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裁你別來-15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家裡果然還是要有個人啊!陽曜德穿著圍裙洗碗的乖巧模樣讓熊海斳情不自禁從背後抱住他,他炙熱的體溫使陽曜德心裡的警鈴大作:這姿勢!好熟悉!

「咳!熊哥……」陽曜德不自在的扭了扭,不讓熊海斳啃咬他的耳朵。不意外,陽曜德感覺到後頭有個堅硬的東西抵著他的臀部,這讓他更緊張了:「電話好像響了。」

「不理它。」熊海斳摟著陽曜德,協助他將洗好的碗放進櫥櫃內,接著大手一滑,繞過圍裙,探進陽曜德的衣服裡,蛇一般地從肚臍向上溜,摩挲著他的肌膚,「怎麼都沒變胖?」吃了那麼多天自己精心製作的料理,還是這麼瘦?熊海斳略為感到不滿。

他帶著繭的指尖繞著那兩個脆弱的小點玩,一會兒按壓,一會兒搓揉,可怕的酥麻感讓陽曜德感到恐懼,他像是拍灰塵那般拍打著熊海斳在他胸口肆虐的手,「就、就說了天生的!」

「是你吃得不夠。」熊海斳煽情的舔吮著陽曜德的頸子,發出溼潤的聲音,陽曜德被他舔得頭皮發麻,扭動得更厲害了。

 

「熊哥!」陽曜德勉強轉身,熊海斳的手也順勢摸到後方去,曖昧的用指尖來回的描繪著陽曜德的股溝,「才剛吃飽耶!」照熊海斳做愛的兇猛程度,陽曜德肯定會被他做到吐出來!

「可是你這裡還沒有吃。」熊海斳情色的咬著陽曜德的嘴唇,手指也找到了那緊閉的小穴,開始試圖突入。

「……!」陽曜德被困在熊海斳跟洗碗槽之間,掙脫不開,只能做著無謂的反抗:「這裡、唔嗯、啾……是、廚房……」陽曜德沒意識到這有換地方就可以做的含意;他每說一個字,熊海斳就吻他一下,故意害他斷斷續續的說完這句話,為兩人之間的氣氛增添了幾分曖昧。

「用來吃東西不是正好嗎?」熊海斳壞壞的笑著,伸手往下一拉,陽曜德白皙的臀部就這麼暴露在空氣當中,前端只剩下那小小的圍裙勉強擋著;被褪至膝蓋的褲子在熊海斳一踩,一抱之下,脫離了陽曜德的腳踝。

 

「可是我吃飽了!」陽曜德整個人直挺挺的被熊海斳抱著往流理台移動,急了,他胡亂蹬著腿,卻只是更加的刺激熊海斳那已經開始冒出液體的前端罷了。熊海斳瞇起眼,臉上保持著笑容,不懷好意的讓陽曜德躺在流理台上,「是嗎?我問問。」

「咿!」熊海斳迅速蹲下身去,含住了陽曜德的小老弟,非常花俏的吞吐起來。這次陽曜德的反應很好,熊海斳十分得意的笑著;他一邊欣賞陽曜德想拒絕做愛,但是身體卻偏偏有反應的窘態,一邊賣力地舔弄著那逐漸硬起來的前端。

 

邪惡的舌頭纏著男根,上頭細緻的絨毛摩擦過每一吋敏感的地方,舌尖還加強搔弄著前端凹槽的部位,柔軟的嘴唇吮去每一滴液體,發出黏膩的水聲。熊海斳吞得很深,陽曜德可以感覺到他的喉頭是怎麼蠕動的,他壓抑著舒服的呻吟,完全不想承認自己竟然有感覺!明明、明明幾天前對著他沒辦法硬的啊……

陽曜德感到既困惑又羞恥,他勉強支起上半身,卻看到熊海斳埋首於他胯間認真吞吐模樣,身體一震,竟然就這麼射了出來。

「嘖……」熊海斳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還用拇指抹去嘴角白濁的液體,仔細品嚐了一番:「這次太快了。」

「……」熊海斳竟然吞下他的玩意兒!陽曜德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熊海斳趁著他發愣的空檔,伸手在一旁的碗裡沾取了什麼,接著手指就順利的插入陽曜德的甬道當中。

 

「哪、哪來的油!」在廚房裡問這句話很蠢,但熊海斳還是認真解答陽曜德的疑惑:「紅燒獅子頭用剩的,晚餐你要吃鳳梨蝦球嗎?阿遠不太喜歡這道菜,不過我也沒做給他吃過就是了。」

「……」陽曜德無用的踢著腿,覺得自己好像砧板上的魚肉一般,任由熊海斳處置。熊海斳一邊替他擴張,一邊和他討論晚餐的菜色……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嗚!」後穴隨著熊海斳擴張的動作逐漸發出溼潤黏膩的水聲,已經可以吞入三根手指了,陽曜德的視線模糊,聽不清熊海斳到底在說什麼,他只知道今天晚餐絕對不要吃油炸物!

 

「放鬆,對……噢,你真棒。」甬道內脹滿的熱度讓陽曜德驚覺自己又被上了!這傢伙到底什麼時候換……「呃!」熊海斳稍微一頂,陽曜德就覺得自己的胃震顫了下,午餐的菜色蜂擁至食道,他真的快吐了。

他努力遏制著噁心的感覺,瘋狂的拍打著熊海斳的肩,熊海斳終於察覺他的異樣,停下動作,問道:「怎麼了?」

「咳咳咳!」陽曜德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噁心感,他艱難的喘氣道:「吃太飽,這姿勢……我快吐了。」

「哦?」剛吃飽就躺著的確對胃不好,但……熊海斳嘴角一鉤,揶揄道:「你吃得很飽?」粗壯的男根抽插了兩下,「那為什麼下面咬這麼緊?」他低頭看著兩人結合的部位,陽曜德感覺的到後穴正嗞溜嗞溜地吸吮著男根,想要更多,害他臉上一陣燥熱。

 

「我、我真的吐給你看喔!」陽曜德惱羞成怒的瞪著熊海斳,熊海斳被他這種可愛的反應逗樂了,他伸手支撐著陽曜德的後背,讓他坐起來,一邊要他扶著流理台邊緣,雙腿勾住自己的腰,一邊在他耳邊呢喃:「你可以主動引導我換體位。」

「……」鼻腔裡都是熊海斳身上狂野的氣息,陽曜德覺得頭暈目眩,他想逃離這種令人沉淪的快感,但身體卻又只能軟趴趴的賴在熊海斳身上;全身上下的感知都放在兩人結合的部位,陽曜德可以感覺到那猙獰的青筋是怎麼摩擦過他貪婪的內壁,引發陣陣顫慄;他不想發出聲音,但深入體內的兇器不斷的將呻吟從他的喉頭逼迫出來。

 

腦中一片空白,陽曜德沒意識到自己緊抓著熊海斳的肩胛骨,配合著他的衝刺而妖冶的扭著腰;在赤裸的性愛面前,一切都回歸於本能,說謊、欺詐、隱瞞……都被最原始的動作給揭穿,陽曜德一再否認自己對熊海斳有感覺,但是豎立的前端不斷分泌出液體,說明著他因為這樣的交合而興奮著;瀕臨高潮的快感一波波的吞噬著兩人的理智,熊海斳的動作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最後停留在深處,猛烈的精液隨著他興奮的抖動一股又一股噴射而出,衝擊著陽曜德的敏感處,陽曜德受到刺激,一聲嗚咽,也跟著射了。

 

連續兩次高潮讓陽曜德非常的疲累,他懶洋洋的讓熊海斳抱著他往浴室方向前進,只是走著走著,埋在身體裡的男根又堅挺了起來,他嗚咽著求饒:「熊哥……我、我……飽了。」

「可是我還沒。」熊海斳燦爛的笑容閃耀得讓陽曜德無法直視,他看著眼前張牙舞爪的蟠龍刺青,憤恨的一口咬了上去,但這樣的舉動被熊海斳解讀為挑釁,「很有力氣嘛!」蒲扇般的大手一巴掌拍在陽曜德屁股上,發出清脆的聲響:「再來兩次應該不是問題?」

「嗚……我錯了,原諒、唔嗯……」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