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世界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佛倫斯教授。您包租的專機、隨機的駕駛與機師已經準備就緒。……行李已裝運完畢,請各位可以登機了。祝福你們旅途愉快!」航空公司經理歡送著他們。

     「紫璃、以及各位隊友。根據拉根中校所提供最新情報指出,因為台北市遭受過徹底攻擊和搜索,因此中國解放軍派遣在當地的駐軍多已受命回國;反觀南方兵力卻絲毫未減。」佛倫斯在機艙裡向隊員做著行前任務說明。

    「所以目前的台北市除了少數軍隊持續執行陸路搜尋之外,海線巡防任務獨靠一連強搜聯隊挑起大樑。」

    「中國解放軍強搜聯隊?好久沒有聽到這支部隊的消息,據傳他們已經解編了。相傳這是一支足以以一擋百剽悍的精銳勁旅,非常難纏!」帕客美勒道。

    「沒錯,這就是我們之所以需要迴避的原因。可這也表示我們只要突破海線防守,登陸後兵刃相見的機會也相對減少。」佛倫斯回應道。

    佛倫斯在眾人座前一手拿起地圖,一手拿著筆指出圖上的一個點,然後點了個頭。

   「台灣西北方的和平島灣。我們後天的登陸窗口!」拉根中校從座位上站起解說著。    再走到佛倫斯身邊,手指著地圖進一步說明:「和平島灣……台灣海岸最難登陸的岩岸。天成的屏障,就連中國也不願在此白費兵力駐守。它地勢之險惡由此可見。」

    「種種因素考量後,我們決定改由北方的和平島進入台灣。」

    拉根望了佛倫斯一眼,然後繼續報告:「原定過境停留的千島群島將被取消。」

    「從現在算起經過十七小時的長途飛行之後,我們將會在日本琉球島降落。」

    「坐船前往石垣島就會有人接應我們。」

    「由於石垣島當地對外來者非常冷淡。聽到我們要到台北救人,他們每個人都雙手高舉表示贊同……。」拉根看似猥褻的表情令人感覺不舒服,繼續又笑著說。

    「全程買單我們在這兒的開銷!」

    「至於隔後天渡海之事。我們仍以船舶作為進入台灣的交通工具,並從盛名一時的石垣島海盜港出發。船舶租借與物品補給事務都會安排就緒。」

    拉根報告一結束,輕拍佛倫斯的肩膀,鼓舞著他的努力。

    待佛倫斯清楚拉根在島上的人脈。他對現在所知的這些事情並不覺意外!

    佛倫斯從椅子站起向拉根敬禮致意。「謝謝你!」後即轉身回座。

    「各位隊員如果感到身體不適,請勿故作堅強。因為這不但會浪費醫療資源,還會冷落了醫療人員!請各位別忘了,我是醫官……帕客美勒。謝謝!」

    帕客美勒對隊友幽默地提醒著。原本靜寂的機艙因此響起了歡笑。而這些美好之音,也讓每個情緒蹶踖的心頭自然獲得抒解。佛倫斯對他的風趣熱忱還以一抹微笑。

他收起地圖。在走進駕駛艙之前,還不忘提醒隊員們說:「未來,各位休息的時間所剩不多。請各位充分睡眠、保持體力!……並請繫好安全帶,我們即將起飛。」

數小時之後。

    「紫璃,妳都沒睡嗎?」佛倫斯從身後走來向她問道。

   「待會兒吧?佛倫斯教授,我現在還不覺得睏。」她手拿著一張一直帶在身上的全家福相片回應著。

    佛倫斯在她身邊的空位坐下。「就要回家了,自己得看開。別老是繃著一顆心!妳要記得人各有命,旁人是強求不得的。」

    「我了解,佛倫斯教授。我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

    「你能這麼想,我就放心了。不打擾妳了。」                                   

    就在同一個時間。中立國瑞士罕見地公開譴責中國的暴行,並且聯合歐盟各國發表支持紐約市婦行總會為自由台灣聲援活動!

    清晨的法國、午後的南非共和國、馬拉威、傍晚的澳大利亞、日本、接近午夜的泰國皇室、以及馬來西亞、新加坡、南韓、英國,英格蘭還有內戰後被俄羅斯正式承認獨立的烏克蘭等數十個國家,皆一同響應著紐約市婦行總會主導發起的集會活動。

    「為您報告世界頭條新聞今日全球不少國家的首都廣場幾乎是人滿為患。據估計,參與本次聚會人數少則數十萬、多則上百萬人數不等,而且人數似乎還在持續增加。令人不解的是,這些擁上街頭遊行的民眾既未持有標語,又不使用布條或旗幟。乍看   就像只是前往參加一場派對的一群人那樣平凡。」

主撥先皺皺眉,然後又巍巍地苦笑。「這是繼聖嬰下遽變的氣候之外,發生在今年最為特殊的景象。各國警方為避免聚集群眾滋事,紛紛出動鎮暴部隊一旁待命。不過可喜的是所有集會截至目前為止仍是相當平和與理性,尚未傳出任何失控情況發生!」

    「全世界的家人們!如果我們的領袖仍然對公理充耳不聞、對正義視而不見的話。何不讓我們吶喊,讓我們流汗;當我們並不能為孤獨的台灣做些什麼時,何不就讓我們用永無休止的歌聲和舞蹈,一起來為台灣祈福吧!」

娜那身著一件華麗的晚禮服,站在舞台四射的燈光下,對著鏡頭和現場所有人高呼:   

    「婦行的點點星光們!回答我,妳們在哪裡?」

當她高昂的呼聲一停。廣場架設的超大螢幕,即時播放著來自各個國度的人民,以各種不同的語言歡欣說著:「我在美國……、我在德國……,我在不丹……,我現在蒙古……,我在教廷……。」 

    螢幕在這時候也分割成十幾個方格,陸續傳送著世界各地回應的畫面。

   「自由的音樂就要開始播送。讓台灣從此以後的黑夜和白晝從這一刻開始,再也不再和你我的黑夜或白晝有稍微差別!好嗎?」娜那大聲叫喊。隨著音樂四起,當她步下  

    舞臺問候在場嘉賓時。簇擁的媒體記者圍繞著她。

    「娜那女士,是否請妳就活動目的發表妳個人看法好嗎?」

    「……妳希望我國政府能為台灣做什麼?……」

    一時被這麼多人圍著採訪,娜那因為還不太能適應而感到手足無措。所以無法為記者們各自提出的問題一一表態。但她還是對著眼前的一群人親切地微笑,並簡短回答說:「只要人性尚存,正義就應該對中國的暴行施予制裁!」

明君在上,

如以仁愛為法;

良臣在下,

如以情義為考

可化蛛絲為刃、

喚鳳麟為乘;

君臣齊備文武之德,

可託蒼天為將、

召山川為士,

可立日月為帥,

募草木為兵。

    34會員
    206內容數
    從射手⚪甘於平凡的思維。一窺眼前一塊塊大小不一的方塊磚拼湊成不凡的時空。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