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尾鬼姬》第六十四章 鬼令牌

2024/02/13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24-2-12 作者:白桃團子

***接上集

胡荵荵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問

胡荵荵:"誰!是誰躲在那兒?"

黑暗裡,亮起了幾朵紅花,那人緩緩走了出來

是月夜

月夜不疾不徐地走向胡荵荵,鞋上的銀鈴,在她每走一步時,便響起清脆的"叮鈴"聲

這聲響本該是極美的,但在胡荵荵耳裡卻像催魂曲一般

月夜面帶微笑,卻笑得令人發毛,一雙貓似的紅眼閃呀閃,胡荵荵嚇的攤坐下來,邊後退,顫抖著道

胡荵荵:"妳......妳別過來......"月夜走她面前,半蹲了下來,問

月夜:"本尊想請問一下,前世的事情......關花城卿什麼事?"提到花城卿,月夜聲音都冷了下來,胡荵荵強裝鎮定道

胡荵荵:"呵呵呵......妳不知道嗎?前世的事......他可是參了很大一角呢"

"嗯......讓我想想.....他是怎麼死的...呃"話還沒說完,月夜直接掐住她的脖子,狠狠往地上撞下去

胡荵荵:"嗚嗚嗚......妳......瘋......子"脖子被掐住,胡荵荵連話都說不清,只能稍微擠出幾個字,月夜聽後,冷笑道

月夜:"呵呵呵......我是瘋子?那也是被你們逼瘋的!!!我警告妳,別把我的事扯到別人身上,聽懂沒!?"說完狠狠甩開她,獨自離去

***太師府

花城卿獨自坐在書房內批奏摺,突然,正對著九千歲府的那扇圓形窗子發出"喀哩喀哩"的聲音,他有些疑惑的走過去,剛好,窗子在這時候開了

看清來人,花城卿正準備繼續批奏摺,問

花城卿:"怎麼了?來我這兒,妳奏摺......嗚"月夜突然衝過去,抱住他,花城卿拍了拍她,貼心的幫她把身上的斗篷解下來,問

花城卿:"怎麼了?誰欺負妳了?嗯?"邊問邊走去坐在椅上,月夜什麼都沒說,只是靜靜的抱著他

胡荵荵剛剛說的那句話還迴盪在腦中

"他可是參了很大一角呢......他是怎麼死的"

聽到這兩句話,她的心底涼了一大半

要測出他們兩人前世有沒有見過,只有一個辦法

花城卿批奏著批到一半,突然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鑽進他的衣服裡

花城卿:"小月,妳幹嘛呢?"就在這時,月夜的指尖碰到了一個硬梆梆的東西,摸了摸那東西的紋理

找到了!

拿出來的時候,是一張令牌,上頭寫著半個「鬼」字

這個令牌,月夜也有一個,只不過是另一半

這種令牌,歷代鬼王都有一張

當兩副令牌合而為一之時

萬鬼躁動,天下大亂,持令牌者,即可操縱萬鬼

因為很危險,所以需要兩位鬼王說好才能用

這種令牌還有一個特性,只有兩個時代相同的令牌才能拼在一起,否則會因為時代不同,導致兩個地方同時大亂。為避免這種情況,每換一個時代,令牌連接處就會有所差距

月夜也把自己的那一張令牌拿出來,對了一下連接處,剛好相符

一看到這個結果,月夜的心完全冷了

月夜的令牌,是她在前世稱王時拿到的,那麼照理說,月夜和花城卿的令牌不可能拼得起來

除非花城卿是上一世富岡義和口中的"另一位鬼王"

最後的那一位下場她不知道,因為在這之前她就死了

花城卿看到她拿出來時,嚇了一跳,急忙道

花城卿:"喂,這不可以拼起來喔"月夜點了點頭,把令牌放到桌上。花城卿繼續低頭批奏摺,突然月夜伸手撫上他的臉頰,讓他和自己面對面,她皺著眉,問道

月夜:"花城卿,你告訴我,前世我們真的沒見過嗎?......富岡義和他們對你做了什麼?"花城卿極力壓制住自己想告訴她真相的心情,硬擠出一個笑容道

花城卿:"沒有,沒見過,他們也沒對我做什麼。很晚了,妳先去休息吧"月夜吻了花城卿一下,和他道完晚安便走去他的寢室。等她的身影完全消失後,花城卿嘆了一口氣,剛剛月夜問他這個問題時,他覺得自己被狠狠捅了一刀,傷口還在淌血

對不起......月夜......對不起

對不起,我騙了妳

但這事妳真的不能知道

(本章完)

    2會員
    68內容數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