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知的我們09-12(下篇)|我們家中有我們

閱讀時間約 23 分鐘

  這部原作的書叫做《大哥》,而劇名叫做《關於未知的我們》,前幾篇有戲謔地說了「未知」也可以等於「魏之」,所以這部戲劇正確地解開方式可以說是:關於魏謙的(魏之)我們。

  然而甚麼是魏謙的我們?先要有我,才會有我們,所以這個「我們」之中最重要是魏謙對於家的定義是什麼?

  魏之遠的一生可以用魏謙貫徹始終,聽起來似乎只在意魏謙這個人?如果是這樣二哥不會跟小寶很好,三胖也不會跟小遠聊得起來,也就是說魏之遠雖然最愛魏謙,但是如果小遠在意魏謙,就會在意魏謙在意的所有的一切因為這個家中有哥哥、弟弟、妹妹及弟婿。

raw-image

  這個家中因為魏謙而存在著,但是只要魏謙的「我們中的我」議題沒有處理完畢,那麼這個願望並不會如同魏謙所期盼一樣:弟弟妹妹都幸福

可惜初期魏謙一直無法通透,假設魏謙本人無法擁有幸福,弟弟妹妹們也不會感覺到自己的幸福

  早年魏謙為了讓自己活下來,選擇充滿錯誤期待的方式對待自己,讓魏謙忽略了自己需求與渴望,最後是小遠與三胖哥讓魏謙意識到這個嚴重問題。

  這個哥哥害怕什麼?需要療癒什麼?都是建構這個「我」非常重要的過程,也需要編劇去點出來的議題,這也解釋了為什麼要在故事中慢慢點出來妹妹與三胖談戀愛的事情,這對建構魏謙的「我們」重要性有多少?接下來我們做將定義問題與評估處遇,然後一一談及與分析。


主述:母親缺席與帶來的創傷,讓魏謙對於自我有錯誤定位與期待

  這個從開始就是魏謙必須要去面對的議題:母親吸毒,自己被家暴,最後母親死在他的眼前。如果在魏謙的記憶當中,沒有父親的存在,很明顯他與小寶是不同父親,甚至直接一點小寶可能父不詳。

  小寶就是未婚生子的典型之一,而魏謙很可能也是。

  這麼惡劣的環境之下,魏謙似乎唯一複製貼上母親的壞習慣,就是嘴巴很臭說話沒有太好聽過。唯一不一樣,也是家暴目睹兒魏謙構成後來的補償防衛機制下行為模式:

補償(英語:Compensation):指個人因心身某個方面有缺陷不能達到某種目標時,有意識地採取其他能夠獲取成功的活動,來代償某種能力缺陷而彌補因失敗造成的自卑感。

  於是魏謙一個人擔起了母親、父親與哥哥的角色定位。

  這是好的事情嗎?不,這會讓魏謙永遠一個贖罪者的身分活著,尤其我們後來在第10集知道那個真相:原來是那通來不及打的電話,讓魏母死亡。

把一切魏謙想要母親或父親對他做的事情,一股腦地做在小寶與後來小遠的身上

  魏謙記憶當中的魏母對自己陰陽怪氣,時好時壞,但是還是有好的時候,所以這造成小魏謙對於「愛人與被愛」定義非常的混淆,對自我價值內核也非常的支離破碎。

  魏謙沒有很好的環境去好好照顧自己,他對自己存在的意義就是「為家人付出」,這是他渴望擁有卻不曾擁有過的。魏謙沒有壞掉與長歪就是這個信念讓自己活下來,他不知道誰可以對他好,但是看到小遠的可憐與防備時,想到了自己。

  對流浪的小遠只是他一點點可以給出來的,他沒有力氣再收留,無論經濟與內心都無法再接受一個人。

raw-image

  最後雖然魏謙對於跟屁蟲心軟了,但是他依然說不出來「接納與愛」,所以這個家中的代表魏謙的善,小寶說了魏謙想說的話,於是小遠成為魏家的人。


困難:魏謙的問題就是「我們」的問題

  以上是魏家家庭整個架構組成起因,雖然大家應該都知道了,但這與最後一集小寶未婚生子的議題有甚麼關係?

  因為如果這些問題不處理乾淨,魏謙內心自動化總會出現的自我定義,依然會時不時地出現,會影響著他與小遠的感情。這就是為什麼劇組執著於讓魏謙去處理所有他原生家庭中所有的問題。

  甚至於為了養家曾經走過的黑路,也在第九集爆發出來。這是一個不是只管愛情甜蜜蜜的家庭(劇組),更是深入去展現與療癒魏謙而讓人動容的故事,所以每個魏家的問題,一個不少的劇組通通讓魏謙走過一輪,最後才浴火重生。

所以他們這個家碰到了甚麼問題呢?以下就是魏家的問題定義:


第一個:經濟問題

  母親到底以什麼為生?劇組沒有展示,但是大該也是出賣肉體的工作,所以雖然魏母忽冷忽熱還家暴,但是把小寶生出來,把魏謙養到初中是事實,而母親死亡後經濟當然沒有了來源,所以才會才去找樂哥。

raw-image

  然而為什麼魏謙會知道樂哥?我不覺得樂哥跟魏母認識,樂哥應該不會太會玩女人,但是他們手下會不會有人跟魏母有一腿就很難說了,所以處理魏母喪事有些之前的恩客來訪順便給一些指引,這就是剛剛開始可能的設定。

  這裡當然還有一個謎題要解開的是,到底三胖哥的家支助魏家是從魏母就在的時候就幫忙了?還是魏母死後?我需要重看前面魏母出現地場景內,是否是原來的魏家?

  後來我實際看過片段比對之後,確定魏母存在的時候就已經在三胖家中了。

  也就是說撇開魏母到底虐待了魏謙什麼,至少租房這件事情上面確實還是建構了一個魏謙內在對於家初始的樣貌,即便她有很多地方是扭曲的。

  這種環境之下更會常常引發魏謙內在的創傷觸發,也就是說母親死亡這個家崩解過一次,靠著魏謙對於「照顧妹妹」的執著撐下來,但是這種模式生存下來的魏謙無論內在與外在都是傷痕累累了。


第二個:受虐兒的創傷經驗症候群

  在這篇不只是肉體的傷害,受虐兒長大後可能出現20多種嚴重後遺症!文章中,有許多兒童受虐長大後的症狀。

  我們不難發現到魏謙幾乎可以勾稽到文中的很多症狀,只是他不想複製了母親虐待自己子女的這個部分,成為另外一個虐待者,而是演變成另外一種典型的創傷症候群受害者。

  這張圖就是我從文章中整理出很像魏謙的部分,真的中了非常非常多。看到與自己相處的第4點時,我笑瘋了....因為很魏謙阿。

raw-image

  以此類推,我們就可以知道劇中為什麼魏謙會出現這些問題:

  • 無法控制的想要管轄弟弟妹妹的生活
  • 對於愛情婚姻的恐懼
  • 無法輕易的感觸到愛與被愛
  • 對於雷同與母親的女人有非常強烈的情感轉移後恐懼
  • 對於家中有新生兒的恐懼

  當然還有其他部分的問題,說是魏謙想要成與父母不一樣的扶養者,但是對於在意的人,在魏謙無法控制弟弟妹妹的行為情況下,不知不覺中依然被影響複製母親與自己相處模式,情緒與嘴賤的失控下也可能是毀滅性的。

  如小寶穿了太暴露,魏謙就想趕妹妹出去。

raw-image

  而或弟弟失控的親吻自己,他直接打了一拳過去。

raw-image

  魏謙一點都不想傷害弟弟與妹妹,不想成為與母親一樣的家暴者,但是這兩件事情都觸發了哥哥內在對於母親暴力之下的反彈反應,一不小心就重複了母親所做的事情,甚至可能變成悲劇。

  如天真無邪的小寶貝阿虎帶走,而小遠被打傷倒下來發生意外或是去國外一去不回。也就是說如果魏謙不處理這些他幼年創傷的議題,這些循環還是可能會重複發生。

  不是魏謙故意的,但是無法控制內在的原生家庭規則帶著魏謙失控。


第三個:身心狀況問題

  從劇中可以知道其實魏謙有恐慌症,但是魏謙沒有想要去處理過。

raw-image

  然後加上因為打拳後遺症的緣故,他有非常嚴重的頭痛症狀,也虧他可以照顧性別為女性的小寶,我實在很懷疑在小寶青春期與生理期時後,魏謙怎麼去處理呢?

  然後經常熬夜造成胃痛與免疫系統也不好...等等。

  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魏之遠的加入,有一個人莫名其妙地狂在意魏謙生活品質,魏謙很可能會把自己折磨至死。因為我不認為沒有小遠的魏家,魏謙可以撐很久。

raw-image

  這麼說,無論小遠在不在,魏家的男人(含三胖)刻意保護之下,小寶可以像一個普通女孩子一樣的快樂長大,幾乎沒有太多的煩惱,所以相對的也不太會照顧人。

  小寶不會敏感到發現到哥哥的需求,並不是小寶不疼大哥,而是魏謙太容易勉強自己,假裝沒有事情的不讓人發現,所以如果沒有小遠,魏謙死於肺炎都有可能。

  三胖能做的事情有限,因為怎麼樣他也不能一直在魏家,有些事情三胖也不好插手。

  雖然是如此定義小寶,但妹妹依然是魏家的重要存在,她的單純與善良就是家中其中一道光芒,雖然不是小遠最在意的那個人,卻是大哥可以擁有了魏之遠的重要關鍵,也讓大哥最終可以擁有光芒與活下來的燈塔之一。


第四個:黑道相關風波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raw-image

  撇開以上這個議題,特別在第九集出現似乎之前就已經離職的工作,中間的隱優不只是阿虎的不放棄,其實也是要引出第10集因為打拳留下來的後遺症。

raw-image

  這一場生命末日的經歷,有點脫離現實,卻又很真實。更重要的這是讓魏謙意識到:如果自己快死了,或是弟弟快死了,那麼說愛你還來得及嗎?


  以上四個層面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在第11集與12集會有這麼奇怪的剪輯,而或小寶未婚懷孕的情節,都是要呼應:如果在魏謙生命當中,發生了如同母親生命中的軌跡時,魏謙怎麼去與過去的自己和解?

  這就是大家以為第12集似乎換了主角的視角,實際上當中的故事依然是在處理大哥內在創傷的議題。

  在這個曾經發生過憾事的家庭,改變魏謙的生命軌跡歷程的人,看起來像是魏之源一個人的功勞,但是實際上魏謙的改變是這個家中所有一份子,促成魏謙可以擁有幸福與愛的全人。


處遇:命運重現解構重生,彼此是依靠,彼此可以訴說

  如果「魏家」等於「我們」等於魏謙的內外在組合,那麼問題解決處遇就是:問題重現,但是魏謙自己身旁有人,也有能力面對

  有些事情無法重來,但是可以重現。真實人生當然無法這麼準確的針對魏謙的內外病症有一個處方簽,但是劇組可以啊!所以以下幾個場景之後,我來說說這中間到底劇組重現了甚麼,修復了甚麼。


建議1:保護者的身分交換|對應補償防衛

  在最後12集魏謙要手術前中,魏謙說著自己當初如果他來得及打那通電話,也許母親不會死,然後小遠說了一句:我覺得是你媽媽帶我來與你相遇的。

raw-image

  這句話等於是劇組給魏謙一個回應前面與魏母之間愁苦了結(和解)。然而為什麼魏之遠有這種感受,原因很簡單。

  因為魏母如果還在,小遠絕對不可能進來魏家,很殘酷但是是事實,以魏母當時候權控法,我不認為她有那種憐憫去接受小遠。以事實來說是這樣,而魏謙這段的喃喃自語中說著也許母親早就想死了,畢竟她是小寶跟她的媽媽。

raw-image

  小遠絕對是知道魏母的是怎麼樣一個人,也許是自私自利只愛自己的人,但是在魏謙的眼中這個女人傷害自己這麼深,依然去想像這個女人曾經對她與小寶有愛。

  魏母確實有愛,典型的施虐者打完被害人就繼續說愛你。但小遠並不想打破哥哥的想像,去說服哥哥這個女人不可能有善良,所以說了這句似乎有命中註定的意味存在的話,好像小遠的來到是母親的祝福。

  所以小遠的存在有多重要?因為他是「魏謙的小遠」,如果說劇組讓魏謙是在劇中重現母親曾經的遭遇與帶給魏謙的創傷修復,而小遠則也是去遭遇魏謙曾經的遭遇,然後魏謙依然被小遠愛著後而相信被愛。

  這是甚麼意思?前面我沒有太著墨小遠遇到的事情,因為小遠衝動之下親了哥哥之後,魏謙所做的行動,某部分來說是跟魏母一樣的:傷害毆打與冷暴力(忽略與不理會)。

魏謙不想傷害小遠卻又做了與母親相同的事情

  三胖與魏謙讓小遠出國對魏之遠而言是世界末日的毀滅,他們是覺得這是對小遠好,但是這是對大人而言,魏謙只會覺得自己被虐死了(我們觀眾也是)。

raw-image

  這個可以解釋為什麼魏謙被母親虐了這麼慘,傷害這麼深卻依然愛她,因為小遠也是,他被哥哥虐這麼慘依然愛著哥哥。

  這樣的堅持,終於撼動了哥哥,讓哥哥也等於在小遠的身上,學習到自己應該如何去愛其他人。更進一步的釐清如果魏謙的期待是母親愛自己的回應,那麼這個一直擔任照顧者的角色的自己,是否要去相信:無論魏謙(照顧者)怎麼樣,小遠(被照顧者)都會愛我?

  換個角度說,魏謙在與小遠說對於母親去世前當時可能想法時,也比較像是「我朋友的故事」這種感覺觸發,只是哥哥自己沒有自覺「這裡面包含自己重現的遭遇」而已。

  但是最後他在手術前願意跟魏之遠說,就表示這件事情雖然是遺憾,但是魏謙已經有了情緒的出口。然後小遠再次宣告自己接手照顧者的身分,其實就是已經哥哥可以放下心中最大的擔憂,放心的走入手術室當中了。

raw-image

  這個家,魏謙開始相信自己是被照顧的一個人,就是破解以前魏謙總是覺得必須要自己才可以的框架。


建議2:主動抓手行為|對應罪惡感責任感

  如何讓魏謙主動求助,主動相信自己是被愛?這是彆扭哥哥最大的困難點,也是要達到建議1之前小遠的行動策略,當然我已經花時間寫了前面一篇所以這裡就不贅述了。

  不過幸好魏謙這個嘴巴很笨的人雖然不會說,但是卻很會做,所以這個追逐出去與伸手,才會有後面的身分定位改變。

  這個主動的行為就是我最後小結內寫的:為什麼小遠要在第10集不理會魏謙?甜甜蜜蜜去撩不好嗎?為什麼要讓魏謙生病?

  因為魏謙一直責怪自己來不及打電話叫救護車,讓母親意外過世,所以他是罪人,生這種病是報應,他不值得去求助,或求助可能會無效。

raw-image

  其實求愛與求醫這兩件事情,這裡會混在一起談,明明小遠生氣的是哥哥瞞著自己不說自己的病情,為什麼哥哥追出去之後是談愛情這件事情?

  因為整個引開這段話題的人是三胖,讓魏謙想清楚生命時間有限,為什麼不先面對對這個問題?魏謙不敢接受小遠的愛情,就是怕自己這樣會連累小遠的話,邏輯就可以通順了。

raw-image

  重點是:三胖會有這個對話,不就是因為小遠生氣了!!!

  然後哥哥跟三胖私下談心時,又做了自以為是的決定,卻偏偏被小遠聽到(聽牆角的小遠棒棒的)。

raw-image

  這是小遠很刻意的停留,他明明可以像之前在醫院偷聽或是發現哥哥的狀況,忍耐著不表現出來,可這裡偏偏就是在哪裡等著哥哥過來,所以心機男怎麼樣都會利用自己的悲傷無助,來強迫哥哥表態。

  那些覺得小遠出國回來都沒有成熟應對這些事情的朋友們,來看看小遠多了解他哥哥。小遠不是沒有在前面是花功夫撩他哥,當然也讓哥很順利地願意跟自己聊聊。

  只是如果他哥哥沒有生病,小遠可以一直這樣溫水煮青蛙,但是就是怕哥哥不願意就醫,不願意接受自己(如果怎麼樣了),這對小遠與哥哥都是遺憾。

  所以小遠也表態了自己的做法:你做你的決定,我難過我的難過。

  嗯??所以小遠就是用他哥自作主張的態度反擊他哥,而且就是要讓他哥知道:我難受時候你也會難受,但是為什麼你不知道我會難受你的難受(好繞口,阿阿阿阿)。

  不是在那裡曖昧來曖昧去就是撩,如何利用哥哥的責任感與罪惡感,去擊破哥哥內心的盔甲,小遠很會。

  所以最後終於逼得哥哥伸出手手來。

raw-image

  小遠說這是哥哥第一次主動抓自己的手,但是哥哥保護弟弟把人護在後面卻有很多次。也就是說這裡的「第一次」是表示哥哥主動求助或求愛。


建議3:說清楚自己想要的可以|對應創傷症候群

  哥哥嘴有多臭,個性有多彆扭,起源來自於母親起伏不定的情緒,他會跟好友三胖說自己的心事,卻是不知不覺中依然扮演著「父母及哥哥」的角色。因為他不會想倚靠三胖,而且劇中三胖比哥哥年紀大,但是魏謙有錯覺的覺得自己是父母輩。

  魏謙雖然會參考三胖的意見,但是是處理「事情」上面,以普通人可以想到的策略去解決問題。

但是這些並無法完全療育魏謙的內在傷痕。

  也就是說三胖知道所有的魏謙事情,卻只能幫忙事務性事情。

  小寶是比小遠還像寵物或小嬰兒般的定位,所以她的存在本身就是療育,只是讓小寶可以快樂長大,魏謙就很滿足,不需要小寶知道任何事情。

  唯一的變數是小遠,雖然魏謙對於小遠的願望,與小寶一樣快樂長大,但是人家小遠是反過來問著:魏謙,你自己呢?你自己想要什麼?你不想要我嗎

  魏謙想要小遠任性的自己發展,不要管自己。魏謙覺得自己有病,害死母親,不值得在小遠的未來裡面,魏謙他……給不了。

  小遠卻挑明了說「我不需要你給我,我跟你回家愛上你,想佔有你,都是我自己的問題,我愛我的,你好好的就好了」。

  這段話不就是魏謙自己想要做的?只是角色互換了。而這裡的關鍵促發就是魏謙受不了弟弟受這種委屈,尤其當魏謙發現他寧願死也受不了小遠痛苦。

  小遠的愛不求回報,哥哥自己也是。然後被生死存亡及弟弟痛苦刺激之下,魏謙第一次用魏謙的身份說了自己對於小遠真正情緒是什麼。

  一堆「不是」翻白眼及不知所措的解釋……都是魏謙試圖告訴小遠「我愛你」「我需要你」,可惜依然說不清楚。

這是說「可以」前期的魏謙。

  而小遠明確的態度就是「你的決定無法影響我愛你哪怕我或你繼續互相不理會」。

  魏謙受不了伸手之後,內心愛小遠的渴望大過於錯誤定位,終於讓他們關係有了值的改變。之後就是小遠快速把哥哥舖倒前,引導哥哥說出「可以」。

小遠的邀請是什麼?

raw-image

  他們之間早就已經是這樣了,只是要魏謙真正去承認與接受,這是「可以」是個重要的儀式。

  很明顯的在這個「可以」之後,魏謙就真的倚靠依賴著魏之遠了,在心靈、身體與情緒都是。某部分來說這也是魏謙終於明白了要滿足弟弟的幸福,就是魏謙本人被小遠疼愛。

  然後魏謙也漸漸發現到他可以說出,自己最痛苦的與母親之間關係,可以說就是一種慢慢地療傷。

  也讓魏謙有足夠的能量,面對這個家庭中另外兩個問題。其中一個就是苯蛋哥哥雖然學會依靠弟弟了,也學會求抱抱。

raw-image

  但是還是不太會說話,滿腦子負面思想,甚至開始交代遺言....。

raw-image

  最後魏謙就被狗狗小遠咬了(哈哈哈哈哈)。

raw-image

  很痛吧!我就是這麼痛,這是小遠想要表達的,最後才讓哥哥乖乖地準備去開刀。


建議4:接受自己是被祝福的小孩|對應與母親和解

  很多人不明白為什麼讓三胖與小寶在一起,甚至刻意讓他們未婚生子之類的?

 感覺上是處理哥哥與妹妹他們兩個人很可能都是未婚生子議題。實際上劇組是回應「小寶的幸福是甚麼?」的解答。

  也就是說這個12集的家庭風波對應的是母親的身分,嬰兒的身分,這曾經在魏家中是不幸的代名詞。還有要在完結篇前處理哥哥希望弟弟妹妹幸福的願望。

  但是如果不要未婚懷孕,這個故事拖個20集也不會有結果。

  我不覺得哥哥會輕易的讓妹妹嫁出去,他是非常非常保護妹妹的哥哥。而且以魏謙的個性,妹妹要幾歲才可以嫁?甚至可能會說「妹妹不要嫁,哥哥養你」之類的廢話。

  所以妹妹懷孕第一時間是找二哥小遠商量,而不是哥哥,就是表示妹妹知道哥哥個性,一定會無法接受而且毆打三胖。

raw-image

如果沒有小遠,魏謙就是讓人討厭的傳統爸爸(笑)。

  我猜妹妹跟三胖之間,一定是妹妹主動,妹妹想談戀愛會找誰商量?當然是二哥。從三胖的陳述中很明顯剛剛開始三胖還無法接受,就證明這場追愛開始一定是妹妹。所以懷孕,也許就是妹妹耍得小心機,要逼哥哥接受三胖。

  理解了嗎?為什麼胖寶他們會做?就是因為第八集前一天三胖喝醉酒,妹妹照顧三胖發生吧?小孩應該是這次失誤鬧出人命。然而妹妹是故意的嗎?而且剛剛好是二哥回來之後……

  小遠在魏謙發現之後,哥哥看到大家反應說了一句話:原來你們都知道,所以....小遠是知道的。

  我猜甚至於妹妹推倒三胖,二哥至少是暗示鼓勵的。

  妹妹進來家裡時,沒有一點點吃驚二哥出現,就表示至少二哥回家之類的,妹妹早就知道了。

  我不認為三胖敢這麼幹,我也不認為妹妹有這種腦子。而且我猜後面「告訴魏謙妹妹懷孕」的行動軍師,所有對付魏謙的策略擬定者就是魏之遠。因為兩口子如果知道怎麼對付魏謙,早就做了,何必找魏之遠?

raw-image

  這一段的幸福除了是讓哥哥感覺到妹妹可以幸福之外,不知不覺中讓哥哥放下了自己需要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然後這個家中「小孩」是被愛被祝福的。

  這才會有建議1當中的場景對話,魏謙放下了對於母親的傷痕,安心地進去開刀。

  這裡有個很有趣的點,就是哥哥與二哥談戀愛,妹妹最後一個人知道;而妹妹與三胖談戀愛甚至懷孕,哥哥最後一個知道,兩個人果真是親兄妹。


建議5:讓別人來幫助你的事業|對應經濟問題

  為什麼要花時間去在12集搞工作這一塊?阿不然談個戀愛甚麼都不用管了,假設小遠團隊不介入,那麼以魏謙的個性,即使去開刀也無法好好的休息。

  而且很可能魏謙會有更多理由不去手術室,所以願意放手讓別人(小遠)來接管,就是一種漸漸願意相信自己的男人可以幫魏家賺錢,而不是只有靠魏謙一個人撐著。

  當然順便有個比較輕鬆的辦公室戀情不是很好?

raw-image

  解索辦公室親親很棒啊,而且更證明了他們相愛已經不怕被人知道,所以不就很重要?


小結

  這篇我足足寫了將近一萬字,就是跟大家說這個劇組看似很輕鬆的出現一些議題,實際上說不一定這些內容就扣著前面的魏謙遭遇過的事件中,一個一個被修復並且給予全新的定義。

  剛剛開始第一集中魏家開給小遠的那道光芒,未嘗不就是魏謙內心的那道光?接納小遠的同時,也讓魏家有了一個可以愛哥哥的小遠

raw-image

  「我的哥哥沒有人疼愛」小寶這麼跟三胖說,然後三胖說最愛你哥哥的人來了。

raw-image

  因為如果魏家沒有開門接受小遠,魏謙的我們不會完整,我猜妹妹不一定可以獲得幸福,而且能不能在黑道風波中或者在腦傷中安全度過都不可預測。

  我寫完了這篇之後習慣的去看b站,就發現有b站的up主一股腦地將我喜歡的元素全部批了一輪,覺得小遠回來之後,應該成熟的去撩哥哥的去跟他談戀愛,所以否定了後面五集,甚至直接說了原第11集很噁心之類,好像他想替代劇組般,恨鐵不成鋼覺得哥哥弟弟應該怎麼樣才是對的情節 。

  重點是有很多人也跟著呼應著「對,我也覺得後面五集編劇剪輯不好,台詞怎麼會這麼寫」.....

  為什麼要花一集的時間生氣哥哥不把真相告訴自己?為什麼要有第九集黑道的事情?

  其實我覺得為什麼不能生氣?況且你看過出國前小遠對哥哥生氣過嗎?沒有,就是因為出國了成熟了,明白哥哥不願意主動求助的習慣性,也拿捏了哥哥在意小遠的心情。

  小遠無法強迫哥哥跟自己說,所以只能等哥哥親自跟自己說清楚....

  如同我當年進去手術房本來只是要開一個美容刀,結果一開開了七八個小時,因為開進去才知道是癌症。家人當然是第一時間想要瞞著我,想要商量好怎麼跟我說,因為不想要讓我擔心等等,結果醫生一巡房直接就說了「你得了癌症」。

  家人想瞞,但是我感謝我的主治直接跟我說。雖然我的例子跟魏謙的病情是相反,但是家人想要第一時間的善意謊言與我的這個主體想要知道有雷同之處。

  所以我多多少少可以知道在疾病面前,擔心的人與被擔心的直接情緒,那不是幼稚,那是因為你是我的家人,重要的人才會有這麼直接的情緒,所以我一點都不覺得這裡是多餘的。覺得自己一進醫院就會出不來會是怎麼樣,逃避現實的長輩也不是沒有這種反應,所以如果要甜甜蜜蜜的劇,請看隔壁劇情。

不然前面鋪陳魏謙頭痛流鼻血等等不就白鋪陳了?

  至於第九集黑道大爆發,我認真的覺得如果沒有這件事情,魏謙會卡更久,另外我看得很感動的這個告白拉手橋段,劇組認真的想要處理「我們」的議題,被人這麼說....我也佩服了。

raw-image

  認真的去把作品如同我在助人工作中甚至常常碰到的家庭型態,然後認真寫了一篇如同深入的個案的家庭動力分析的分享,看到有人就是覺得這些事件就是多餘的,依然否定了編劇,我其實滿無語的....建議,不如你自己拍戲?

  當然他們不是最完美的劇組,說實在話是否還有改善的空間?當然還是有的,只是你討厭編劇與導演同時,有件事情很矛盾是:一部劇演員有演技不會只是演員的功勞。

  因為太多字,有些還沒有談及的,會在人物測寫中慢慢再細聊,會聊到小寶、三胖、樂哥、林醫生、阿虎等人,請大家再期待。

《三少偵社》開始連載,另有圖文創作與戲劇動漫評論、《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