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世界之惡集結時~蘿莉共產黨~第一卷四話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四話:消失的蹤跡


拾清提著一袋東西回來,但臉色卻有點不太對勁,她說道:

「那位老人不見了。」

「啊?怎麼會?」

一時之間,璐岈跟曙商都有些震驚。

曙商在離開前,明確地看到老人已經是處於昏迷的狀態了,再怎麼說曙商離開到回來,時間不到十五分鐘。再加上,拾清跟璐岈一直都盯著老人,老人如果有動作,她們怎麼會沒發現呢?也就是說,老人他是在拾清跟璐岈面對曙商,而曙商看向席鈺的時候離開的。

很明顯,事情非常地不尋常。

曙商說道:「那件事就先算了,之後再想想看就知道了。我跟妳們介紹一下,這是我在那邊找到的小孩,叫席鈺。」

席鈺初見這兩位穿著西式軍裝的人,表現的有些敵意與緊戒。

璐岈睜大雙眼看著席鈺明明沒有什麼外傷,曙商卻揹著她,感到有些奇怪而說道:「話說主席,你為何要揹著她?讓她自己走不好嗎?」

「如果你沒腦子、眼睛瞎,就不要問我問題。」曙商回話到。

「我、我……我怎麼沒腦子,還眼睛瞎,我就是不知道才問的。」

拾清說道:「好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從早上騎馬到現在可能肚子餓了,所以才在亂說話。來,吃點東西吧!」

「我才沒……」

璐岈話還沒說完,就被拾清拿了顆饅頭硬塞進嘴裡,不讓她繼續說。

「要不要來一個?渴的話,還有水喝喔!」拾清對著席鈺輕聲細語說道。

拾清將一顆饅頭遞到席鈺面前,席鈺欲伸手接下,卻突然畏懼了,再瞟了眼拾清的眼睛後,才將饅頭接下,開始吃了起來。

拾清趁著席鈺吃東西的間隙,仔細觀察了她的模樣。有著一頭跟曙商一樣的銀髮,但卻是許久未整理過的長髮。與曙商不同的桃色眼瞳,從左眼還散發出微弱卻足以吞噬他人的寒光。渾身骨瘦嶙峋,看來是相當久沒吃過什麼正餐了,身上穿得也不是什麼像樣的衣服。

「是說呀主席,你難道要一直抱著嗎?把她放下來站著,應該可以吧?」璐岈小心翼翼地問。

「席鈺,你要下來了嗎?」

「嗯。」

曙商慢慢地將席鈺放下。

「璐岈,你去把水都拿來。」

璐岈一臉不屑,心想憑什麼自己要為這個丫頭拿水喝,但在曙商感受到曙商那要殺人的寒氣後,馬上把表情收歛起來。

但在背過身時,一臉鄙視還是顯露出來。

「我們回去那邊吃好不好啊?」曙商說道,手指指向小孩們待的房子。

「嗯,可以分點給他們吃嗎?」席鈺說道。

「當然可以呀!」

曙商說完,還稍微看了眼拾清。拾清沒有給予過多的回應,只以眼神說了:「你要怎麼做都行,不要搞到連我們都餓死就好。」

接著,曙商就揹著席鈺往房子那邊走了。

拾清看著還沒回來的璐岈喊道:「快點把水拿快來,我們要裡面走了。」

聽到拾清的催促,璐岈加快動作,同時嘴裡還念叨著:「不想想你的位子是誰讓出來的,現在命令我,以後有你好看。」

璐岈很快將東西拿好,跟上隊伍。

眾人來到房子前。拾清跟璐岈都被這場景給震驚到了,一間屋子裡竟有二、四、六、八……十來個小孩,並且清一色都是女孩子,各個骨瘦嶙峋,眼白發黃,看來是挨餓已久。

初次見到拾清跟璐岈的女孩,有的以疑惑的眼神看著,有的以好奇的眼神看著,有的以仇恨的眼神看著。

拾清數了數袋子裡的食物,哪裡夠分得全部人吃,最多每個人都只得吃五分飽而已,況且這還只是算吃這一餐,沒有計算後面的用餐。

曙商將席鈺放下,說道:「大家都應該餓了吧,我們把食物拿過來分給大家吃了,每個人都可以吃到,不用搶。」

拾清為了穩住態勢,強裝笑顏,將一顆饅頭分兩半,好讓所有人都吃得到,除了曙商跟自己。

他們倆個人只有半顆饅頭分著吃。

拾清跟曙商走到房外的角落,對著半顆饅頭開始商量。

「應該還有吧?」曙商說道。

「確實還有。」拾清說道。

拾清看了眼饅頭示意曙商,可她沒有注意到,於是拾清繼續說道:

「可是我拿不出來耶,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拿法怪怪的?」

拾清將已經空了的袋子交給曙商,曙商不以為意地接過袋子,瞬間明白剛才拾清的那句話,在酸她聖母心氾濫,不懂得輕重。

「我們一人一半先墊個肚子好了。」

曙商露出尷尬,但不失禮貌的微笑,接著趕緊拿過拾清手上的饅頭,分成兩半,一半放回拾清手上,一半放入自己嘴裡。可是一根拾清對上眼,那如同質問般的眼神,還是不禁讓曙商撇過頭,不敢面對。

曙商加緊腦筋,想個辦法。她看向剛好吃完最後一口的璐岈,頓時有了法子。

「璐岈。」

曙商取下身上的三串錢,交給璐岈,然後帶著她往城門邊走。

「璐岈,你是不是剛才吃了『一整顆』的饅頭呀?我們也就只有吃半顆,憑什麼你可以吃到一整顆呀?」

「沒有,那是……。」

「我沒有要聽你狡辯,我現在要你去最近的縣城或村子,買點乾糧回來,愈多愈好。」

「什……!」

璐岈準備說些什麼,可在看到曙商的眼神後,立馬又收斂起來。

「這裡可能不夠,我再拿一點給你好了。」

接著曙商又從自己的包裡拿出五錠銀子,交給璐岈,並再次叮囑到:「能買多少就買多少,越多越好。」

璐岈懷抱著不愉快的心情,騎上馬,揚塵而去。

正當曙商佩服自己的決策時,她卻看向了自己的手,還拿著袋子,她忘記交給璐岈了。她連忙騎上馬,追了上去,將袋子交給了璐岈,方才將該辦的事都辦完了。

既然事情都辦完了,那放鬆一會應該沒什麼關係吧?曙商心想到。

於是就讓馬慢慢地走回去,自己也順便看一下這附近的景緻。畢竟剛才下雨只顧著要避雨,根本沒時間觀察這裡的環境。

城池周遭是大平原,以南約三十里有雄山阻隔,峽谷貫穿。城池北面一水自東向西,入注東海,以供農作灌溉,民生用水,貨舶往來,再北則無以觀之。

若以冷兵器時代的戰略要點來看,這裡不適合作為根據地,因為既無天險可守,周圍曠然無物,兵鋒若至,只須圍困一到兩個月,城裡可就斷糧了,自然就會開城投降。若欲從河道逃走,則可使弓兵駐守,待有人過,則一矢貫之。

隨著觀察的入微,曙商已經來到了城門之下,她看向城牆上的匾額,寫著「酒泉縣」三個大字,以及左下角「至和三年」四個小字,心裡不禁毛毛的。

其中一個原因是諧音,因為「酒泉」就通「九泉」,九泉可是人死後去的地方哪!可是竟然寫在這個地方,再加上來的路上已經遇到一個很荒涼的村子了,現在又到這樣的地方,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況且那位昏迷老人還不知所蹤。

來自北方的寒風總會不自覺地吹得背脊發涼,心盲顫抖,但曙商這時的發抖是因為寒冷而抖,還是恐懼而抖?

來到城下後,曙商想說既然拾清跟小孩都在裡面,不如把馬也跟著牽過去好了,於是就下馬往裡面走。

拾清在曙商離開的那段時間裡,與孩子們待在一起,相看兩瞪眼,幾乎不怎麼說話,一部分原因是拾清不知道該如何跟這群小孩開口,另一部份原因是因為拾清一直板著臉,小孩畏懼而不敢開口。

啪噠啪噠的馬蹄聲,打斷了造成兩方尷尬的局面。

拾清立馬轉過頭,迎接這個把自己丟在這裡受苦的曙商。同時,小孩子們以席鈺為首的都跑向了曙商。

「我回來了。」

曙商對著小孩們露出微笑。

拾清回以抿嘴一笑,但眼神中卻出現了一點怪異。

「欸、欸小心小心,不要站到馬的後面,會被馬踢喔!」

曙商一面安撫小孩,同時也注意到拾清的異樣。

「怎麼了?」

「你看城樓上站了什麼?」

孩子們跟曙商都順著拾清的視線往城樓上看。有一黑影身形頗似那昏迷的老人,身著漢服,長袍為風吹拂,目光如炬地往這裡盯著。

孩子們與那黑影對上眼,身體不禁蜷縮,她們害怕,她們恐懼,因為那人的眼裡毫無生氣,如同死人一般,只是惡狠狠的盯著。

「你們先回到屋內,我們看看就回。拾清,走。」

曙商跟拾清都跑向城牆,奔上城樓。

在移動間,拾清跟曙商都拔出手槍,打算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就開槍斃了他,甭管其他。

來到城牆之上,曙商約略之間,看到他長袍的末尾消失在眼前房間的後方,料定他就躲在那兒,呼喚拾清從左右兩側夾擊。

然而,就在衝過去後,卻什麼人都沒有,只有牆上用血寫了幾行字。




民國 甲辰年 己巳月 庚寅日 著


喜歡的話可以追蹤我vocus

也幫我分享出去,以作為我繼續更新的原動力

追蹤IG(instagram):daymare0709

加我DC(discord):daymare0709

有空的話來聊天吧!


這裡主要以分享作者寫的小說為主(未來可能會發一些詩或散文之類的) 作品文風屬於既現實又迷離的筆法 希望看了以後的你會喜歡!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