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未知的我們|魏之遠篇(微限)

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原本第一篇應該要寫的是其他人,如三胖或小寶的人物側寫,但是後來我想到其實我文章當中大部分寫的角度是哥哥的,尤其在小遠出國回來後,幾乎鏡頭內幾乎都是哥哥魏謙的反應與感覺,反而小遠很多地方都在等哥哥如何反應,甚至沒有太多內心戲,只是呈現小遠如何一步步設計著哥哥落入自己手中,這裡補充腹黑小遠的成長日記,似乎就很須要了。

  所以我們第一篇人物側寫,就獻給從小到大都是芝麻湯圓的魏之遠。

raw-image

流浪的小遠存在於台灣是否有合理性?

  這是我想到起初小遠的流浪身世,在台灣的環境之下是否有合理性?雖然在許多車站或是地下道可以看到成年版的流浪漢,但是至少在小遠存在的年代中,幼小孩子在台灣街頭流浪是根本看不太到的,如果90或80年代就很難說了。

  不過從中途之家逃難出來,因為某些因素躲到一個角落地方是否有這種可能性?答案當然是有的。

  也就是說,小遠從某個惡質親戚家或是某個中途之家逃出來可能性很大。

  雖然在台灣還是有孩子被人販子綁走的案例,但是很明顯小遠並不是,最有可能是前面他有個去處,但卻不是讓小遠喜歡甚至是被虐待的狀態,離開那個地方後,才會讓他對人如此防備。

  假設他有報警的概念(所以我覺得打拳完報警不是小遠,也是這種推理),或對警察有好印象,那麼他不會躲在一個角落當中,不願意跟政府單位求助。

raw-image

  當時如果不是因為魏謙自己也是未成年打工,而且是在非法場合與警方天然對抗,只要魏謙有些兒少法的概念,讓小遠被警察安置帶走,就沒有後面的故事了。

  只是魏謙很有默契地沒有報警,有部分是有關係他自己的工作外,還有他們魏家也是兩個未成年,通報的結果有可能魏謙與小寶會被社會局的人帶走。

  於是這麼推斷,小遠待在那個角落當中不會超過一兩個月,出現的時間是在魏謙去樂哥打工之後。

為什麼我會說小遠流浪的時間不是太長?

  小寶開始量身高是2007年,大約9歲,這有可能是魏母過世的時間,這是以譚魏家第二代小寶寶顯示出生是2023年來算,2022那年小寶是24歲(足歲)推回去,小寶是1998年出生。

raw-image

  而小遠很可能是在小寶量身高不久就進來,大約2008-2009年左右,因為2010年就有小遠小寶的身高紀錄。

raw-image

  小寶當時候是10-11歲應該是小學四五年級左右,而小遠有意識地知道自己小寶大,很可能因為流浪輟學大約一學期左右,甚至有可能在暑假失蹤所以沒有人發現。

  甚至是有可能是小學畢業就被趕出(或逃出)某個地方,這樣才沒有所有輟學被少年隊或社工追蹤的空檔。

  因為假設小遠完全沒有讀過書,即使小遠再怎麼聰明,也不可能上初中就馬上跟上,並且學習成績優異,也就是說小遠是中輟義務教育而不是沒有讀小學。

  第一集開頭過年訊息中,得知魏謙同年級的人在讀大二(約19歲),小遠與小寶是同樣的上了國中(猜測國二),然後聰慧的小遠跳級高中成功。

raw-image

  可以讀國中就表示要讀完小學,那小遠之前要有地方可以住與上學,可是劇中完全沒有提到這些,不太可能小遠本身戶口有問題(完全沒有報戶籍),這樣是無法上學的,所以只有可能小遠已經沒有親友可以詢問(或不願意被問)。

  當然我相信以樂哥的手段,把小遠改成魏家戶口絕對不是個問題。

  這是第一二集前面我覺得可以去釐清的事情。


小遠的一些行為是否有預謀?

  前者我假設小遠到達魏家附近應該不會超過一個月,而即便小遠流浪也可能不會超過一個學期。魏謙只是對於小遠投餵一點點食物就扒上來,我不認為以小遠的智商,會分不清楚誰是對他好?

  要知道剛剛開始小遠可是不想要魏謙接近的,還用武器攻擊,所以至少可以確定的是:小遠在遇到魏謙之前,即便給他食物的人,也是帶有目的的欺負苦待小遠,才會造成對人才會這麼防備

raw-image

  小遠怎麼確定魏謙沒有目的?因為魏謙給了衣服食物就跑了,甚至是不希望小遠接近的。

  就是可嘆只是魏謙這麼「沒有目的」的舉動,讓小遠貼上這個溫暖之後,就不想放開了。

raw-image

  於是這麼順利的進入一個家中,小遠會不會多方防備與試探...最後甚至討好??答案是肯定的,所以我曾經想過小遠的打工這些事情,是不是故意讓哥哥知道?

  我覺得至少是沒有想要隱瞞吧?

  台灣對於工作規定法律是:十五歲以上未滿十六歲之受僱從事工作者,為童工。 雇主不得僱用未滿十五歲之人從事工作。

  小遠有正當的薪水收入這件事情,至少要滿15歲,也就是小遠來到魏家的三年之後左右,國中畢業開始打工(魏謙有可能是同樣年紀去樂哥哪裡打工)。

  小遠賺錢這件事情起心動念就是因為哥哥當時一邊讀大學一邊直播遊戲賺錢,想要減輕哥哥的負擔。

  這就讓我十分好奇的是:小遠怎麼會知道如何找打工機會?知道自己可以做甚麼事情?甚至在哥哥發現之前,住到魏家之前有可能就已經被雇主非法雇用(或做非法工作)。

raw-image

  也就是說更可能在小遠在到魏家之前,既便沒有遇到魏謙,也有可能讓自己生存下來,當然會艱苦,也有可能有生命危險,只是小遠是有管道可以找收入養活自己。

  不然靠著當時候魏謙一天一餐的投餵,不太可能讓一個小孩子活下來。

  而沒有太隱瞞自己賺錢了這件事情,可以有幾個目的,畢竟密碼設成哥哥的生日怎麼樣都……很甜外,也有可能帶著腹黑的目的:

  1. 測試魏謙對於自己的弟弟可以賺錢是甚麼反應,往更惡毒地去想像,如果小遠之前所待的地方,苛刻小遠去打工,然後拿走小遠的錢(或者小遠偷走對方的錢),測試對方對於自己甚麼態度,似乎也是加深信任的一種方式
  2. 討好魏謙讓他知道自己在賺錢
  3. 真的去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

  小遠做許多事情是帶有許多層目的,做這一切都是要鞏固小遠在哥哥心中的重要性。一點一滴十分刻意地做到哥哥心坎中。

  但是這樣的小心思算好還是不好?畢竟我覺得小遠與三胖及小寶可以變成如同同盟關係,也就是說小遠的小心思除了花在哥哥身上是大部分時間外,也不是沒有經營與周遭人身上。

  這個剛剛開始是為了讓自己安全的留在魏家,但是漸漸地這些感覺就變成獨佔了。

  基本上我分析在早年小遠一些行為是有些謀略的,但是這侷限於發展在於對於哥哥的獨佔欲,然而在談後來發展出來的戀慕之前,我先來聊聊小遠為什麼單單愛慕上魏謙,而不是其他人。


魏之遠的情感依附發展

  小遠的獨佔欲與魏謙昇華過的保護欲不太相同。

  魏謙是處在長輩沒有一個是好物的狀態,即便我猜譚家應該會很照顧魏謙,所以三胖才會常常過來,但是鄰居照顧是一回事,魏謙後天造成的狠與護短,是補償自己幼小沒有被保護過的狀態。

  魏謙因為有想要被愛的對象(魏母),才會有學習與想像;小遠呢?他是從哪裡知道自己是被珍惜的?進而唯獨黏著魏謙。

  高中之後的小遠身旁有各式各樣同學老師等等,以小遠社交的能力,加上高大,和善,聰慧與體育強大,想要有誰愛他可以說手到擒來的容易。

  甚至小遠都與小寶發展出來如同朋友般的友情,除了因為小寶天然的善良與呆萌,也是因為小寶有很多對外的朋友與....三胖哥

但為什麼小遠卻獨獨只愛哥哥?

raw-image

  對此我小小的猜測魏之遠對於魏謙的獨佔欲這件事情,很可能小遠不是從來沒有獲得過,更可能是:他很小很小的時候曾經有過,但是驟然失去

  所以小遠可能曾經是某個人的小寶貝,知道甚麼是被人好好對待狀況。因為若小遠不曾好好被對待過,不會這麼清楚知道被人珍惜是怎麼一回事,如此明確確定:眼前就是可以保護自己的人,而也是小遠一輩子要保護的人。

  很明顯若沒有曾經的對照組,小遠不會這麼確定哥哥就是如同當年那個人一樣,會這麼對待自己。當然更殘忍的狀態是小遠曾經處在一個相親相愛的環境當中,只是主角不是自己罷了。

  終極腦補的話就是:曾經有過,後來看別人的,然後自己還被苦待(所以才逃跑)

  這種情況只有父母死絕,不得不讓其他親友照顧,最後從惡質的親友手中逃脫,逃脫之前還弄了對方一把(如拿走錢之類的)。

  我是有想過雛鳥情節的,從來都沒有人對小遠好,小遠是孤兒沒有過父母的前提下,哥哥就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不過這個設定加上以上並不衝突.畢竟有種東西叫做書籍(網路)或是戲劇可以參考

  在我看起來魏謙對於愛情的卻步與不安全感的狀態,對照小遠的勇往直前,小遠一定曾經有過學習的對象(至少不是哥哥),才會這麼穩定的最後成為魏謙的膀背。

raw-image

  這麼會看人家臉色的小遠,這麼會社交的小遠,怎麼看就是曾經在夾縫中生存過的人;這麼的清楚自己想要的只有魏謙,這麼多經句從小遠口中出來。

  小遠是一個自己就可以很強大的巨人,別人看他是想要獨佔哥哥,實際上因為有哥哥在,小遠才在這世界上才有了定錨與燈塔,才有如此大的信心。

  想佔有魏謙是小遠的小秘密,也就是說小遠一定有做過跟哥哥有關的妄想,但是小心翼翼地躲在「弟弟」的身分後面,肆意的親近哥哥,慢慢的一步一步侵吞。

  只是中間出現了意外罷了。

  這也與小遠在國外學習了甚麼非常有關係,不然小遠怎麼副黑的回攻哥哥呢?


在國外的魏之遠其實做了最壞打算

  失控親吻讓自己送到國外這件事情,確實是在小遠計畫之外的事情。所以小遠才會這麼恐慌,小心翼翼,不敢太多貼近哥哥,以防自己真的從魏家被趕出去。

raw-image

  在小遠的世界當中對於去了國外這件事情,確實是世界末日,很有可能會真的斷了與哥哥的聯繫。

  這裡我很好奇的是:怎麼一送小遠出去就有學校可以讀?小遠絕對不可能去上那種給錢就可以讀的學校,所以可以出國這件事情。

  1. 哥哥早就在物色哪間學校小遠可以去讀,所以剛好就碰上了
  2. 弟弟本來學校就有國外讀書的機會,只是弟弟推掉了

  必須弟弟成績相當的好,才可能一推薦就可以去國外。

  所以就算是哥哥主導出國的事情,也極為可能是小遠自暴自棄的,也非常賭氣積極自己把自己送走。因為那時哥哥已經忍痛去做這件事情,然而也是這樣對自己狠,希望用苦肉計來挽回哥哥,只是小遠沒有料到,這路並沒有回頭之處.....。

  剛剛開始的小遠,應該一直在等哥哥的電話,患得患失之類,但是後來怎麼會想開,甚至最後放下來?這一段通通是謎團。

  以下是毫無根據的推測,到底小遠在國外發生甚麼事情?

首先是聯線知道哥哥的狀態:

  從小遠回國跟三胖哥的不熟悉程度,我認為小遠的台灣主要報馬聯絡者絕對不是三胖,而是小寶。

  另外就是我不得不猜想:小遠會不會駭客侵入哥哥的電腦或是任何有關的系統當中呢?

  如果小遠可以跟林醫生勾搭上的話,那麼小遠為什麼不從旁探聽哥哥目前的狀況?想當然一定會的阿。

  在小寶眼中,哥哥在二哥出國之後,因為沒有人管就亂來,當然要打小報告。而且小寶什麼都不知道才會什麼都說。

再來是學習技能學識並累積財富:

  那名富商女老闆馮寧帶給小遠衝擊有多大?美麗多金加上性別為女。除了性別小遠不能改變(還好沒有改)之外,其他部分小遠會最大程度的去加強爆發,以小遠個性這是必須的。

  線索之一就是,他一回國就有一個工作團隊,進入H.O.T遊戲公司,這個一定是小遠在國外前或後組成的。

  那麼有一個工作團隊,可能只有華人嗎?假設只有華人,極有可能就是小遠在出國前就已經創組好了。其實在女人出現前,這個團隊已經介入一次過了,但是應該只有軟體開發協助介入。

raw-image

  第二次介入時,就是整個團隊入主管理階層大變動,甚至改變了哥哥位子應該做的所有事情,好讓哥哥去開刀。這個團隊我比較傾向於國外結識的好友。

raw-image

  如,一起爬山釣魚的外國朋友

  我猜是這些朋友讓小遠嘗試「哥哥放心中,而我貪婪的前進成長」,那些外國友人的眼界與……手段,讓小遠浴火重生。

  除了本業的程式設計之外,小遠一定為了哥哥修了不少行為心理學的專業(當然還有開車的技術……)

raw-image

  對於這些行為推測我假設小遠會實驗在這些團隊友人身上,那麼小遠成為一個甚至比H.O.T遊戲公司還強大的團隊,進可攻退可守,總之即便小遠絕對不會去傷害哥哥,所以才會選擇把自己送走出國,但是小遠是無法接受自己離開哥哥的世界。

想各種辦法讓任何人無法接近哥哥,這是小遠百分百會做的事情。

  假設魏謙拒絕了小遠回去魏家,很可能小遠會以他的團隊將以技術金錢上,默默給H.O.T遊戲公司支持。

  最終依然會被魏謙知道誰在支持自己公司,但是這是小遠下下策的方式。即便最差最差情況魏謙那時已經結婚生子,小遠綠茶白蓮花的手段依然不少可以搞的空間,我相信小遠腹黑程度一定可以做的超級到位(大笑)。


魏之遠的允諾帶著實質幫助

  這也是我寫到這裏推演出來的:這裡的問答允諾,帶著魏謙所有可以放心下來的實質幫助。

raw-image

  印證上一小標題上,我認為會包含金錢與事業上面完全不打折的真實支援。

  魏謙與魏之遠從來都不是有了戀愛,就什麼現實都不在意的人,也就是說魏謙是這樣,要帶給魏謙安全感的小遠就必須除了在愛情、親情、情慾、及物質事業上面有這樣十足的把握,才會說出這句話。

  當下因為氣氛的緣故,魏謙會「可以」,事實證明才一下子因為疾病的擔心,魏謙就開始交代遺言了。

raw-image

  要讓哥哥整個放心下來,去依靠小遠真讓小遠照顧,不要擔心這麼多,那麼以綜合上面的線索推斷,還真的可能是「年下霸總」總攻略的成果:

  帶著魏之遠的全人與未來及事業(實際的事業成功),全然的給魏謙哥哥安全感。

raw-image

  當然我不認為小遠會讓哥哥知道這麼多,包含他的雪山行是否是一個謀略?當年打拳報案是否是小遠?自己跑去跟阿虎談判等等,有些前面已經寫過,就不再重複。

  不過有些是即便那是謀略,那依舊是真實發生過的,小遠不會用這種事情去試探哥哥,但是放遺書在床下是否是故意的?我覺得是可以有想像的空間。

  就如同他當年看完BL小說刻意放在桌上是一樣的,這是小遠故意留下來的暗示。

raw-image

魏之遠的性啟蒙

  我想大家應該會對這個話題很感興趣,好像沒有寫會差很多,於是我們還是攤開來聊這件事情(也就是說會有限制話題的部分)

  妹妹小寶成長過程,哥哥魏謙應該比較處於放養模式,甚至是讓譚母幫忙(這個另外一篇聊),但是因為小遠是弟弟,所以應該什麼都可以自以為是跟弟弟說。

  甚至有可能釣魚這件事情,就是他們的家族休閒之一,可以在密閉的大自然空間談論事情。

raw-image

  也就是說他們兩個有可能的聊過「性」這件事情,結果應該是不了了之,畢竟魏謙沒有任何經驗,而小遠開始有秘密所以不說。

  2013年那時候網路已經非常發達了,高中之後小遠甚至可以跳級讀高中,那麼很有可能在網路上他就開始自我探索「電腦技能」及「性愛技能」。

  就黃宏軒演出分享自述中:意識到自己對哥哥有感覺,是在哥哥相親之後。

  我推斷有兩種可能性:

  • 一是覺察獨佔欲,不想哥哥身旁有其他人
  • 二是性覺醒觸發,發現自己夢到與哥哥有關的春夢,或是觸碰到哥哥有感覺

  我不認為剛剛開始小遠就意識到這是「情慾」與「愛情」,一定是會逐漸增加到「我的性向與愛情只有哥哥」。

  畢竟「有感覺萌發」到「完成式確定」還是有差距的,基本上小遠的絕對性是:非哥哥魏謙不可以,是要一點時間培養,絕對不可能一天就成功。

  小遠對於哥哥的崇拜與獨佔,已經到達極致的情況下,要轉變成為愛欲看起來很簡單,實際上是「想要並起來而且出來」才能夠確定的話,小遠有這麼容易戰勝罪惡感?必須經歷獨佔、戀慕、到性啟蒙、性幻想,最後完成DIY這麼多過程

  小遠怎麼會知道這一定是魏謙?沒有想過要變過對象?如果答案是確定的話,那麼只要在跟哥哥貼貼過程中有了反應,才會好奇去探索,春夢之類,然後最後完成DIY。

  這樣會有多久時間?那麼我大膽的推測,小遠在高中啟蒙,在大學時所有同志之間應該幹甚麼的都理解完畢,也就是說在弟弟大一時間內的妄想中,早就在性幻想中做完全套性愛過程。

  基本上甚至於小遠理解歸理解,卻無法對其他同志謎片或是故事有與別人有聯想,通通都是置入自己哥哥的臉,然後至少打過槍N次。

你都不知道晚上我怎麼想你

raw-image

  這是弟弟推倒哥哥前說的話,所以這個一定是「每天」,那麼有多少天?我猜就是整個大學時間。

  極為可能在大學時代中,小遠就一腳踏入同志耽美圈,不然怎麼會知道要看什麼書?學什麼知識(姿勢)。

  尤其是大學有三年到四年時間在國外,基本上應該見識很多,小遠在回國後與哥哥釣魚時,曾說過「想放棄但是做不到」,雖然我不認為弟弟會找其他人試試談戀愛,但是過去請教他人找片源、探索相關知識時候也許會被求愛,但是小遠會很清楚發現到根本無法做,這種「無法」是會開始被動式存在。

  而GV片與實際做當然有差別,以弟弟的認真找其他人認真學是必須的,不可能閉門造車,想當然爾這種機會與知識(姿勢)就會大增。

  越是這樣接觸越深入,越是讓小遠渴望哥哥。但也是這樣危機與轉機並存,弟弟才這麼有信心讓哥哥一次就很爽(認真的),這麼有把握推倒哥哥。

  否則根本上如果哥哥不願意不舒服的話,弟弟幫哥哥口然後什麼也不做,我覺得是小遠寵哥哥程度就可能做半套,如《美麗的他》良平對清居在小說裡面所做的,也是可以一樣。

  但以哥哥第二天早上的反應是如此美好滿足的,就表示小遠技巧很強很棒(呵呵),所以過程比較可能是哥哥比較爽,小遠比較遷就(之後就不知道了)。

raw-image

  這種事情不是有愛情就可以完美,一定必須真有技巧。

  前面回國後小遠那些撩撥怎麼可以這麼會……我不用太多說明,大家都可以心知肚明的明白,小遠到底用功看了多少攻略了,不會打沒有把握的攻勢,這是我心目中的魏之遠。

raw-image

小結

  魏之遠應該還有其他可以寫的,但是既然我沒有想到,那就先停筆在此,等未來想到時再繼續分享。

  下篇我會以「魏離離」小寶的角度,來看魏家所有事情。很有趣的是,有些觀點是我進去腳色時候,才會發現的,我很期待在小寶的世界中,到底可以看到什麼事情?

最後放一張520放閃動圖吧!

raw-image


《三少偵社》開始連載,另有圖文創作與戲劇動漫評論、《黑暗曙光》等原創小說(原創與部分結尾需要付費),陸續寫腐析,另歡迎「大威大大」「莫絳珠」加入專欄作家行列。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