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手怪談十二:輪迴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你相信輪迴嗎?我相信。

因為我看過人死後所到達的彼方。

暗無天日黑空,滾燙的油鍋,散發冷光的刀山,人吃人的深淵溝壑…...。

如果有人問我說所謂的地獄是什麼模樣,我只能說"絕望",沒有比這兩個字更貼切的形容了。

就在我思考著的同時,地獄的景象飛快掠過眼前,隨後前方的視野驟然變得開闊起來。

又一次,我回到那座橋。

橋邊的釣魚椅上,坐著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他混濁的目光直盯著我,接著語帶不耐的嘖舌道「怎麼又是你這個小子啊!這是第幾次啦?」

第幾次了呢?我早已數不清了。

對於老者的發言,我並不理會。只是沉默地走上了橋。

眼前的橋上看不到盡頭,只看見一片霧氣,在水上、橋上靜靜地壟罩著。

我沒有停下,直直向前走,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霧氣越來越濃。

當我回過神來時,四周已經又是另一片光景,而我自己已然坐在一個座位上。

那是個靠窗的座位,黃昏映照著窗外快速掠過的景色,伴隨著偶爾的搖晃,給人一種平凡的生活氣息。

我身處在一輛列車上,但並不是隨便一台列車,而是我平常上下班所搭的列車,此時雖是平日,但乘車的人也是不少。

坐在我對面是兩個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他們低頭滑著手機,偶爾也會抬起頭互相聊上兩句,再一起哈哈大笑;在我右側是一個有些駝背、拄著拐杖的老婆婆,她靜靜的坐在位置上,靠著椅背打著盹;左邊是一對情侶,女方把頭枕在男方身上假寐著,而男方另一手則拿著手機,觀看視頻,一臉百無聊賴的表情;在車廂連結處旁的座位上坐著一濃妝豔抹、穿著套裝的中年婦女,她不時撥弄自己的頭髮,還不斷掏出鏡子,確認自己的妝容;車內大多數人都是坐著的,而只有我面前的男人是站著的,男人穿著一身上班族的裝扮,手上還拿著銀灰色公事包,一手拿著手機靠在耳邊,口中不斷對電話那頭的對方道歉。


看著眼前熟悉的景色和熟悉卻又陌生的人們,我深吸一口氣,又不由得發出嘆息,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的事。

這節車廂的所有人,包括我在內,在三分鐘後將會全數遭到恐怖分子殺害。

而我必須阻止這件事,避免全員死亡的bad ending,確切點來說,這就是我之所以在這裡不斷輪迴的理由。

我以前也發生過類似的事,餐廳的瓦斯氣爆、公寓半夜的電線走火、持槍的搶案,所有造成人員傷亡的事件,只要我在現場,現場都會陷入一種輪迴的狀態,而且一旦輪迴開始,就無法自然停止,只能設法讓它結束。

在我多次輪迴的經驗中,最有效的結束方法,就是在死掉之前,毀掉造成死亡的主因。

這時,我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戴在上頭的電子錶。這是在我經歷過數次輪迴事件後,為了能夠在輪迴中確認事件發生的時間所準備的。

此時,我將計時器設定在兩分鐘整,然後按下計時開始的按鈕。

在錶上數字跳動的同時,我也開始了行動。

我一腳踢向眼前的男人,並從座位上迅速起身。

眼前男人挨了我一腳,露出吃痛的表情彎下了腰,眼神充滿詫異,似乎不能理解我一個陌生人怎會突然攻擊他。

但對在上一輪知曉了這名男人身分的我而言,先發制人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如我所料,他完全無法反應,而我趁著他還不及反應,用我脫下的外套勒住了他的脖子,頸部的壓力迫使男人臉色漲紅,雙眼逐漸上吊,但我依然沒有鬆手,直到他四肢無力癱軟地倒臥地上,完全失去呼吸。

眼前突然出現的殺戮,讓車廂裡的眾人都嚇傻了。

有些愣在原地,有些大聲尖叫,有些則對著我大聲叫罵。

但我並不在意,殺掉這個上班族打扮實際上卻是共犯的男人,並不會讓我有任何生理或心理上的不適,他人也沒資格責怪在這種場面中站出來充當英雄的我。

我撿起男人掉落的公事包,踏步走向車廂間的連結門,門上的霧化玻璃對面透出模糊的人影,那人將會在五秒後闖進這節車廂,並持槍掃射。

我邊走邊打開公事包,裡頭放著一把手槍和一堆資料書目,我拿起槍上膛,二話不說朝著玻璃上的人影連開三槍。

玻璃碎裂,對方哀號一聲後倒下,倒下同時把門帶了開來,另一車廂的同夥眼見同伴被殺,憤怒的把槍口對準了我,下一秒立即開火。

但在那之前我已經有所動作。在開槍之後,我立刻扔出公事包,打開的公事包在空中旋轉間,撒出的紙張在慣性的作用下漫天飄落,遮蔽了對方的視野。

這一刻我抄起掛在車廂一旁的滅火器,朝那人衝過去。

由於視野被遮蔽的關係,大多子彈都打空了,僅有數枚擦過我的手臂,但那種小事對我來說也構不成威脅,只要手腳還能動,我就能殺他。

下一瞬間,我穿過散落在半空的紙堆,他把槍口朝我轉了過來。

在他開槍的同時,我將滅火器向他扔去。

子彈不偏不倚的擊中半空中的加壓鐵罐,罐內氣體一瞬間爆開,在他面前形成小型的氣爆,他承受不住沖擊跌坐在地。

這時我再無猶豫,抬起手對著頭就是一槍,子彈貫穿他的腦部,沾黏著紅白色的塊狀物噴濺而出。

爆炸聲及槍聲早就傳了出去,我能聽見其他車廂傳來的喧鬧,以及歹徒們的吆喝聲。

我沒有絲毫的遲疑,直接拿起那人的步槍,再另一批人闖進來之前,搶先一步踹開車門,對著走道上的另外三個歹徒開火,一連串順暢的點射操作連爆三頭,噴灑而出的血讓呆坐一旁的乘客沾了滿臉血腥。

此時,我舉起手來確認了一下時間,上頭時間還剩下二十秒左右,我拿著步槍直接衝向下一個車節處。

就在這時,車節處的門打開了,最後一個歹徒看著眼前倒下的同伴們,滿臉不敢置信地站在原地。


好了,從這裡開始才是關鍵。

在上一輪死前,這個男人竟然從懷中掏出一顆手榴彈,雖然我眼疾手快將它踢下列車,但它卻在軌道上爆炸,使得整輛列車脫軌,我也因此而死,但這次我已經有所準備。

面對著一臉訝異的他,我的腳步沒有停下,在他反應過來時,我已經來到他身前三步的距離。

他反應過來,舉起了手槍,朝我開槍,一抹痛處在我肚腹炸開,但我不顧這些,整個人直接撞上去,撞掉對方的手槍的同時,將槍管抵在對方胸口上。

我扣動板機,子彈朝他狂掃而出,在他身上打出無數血洞。

男人瞪大雙眼,口中嘔出一攤血向後倒下,接著他伸手顫抖著往自己夾克內襯摸去。

不等他下一步動作,我立刻向前蹲下身子,用膝蓋壓在他的胸口上,阻止了他的動作,隨後我看著他,嘴角勾起一抹具有嘲諷意味的輕笑,挑釁似的說道「怎麼?我壓到了什麼嗎?」

男人憤怒的瞪著我,額上爆起青筋、咬牙切齒,然而他已經沒有掙扎的力氣了。

看到他倒在地上、無力的樣子,更激起了我的嗜虐心,於是我接著說道。

「你很憤怒對吧?好不容易準備好的一切,竟然毀在我這種毛頭小子上,很不解吧?很不滿吧?但是這個世界本就無可奈何呀!誰叫神明大人要賦予我這樣的能力呢!」

我蹲了下來,將槍口抵在他的頭上,他雙目漲紅惡狠狠的瞪著我,然而身上的溫度卻不斷流逝,血漸漸蔓延開來。

「好了,去死吧!」

碰!男人死了,血濺的我滿臉都是。我用手胡亂抹了抹臉,突然一個身穿漆黑服飾少女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本能的把槍對準了她,並直接開火,直到把子彈都打光了,少女還是站在那裡。

步槍的子彈明明射穿了她的身體,然而詭異的是,少女一滴血都沒流。如此匪夷所思的畫面,讓我瞬間愣在原地。

這時,少女動了。她一動腳步緩緩向我走來,在此同時,身上的傷口也接連復原。來到我面前時,竟已恢復的完好如初。

面對嚇得愣在原地的我,她輕輕一笑,附上我耳邊輕語道

「你很特別,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見面,我可能會想要你,但你壞了我的事……所以我要給你一些小小的懲罰。」她說完後朝我伸出了手。

不知是基於恐懼,還是其他原因,當時的我完全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她用食指在我的額頭上輕輕點了一下。

那一瞬間,我只覺得似乎有一股電流,猛烈且迅速的通過我的身體,接著我感覺到我的四肢開始崩解,知覺也逐一喪失,先是觸覺、嗅覺、聽覺,最後是視覺,然後一片黑暗,只有某種東西逐漸被剝離軀體,死過好幾次的我十分清楚這種感覺,那是死亡的感覺。

地獄的光景猶如走馬燈一般閃過,然後我又來到了那座橋前。

橋邊的釣魚椅上,依然坐著那位白髮蒼蒼的老者。他混濁的目光直盯著我,接著嘖了舌「怎麼又是你這個小子啊!這是第幾次啦?」

是第幾次了呢?早已數不清了,但是我…

我抬起頭直面著老人說道「這一次,我一定要殺了她!」

接著,我便頭也不回的走上了橋,消失在了霧的一端。

我沒有聽見,老人在那之後,獨自發出詭異的笑聲「是嗎?嘿嘿!那可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呢!畢竟......死亡本身是殺不死的。」

6會員
17內容數
大家好,我是白焰,目前在研究所努力寫作(?), 喜歡甜食、酒,還有happying end, 夢想成為小說家、散文家, 希望創造出的文字能為自己的存在留下某些證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白焰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隨手怪談六:雪山之影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隨手怪談七:滾筒洗衣機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隨手怪談八:殺人鬼的鼓動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隨手怪談九:惡夢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隨手怪談十:黑箱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隨手怪談十一:異瞳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養成這4個隨手小習慣,不再讓雜物「有機可乘」!你知道,雜物和人一樣,也是「愛群聚」的物種嗎? 環顧家中環境,一定會發現幾個雜物的固定聚集地:例如衣櫃旁的椅子上,總有幾件已穿過但還不髒的衣服;玄關櫃上堆著信件和廣告傳單;書桌的某個角落「暫放」著一些不知道該往哪收拾的小東西。 雜物們一旦有了固定的聚集地,每當你手上有一件使用完畢,卻懶得歸位的物
Thumbnail
隨手寫—閱讀習慣閱讀對我來說是一種獨特的享受,也是提升生活品質的低成本方式。透過書本中的價值觀和觀點,我能夠擴展思維,擺脫狹隘的視野。閱讀也是一種內心的治癒良藥,當面對挫折時,書本總能給予我慰藉和解答。無論生活多艱困,書本始終是我最富裕、最自由的樂土。
Thumbnail
2024-05-12
隨手寫—社會情緒學習(SEL)「教育,是人類條件的偉大平衡器。」我個人覺得這句話是十二年國教最核心的的關鍵,無論你身處台灣這片土地的哪一處、家庭的社經背景如何,通過義務教育是一條能夠學習進而翻轉生命道路的最佳路徑。 近年來,許多學校更推行了結合情緒教育的學習,其中最多學習團體學習效仿的即是社會學習情緒(SEL)
Thumbnail
2024-04-24
【隨手記錄】給自己放空的時刻你有多久沒有好好給自己,屬於自己的時間及空間了呢?在忙碌的生活中,也要適時的讓自己斷電,重新檢視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想要成為什麼樣子的人。
2024-04-22
隨手寫—祕密基地原來從很小的時候,我們就喜歡說悄悄話。很小的時候跟一個愛的人有一個秘密基地是這樣甜蜜的滋味。 我們家的小男孩自從之前跟我約定新開幕的咖啡廳作為秘密基地後,他對爸爸知道此處的防備心極強。 爸爸載我們去只能在兩條街前放我們下,他要等車子離開後他才願意開始走,怕爸爸瞄到我們的方向。
Thumbnail
2024-04-22
隨手日記-海線火車兩年前我來到了苗栗後龍上學,每週的通勤都是海線火車(以防有人不知道還是說明一下,中南部這邊有分山海線,我第一次北上的時候才知道北部的系統不一樣)每次回學校和回家的小確幸就是經過大甲-後龍看到窗外一望無際的海,看著看著壓力都沒了心情也好了
Thumbnail
2024-04-20
隨手寫—廉價的服務回饋?去一家店之前看Google評論幾分應該已經是現代人的反射動作。也因如此,商家莫不使出渾身解術提供優惠換五星好評。通常在成人之美的心態下又有折扣或小禮物都很願意給沒什麼雷的店家滿分評價,我想這都是人之常情。 我最近開始反思這個議題,是因為我接連遇到兩個我覺得出乎預料的服務者。
Thumbnail
2024-04-20
隨手妄想 亡魂勾人不留情, 女子迷惑墜入鏡, 木棉花絮引人吝, 目盼有日換宿命, 心若旁騖永無境。 如果 如妳所願奔四方, 果然到底遮回想, 如魚得水游身旁, 果真漁夫眼睜望, 如我作為把妳讓, 果斷心中擺花葬, 如癡如夢床上躺, 果躁輕佻皆妥當。 ------------------------
Thumbnail
2022-0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