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捉弄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夏朵接著正經八百地繼續說:「我就是在洗衣服前。才會無意發現在你口袋裡放著一封從高雄寄到美國,墨雅寫給紫璃的信件,……」

    「……因此,我才會認為你就是信裡的墨雅。」夏朵很快恢復正常的應對能力。

    「呵......呵......」

       墨雅笑得無奈,然後閉上雙眼搖搖頭說:「抱歉!我想你誤會了。」  

     雖然他並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墨雅只是切入重點地說:「 反正我並不是你所認為信裡的墨雅!」

      「……那封信是我不久前撿到的,不是我寫的。」墨雅睜開眼睛,低頭苦笑著。

        面對於夏朵的提問。他仍然試圖避開夏朵的眼光,而且不知如何說明這不得解答的問題。

    「抱歉!你不是墨雅?那麼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夏朵尷尬地反問著他。

       墨雅彷彿被夏朵明亮的雙眸給說服似的看著她說:「說出來恐怕你會不相信。坦白說……我並不記得自己叫什麼名字!」

    「只是聽妳剛剛這麼一說,我倒還蠻能接受妳的說法。」

      「但是妳為何會這麼講呢?」墨雅好奇地問。

    夏朵則笑得燦爛地回答說:「因為啊!你昏睡的這幾天,幾乎都在說夢話。那不禁讓我以為你若非神智不清,……就是腦袋有問題。」

    「是嗎?我在夢裡到底說了些什麼?」墨雅追問著說。

      「沒什麼。只是些零零碎碎、無關緊要的夢話而已。」

      「事情過了就算了,也沒什麼好說的。」夏朵甜甜地微笑看著墨雅說。

    「至少,你該慶幸自己不是真的腦袋有問題!這樣想不就得了。幹嘛自尋煩惱呢?」墨雅心有同感地說:「妳說的有道理,反正知道這一些對我也於事無補。」

    他才剛打消這個疑慮,心中又立刻湧現另一個更大、且困擾他更久的疑問。

    「到底發生什麼事?是誰把這片大地變成了地獄?」

    「中國……」夏朵切齒地說,臉上的微笑也立即消失殆盡。

    「是中國解放軍。只是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   

   夏朵想著攻擊發生那天說:「那早上起床後不久。我......」夏朵說著時,表情也突然變得凝重。

       「 然後我發現自己的手機完全沒有訊號?手機螢幕看到的都是亂碼?」夏朵轉為憂傷的表情中,更夾雜著其他難以道盡的無奈。

       她說到這裡,淚水不禁滑落。「......我拿起家裡的電話,卻都是沙沙沙的聲音?而且也沒辦法撥打!」

        「沒多久。身旁就響起連串的爆炸聲了!」

  「從這裡都看得到快要蓋住天空的黑色煙霧!」

 

        夏朵帶著迷惑又驚恐的神情,陷入了當時經歷的景象與記憶。

        當夏朵緊閉上雙眼時。這時的墨雅才敢專注地直視著夏朵看。他看著夏朵健康地小麥色皮膚,飽滿前額髮際線上的美人尖、長長又濃密的眼睫毛、高挺的鼻樑、紅潤的嘴唇、圓圓的下巴,還有她整齊潔白的牙齒。配上她健康、細嫩帶著光澤的臉龐,纖細卻結實有緻的體態;再加上她有著純真的靈魂。亭亭玉立的夏朵簡直是墨雅夢寐以求的

夏朵和已經消失在墨雅記憶的紫璃在相貌、性格上恰好擇偶標準來說,

完美無瑕的

       「她,真的就像天使那麼美。」墨雅從心底讚詠著坐在自己身旁的美人兒。

       或許。失憶後的墨雅和異性長時間疏離,可能也會影響他原本的審美觀。他甚至也這麼地懷疑自己!但是。 墨雅對夏朵的讚美一點都沒有錯!被稱作為藍月美女的夏朵,早就是新竹出了名的美人胚子! 再加上她總是像太陽大方照耀著大地般熱情的笑容。讓身旁的每一個人的心情因為她而感到愉悅, 這一股說不出 的強大吸引力才是夏朵真正聞名的魅力所在。

        然而這一位愛笑的女孩, 現在正閉著雙眼 。淚水從她的睫毛下湧出再潸潸地滑過雙頰而落下,讓墨雅不由得感到心疼。墨雅嘗試想讓自己把夏朵擁入懷裡給予安慰!最後。一陣猶豫,他還是作罷。

       墨雅拍拍夏朵的肩膀說:「好了。都過去了,就別再想了......」

      為了把夏朵從此刻的情緒裡,立即有效的拉開,不讓她繼續沉迷在她心碎的往事。墨雅找了一個餿主意?他自信這一定能夠震懾夏朵,立竿見影改變她現在注意力?

       他坐在床上,故作嚴肅地看著夏朵說:「可以請問夏朵小姐......您把我扒光的衣服放到了哪兒呢?」

雖然命運已然令我體無完膚

而亦如天使明美的妳

竟趁我不省人事

將我身著衣物

一件不留

夏朵

       

    34會員
    206內容數
    從射手⚪甘於平凡的思維。一窺眼前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方塊磚拼湊成不凡的時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