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篇小說:九句練習《幸運何在,流氓卻來。蟲災未除,心被俘虜。》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單篇-2019

跟朋友們的玩耍《九句練習》,要將以下內容都用在內文中。

好好笑我好喜歡XD

內含搞笑、耽美、微黃色元素。

九句如下:

  • 從前從前,有一個…
  • 他每天…
  • 然而,有一天…
  • 幸運/不幸地(幸運)
  • 不幸/幸運地(不幸)
  • 幸運/不幸地(幸運)
  • 最後…
  • 從此以後…
  •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

最終抽取結果如下:

  • 觸發事件3:被流氓調戲
  • 幸運4:會打人
  • 不幸5:打不過
  • 幸運6:有英雄經過

《人設》

  • 綽號:小花兒
  • 職業:酒吧公關
  • 特色:極致傲嬌,身高不高,是個吃貨,容易惱羞,力氣不大,又愛打人,打完心疼,就是傲嬌。
  • 最需要的東西:茶梗
  • 最害怕的東西:蟑螂

《前言》

  小花兒身為一名酒吧公關,近日時常有客人向他反應:「酒吧有蟑螂!」

  然而這酒吧人手不多,幾乎都是身兼數職,沒有專門清理的人員。

  因為客人是向他反應的,所以他便被同事們推舉成處理此事的可憐人。

  可是,媽的他怕死蟑螂了好嗎!

  可他自尊心高,不願卑躬屈膝求助於人,只好繃著恐懼,努力想法子。


  然而,小花兒對日本文化情有獨鍾,尤其是茶道!

  他上回去日本遊玩,體驗正統茶道,還有幸看到茶中的梗子直立起來,那就是幸運的象徵!

  自那之後一個月,小花兒的運氣確實嚇嚇叫,讓他特別得意,也更相信直立的茶梗能帶來幸運!

  可是,台灣幾乎沒有那個文化,所以他遍尋茶梗,他需要一根可以在茶中直立起來的茶梗,那麼酒吧蟑螂作亂一事,他肯定能夠迎刃而解……


《正文》

  從前從前,有一個暱稱為小花兒的男性,這暱稱來得很簡單,因為他如花似玉,如花嬌脆,如花倔強。


  不過,這樣不直率甚至刁蠻的個性,卻因為他的外貌而將氣勢凌人的魄焰給轉換了,變得相當微妙,總會吸引到一些「特殊族群」。


  小花兒向來不是個受幸運之神眷顧的孩子,他家庭不幸,但不至於露宿街頭、吃穿不濟,不過這讓他對生活中的小確幸有種敬神的虔誠。


  他的職業是酒吧公關,其實是朋友介紹來的,說他長得好看,說話也挺機靈,指不定還能充當活體廣告牌。


  現在他有個危機,許多客人與他反應酒吧內有蟑螂出沒,好死不死他就被無良的同事們「拜託」解決蟲災,因為他確實是店內最閒的一個,沒有之一。


  自尊心爆棚的他,毅然膽顫心驚地接受了。


  他每天都苦惱著如何找出蟑螂的巢穴,他自己可是怕死了!


  他也試過不少方法,卻都無法徹底根除,他又不願向同事們坦白求助,只好在不小心看到一隻蟑螂的時候全副武裝拿著殺蟲劑,像面對著世上極恐之物一樣,忍著尖叫與驚慌,繃緊全身幾乎是閉著眼睛狂噴殺蟲劑。是的,他的確最怕蟑螂了。


  他喜歡日本文化,尤其是茶道。有次他去日本旅行,體驗茶道之美,結果茶中的梗子竟然直立起來,所有人都誇他幸運,之後一個月也是幸運得不可理喻。他就此相信了直立的茶梗能讓他所有的遭心事迎刃而解!


  所以,他反而遍尋茶梗,不過台灣向來難見日茶文化,要找道合適的茶梗,又要恰好立起來,實在難如登天。不過,他覺得這比孤身對抗蟑螂還要簡單!至少不可怕!


  然而,有一天他在尋找優秀茶梗的路上,在公車站查看手機紀錄著可能有日式茶道的地方,竟有人來搭話了。


  小花兒抬頭一看,兩個人,穿得特別「特別」,簡直是走在時尚的尖端,小花兒這種臉皮天生麗質,衣能蔽體幾乎不加以裝扮的平凡人是無法理解的潮流。


  他的心裡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什麼鬼時尚的尖端,這兩人明顯看著就不是好東西!


  那兩個男人咧著詭異的笑容,毫不掩飾自己的惡意。


  幾番老套的台詞交鋒下來,小花兒作為公關,向來習慣對外人禮貌相待,如此便敗落一截。


  他都不知道自己怎麼被帶到暗巷裡的!


  那倆流氓意欲劫財,可是在前往暗巷的途中,小花兒驚聞他倆竊竊私論──


  「他是男的吧?長得跟女人一樣,甚至還比女人好看……」


  「看起來乖乖的,應該能得手。哎,好久沒泡女人了,要不,將就一下?那臉看著看著,老子心裡癢癢的。」


  「呸!你這個變態。哎好吧,其實我也是。」


  「那我們順便劫色了?」


  「行啊!」


  ……


  小花兒欲哭無淚,幸虧他因為長相問題,小時候在學校常被臭男生欺負,他不甘示弱,每每主動出手,打到臭男生哭天喊地、叫爹喚娘的!


  幸運的是,長大之後也跟朋友學了一些防身術,但願能派上用場!


  到了暗巷之後,流氓先讓他把錢財交出來,小花兒乖巧地從斜背包中掏出長夾,抽出一張紅通通的鈔票遞過去,淡淡說道:「拿去,我的晚餐錢。我回家吃泡麵就行了。」


  他一般情況出門,向來只帶伙食費,通常都刷卡的,小吃店之類的沒辦法刷卡他才會帶一些現金的。


  倆流氓愕然片刻,一人大罵:「少唬我了!整個錢包給我!」


  小花兒立即將鈔票塞回長夾內,又將長夾塞回背包內,然後瑟縮了一步,整個動作行雲流水,他皺著眉低聲罵道:「兩個王八蛋!」


  倆流氓聽得清清楚楚,直接被惹惱了,咬著牙一左一右就要撲上去。


  一人大罵道:「你才王八蛋!你全家都王八蛋!」


  另一人張牙舞爪地幫腔道:「你別想安然無恙的離開了!」


  其中一人撲了過來,小花兒抓起背包往那噁心的嘴臉打了下去,他有些惋惜今天天氣太好,下雨機率為零,不然他還能有個雨傘當武器。


  那一擊自然沒什麼效果,喔,有效果的,就是加深流氓的怒氣。


  小花兒其實原本沒生氣的,怕是怕了些,但倔強還是高了幾分。是流氓說的那句:你全家都王八蛋。


  另一個流氓撲了過來,張開兩條胳膊明顯要來個熊抱,小花兒一個蹲身,讓流氓撲了個空,然後他舉著背包往流氓胯下一砸。


  他應該直接用手或是用腳的,可是他覺得太噁心了。這背包他肯定也得丟了。著實可惜!


  敲擊的同時,小花兒低吼了一句:「我全家就我一個人!」


  他從小父母離異,由父親撫養,但在他上國中的時候就去世了,母親不知去向,聽親戚說已經重組家庭了。


  他輾轉於親戚之間,每次總會發生問題……那就不說了,都是很八點檔的劇情呢。


  等他成年就獨自生活了,與親戚斷了聯繫,交了不少朋友。正所謂,在家靠自己,出外靠朋友。幸好沒發生過什麼大虧。


  那兩擊壓根對流氓沒有實質上的反應,流氓一號直面攫住了小花兒的背包,流氓二號竄到後頭,直接將小花兒熊抱住。


  小花兒驚叫一聲,背包就那麼被抽走了,他兩隻手對流氓二號又敲又打的,可流氓一號丟了背包又把他抓住了,一手一腕,牢牢扣住。


  小花兒原想像後來個頭捶,誰知流氓二號簡直變態,直接將他整個人抱離地,將自己的下顎靠在他的肩頭,甚至往前擠了一擠,兩顆頭便緊密相依,害得小花兒面門前傾,彎著頸子,除了扭頭,渾然無用!


  腳都離地了,他也只好擺晃雙腿,亂踢亂踹,可他對抱著他的流氓二號毫無殺傷力,在距離的限制下,他也對流氓一號造成不了有效攻擊!


  他簡直欲哭無淚!難道守了二十五年的貞操就要這麼沒了嗎!他可想好好打拼一番之後再認真考慮這種事啊!


  不幸的事已經昭然若揭,小花兒完全打不過他們。果然、果然現在的他正遭衰運受害著!


  在他看到也聽到一前一後的噁心笑容與笑聲,他竟異常平靜,他覺得自己就該這麼完了,至少不反抗的話,還能少受一些傷吧?


  正當面前的流氓一號一臉色慾蠢動的嘴臉步步逼近,小花兒腦子裡竟然只想著希望沒有口臭……


  幸運的是,偶像劇情的英雄竟然來救美了!


  流氓一號的嘴臉距離三指寬時,竟有一個不屬於此地的聲音傳來──


  「你們在幹什麼?還不快放開他!」


  暗巷三人怔了怔,倆流氓心想:哪個王八蛋?


  小花兒心想:那聲音真好聽!


  也沒等到回應,一陣腳步聲沓沓而來,小花兒眼睜睜看著流氓一號肩頭出現一雙手,然後就被翻了出去!


  流氓一號跌在地上,後腦還磕在了滿是塗鴉的斑駁牆上。


  小花兒總算清楚見到來人了,他竟然這時才想哭。


  流氓二號大吃一驚,反射性鬆了小花兒,小花兒暗罵他簡直是笨蛋,竟然不抓著自己當擋箭牌,這流氓當得可真失敗!


  小花兒一個落地,立即伏身邁開腳步,一溜煙的躲到了來人背後。


  流氓二號也沒開罵,就一臉猙獰地發出憤怒的嘶嘶聲,然後抬起拳頭徑直打向來人。


  那人比小花兒還高一顆頭有餘,寬大的肩背,不臃不腫,小花兒還嗅到一股頗具魅力的清香。


  他看不到那人的表情,即便和倆流氓打了起來,那人也如狂風中的一匹孤狼,倨傲且自信。


  小花兒看不清他的臉容,卻能感受到他居高臨下的氣焰。即便是在旁邊觀看的小花兒,竟有一種身臨羅馬競技場的震撼感。


  可笑的是,那個男人是一頭野獸,那兩個流氓只是野獸的前菜,這就是一場叫人發笑、為人鄙夷的笑話!


  最後,流氓被打得鼻青臉腫,還下跪求饒,甚至把自己身上僅有的兩百元新台幣交了出來。


  那人冷哼一聲,讓倆流氓一人一張往嘴裡塞了,他倆不敢抵抗,依言照做,之後夾著尾巴、含著鈔票離開了。


  小花兒簡直鄙視,那倆流氓的現金可比他還多啊!還搶劫他幹嘛呢!


  哦,不搶劫的話怎麼知道他身上多少現金呢?


  就因為這場際遇,小花兒與英雄成了朋友,越走越近,相處愉快。


  小花兒沒尋到能直立起來的茶梗,卻尋到了一個替他解決酒吧蟑螂之患的男人。


  小花兒為了答謝種種事情,答應了英雄的過夜之約,他慎重地送出了自己的貞操。


  他看著某個直立起的東西,忍俊不禁,伸手摸去,笑道:「我想,我找到帶給我幸運的茶梗了!」


  雖然被比作茶梗了,但只有「幸運」與其「帶來的衝勁」是相符合的。


  從此以後,小花兒與英雄過著和樂融融的日子,他覺得從前那些不幸都值了,因為他找到了能直立一輩子的茶梗──


  但願會的。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太迷信,但對任何神奇的現象都要保持著敬畏之心,因為,奇蹟或許會以別的形式出現在生命中。


個人作品整理,內有小說、新詩、非詩之詩/古詩、宋詞、短文。 年代過於久遠的就挑著放,內文首句為創作年份。 各類作品可能含有令人不適、陰沉、暗示等內容。先說聲抱歉! 如果閣下剛好經過看到,非常感謝您的觀賞以及支持:D ※未經同意禁止轉載借用謝謝!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迎新活動「方格新手村」:新格友註冊加入方格子,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送給你! 👉 還不是 vocus 的會員嗎?點此註冊,參與新手村活動 👈 近期站上也出現了不少新格友,為了歡迎各位的加入,「方格新手村」隨之登場! 即日起,只要是新註冊帳號於活動期間內發佈 3 則文章,就有機會抽獎獲得知名日料吃到飽餐券。原格友也可以一起同樂,我們準備了小任
Thumbnail
2024-06-21
閱讀心得:展現自我的生活態度|成熟大人的說話課我們每天都在說話,但說出的話合適嗎? Sunny最近讀完一本有關溝通的書籍。 這是由世紀奧美公關的創辦人「丁菱娟」所寫的書,書的全名《丁菱娟的成熟大人說話課:如何說,才能得體又不傷人?反擊時,如何堅定又有力量?任何情境都可用的38個溝通之道》。 會找這本書來看,主要是因為Sunny 近期發
Thumbnail
2024-07-10
防曬產品係數測試報告彙整(2024年)從2014年起,自己對於市售防曬產品的效能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因為當時候發現不少產品的防曬係數其實標示是有問題的,像是原本應該是人體測試的SPF與PA數值,實際上沒有做,只用機器測試的數據來充當,但這兩者卻有很大的差異。像是防曬係數其實有強度、廣度與平均度三個面向需要一起判斷,但多數廠商並沒有完整標示
Thumbnail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20)這幫太子爺,個個來頭不小。   Alex,本名周立謙,父親周寶成是大成集團創始人。集團是以建築施工兼休閒旅遊為核心的企業。1969年成立,旗下共有3家上市公司,目前已名列前50大企業集團。
Thumbnail
2024-04-07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9)Peter:「Jason,我想提醒你,合夥做生意,不管彼此間的交情再好,凡事還是“白紙黑字”,會比較有保障,你懂我意思吧?」  Jason:「這樣好嗎,他們會不會覺得我不信任他們?」 
Thumbnail
2024-03-22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8)經過台東著名景點鯉魚山,Peter腦海中突然浮現《來去台東》的歌詞: 你若來台東 請你斟酌看 出名鯉魚山 亦有一支石雨傘 離開台東的下ㄧ站,是花蓮的瑞穗。受普悠瑪出軌事件影響,臺鐵採行單線通車。車子抵達的時間一直Delay,先是在關山停了好一陣子,又卡在玉里近半個小時。
Thumbnail
2024-03-13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7)鄭明昕:「其實,我也沒有太多的戀愛經驗。」 Peter:「別老說我了,你不是喜歡Eleanor嗎?沒有展開追求的攻勢…… 」 鄭明昕:「是啊,只是不知道她對我什麼感覺?」 Peter:「幾次聚會她不也都來了,沒找機會跟她多聊聊?」
Thumbnail
2024-02-04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6)Sarah:「對喔…… 不過,我沒想過這個問題;反正,民以食為天,吃飽最重要。」 Angel:「冬至吃湯圓、元宵節吃的是元宵。」
Thumbnail
2024-02-01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5)Alice:「 我也曾想過要當個音樂老師,卻誤入歧途成了一個美語老師。Michael ,你不是對音樂很有興趣,沒考慮走音樂這條路?」 Michael:「我純粹只是興趣,難登大雅之堂的。」
Thumbnail
2024-01-30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4)Angel:「 Michael …… 」   Peter:「幫幫忙,大哥…… 你是認真的嗎?」 Michael 走到 Peter 旁,小說地問:「是 MC (Menstrual Cycle,醫學上的簡稱) 嗎?」   Peter:「嗯,是。」  
Thumbnail
2024-01-27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3)Angel:「 Eleanor 她台大財金所只唸了一個學期就休學了,之後就失去消息;妳後來改唸法律系?」 Eleanor:「說來話長。大概是在 12 年前,因為家中買到海砂屋,事後卻找不到建商,無法求償,當時的我求助無門,父、母親的心血付之一炬,我才開始意識到“法律”的重要。
Thumbnail
2024-01-22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2)Angel:「可是我已經答應芽芽,要給她講睡前故事;所以…… 」 Peter:「這樣啊,沒關係,我幫妳跟吳姐說一聲,我相信她會體諒的。」 Angel:「謝謝你,學長。」 睡前, Angel 說了一個《貪心狗》的故事給芽芽聽。
Thumbnail
2024-01-18
長篇小說──單身宿舍 (11)Peter:「伯母,不好意思,我接個電話。」 「嗯。」 Peter:「Angel ,怎麼了?」 Angel:「學長,你跟我媽聊完了嗎…… 」 Peter:「差不多了,你們到哪了?」 Angel:「我跟芽芽現在樂器行。」 Peter:「樂器行?」
Thumbnail
2024-0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