的小羊回家(完)

raw-image


  
  隨後玫露跟在柔安後頭往山上走,沿途她抹去了留在泥地裡的小腳印。她覺得意識有點昏昏沉沉的,搞不清楚此刻被迷惑的究竟是男孩還是她?

  她走到森林中一處平坦的空地。月亮升起照亮了一個人、一位魔女與一隻羊。

  小羊烏利在她手中不斷掙扎,咩咩亂叫著。她將黑色的長指甲刺進羊的氣管,很有耐心地等著牠的叫聲趨緩,嗚咽聲被夜風帶走聽不見了。

  接著玫露往下使力,一點一點撐開牠的脖子來到胸膛與心臟。心臟徒勞的跳動漸漸止息,暗紅色黏膩的血液沿著切口淌下,也沾染在她的手心上。

  玫露將牠扔到一旁,手指沾上一點鮮血,半跪在地上畫出法陣:一個大圓、一個小圓,一橫線、一直豎,左右對稱的撇,組成一個人形。

  柔安依照她的指示仰躺在對應的位置。

  月亮又爬上更高的天空。

  玫露的手停在半空中,卻遲遲沒有劃下最後一刀。這個她不過才剛認識,善良得愚蠢的男孩,讓她許久沒有跳動的心隱隱作痛。

  玫露感到一陣暈眩,她想著,只要閉上眼睛,西西莉的聲音就會陪著她。只要能看見明確的景象,她就不會感到害怕了。


  第一個步驟是——殺。

  兩個聲音同時響起,她的,還有西西莉的,將內心怯懦的自己殺死。他是成為強大的自己的必要祭品。

  她們的意識、思考與願望開始重疊。她會看到血。僵直在臉上的表情。充斥鼻腔的血腥。帶著迷茫放大的瞳孔。那一小撮捲髮。握住卻時常鬆開的小手。逐漸流失的溫暖……。

  倏然,柔安張開眼睛,玫露嚇得往後一跳。她觀察著他仍渙散的瞳孔,幸好他並沒有醒過來,只是他的眼神太過清澈,讓玫露以為那是對她的控訴。

  玫露感到各種交織的情緒已經快把她撕裂成碎片。就算不剖出心臟,他的真心已經捧到面前獻給了她。

  「我做不到!真的做不到!」玫露哭喊著。

  她將兩指併攏,在柔安額上落下解咒的印。「醒來吧!讓白色的花兒飄遠、讓迷途的小羊回家。」

  男孩緩緩起身,搖搖晃晃地往村莊走去。

  「對不起。等你回去,你會以為只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她對著他的背影小聲說道。

  玫露深呼吸了一口氣。她心想,違背試煉的她,會被魔女們追捕到世界的盡頭吧。西西莉肯定無法原諒她的軟弱而親自動手。

  這時像是在回應她的想法,她由指尖感受到土地傳來了輕微的震盪,輕柔的雨絲化為黏膩的雨點從天空直落而下。

  「是雷鳴。」她摀住嘴呢喃道。她抬頭注視著遠方,聽不見聲響的閃光投影在雲層之間,忽明忽滅的影子捉迷藏般地在其間閃現。

  沒有形體的東西才是最可怕的,那是西西莉對她的其中一堂教誨。

  她用意志力控制著身軀的顫抖,好一會兒才逐漸平息。她又惹西西莉生氣了,她很傷腦筋的,近乎悲傷地笑著。

  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  

  玫露由半跪著的姿勢起身,眼睛反射著月亮的柔光。但她還是會告訴她,她想感受那些情緒,做為一個人活下去。

  她起先小跑步著輕踏泥地中的落葉,接著越跑越快、越跑越快。狂風揚起她的髮絲,留下一絲淡淡紅暈。就這樣一個人,奔向了森林的深處。



THE END

☽ 另有後記 ☽

4會員
33內容數
一個結合小說、插畫與手作飾物的個人品牌——斑斕之野,誕生! 由知了涼&鳩嶼共同創立。在這裡分享我們的作品發想、藝文生活與幕後觀察。 歡迎找一個靠近爐火的位置,聽我們嘮叨低語,度過漫漫長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