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在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有一段時間,我在網路上的暱稱是「住在水族館」。

別無他因,我家開了一間水族館。明亮、清澈、水草、鮮豔熱帶魚,並沒有。

 

過度優養化的魚缸四周包覆厚厚的青苔,無暇顧及常見觀賞魚種穿梭在褐綠色的藻類,一年換不到兩次水導致過濾海綿上的生態圈茂盛異常。

四季運轉的馬達偶爾也會抱怨超時工作,象徵性的發出咖咖幾聲,然後繼續認命的轉動。

空氣中瀰漫著幾種混和的怪味,支撐架因為水氣太重鏽蝕鐵味、不同魚種使用的飼料味、魚產生的廢水味、打掃使用的消毒水味、魚體治療藥水味,這些就是我記憶中熟悉又恐怖的味道,恐怖到還催生了我的某個短篇小說,大意是某個水族館,只要隻身一人進去逛就會失蹤。

 

奇怪的是,可能因為沒有太多人為干擾,只要有空氣陽光和飼料,這裡的魚跟放養的土雞一樣恣意成長,健康(快樂?)而且很有活力,有些客人反應,買回去之後,魚都沒精神,送回來幾天又生龍活虎。這種對比實在很反差。

就好像是我。

我以為我很想離開所以離開了,最後又回來。

不只回來,趁著暖冬下的初三,今天還捲起衣袖,打掃了鐵架下的鏽蝕和髒亂,整理了乏人問津的設備櫃,列表和標價打算來個特賣。

我這才想起過去自己對這個地方的諸多不滿,如今卻擁有神奇的有力量來審視這些並開始改善,外面的世界煎煮炒炸,幸運的是還能游回這裡,重新再生龍活虎起來,這大概就是土雞,不,土魚的生命力。

繞了一圈,最後我還是住在水族館,一個天然過頭的養殖場,被好好保護著地恣意生長。




    9會員
    39內容數
    有人說,如果你心中一直有配樂,那你的人生就是一場電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