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43)/地道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蘇笑笑輕巧巧地藉著踩踏井壁迅速地往井底尋去,井壁其實是有架著梯子的。誠如他所料,井底並沒有水,有稍微濕潤的泥土,一側有著通道,不高,他得彎著腰方能前行。其次,坑道裡並沒有燈火,空氣混濁,即便有燭火也很難長久燃燒。他想這通道是設計給下人或護衛們通行,貴人們才不會低腰行走,更遑論黑漆漆地方摸黑前進。

他慢慢適應那漆黑的環境,數著自己的步數,在第五百八十七步左右,停下腳步。腳似乎踢到一些東西,他彎下腰拾起想辨識一下,下一秒生理反應更快,胃中的酸水快要從喉嚨衝出。眼下腳邊應該是許多的屍骸,若是燈火通明,便可看出是白骨森森的亂葬崗,即便當年在攝政王旁,早已習慣刀光劍影的生活,這樣密集的屍骸,不用想像頭皮就發麻。原來這些就是兄弟來信說的可能失蹤人口,或許已成了冤魂。密道,之所以是密道,就是要保守秘密,而人只要一死,就不會洩漏的可能性。他算算時間,火災引發的驚慌不會持續太久,他想加快一點速度,然受限通道的高度,即便輕功了得也無用武之地。

突然間,他驚覺有腳步聲,是有練武的,來自於後方。他秉氣繼續前行,看看通道裡有無躲藏之處。終於在第八百七十七步左右,通道拓寬了,氣流變清新了,他約莫感受到前方不遠處應該就是出口。他摸著地下的土壤,相較於左側,右側的土壤比較踏實,應該是常踩踏的緣故。後方的腳步明顯接近,他收斂氣息緊靠左側牆壁,祈禱對方沒有帶著燭火出現。在第三個深呼吸之際,有人接近。還好,沒有帶著燭火。當他經過他身邊時,蘇笑笑還可以感受到他所帶動的氣流。他右手警戒著,隨時可出招。

終究,對方沒有發現他的存在。蘇笑笑等了一會,方望回走。

他沿途在牆壁下方抹上一些顏料。

他跳出井邊的時候,火勢已經被控制住了。

他趕緊換下夜行衣,露出裡面尋常衣服,回想井中那通道的方向。在確認過後,便往

失火的那個方向奔去。途中,碰見白日守門的護衛,似乎剛出任務回來。

「怎麼又是你?」他被攔了下來。

「幫忙救火啊!聽說去幫忙的,都有獎賞,去晚了還可賺點夜宵。」蘇笑笑摀著肚子說。一般尋常老百姓,一天最多兩餐,有免費吃食確實是很好的誘因,護衛想想後,認為合理便讓他離去。他並沒注意到,剛剛蘇笑笑腳程快的不像尋常人。

他將今日的消息傳訊給宮內,他們請來柳將軍出面。柳將軍的體態確實與玥王爺相似,由他扮演玥王爺再加上李過的迷幻藥,或探出一些蛛絲馬跡。

蘇笑笑守了一天,終於看見從那民宅走出一個衣腳沾染顏色的人,他心想應該就是昨日走在通道那個人。他追蹤那人到了近郊一處林子,赫然發現那林子深處已經駐紮著一群人。

他們將柳將軍稍微裝扮一下,套上一身高級絲綢的常服,再加上多年的威望,一身貴氣隱隱顯出,正好符合王爺低調在外的形象。而柳將軍不愧是多年沙場的經驗,幾句話就問出了重點。

「王爺怎麼出來了?」

「王爺府旁都有監視,心煩,就從地道出來看看訓練成果如何?」

柳將軍看著這一隊軍隊在皇城近郊駐紮,竟沒有引起城守的注意,問到:
「你們不用埋鍋造飯?」

「怕炊煙引起注意,或不甚引起火災,所以弟兄們吃的都是冷食,城中兄弟輪流送吃食來。」

難怪,城守沒發現。

「吃冷食,容易鬧肚疼。會備個百人份的藥品,分批送去宅子那,一次送,蘇映會懷疑的。」

「謝謝王爺。弟兄們個個身強體壯,視死如歸。」

蘇笑笑聽到重點,沒有否認一百人的存在。

「不用視死如歸,好好活著比較重要。既然出來一趟,想再去別的地方繞繞,前陣子大雨,不知那邊路況修復了沒?」

「往東郊的路依舊泥濘,王爺還是改日再去。」

蘇笑笑提醒柳將軍藥效時間快過,是時候離去。

「今日就作罷!」


回程路上,蘇笑笑問:

「將軍,要送藥品過去嗎?」

「哈哈!老弟啊!你跟在攝政王多年,可曾開口要求過?」

蘇笑笑這下子真的笑出來了,原來柳枝與郡主的不按牌理出牌其實是家學深厚。

可不是?他們做下屬的,何嘗敢跟主子要求?即便是攝政王好說話,他們亦不敢逾越規矩而造次。即便是主子承諾過,即使承諾成空,僅當作貴人多忘事。

玥王爺,身分尊貴,多忘事,剛好而已。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