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網路公審成為可接受手段,我們究竟傷害了誰? | 林艾德 — vocus