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一隻情慾兔(一)健身狂大叔教練

2021/12/02閱讀時間約 22 分鐘
「你躺著的那塊塌塌米,都已經快要有一隻人形了。」
情慾兔懶洋洋的,側趴在全拉開簾落地窗邊,吸收著灑進來的充足陽光,「等等我9會翻到另外一面去曬了。」
「你好扯。名符其實的躺平主義。」刑尾則躺在L形沙發的一側,顯得悠哉悠哉。
「今天的陽光暖洋洋,很舒服欸。你自己還不是在那邊滑手機一輩子了。」
「是誰說今天大叔不在家很無聊,需要有人陪的?蛤?」刑尾有點氣憤的拉長尾音。
「反正你今天沒約不4嗎?」
「所以你家大叔又去健身?」
「嗯啊,他健身狂。」
「你就不怕他在健身房啪啪啪?」
「喔。」
「你那什麼回答?」
「他性慾過強,去外面解決解決也好8。跟你一樣啊,不是常常都去那個什麼,插L?」
「少在那邊給我演一副豁達的樣子,明明很在乎吧。」
「啊我9真的不能滿足他啊,我吃草的兔子。」情慾兔這時總算翻了個身,轉面朝向刑尾,「倒4你,真的還沒玩夠啊?」
「你管我。小心我玩壞你。」
「還好我知道我不4你的菜。」
「知道就好。有人養真好。哎,哪像我,苦命啊,還得自己賺。」
「還不4躺著賺。」
「會不會講話啊?!我真的要把你烤來吃,今晚吃烤兔肉!」

肌肉過剩的大叔,是一名專業健身教練。
透早一柱擎天,睪固酮旺盛的健身教練。
早上起床,會先來打一杯像豆漿般濃厚的蛋白奶昔,一邊喝著時,便把晨勃大支肉棒翹架在流理臺邊,接著,他會握緊伏地挺身把手,45度幹著房間地板先來個45組,等到大腦清醒才到浴室刷牙,花一點時間和鏡中古銅色大肌肌相處,所謂健美男胴體的自戀時光,持續充血勃起著去沖冷水澡是日常,要是沖完還沒消(大概率),就會去煩還在被窩夢中的腐臥兔,用他下體的那根大胡蘿蔔或大硬棍,取悅、教訓,或者被兔腿狠狠一蹬卻沒那麼容易踹開。
基本上,大叔是依照早上的人夫兔狀態,來決定自己一天的性慾走向。
要是情慾兔有幫自己「情慾催吐」了,那麼可能可以捱到下午都不用再去處理,但如果被翻身拒絕翻臉無情,那麼等早上那輪健身做完,雄性激素又將再一次達到巔峰;要嘛先趁學員來之前擼上一管,要嘛抓個倒霉學員在淋浴間來上一砲,要嘛則是那位出手非常大方、如狼似虎的飢渴貴婦,當工作半發洩式的,好好取悅一番先生無法滿足的她。
大叔莖棒就像是一根肉慾指針,激素起來的時候他絕對不會壓抑自我,有穴就插,沒穴就擼,否則一副horny也無法好好專心。但他上起課來就會十足認真,絕不會發生那種扶著學員舉壺鈴,舉到最後勃起隔褲抵在肛肛好的拙劣窘境。
人生中大概只有一次有點尷尬,是在單獨與學員操作夾腿機的時候。
那對大叔的人生而言,算是有點不可思議的過程,甚至有點神性,禪意,如果你要這麼解讀它的話。

「我看都女生比較多做這個,我就不好意思在大家面前夾。」
「其實,有幾條肌肉需要這動作才練得到。你可以先試試看。來,吸氣。用力的時候,臀部肌肉會夾緊,然後吐氣,不需要用力過猛,慢慢的...」
大叔在另側跨腿坐著一面認真講解,一面也慢慢以粗壯腿夾緊器械,對面雖然是個穿著無袖運動白衫(隱約看得到胸肌和腋毛)、理著俐落短髮的小鮮肉,但因為要上VIP課之前已經手排過一次,所以大叔完全不擔心直視那寬鬆運動褲一包的胯下,會起反應。
可是眼看小鮮肉那兩隻細毛健腿越夾,臉色卻整個漲紅起來,大叔就發現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嗎?」
「沒...沒事...」
做完一組之後,小鮮肉就在大口喘著氣息,彷彿是剛游完100公尺。明明重量已經幫他調到適中偏下,依照他的肌耐力程度,也不可能這麼做不起來呀?
「好,那我們繼續喔,來,吸氣─」
「夾緊!」
小鮮肉好像在極度忍耐著什麼,他的眉頭皺成V谷,甚至都開始咬起下唇,隨著兩腿越來越靠近,大叔才發現他的褲襠那裡,有不正常的隆起現象,且好像因為沒穿內褲的緣故,所以雖是黑色的運動褲,卻也還是非常明顯一條根的形狀。
莫非他是在壓抑他勃起的衝動?
大叔很專業的不把視線往下,盡量演得自然,畢竟,牽動到某些會陰肌肉會勃起也是正常現象,不需要大驚小怪。只是,對面尺寸的確是逐漸母湯的怪獸等級,看不出來小小年紀,起丘的老二卻頭角崢嶸得像要破繭衝出,不對,是已經衝出了!從寬鬆褲管的邊口,像雨後新生的竹筍那鑽出,大叔雖然經驗老道,但也從沒遇過這種突兀的春光乍洩,更令人驚訝的是,小鮮肉全身上下都在爆汗,他一時忍不住的悶哼出聲,那就好像,就好像他在嬌喘的聲音,搭配著面部愉悅的表情,難不成,他在體驗著什麼高潮反應?
等做到第三下的時候,小鮮肉的雙腿已在不自主地顫動,那比被操肌的哀鳴顫抖還要劇烈,小鮮肉終於有點半吼出來,連他自己都不確定自己到底在經歷些什麼,只能說,好在這是VIP室的一對一教練課,所以就算做夾腿做到陰莖起繃,叉出短褲,噴出像精液的水狀物,也只有教練一個人會看在眼裡,偏偏那位教練自己也是雄性激素破表的堂堂男子漢。
太扯了,大叔一邊觀賞一邊在心裡驚嘆,導致他的夾腿也讓他那支大壯雄起,脹在UA緊身內褲之中才不至於顯得太誇張。奇怪,夾腿做到核心高潮了嗎?比較常聽到女性會有這樣的現象,沒想到男性也.......活生生在眼前展示的事實無需懷疑,不過這下自己是該趨前去清理現場,還是裝沒事的繼續指導下一組呢.....
「抱...抱歉...教練....我太多天沒射了...」小鮮肉雖顯得無地自容,但也絲毫沒要遮掩的意思。
「沒事,那要繼續做嗎,還是?」大叔語調冷靜。
「....」小鮮肉先是一邊喘著一邊思考,他粗長的生殖器官在胯間誇張的脈動,「可是這種感覺真的好新鮮....我可以....繼續嗎?」然後暈紅著犬顔,想要將色色探索到底。
「好吧。那我先讓你自己...」
「等下!教練,可以繼續坐我對面嗎?」
「蛤...?」
「你那樣看著我的時候...」
大叔看進小鮮肉那不知所謂的眼眸。
「更有感覺...」
「呃...光是看著嗎?」
「雖然,有想過說要不要跟男人發生關係看看,不過...還是...有點....但,被教練這樣看的時候...」
「羞恥嗎?」
小鮮肉抿著下唇,羞恥的點點頭。
「好,來,吸氣,再來一組喔!」
「嗯......哼...啊.....嘶......」
事態擺明了之後,小鮮肉的叫喘就顯得不再矜持,帶有「工口」的意味,他其實也哈爆肌教練好一陣子了,但礙於深櫃直男色大膽小的面子,也不敢真怎麼樣,只敢乖乖上VIP課時偷偷意淫,會禁慾一方面也想萬一發生了什麼,就讓它自然發生吧......
只是萬萬沒想到,竟然是這種局面!做夾腿做到高潮被教練發現,還央求他姦督自己繼續做,繼續違和不知羞恥的高潮給他看?其實被人這樣看著就已經夠興奮變態的了,何況那個人還是肌肉操狂的熟男陽剛教練?!
尤其他配合演出的視姦,微微教慾的氣氛...
「做不起來了嗎?才第四組呢,先生?」
「教....教練...我...真的....嗯...哼...」
「不要給我說不行,男人最怕被說不行兩個字,來,吸氣,再來一組就好!」
「嗯....啊啊啊啊.....」
隨著大腿肌肉內側的血管暴凸震顫,小鮮肉的青筋巨龍,也更加放肆的在胯間翔雲而起,總算,口吐玉露色的雄性高純蛋白精華,稠稠濃濃順著漲到誇張的莖幹而流下,這已經是小鮮肉今天的第三次核心高潮,他也沒想到一天竟能連續高潮這麼多次,肉體的極限就像操肌一樣,需要教練像訓條牛似的鞭策自己成長,但是,如果再這樣高潮下去,難保等等不會虛脫啊。
不要說小鮮肉怕虛脫,連大叔自己也漸漸按捺不住,運動內裡縛住的不羈大雞巴已然成形,這樣獵奇教練課的場景,已經與G片調教現場無二致,課前才射過不久的龜頭,此刻又開始汩汩湧出濃郁的汁液,隨著小鮮肉的吼喘夾腿、陣陣高潮、各種出汁的放肆,雖然大叔上半身還在假正經的配合演出口吻,但小鮮肉身上那鬱結的浪蕩氛圍,已經像有毒氣體蔓延整室,由毛孔竄入刺激著神經,導致血液中大量的睪酮暴發;雖然空調夠強,大叔卻也不住汗流浹背起來。
「教練....可以休...」
「你看看我。」
大叔赫然秒脫運動T恤和短褲,本能地繃緊了全身肌肉,把他身上那套極貼身運動機能布料,只差沒像綠巨人浩克給那樣脹破,小鮮肉當然不可能沒有注意到,教練那雙腿間彈繃到可觀的巨棒輪廓。
「你覺得我身上的肌肉是會自動長出來?怎麼,你現在就要放棄了嗎?」
「我...」
「不想跟教練一起努力嗎!」大叔說完便彎身把重量負載調到更高。
「我...我...」
「來!吸氣!股間出力!一鼓作氣!」
「啊啊啊啊啊....嘶──」
小鮮肉近乎咆哮式的狂吼,大叔也與之應和,兩個人的肉體臨界值,就在那一刻,達到巔峰;大叔滿腦淫想著胯下那一根插入正在做夾腿的小鮮肉,屁眼該有多麽緊實潮濕地絞緊自己的雄根,而小鮮肉則肛肛好,也正淫想教練挺著壯腿間那尺寸同等巨碩的陽具,操入自己從未被開苞過的處男屁眼,模擬著G點真被教練拳拳到肉的撞擊,該有多麽激烈?
筋爆莖剛棒霎時激射出的乳白色煙火,幾乎噴過頭,險些射到對面教練,落在腳邊,但還沒完,他渾身仍劇烈痙攣,經歷了一連串不能分辨是前列腺或核心的高潮,口齒啊嘶喔咿接連亂叫,最後翻著白眼,腫脹龜頭綻開馬口還不斷濺出水狀噴泉,直到他終於像昏死過去的癱軟在器械之上,嘴裡還在唸著囈語:
「太爽了...真的太他媽爽了....」

「怎麼可能,這種事只會在小說發生吧!」
情慾兔兩顆眼珠像彈珠發光,不可置信直盯著大叔瞧,可他也知道大叔是最不會編故事的一個老實男人。這也是為什麼大叔會想包養情慾兔的原因:以行動支持他的創作理念,大叔真覺得情慾兔的文筆是富有才華的一塊原石,大叔第一次讀到情慾兔的小說,就體驗到字裡行間濃濃的情慾魅力,而深深著迷於文字所能帶給他的,嶄新高潮體驗,那跟因排解性慾而幹砲的感覺,又有決定性的不同。
「一講到這個神奇故事,我就硬了,你看。」大叔的居家運動短褲下面通常不穿內褲,應該說,在情慾兔住進來之前,大叔是完全衣褲不沾的。
「所以你最後沒跟那個小鮮肉做?」
「看他樣子,應該是有錢人家的乖直男,想嘗試男色又不敢吧,我就沒進一步。」
「唔,不4你的菜嗎?」
「我有試著控射他或給他下一些指令,他好像,喜歡被這樣.....玩?」回想起來大叔的臉還是有些困惑。
「喜BDSM嗎...嗯嗯...」
「那是什麼?」大叔不大懂那四個英文字母的意義。
「反正就是一些性偏好的類型。我也比較少寫那類的文,大叔可以再跟我說說後面的故事嗎?」
「可以,那你也跟我玩一玩,我讓你體驗一下,我們在VIP課都玩了些什麼...」大叔居然露出一副可憐兮兮的狗勾臉,「硬了...」
「喂...早上吸過了吧?大叔的洨濃到我卡痰欸...誇扯...」
這個時候,情慾兔才剛剛搬進大叔家不久,根本不清楚大叔性慾到底有多變態的強,真的是有種誤上賊船,誤入狼坑的感覺。
「體驗有助於小說創作不是嗎?你自己也過說的。」大叔畢竟是在社會與圈內打滾甚久,很懂話術該要怎麼帶。
「4這樣說沒錯喇...」
「來,坐這張靠背椅上,我去找彈力繩...」
「蝦咪!不用彈力繩的8!大叔你嚇到我惹!!」
「彈力繩、矇眼睛的布,讓我想想看還需要什麼...」大叔沈浸在思考他熱衷的遊戲道具們,壓根沒理會情慾兔手足無措的情緒反應,看來,這下情慾兔是送兔入虎口了。

小鮮肉從坐椅上被矇住眼睛就有反硬,等到被反綁雙手的時候,他蝦趴的白色小短褲就明顯得很憋,憋成一個微熱山丘的性狀。
雖然大叔覺得這一切的發展都很扯。
自那天奇妙核心高潮後,先是在訊息文字上,小鮮肉明確央求教練對他下指令,「先伏地挺身架做個30組吧」,小鮮肉乖乖照辦還拍成影片給教練檢查;只見打著赤膊的他做沒兩下,內褲中突出的那一根,便從開襠鈕扣炸出直指地面,本來大叔想裝沒看到,「教練你有看到我勃起嗎?」這一記直球對決讓大叔只好回,「是不是操不夠才有力氣勃起?」沒想到,小鮮肉竟傳來一張,手指牽一條銀絲到濕潤馬眼的色拍圖。
果然,越是深櫃就越悶騷得出汁。
「在下次教練課之前,必須禁慾。每天照三餐發一張勃起流汁照給我做確認。明白了嗎?」
「是...教練」
但剛過青春期激素亂竄的小鮮肉,哪裡挨得住這種胴體煉獄折磨,才停雞第三天就受不了地像隻發情公狗,居然有洞就鑽,硬是把一根肉棒插往工學辦公椅背後的洞,前後磨蹭的自拍淫片,彷彿吃了我愛一條材式的發春,還一邊氣音低吼:「教練...我好難受...可以讓我打嗎....」當然是不行還用問?教練奸笑到都硬了。
於是,才有今日的光景。
「精蟲衝腦嗎?」
小鮮肉憋屈的點點頭。
「今天不給你做夾腿了,讓你做點別的。」
大叔拖拖拉拉地褪下小鮮肉的運動短褲,眼看,他那藍色天絲寬鬆內褲頂起的帳篷頂端,早已一塊濕漬。
「一組都還沒做就開始流汗啦?哼?」
小鮮肉聽到教練這種狼性口吻,莖棒又不自主擴張收縮了一下,於是馬口便隨即流出更多鹹黏汗液。
大叔左右扯了扯箍得緊繃的布料,微細纖維在那飽脹龜頭的敏弱肌膚上拉扯磨蹭時,令小鮮肉扭著身軀,發出雄獸嘶鳴,大概是因為被矇眼又禁慾了太久,所以更是敏感到不行吧,一絲絲的摩擦都像被放大數十倍般難受,彷彿火烤炙燒的蘑菇頭如坐針氈,又像萬蟲鑽動,逼得小鮮肉的音調越喚越高,「啊....教練....暫停一下...不、不行了...龜頭...好燙...好...好敏感....嘶....」大量的前列腺汁濡濕了薄薄的內褲,使天青色都暈開成海軍藍而濕黏不堪。
「今天才剛開始訓欸?」
「呼...呼...教練...等一下...真的...等一下啦...擺脫...」小鮮肉話已說不好,連拜託都發音歪成擺脫,看他是真的想擺脫束縛,就地放飛自我吧。
「勉為其難讓你喘口氣。來,喝口水。」大叔不知道哪弄來那種拳擊手擠壓式水壺,故意灌得小鮮肉咕嚕嚕溢出,滿嘴滿身的流淌,最後乾脆從頭淋下來搞濕了全身,「等下還有更進階的體訓要做,加把勁吧,奧少年。」
大叔慢慢的把小鮮肉濕淋淋的內褲,一分一毫的往下拉褪,等到某一個節點再猛然一扯,從鬆緊褲頭繃彈而出的18/5,龜頭還牽著絲在甩動,畫面十分震撼,打到肚臍啪啪的響聲也非常嚇人。大叔看得愣了,忍住想一口把它吞下深喉的慾念(畢竟小鮮肉本質還是不能接受真男男),取出了近來流行的螺旋扭力飛機杯,不上潤滑就對準龜頭,督了下去。
「啊嘶.....教練...這樣...會....受不了....太...乾...好....好敏感...唔哦哦哦...」
「你濕成這樣還太乾?我看你很會流欸。」
「不行...不行啦....唔...很緊....刺刺的...唔嗯....幹...醬會射...啊...」
「忍得很辛苦吧?身為男人,不得不忍。你也不希望將來幹老婆的時候沒擋頭吧?」
「誒....誒....咦...哦哦哦...」
「來,今天是延遲射精PC肌的魔鬼特訓,如果不想早洩,請忍耐。」
大叔的手開始緩慢動起來。
上,下,再上,然後,下。
「是這...這樣嗎...教練...嘶...」
「如果想頂翻老婆的G點,請忍耐。」
每當大叔將杯口抽起來,那管身螺旋的機構就會產生扭力,在莖幹上迴轉抽吸泵發出誘惑的滋滋聲。
「啊...啊...不...不行....教、教練...你...你在幹嘛...好難受...燒襠了...嘶...」
「如果想肏到老婆真高潮,你就要好好忍耐,明白嗎?」
「好想射....教練....我好想射....拜託....讓我射...啊啊...求求....求你...老二...快....快漲爆了....乾....」
「還不行。」
大叔突然一把拔除飛機杯,瞬間「波嘰」的吸吮聲,彷彿在抗議大屌簌不夠還想繼續榨精的貪婪,從杯口牽絲至持續漲紅粗暴、前後甩動的種馬肉棒,龜頭冠溝因持續擠壓活塞而殘留著洨沫,爬滿整根粗筋的濕黏膩,在燈光下像是淋上海鹽糖漿的法式甜點,看起來好粗極了。
小鮮肉不自主的搏動著陰莖,連帶冰塊盒腹肌也一陣陣收縮,他的大腿正在微微顫抖,看來,這一系列的高強度訓練,已讓這血氣方剛的少年體有些吃不消了。首先是地獄式的一週禁慾,對每天都要來一尻的小鮮肉來說,就已吃足苦頭,沒想到現在還要來個控制射精極訓,真的他媽快要絕頂升天了。
於是無預警的,小鮮肉的精關忽然便鎖不緊,前列腺閘口一下鬆弛,滾滾濃漿就不小心從火山馬口,如熔岩巧克力那樣滿溢出,沿粗筋而下,殺得大叔措口不及,「哇靠,竟然流出來了...」他以食指腹盛了一點,悄悄吮入嘴中嚐了一口,果然夠腥,真價沒偷打不純砍龜頭。
「就....跟你說...受不了了...」
「自己早洩,怪我嘍?咳...」才只吞那麼一滴滴,大叔喉嚨就有點卡卡,怒得他馬上啪的一巴掌,打在那根持續矗立的多汁筋鋼棒。
「咿!」小鮮肉驚呼,嚇得想躲卻無處可藏,萬萬沒想到教練如來神掌。
「還可以吧?才流那麼一點,睪丸裡面還是滿滿的吧?」大叔隨即用手掂了掂那兩顆密毛紅脹的鮮肉丸,「不要跟我說這樣就不行了喔。」
「是也...痾啊...啊...這...這什麼!?」
大叔只不過是虎口朝下用手掌住整顆龜頭,竟讓他敏感到像觸電般跳起來。
「手啊,還能是什麼?」
「我以為你...啊...嘶...怎麼會是這種感覺...啊...好...敏感...」
「以為我用嘴吸啊?想得美,先說你女朋友吸不吸?」
「她...她...啊...哦哦哦...好爽....她都...她沒讓我這樣...嫌臭...不吸...」
「不會洗乾淨嗎?哼?」
「咿....龜頭....好燒....啊...難受...啊啊啊....不...不要...」
大叔反手像開瓶蓋那樣扭著龜頭冠,一邊扭還懂得手法要螺旋往下,就像螺帽轉螺絲那樣,套弄得小鮮肉整個不要不要的。
「下次要洗乾淨再叫她吸,雞道嗎?」
「啊啊啊...呃...」小鮮肉的一身肌肉扭曲糾結,雙腳不自覺的彈蹬撐高弓腰抽搐 ,腳掌和趾頭也激烈的開闔鑽動,「停....停....好敏...敏感...啊...嘶....好...好想肏雞掰...幹....」胡言亂語自己也不知道再亂叫一通什麼。
「想肏雞掰啦?插沒兩下就射精怎麼行?」大叔這下一手從繫帶褪下的包皮處攥緊,另一手則以掌心朝馬尖端眼,順時鐘做磨豆姿,這個是從控射推那邊洨習來的手勢,據說這樣會將尿道口周圍最最敏弱的肌膚,摩擦生熱到整根快要燒起來,然後人也開始騷起來,龜頭開始大量潮起來,然後就會....
「幹!!!超爽!!!幹!!!」
「教練.....我會射.....再這樣...我真的會...射喔....」
大叔又嘎然停下手邊的一切,靜止在那,小鮮肉孤單寂寞覺得冷的大雞雞,癢得主動扭著狗公腰嬌嗔耍賴,「幹....教練....求求.....不要....我...受不鳥....想射....拜託....求你讓我射出來...握緊....嗚....」
「那你到底是想射還是不想射?又叫我停又叫我繼續,我被你搞得真的好亂啊。」
「我...」
大叔沒等他說完,便開始用束成長管狀的兩手,猛力活塞式死命套弄著那根大粗長雞巴,濕淫聲噗嘰噗嘰的響徹了整間房,不多久,就聽到小鮮肉從喉頭深處發出死靈搖滾式的獸嗥,「奴喔喔喔喔喔──
算準時機迅速放開雙手,精美的拋物噴射線隨之而來,便像失控水管般接著亂噴一氣,不但噴往大叔的鬍渣附近,也噴往小鮮肉自己的奶狗顏上,滿頭滿身滿臉滿地滿器械,像機關槍無死角四面八方掃射個不停。
「好扯...精量未免太多...」大叔都在心底不禁讚歎,年輕真好。
咻咻咻咻的跨年煙火秀結束之後,大叔不囉囌的握緊鮮肉槍管,開始用剛剛的經典磨姿延長戰豆,想不到不久後,就迎來了第二波的洨水潮,剛開始是馬眼附近漫出明顯多的汁液,再來就像小股射精那樣開始噴水,於是大叔轉而用單手快速套弄著龜頭上下,潮吹就那樣一陣一陣如澆水器噴濺,大叔還很賤的動手扯下小鮮肉的罩眼布...
「幹...殺洨啦...什麼鬼....呃...嘶...」
小鮮肉先是適應了一會光線,接著就目睹自己不知羞恥的馬口噴泉,隨著教練的手勢不止,潮噴也不歇。
「噴水香腸...」
「幹...不行...幹...不要...停了...停了喇...乾....沒了...沒了...」
一直說沒了,又一直在出水,這條高粱酒噴水香腸,倒也挺口嫌體正直?直到噴得滿地都是精水,滿室洨臭瀰漫,漫身大汗淋漓,大叔才命令他把被自己弄髒的地方給清乾淨,小鮮肉聽話趴下去抹著地板的時候,那個爬梳細毛深邃不見底的屁穴,就那樣暴露在大叔面前,讓他一直有股衝動,想要撲上去再給他來場前列腺體訓。

「怎麼樣?感受到了嗎?」
情慾兔被控得雖然沒像小鮮肉那麼誇張,但也是面紅耳赤的潮到出水了。
「呼...讓我...喘一下...」
「靈(零)感大爆發了嗎?」大叔邪笑道,看了看情慾兔,又看了看自己胯下準時報到的大根上翹指針。
「想幹嘛...今天...打咩。已經被你玩壞了。」
「看你這麼興奮的模樣,我就好興奮啊!狡兔乙窟借我插兩下嘛...」
「不行。我沒清。且早上才內個。」
「沒關係我沒插。」
「你自己說4為了寫作體驗的!我不管辣!我心累!我還得把剛剛的感覺趕快記下來欸....泥奏凱!!!」
情慾兔一腳無情地把大叔踹飛,就逕自走到電腦前光著屁股坐下,趁一切性狀都還剛出爐的溫熱,打鐵要趁熱,衣服還沒穿好也不管了,霹哩啪啦的兩手開始往鍵盤瘋狂砸字。大叔只好摸摸鼻子,默默將狼藉恢復原狀,把大作家最愛的兔子毛毯,披嚴實到情慾兔身上。
「我出去買個飲料。」
大叔說。
也不知道走火入寫作魔態的情慾兔,到底是有聽還是沒到。
打開App,準備豔遇,排解精液。


本篇文章總長8901字,敬請舊雨新知
訂閱支持Justin

喜歡本篇的你,請不吝嗇來點互動(愛心,分享,留言)肛溫!


我是Justin,從事情慾寫作已超過10年,歡迎追蹤下面這個專題閱讀之前的文章↓
長篇奇幻情慾《巫山雲雨之 應龍白鶴》第一部全集↓
Photo by Alora Griffiths on Unsplash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8,899 字、2 則留言,收錄於此專題與 Premium 專區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從還有直行作業簿時代就開始製造黏膩濡濕的字。歪斜自動筆跡滑出不怎麼正直的情慾。就和男孩第一次自慰一樣顫顫巍巍,即使不信神也大多感到油然罪惡。這是社會道德對野性慾望下的緊箍咒。人雖有靈,仍拖著一具肉體。但性慾並不可恥。我們只需要用對的方式來抒發,例如,閱讀情慾。
男性愉悅
NT50/
在這個出版專題裡,我將陸續整理以往寫過的男性情慾文,並定期(月)更新創作(文為主圖為輔),持續追蹤訂閱將得到最完整作品的內容。簡單來說,這裏就是Justin情慾大全啦!
留言2
查看全部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